央视水浒之宋江 (转)

332558805 收藏 3 523

一直想给央视水浒中的宋江写点东西,却不知从何写起。以前曾看十年砍柴《闲看水浒》,这书写的实在太好,所论宋江几篇也相当深刻,本文对此有所引用,略论电视剧对宋江的塑造和李雪健老师的精彩表演,意在对这个角色有一个大致的理解。


一、小吏


不少朋友对李老师的宋江不感冒,以为他的表演没有多少江湖老大的气势,甚至“奴才”“投降派”云云,这无非犯了因角色本身的不堪而否定演员演技的通病。宋江本身就是一个“逢人便拜、见人便哭”的窝囊小吏,细看原著的一些具体描写,反不如李老师的表演;再者,招安是古人忠义思想的体现,也不能简单的视为变节投降。演员要演的不是历史上的豪侠,而是水浒中的小吏。李老师演绝了小吏的风姿和神韵,演出了小吏的理想和悲剧,对角色的塑造入木三分,可以说是电视剧中最为成功的一个角色。

宋江何如人也?列位请看小说第18回描写:“眼如丹凤,眉似卧蚕。滴溜溜两耳垂珠,明皎皎双睛点漆。唇方口正,髭须地阁轻盈;额阔顶平,皮肉天仓饱满。坐定时浑如虎相,走动时有若狼形。……”李老师的扮相颇有相像之处,面目谦恭忠厚,眼睛则流露出不屈意志和些许圆滑,眉梢略向上挑以增添其权诈气息,深得宋江三味。走路迈的是小碎步,上身笔直不晃,一个小心谨慎、精明干练的郓城小吏,活生生如从小说中走出来。

刚出场时,宋江给人的感觉是谙于世道,对当时之世似有不平之意。说起生辰纲一事,感慨道:“世道不平,国无宁日,就是寻常百姓也难免铤而走险。”宋江这样的小吏,见多识广,性情圆滑,有底层经验,对江湖上的事情明明白白,对基层政府的运作清清楚楚。知道如何瞒上欺下,如何结交三教九流,如何化解风险。应对何涛那一回,何涛问及晁盖,宋江故作不知,心里一惊,但并不形于色,“不认识!只听说此人在东溪村一呼百应,非同小可!”“只要不走漏消息,此事不难,观察放心。”几句轻巧托辞,又借机让张文远相陪,稳住何涛,自己却偷偷给晁盖一伙通风报信。其表演令人忍俊不禁,又暗自叫绝。

宋江素有“及时雨”的美名,电视剧突出了宋江对周围百姓的关爱,在他身上注入人情味儿,如多处送银子细节。李老师说起话来,语调平稳,入情入理,打人心肺,这是宋江一项得人的资本。如在柴进庄上,酒席间相慰武松,“既是喜事,可庆可贺,宋江今日也无亲无故,深知此情。我与柴大官人与兄弟共饮一杯,愿你们兄弟早日团聚。”一番话即令生性高傲的武二郎感动不已。为武松送行,送了又送,最后目送,直至望武松不见。如此重情重义,如何不受众人爱戴!觉得此时宋江还是很人性化的,或是李老师身上有着一种平易的亲和力,而送别武松这一幕,则是宋江人性中最美好的记忆。

能吏宋江,介于黑白两道之间生存自如,靠名望,也靠仗义疏财。如果没有杀惜之祸,他也不会流落江湖,最终走上梁山,并选择招安之路,而招安也正符合他一个小吏的人生理想。整部水浒,李老师的表演相当传神,那一举手、一投足,都使宋江谦恭圆滑之气尽现而出,更演绎出宋江的心路历程和悲剧人生。


二、二把手


电视剧对宋江的权诈虽然有所淡化,但有几处情节设置十分精妙,比小说来的更生动。本节略举李老师对宋江“二把手”生存之道的精彩表现。

第一处,宋江刚上梁山,晁盖即以寨主之位相让。这一回,宋江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态,笑呵呵的,眼睛却往下面转,看众人的反应,当他看到刘唐及三阮的表情不对劲,脸上笑容就挂不住了,(猛然酒醒)坚辞道:“兄长不避刀斧,救我性命,如何把寨主之位让与小弟?仁兄长我十岁,你看我无功无禄,在兄弟们面前岂不羞死宋江?”将双手一拱,“哥哥,你再提此事,宋江情愿去死!”最后又笑着把晁盖扶到交椅上。看官须知,此时梁山的第一把交椅已非晁盖的私人钱物,可以私相授受,即使宋江当时真有心取而代之,也不能贸然接受。对宋江而言,当时的第一把交椅是个火山口,他不会傻得寸功未立,仅仅因为自己对晁盖有恩就坦然做老大,那他还想不想在江湖上混了?可见宋江的眼界、智谋都远远高于晁盖。


数日后,宋江便要在梁山竖一面“替天行道”大旗,并陈词:“兄弟们,我们哪个生来就是强盗?……”言辞激昂,情状逼真。此一番,既是宋江从残酷现实中挣得性命出来的感情宣泄,不能在官府给朝廷尽职,只能借“替天行道”为朝廷尽忠,又是宋江趁机招揽四方好汉、扩大自身影响的开始,之后江湖草莽无不冲着“山东及时雨”和“替天行道”而来。

第二处,打祝家庄之前,杨雄、石秀两人投奔梁山,说起时迁偷鸡之事,晁盖怒不可遏。先后有朱贵、戴宗劝说,此时宋江表情很冷静。待晁盖怒气略消,他就站出来说话了:“上至达官显贵,下至三教九流,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为我梁上所用,多多亦善。”“自小弟上山以来,见兄弟们个个立功心切,却无所事事,日久天长,必然丧失斗志。讨伐祝家庄正好让兄弟们借机一试身手,扬我梁山神威。”晁盖听说,也要带兵征讨,宋江即以一句“哥哥是山寨之主,岂可轻动!”将其阻住,并保证“哥哥放心,不讨平祝家庄,宋江誓不回山。”黑脸上隐现一丝狡黠。话刚落音,众将一个个站出来表示愿随公明哥哥前往。看官亦须知,宋江攻打祝家庄,一是为了积累资本,二是扩大自己在一线将士中的威望,三是尽量避免和晁盖的近距离相处。晁天王一乡间不读经史的匹夫,面对宋江这番太极拳,竟束手无策,坐失良机。

电视剧第30集《曾头市》第一幅画面,就是“宋”“晁”两面大旗一齐挂在聚义厅前,隐喻二人不可避免的矛盾。晁盖逞勇出战,死在史文恭箭下,并作出“谁捉住史文恭谁便为山寨之主”的遗言。剧中表现出宋江对晁盖出征的担忧,也突出了两人在招安问题上的分歧。晁盖临终前曾问宋江:“贤弟真有招安之意了吗?”其遗嘱是为梁山前程的另一种考虑。

第三处,宋江利用卢俊义,把寨主之争的局面由多极简化为两极,最终做上寨主。有一场宋卢相让的戏,宋江极尽做秀本领,大表谦诚:“论其表,宋江黑矮,不及员外凛凛一躯,堂堂一表。论出身,员外生于富贵之家,长有豪杰之誉,而宋江出身小吏,畏罪在逃。再者,宋江文不能安邦,武不能服众,手无缚鸡之力,身无寸箭之功,而员外力敌万众,通今博古,如此才德,正当为梁山寨主。日后归顺朝廷,建功立业,封官授爵,众兄弟们也随之尽生光彩。”这一段,李老师以谦诚语气一气呵成,一扬一抑,面色不动,权诈之相跃然!

三、招安


前文已经说过,招安是古人忠义爱国的体现,不能简单的视为变节投降。水浒就是通过招安体现宋江的忠义思想,并为其没有功成退引而感到惋惜。宋江最大的志向是为国家出力,因此竭力主张接受朝廷招安,其出发点除了“忠君报国”外,也是为弟兄的出路设想,“为兄弟们找一个好的归宿。”招安符合他一个小吏的人生理想。这时,李老师把人物心中的矛盾、志向、痛苦和茫然诠释的很深刻,也把宋江愚忠的性格表现的淋漓尽致,让人看来可恨、可怜。

可以看出,电视剧在多处场合表现出宋江的招安心迹,以及一批好汉对招安心怀不满,这种描写,无疑为本已具有的悲剧性又浓浓加重一笔。如乐和给大家演唱宋江《满江红》词:“……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武松直言:“今日也招安,明日也招安,把兄弟们的心都冷了!”冰冷的目光与宋江相向。忠义堂一片冷寂,宋江目视着前上方,良久一语未发。第一次招安,宋江费尽心血的安排被众好汉搅的天翻地覆,偌大的忠义堂里空留下一个哆哆嗦嗦的陈太尉和满地狼藉的酒缸碎片,那时宋江一个人凝望着远方不言不语,一滴眼泪忽然悄然无声的滑落下来。

为招安,宋江用心良苦,几费周折,终能如愿。面见皇帝那一刻,他俯伏在大殿上,声嘶力竭,高呼万岁,实是他一生的激动。然而,他也付出了沉痛代价:陈桥驿,何成自刎,宋江跪在地下,足见他心中愧疚,也见厚黑;不愿和朝廷结怨,放走高俅,却使林教头饮恨而终。他内心是矛盾的,多少有点无所适从,林冲死时,他浑身瘫软,被兄弟们扶起,手臂手指僵硬,向前伸去,胸腔发出一声混浊的呼喊:兄弟—— 很多朋友看到这里,就会感到宋江可厌可恨,那正是李老师演的太好太入戏了,感染力超强!


张叔夜对宋江说过:“当今世道,杀人放火容易,做忠臣良将难之加难,唯其难,才更显珍贵。”剧中突出了宋江招安之难,征方腊之难,梁山将士受尽蔡京、高俅奸党的阻挠和陷害,艰难前行。南征过程中,电视剧也没有把宋江塑造成穷凶极恶的朝廷鹰犬,而是特地增加了一段宋江劝方腊投降以避免生灵涂炭的情节。最后,当宋江看到童贯滥杀被俘的士兵时,他还是痛心疾首的为这些战俘求情。


四、心路


电视剧深刻的展现出宋江这一复杂人物的心路历程。李老师当真为这个角色倾注了全部精力,他演绎出宋江命运的坎坷沉浮,把人物内心深处的东西挖掘了出来,细腻而真实,其眼神则多处生动传神。本节简叙几个重点片断。

流落:宋江本是一名悠然自得的小吏,“杀惜”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此后他一步步堕入江湖。印象中宋江总要挺着一把朴刀,甩开袖子迈大步,匆匆忙忙。清风山,和好兄弟重逢,一声“刘唐兄弟,宋江在此啊!”衣衫未整,踉踉跄跄跑向前去,流落之苦与兄弟之情尽现,让人看着很感动。父亲谆谆告诫:“等待赦免才是正路。”刺字时,他全身不动,双目紧闭,眼角的泪珠慢慢滑落下来,宋江之痛不在脸上,而在心上。到了梁山,花荣等人要他留下,宋江道:“兄弟不见我脸上两行金印?”众人无语,这是凄凉的一幕。

发配:在江州,宋江的江湖生涯跌至最低点,饱受精神和肉体痛苦,还险些丧命。他既在痛苦中期待大赦,又在新结识的兄弟之间得到些许快乐。与戴宗、李逵、张顺在酒楼喝酒,宋江酒入愁肠,喝的连人带椅子都翻了,三人把他扶起,他摸摸头巾,还说:“我没醉!”大喊:“痛快!”最后大家扶他回去,他连问:“回去?”“再聚?”让人看了想笑,但更同情他的遭遇,沁人心肺。不久戴宗告诉他皇帝大赦天下,可偏偏没有赦他,当时宋江拽着戴宗的衣袖,看着戴宗大叫:“他们如何不赦免于我?”然后摆了摆手,一个人绝望走去,无助的眼神、失落的面孔在流动的人群中定格。面对着浔阳江,宋江触景感怀,自斟自饮,题下反诗:“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字写的很漂亮)一气写成,反复吟诵。前人说宋江失意忘形,李老师的表演也很真切,把宋江的失意和狂放结合的很好,人物胸中不平展露无余。宋江装疯,却有几分真实的出于绝望的昏乱。

落草:晁盖众人闹江州,救出宋江,又捉了黄文炳。黄文炳大骂:“本官没有看错,你生就一副做贼的骨头!”当时宋江那个眼神十分传神,犹如用刀子直捅他的心窝,经久未改。电视剧多有这样的刻画,给宋江落草蒙上心理阴影,表现其内心矛盾,也为他后来招安作下铺垫。水泊上空,一两只水鸟鸣叫着飞过,阮家兄弟唱起渔歌,但是宋江神色郁郁,一路未语,可知他上山时沉重、复杂的心情,黄文炳的骂声犹在耳畔。最后在山寨里,他终于对晁盖说:“今日的宋江已非夕日的宋江了!”

招安:身在梁山,却一直思量着招安,剧中多次表现出宋江的心迹,他内心不愿为世人所不齿,落草为寇仅是权宜之计。招安,让宋江为之付出极大心血和代价,也经受着各方的压力,上节已有叙述,此不赘。后来方腊骂他:“用兄弟的鲜血染红自己的官袍!”那时宋江眼中满是惊慌和空虚。尽管如此,他还是要将征剿方腊的战争进行到底,如他所言:“我们仁至义尽,他仍要执迷不悟,固守顽抗,我们再打,心里就干净了,那就拼他个你死我活!”

结尾:宋江功成名就,衣锦还乡,心境却很低调。戴宗、朱武、柴进等人离去,他一脸愕然,道:“想我梁山兄弟聚义时,一百零八人,何等热闹,如今功成名就,却作鸟兽散。难道,我宋江错了?”后与花荣遥望蓼儿洼,亦自伤感。最末饮下御赐毒酒,竟说:“为忠义而死,死得其所!”那一刻,他眼中是不尽的遗憾、满足、凛然……(据相关素材整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