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轰隆隆!”随着一连串钢铁撞击的巨响,托马斯的坦克履带被打成了三截,炮塔处也冒出了滚滚浓烟!

“打得好!”检阅台上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施特莱纳手下的将军们个个身经百战,对于这种集中优势兵力打击对手的战术那是再熟悉不过了。

“不可能!”霍克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他做梦也没想到克莱门斯并不是因为胆怯而避战,而是在执行一种预先设定好的战术。

普吕格尔对霍克投去一缕轻蔑的嘲笑,便继续悠然自得的观赏起演习场上发生的事情。

克莱门斯一发得手,立刻带领部下们迅速启动,转眼之间就冲进了巨石从中。

克莱因的部下们此时也从震惊中醒悟过来,他们像疯了一样不停的发射炮弹,一发发炮弹在巨石从中掀起漫天烟尘,但是巨大的石块此时起到了保护的作用,所以这些炮弹根本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这小子还有两下子,看来是我轻敌了。”克莱因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坦克兵,在短暂的震惊后,他迅速改变了部署,“全体注意,停止追击,重新编队执行二号作战方案。”

五辆坦克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改变队形为一字编队,同时将穿甲弹换成燃烧弹,沿着巨石外围呈扇形展开攻击,转眼之间,巨石之间就变成了一片熊熊火海。

“糟了!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克莱门斯着急的看着四周熊熊蔓延的烈焰,原本他计划将克莱因诱入这片巨石丛中,趁机将其分割包围,逐个消灭,可是没料到克莱因看穿了他的心思,直接在外围用燃烧弹攻击,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离开巨石丛与克莱因展开直接对抗。

“少尉,我们现在要怎么办?火势太大了,再这样呆下去我们的油箱会被烧爆炸的!”克莱门斯的耳机里突然传来部下们焦急的声音。

克莱门斯一咬牙,“先冲出去再说!”他带着六辆虎王坦克在烈火中左冲右撞,好不容易才从巨石丛中逃了出来,可是克莱因早已在外围等候多时,转瞬之间,一连串的炮弹就落到了克莱门斯和他的部下们头上!

一辆,两辆,三辆……转眼之间,克莱门斯就只剩下了三辆坦克!

“哈哈!打得好!这才是真正的坦克手!”霍克在检阅台上兴奋的手舞足蹈,普吕格尔则不然,他面色凝重,额头上渐渐泌出一层厚厚的汗珠。

“快撤!”克莱门斯急忙下令剩下的坦克拼命后退,再度与克莱因拉开了距离。

克莱因刚刚扳回一局,那肯就这样罢手,他拿定主意要把克莱门斯的坦克全部消灭,于是他立刻带着五辆虎王坦克立刻追了上去。

克莱门斯一面指挥部下躲避从后面呼啸而来的炮弹,一面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现在克莱因的坦克拥有五比三的优势,形势对自己非常不利,要想获胜,就必须先找到一个合适的避难所喘口气,然后再谋划下一步的行动。可是现在那片巨大的石林由于起火的缘故,已经不能为自己再提供任何保护,而进行对抗演习的区域除了这片石林之外,其他的地方都是一马平川,根本就没有地方可供自己和部下们藏身。

“轰!”又是一连串炮弹落到了克莱门斯驾驶的坦克旁边,巨大的震动感将坦克里的每一个人都笼罩在失败的阴影下,难道他们又要上演昨天的那一幕吗?

克莱门斯望着身后那五辆正向自己疯狂扑来的坦克,心中咬牙切齿的想道:“不!我不能失败!普吕格尔将军还在检阅台上等着我胜利归来!虽然我只是一个年轻的指挥官,但是论起求胜的欲望,即使是上帝也无法与我相比!”

“少尉!他们快追上来了!我们怎么办?举手投降吗?”一个年轻的坦克车手从嗓子里发出了惊恐的喊声。

“不!就算打到最后一辆坦克,最后一个人,我们也决不投降!”克莱门斯果断的回答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帮家伙一定恨不得将我们统统撕成碎片!”

克莱门斯一咬牙,“全体注意!冲进巨石丛!”

“少尉!您疯了吗?” 坦克车手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象铜铃,“那里现在到处都是火,我们冲进去只能是送死!”

“如果我们不这样做!那么就会输掉这场对抗!”克莱门斯吼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赶快执行命令!”

“是!”坦克车手使劲一踩油门,迅速朝巨石丛中那一片熊熊火海冲去,其余两辆坦克眼见已无路可去,也不顾一切的跟了上来,转眼之间,三辆坦克庞大的身躯就再度被滚滚烈焰包围!

“这帮家伙疯了吗!”克莱因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的油箱会发生爆炸,坦克里的人会因为缺氧而死亡!这只是一场演习,不是真正的战争,根本没有必要像这样拼命!”

“中校,我们要怎么办?冲进去消灭他们吗?”其他的坦克车长纷纷在耳机里请示道。

“不!既然他们想死,那我就成全他们!”克莱因在短暂的震惊后,迅速下达了命令,“继续发射燃烧弹!”

“轰!”一发又一发燃烧弹拖着长长的火焰扑进巨石丛中,到处都是冲天的大火和滚滚的浓烟,克莱门斯带着剩下的三辆坦克被困在了巨石丛中心的位置。

这片巨石丛的面积其实并不小,大约有一个半足球场那么大,但是在克莱因近乎疯狂的攻击下,所有可以逃出火海的道路都被切断,等待克莱门斯的只有死路一条。

检阅台上,将军们被这惨烈的一幕惊呆了,他们很清楚克莱门斯败局已定,而接下来只有下令中止对抗,宣布霍克一方获胜才能让他们活下来。

“我的统帅,我看今天的比试就到此为止吧,”霍克感觉到胜利在望,便主动走到施特莱纳身旁,“那些小伙子们的勇气令人钦佩,但是打仗不是光凭勇气就能取胜的,他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要在这里白白送命呢?”

施特莱纳望着远处石林中的熊熊烈焰,眼眸中飞速掠过一丝无奈,“看来也只好这样了,”他扭过头,对正看得入神的罗森巴赫说:“施蒂尔,通知演习裁判组,让他们宣布霍克将军的部下再次获胜……”

“不!我的统帅!”普吕格尔几乎是扑过来恳求道:“小伙子们还没有被打败,您只要再耐心的等待一会儿,奇迹一定会发生的!”

“我知道你很想取得胜利!”施特莱纳有些恼怒的喊道:“但是这不能建立在无谓牺牲的基础上!”

“我比您更了解我的士兵们!他们现在这样做肯定有自己的理由,请您给他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好吗?求您了,我的统帅……”

“普吕格尔,靠哀求可是换不来胜利的,”霍克得意洋洋的插话道:“克莱因中校身经百战,怎么可能被一群小毛孩子击败呢……”

“那可不一定!”齐楚雄突然打断道。

“您说什么?”霍克的眼神一瞬间充满敌意。

齐楚雄从施特莱纳身边缓缓起身,从对抗演练开始到现在,他始终默不作声的观察着场上的形势,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打算当一个无所作为的旁观者,而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将军,我认为您应该考虑一下普吕格尔将军的意见,”齐楚雄对施特莱纳说:“眼下那些小伙子们虽然面临死亡的威胁,但是他们却没有露出胆怯与投降的迹象,这说明他们心里正燃烧着战斗的意志,依我看来,真正的对抗此时才刚刚开始,您如果现在下令中止战斗,那岂不是要错过最精彩的一幕吗?”

“这……”施特莱纳犹豫了。

看到施特莱纳有些动摇,齐楚雄决心趁热打铁,他高声喊着罗森巴赫的名字:“施蒂尔,以你的经验看,那些小伙子们在火海中还能坚持多长时间?”

“大概还能坚持十分钟左右,一旦超过这个时间,坦克的油箱会因为过高的温度而发生爆炸,而作战舱里的人也会因为缺氧和高温而死亡。”

“将军,他们还有十分钟的时间,”齐楚雄转过头看着施特莱纳,“您为什么不坐下来继续等待呢?”

“好吧,十分钟后,不管结果如何,对抗都必须结束!”施特莱纳在短暂的考虑后,接受了这个建议,普吕格尔兴奋的攥紧双拳,而霍克则显得有些气急败坏。

“该死的中国佬!”霍克心里想道:“要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我一定饶不了你!”

“将军,别和他一般见识,”霍克的参谋长雷曼上校凑到他耳边说:“虽说统帅阁下对普吕格尔一向有些偏袒,但是今天就算是上帝也无法击败克莱因,您还是坐下等待吧,别让人以为我们害怕失败。”

“您的提醒很及时,”霍克望着火海外面那五辆虎视眈眈的坦克,嘴边露出一抹狞笑,“我倒要看看他们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

火海中的克莱门斯和他的部下们此刻正经历着痛苦的折磨,熊熊的烈火将坦克坚硬的外壳烤的滚烫,驾驶舱里面的温度也在直线上升,在高温的烘烤下,每个人都脱的只剩下了一条内裤,一个个趴在驾驶舱内喘着粗气,等待着最后时刻的降临。

克莱门斯的情况不比自己的部下们好到哪里去,因为高温产生的缺氧,他的脑袋传来一阵阵眩晕感,全身上下软绵绵的使不上一点力气。

“我就要死了吗?”他眼前突然幻化出一幅令人难堪的场景——霍克站在一辆坦克上,趾高气扬的命令自己和部下们跪在他面前,而普吕格尔站在远处,垂头丧气拿着一面警卫旗队师的战旗向霍克走去……

“不!我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克莱门斯不知道是从哪里冒出来一股勇气,挣扎着将无线耳机抓到手里,“兄弟们,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就一定可以创造奇迹!你们是最棒的,就算是上帝也无法战胜你们,我们的对手现在一定盼着我们爬出去跪在他们面前求饶,如果你们还认为自己是个男子汉,那就拿出勇气,让我们将对手狂妄的野心击的粉碎!”

“是的……我们是男子汉……我们不能去求饶……”三辆坦克内的士兵们全都挣扎着爬了起来,他们回到自己的作战岗位上,等待着战机的降临。

巨石丛的外面,克莱因面色凝重的望着那片火海,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以勇猛著称的他心里竟然有了一丝胆怯的感觉,似乎正有某种不祥的事情正在向自己扑来。

“中校,那帮家伙已经有好几分钟没动静了,他们也许都死了。”一位车长在耳机里讲出了自己的看法。

克莱因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距离克莱门斯冲进火海已经过去了八分钟,这个时间足够烈火耗尽坦克驾驶舱里的氧气。

“真是一群勇敢的人!”他喃喃自语。

“中校,我们现在进去替他们收尸吧,真是一群不知死活的废物!”炮手在他身边有些得意的喊道。

“住口!”克莱因愤怒了,“你在胡说些什么!他们不是废物,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第三帝国忠诚的战士,你应该为拥有这样的对手而感到自豪,而不是去羞辱他们!”

炮手畏惧的看了他一眼,就再也不敢吱声。

“全体注意,向我们勇敢的对手靠近,让我们用炮声为他们的灵魂祈祷。”克莱因一声令下,就带着五辆坦克缓缓接近那片熊熊燃烧着的巨石丛。

“他们来了!”克莱门斯透过火焰与浓烟看到了胜利的机会,“全体注意,准备开火!”

转眼之间,克莱因就带着部下们来到了巨石丛的边缘,滚滚的烈焰迫使他们停止前进,一个个从炮塔里冒出了头,目瞪口呆的想像着对手被烧焦的躯体会是什么模样。

“准备开火,为他们送行!”克莱因恪守着军人的礼仪,他对着火海端端正正的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右手用力向下一挥,“开火!”

“开火!”

“轰隆隆!”钢铁与钢铁之间巨大的碰撞声几乎将克莱因的耳朵震聋,他吃惊的发现自己身边的坦克居然在一瞬间都冒出了滚滚浓烟!

“这……这不可能……到底是谁干的!”

答案很快就出现了,三辆裹着火焰的坦克像疯了一样从火海里冲了出来,一个个近乎全裸的士兵跳出炮塔,转眼之间就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

“你……你们没有死!”克莱因呆住了!

“在没有取得胜利之前,我们当然不能死!”克莱门斯从士兵们走了出来,他的脸庞被浓烟熏得漆黑,而他的士兵们也和他毫无二异。

“你们简直就是一群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克莱因终于忍不住惊呼道。

“谢谢您的夸奖,”克莱门斯拼命挺直胸膛,“我现在可以接受您的投降!”

“放肆!”克莱因刚想破口大骂,可是话到嘴边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我再说一遍,我现在可以接受您的投降!”克莱门斯又一次喊道,不过这一次他的部下们也一起发出了喊声。

克莱因的胸膛在剧烈起伏,不远处,一群狼狈不堪的坦克兵们爬出了冒着浓烟的坦克,这些人虽然还活着,但是个个却都像刚从鬼门关回来一般心惊胆战。

“你们赢了!”克莱因重重的垂下了头颅。

“我们赢了!”克莱门斯被激动的士兵们高高扔上半空,而在远处的检阅台上,施特莱纳也终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他将双拳举向头顶上的黑色岩壁,声嘶力竭的吼道:“我的元首!您看见了吗,这就是日耳曼战无不胜的军队,无论遇到多么强大的对手,也无论面临多么艰险的困难,他们一定可以赢得最终的胜利!”

普吕格尔此时也显得很激动,他和身边的几名军官紧紧拥抱在一起,大声唱起了军歌。如果说昨天那枚失踪的炮弹让他取胜的信心受到了巨大的打击,那么今天这场惊心动魄的坦克对抗则让他再度燃起对胜利的渴望!

霍克这边却像死一般沉寂,没有人相信这是真的,几分钟之前他们还胜券在握,可是现在却成了出局者,如果说昨天的对抗还有偶然因素存在的话,那么今天的失利却是不折不扣的败北。

在这片交织着兴奋与失望的检阅台上,齐楚雄却平静的犹如一尊雕塑,他静静的观察着将军们的表情,倾听着他们的看法,心里悄然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