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保卫十月革命的中国红色志愿军团

kamkwongho 收藏 0 229

十月社会主义革命虽发生在俄国,但为全世界人民所关注,得到各国人民的积极支持和声援,特别是国际无产阶级还直接投身于十月革命斗争的洪流中,为保卫十月革命成果、巩固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做出了巨大贡献。 aHowr$,

毛泽东同志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对此做了深刻的总结,指出:“在帝国主义存在的时代,任何国家的真正的人民革命,如果没有国际革命力量在各种不同方式上的援助,要取得自己的胜利是不可能的。胜利了,要巩固,也是不可能的。伟大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和巩固,就是这样的。”(1)历史事实完全证明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论断。 `$'& X`D5

T/JN}D5k

十月革命爆发后,侨居在俄国的中国工人纷纷地加入布尔什维克党所建立的赤卫队和红军,为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和抵御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同俄国无产阶级并肩战斗。据当时中国报纸的大致记载,有三、四万人参加了红军(2)。据别的材料估计,有四、五万人(3)。也可能还要超出这个数目。 UO&_(5Q

到十月革命前夕,侨居在俄国的中国人已达数十万。这些人是怎样到俄国去的呢?除了一部分人是自动逃往那里谋生的外,大部分人是俄国政府当局和资本家,通过各种途径,招募或诱骗到俄国去的。 m->ynxb_

十九世纪末叶,西伯利亚和俄国远东地区的资本主义工业,也得到一定程度的发展;同时,沙皇政府为了侵略扩张的需要,在远东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事建设,迫切需要大批劳动力,因而诱骗了不少中国劳工到这些地方去。根据一本正式出版物的统计,一九一二年,仅在阿穆尔和滨海边疆地区就居有二十多万中国人(4)。 cq<IC qL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国同英、法等国一样,把大批工人、农民驱赶到前线作战,顿感劳动力缺乏。这些帝国主义国家为了获得廉价的劳动力,强迫中国政府给它们以自由招募劳工的权利。根据某些材料的统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运往俄国的中国劳工不下二十万”;“俄国的欧洲地区,得到了约十万名中国劳工”(5)。当时,俄国政府在中国哈尔滨大力招募华工。据报纸记载,哈尔滨顾乡屯设卫生监察所查验赴俄华工。“自一九一六年至一九一七年,共验五万七千八百十六人,其中有病扣留者五千八百十二人。”(6)可见,自一九一六年至一九一七年六月,在哈尔滨地区的赴俄华工就有五万余名。一九一六年秋,由长春义成公司买办周冕招募的赴俄伐木华工,一次便达两万人(7)。这些人是从中国东北、河北、山东等省招募的,除少部分人是城市失业工人,大多数是农村的破产贫苦农民。 ^y/Q7m1

大战期间,除了直接运往俄国的中国劳工,还有数万名华工从美索不达米亚逃到俄国境内。因为英国政府曾把招募的华工大批地派往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一带的军事工地上做苦工。由于这一带气候炎热,生活条件艰苦,华工们从这里逃到伊朗,再逃向高加索。 C5_X'J"BK%

几十万华工遍布俄国各地。他们在俄国远东地区、西伯利亚森林、顿巴斯矿场、高加索的崇山峻岭、白俄罗斯的伐木场以及俄国西北部的沼泽地带,从事着极其艰苦的体力劳动。在摩尔曼斯克附近的沼泽地区,“一九一六年,有一万多华工参加修筑摩尔曼斯克铁路”(8)。而在乌拉尔的阿巴玛列克-拉扎廖夫企业中就集中了五千中国人。(9)侨居在彼得格勒、莫斯科、基辅、敖德萨等大城市中的华工,也大都是干着极其笨重的粗活,收入低微,食不果腹。还有不少华工被驱赶到前线的危险之区和军事工地,挖掘战壕和服各种繁重劳役。其生活之苦,牛马不如。当时,被迫逃亡的华工“有被打死者,有被火车轧死者,冤声遍野,闻者伤心,见者惨目”。(10)

为改善自己的生活处境,摆脱自己被奴役的地位,侨居在俄国的华工同俄国无产阶级一道,也参加了反对沙皇政府和资本家的斗争。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后,在俄国无产阶级革命运动的影响下,华工的阶级觉悟逐渐提高,一部分华工并积极参加了反对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斗争。例如,“在一九一七年五、六月间,彼得格勒工厂经常爆发有组织的罢工,中国工人与俄国工人一道,参加了反克伦斯基政府的示威游行”。(11) tu1%(22oE

十月武装起义的胜利,资产阶级临时政府的被推翻,不仅使俄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从地主-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而且使大批旅俄华工获得新生。华工的阶级地位决定了他们必然热烈拥护十月革命的伟大事业。在十月革命时期,华工的先进分子毫无犹豫地加入了彼得格勒、莫斯科、彼尔姆、彼得罗查沃德斯克以及其他城市的赤卫队。一些华工还直接参加了夺取冬宫(推翻临时政府)的战斗和莫斯科的十月武装起义(12)。他们“战斗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街垒战的赤卫队中”。(13) 'gX8RJx^

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华工得到列宁的极大信任。七十多名华工曾在苏维埃政府所在地──彼得格勒斯莫尔尼宫担任列宁的卫士。来自辽宁沈阳的工人李富清,并担任过列宁卫队的小组长,曾带领其他卫士,在列宁办公室外面的台阶下站岗放哨,保卫列宁的安全。一九一八年三月,苏维埃政府从彼得格勒迁往莫斯科时,李富清又“跟列宁一道往莫斯科克里姆林宫”。(14)后来,当邓尼金匪帮在俄国南部向新生的苏维埃政权猖狂进攻时,列宁发出了“大家都去同邓尼金作斗争”的伟大号召。列宁的卫队也被调往俄国南部战线,李富清等中国战士积极响应列宁的号召,随同卫队奔赴前线作战。当他们离开克里姆林宫前,列宁还召集了卫队全体同志讲话,勉励战士们要英勇战斗,保卫苏维埃共和国(15)。 T?.JJYzCn

为了消灭国内的白匪军和抵御外国帝国主义的武装干涉,苏维埃政府迅速扩大红军的建设,华工踊跃报名参加。在红军队伍里,迅速出现了中国班、中国排、中国连、中国营、中国团,以及中国的红色国际支队。这些部队的指挥员,大都是中国工人。一九一八年成立的苏俄红军第三军二十九师后备团,“全团都是来自乌拉尔煤矿、石棉矿和铁路上的华工,团长叫郭来宾,搬运工人出身”(16)。另一个著名的中国国际团──乌拉尔中国团,是在保卫十月革命的口号下成立的,团长是中国工人任夫成;参加这个团的几千名战士,是一九一五年底来到阿拉帕耶夫斯克的华工。一九一八年在莫斯科成立的中国营,由五百名中国战士组成,营长是共产党员孙福元;该营后来编入莫斯科混成旅第二十一莫斯科苏维埃团。孙福元主动向苏俄红军当局建议,要求组织中国红色支队。他曾在乌克兰西部建立第一个中国营。(17) Wsbcl8@'x{

在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一些矿区,华工们参加红军表现得特别积极。例如,在顿巴斯矿区的高尔茨克矿井里有一百五十多名华工,“百分之七十以上,都志愿参加了乌克兰红军;剩下来的人……每人发一支大枪,参加了护矿的赤卫队”(18)。哈尔科夫附近一个煤矿区的华工,在张川林的带动下参加红军,成立一个中国连;该连被编为红军十三军十二师第一旅第三连,张川林任连长。 KT6Jn(

第三国际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一九一九年三月)召开后,参加红军的华工愈益增多。在一九一九年的一月至八月间,组成了八支新的中国国际部队,其中包括中国模范团。这些中国部队分别加入了东方战线的第三、第四、第五集团军,南方战线的第十、第十一、第十二集团军,北方战线的第六、第七集团军,积极参加了粉碎协约国帝国主义者的历次进攻(19)。在著名的苏联国内战争英雄B"H"夏伯阳领导的第二十五步兵师国际团中,亦有中国战士跃马扬鞭,挥戈杀敌。

三年国内战争时期,在俄罗斯北部、伏尔加河沿岸、顿河流域、乌拉尔一带以及乌克兰许多地区,被编制在红军队伍中的中国连队,同尤登尼奇、高尔察克,邓尼金、弗兰格尔、彼得留拉等白匪军直接交锋,短兵相见。一九一九年末至一九二○年秋,一支中国队伍同苏维埃政权的另一个凶恶敌人──马赫诺无政府主义者匪帮,进行了长期反复的较量,几乎生擒住马赫诺本人。在同高尔察克、马赫诺等匪帮的斗争中,有时因力量悬殊,一些中国战士被俘,陷身囹圄。但中国战士拒不屈服,而是矢忠于苏维埃政权。“一九一八年,白匪在顿巴斯搜集了五十多名中国矿工,要求他们加入白军。华工拒绝了。当时他们被赶进寒冷的货车中,四天遭受饥饿。但中国矿工宁愿饿死,而不愿为反革命效劳。(20) f<s<h> Z/R

特别应当指出的是,在北高加索的革命烽火中所诞生的中国独立营,“在捷列克城的革命斗争中,曾起过决定性的作用。一九一八年六月弗拉季高加索的苏维埃政权也全仗了这个营的支持”(21)。它是当时捷列克苏维埃共和国所依靠的一支重要武装力量,在国内战争时期享有盛名,被人们传诵为是“列宁从莫斯科派来(高加索)的中国赤卫师”。当这支中国部队在北高加索重镇弗拉季高加索成立时,著名的布尔什维克基洛夫曾亲临这支部队表示热烈祝贺,面授红旗;并将一支毛瑟枪赠送给中国独立营营长包清山。基洛夫后来还对中国战士说:“你们在这儿不是外人,你们忍受了难以想象的贫困,饱尝了难以想象的痛苦和不幸。如今,你们终于能够直接参加这个伟大的事业,能为这些红旗上写着的光辉思想而奋斗”(22)。布尔什维克党领导人奥尔忠尼启则也很重视这个中国独立营的建设,指令用机枪来装备这支部队,并将阿斯特拉罕和黑海沿岸一些报名参加红军的中国渔民,编在这支队伍里。 _0!ZI

以包清山为营长的中国独立营,约有六百名战士。在内战时期,他们转战于高加索的军事要道,驰骋在滚滚的捷列克河之滨。这个营不但参加了争夺北高加索的普罗赫拉特内、基兹列尔、格罗兹内和阿斯特拉罕等地的战役,而且参加了解放南高加索的战役。高加索山谷曾回荡着中国战士的嘹亮歌声,斯大林故乡曾留下了他们的战斗脚印。在争夺格罗兹内的战斗中,奥尔忠尼启则曾几次从弗拉季高加索来到被匪军包围的城内,组织保卫战。中国营在格罗兹内城工农兵代表苏维埃执行委员会主席兼革命部队司令员H"ф"季卡洛的指挥下,在英勇的格罗兹内百日保卫战中立下了赫赫战功。 y`hvBH

在西伯利亚等地,华工战斗部队的建立也特别迅速,参加红军的华工不少于一万人(23)。西伯利亚的重镇伊尔库茨克及其附近的一些地区,也是华工集居的地方。彼得格勒十月武装起义胜利的消息传来,华工的革命情绪极为高涨。在伊尔库茨克地区,“占中国侨民绝大多数的劳动人民大批地参加红军,因而不仅准备成立独立中国志愿师,甚至准备成立东方红军”(24)。在当时的一份报告纪录中写道:“在伊尔库茨克有一个中国教导营,这个营暂时被我们留在这儿担任卫戍工作。将来批准组织东方师的时候,可以这个营为核心。……同志们殷切地盼望成立由中国人和朝鲜人组成的东方军”(25)。 H>jw(<ZC

一九一八年三月初,由卡莫维依拼凑的白匪军,在海兰泡(布拉戈维申斯克)进行疯狂的反革命破坏活动。当地工厂企业的中国工人和附近地区的农民加入了赤卫队,同白匪军进行坚决的斗争。接着,在外贝加尔战线,华工战士参与了反对Г"谢苗诺夫的斗争。谢苗诺夫是远东地区的一支颇大的白匪军首领,得到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他曾被俄国资产阶级临时政府派往贝加尔地区,动员和建立反革命的哥萨克队伍,镇压革命力量。临时政府一被推翻,他率领其反革命部队逃到中国东北。一九一八年一月,谢苗诺夫匪帮又逃回外贝加尔地区,充当日本武装干涉苏俄的马前卒。同年春天,外贝加尔方面军司令员C"Г"拉佐率领的红军,在有华工参加的国际支队的配合下,给予谢苗诺夫白匪军以严重打击。 uq2$Ftb

一九一八年夏天,在远东地区又相继出现了一些支持苏维埃政权的国际支队。在尼科尔斯克附近的矿区,建立了一支由中国人王易祖领导的战斗部队。而在伯力(哈巴罗夫斯克)工兵代表苏维埃所组织的一支一千二百人的红军队伍中,绝大部分是中国人。这支队伍同以孙季武领导的中国营,参加了乌苏里江战线上的许多次战斗。


当日本帝国主义者向年轻的苏维埃政权发动进攻后,远东地区的布尔什维克还组织了中苏混合游击队。例如,在一九一八年四月建立的一支小游击队,尽管开始人数不多,但到同年七月已发展到七百多人,中国人占四分之三,俄国人占四分之一。这支游击队后来活跃在西伯利亚中部,同日本军队进行了几十次的大小战斗;中国游击队员李存和被称之为该队的神枪手。虽然游击队的武器装备较差,弹药匮乏,衣食不足,但战士们在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战斗,配合红军打击敌人。至一九一八年春,阿穆尔游击队消灭了“一万七千名武装干涉者和白匪军”(26)。 ,K- Ne

如此众多的中国劳动人民加入红军和游击队,协约国帝国主义者和白匪军头目对此恨之入骨,并对中国战士施以各种诽谤和威胁。一九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在莫斯科举行的中国志愿兵代表大会驳斥了协约国及其仆从的诬蔑。大会所通过的决议写道:“协约国及其仆从企图诬蔑在俄罗斯的中国国际部队志愿组织,这是枉费心机的。”“在俄国红军中的中国国际部队,完全是中国工人自动发起,由中国的革命志士组织起来的。它有自己的指挥员。”“中国红色国际部队,号召所有中国同志,回击协约国仆从们的卑鄙诽谤,并且更积极地建立更多的新连队,使无产阶级彻底战胜有产者,取得世界革命的胜利”(27)。 h5^w.;8/

华工自愿参加保卫十月革命的战斗,这是他们有着高度的阶级觉悟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精神的表现。当然,大批华工参加红军,这同布尔什维克党的引导和组织工作是分不开的。一九一八年夏,在布尔什维克党国际支部联盟的领导下,建立一个负责组织红军国际部队的军事委员会。后来,根据华工的倡议,又成立组织中国部队的参谋部。这个参谋部的组织工作,“对于顺利建立中国志愿军及其军事和政治上的准备,有重大意义”(28)。 nktl^!Xm

在三年内战时期,参加赤卫队和红军的华工同俄国无产阶级一样,为捍卫十月革命的胜利成果英勇不屈地战斗。在为建立和巩固苏维埃政权的战斗中,不少中国战士和指挥员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中国战士的严守纪律、吃苦耐劳、英勇无畏、忠于职守,以及他们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得到普遍的颂扬。 -F6_D2e

内战时期,在高加索直接指挥红军战斗的奥尔忠尼启则和曾担任过北高加索军区司令员的叶"伏罗希洛夫,热烈赞扬中国战士的“英雄主义”和忘我的牺牲精神。苏联某自治共和国人民委员会曾给战斗在高加索的中国独立营签发了如下的鉴定:“包清山指挥的支队虽然在物质上得不到保证,远离家乡,忍饥挨冻,但毫无怨言地在北高加索山区完成了无数次战斗任务。不管是歼灭零星散匪,或是打击反革命领导的装备良好的白军,他们都是真正的国际主义战士的典范,都是保护劳动人民权利的忠诚卫士的典范。”(29) pB}B,EXnw'

苏维埃俄国的红军领导人波德沃伊斯基不但赞美红军的中国战士,“象雄狮一样勇敢战斗”,而且亲自给苏俄红军中的中国指挥员申钦霍(音译)授予红旗勋章,指出:申“是中国红军部队和国际部队的杰出组织者。申钦霍同这些部队一道,光荣地参加许多战役和战斗,保卫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30)。 hP*t5SF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务院在给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祝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六十周年的电报中说:“中国人民一贯支持俄国人民十月革命的正义事业,在夺取十月革命胜利和捍卫十月革命成果的斗争中,中国人民的许多优秀儿女同俄国无产阶级并肩战斗,并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