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叠的刺刀 正文 第三章 上刺刀的大炮

高青 收藏 11 2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size][/URL] 李照明书记1949年入伍,炮兵出生。他原来是南京郊区的小学教师。那一年,刘邓大军在毛泽东的指挥下风卷残云般的打到南京,李照明等一帮青年人也痛恨日益腐败的民国政府,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高高兴兴的迎接刘邓大军的到来。 那个时候,全国还没有完全解放,解放军也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8.html


李照明书记1949年入伍,炮兵出生。他原来是南京郊区的小学教师。那一年,刘邓大军在毛泽东的指挥下风卷残云般的打到南京,李照明等一帮青年人也痛恨日益腐败的民国政府,唱着“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高高兴兴的迎接刘邓大军的到来。


那个时候,全国还没有完全解放,解放军也迫切需要补充新的有文化的兵源。刘伯承高瞻远瞩已经看到了将来的新中国的军队,必须是一支有文化,有技术,有理想的部队。在刚刚占领国民政府首都不久,就筹划建立自己的军队院校。在南京汤山建立了汤山炮兵学校,广泛招募有文化的青年人。李照明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积极报名,经过考试进入汤山炮兵学校炮兵科学习。当时的教学沿用苏联老大哥的模式,李照明学习的很认真,由于以前的文化底子,很快李照明就在学员中名列前茅。


而在西南地区还没有全部剿灭国民党残余部队,土匪猖獗,民不聊生。需要军队去剿匪。当时解放军的个纵队都已经前出,军委就想到掉用军队院校学员队参加剿匪战斗,也可以增加学员的实战经验,毕竟全国要解放了真正的战斗不多了。


经过仅仅几个月的时间训练,南京汤山炮兵学校的学员们就接到了出发命令。他们要去遥远的四川剿匪。兴奋啊,李照明他们一帮年轻人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睡不着觉。


第二天,刘伯承元帅当然那个时候还没有元帅,刘伯承在操场上对几千个热血沸腾的年轻学员训话:

“同学们,我们就要去四川剿匪了,大家在学校还没有完全系统的学习好,有的还没有实弹射击过,但是战争经验是不会完全从书本上学来的,我们解放军就是在战争中遵照毛泽东思想,按照毛泽东指引的方向,在战争中不断成长壮大。红军时代,我们军事装备很贫乏,几乎没有大炮,但是我们英勇的红军,就是靠着大炮上刺刀的精神,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引下,小米加步枪,大炮上刺刀,消灭了强大的国民党几百万全副武装的军队,这次,我们学员队去四川一定要打出我们炮兵的威风,早日解放全中国!同学们,有没有相信!”


操场上年轻宏亮的声音久久回荡在汤山脚下:

“有!!”

那声音好像穿过了时空,穿越了千山万水,又来到了南国的战场。


王福生悄悄对一炮手说道:

“我刚目测了距离,敌人车队距离我们炮兵阵地很远,有没有把握首发命中?”

“有!”

一炮手坚定的回答。王福生还是不放心,又调来一门82无后坐力炮,要求他们二门炮同时对准一个目标,以保证万无一失。


敌人车队下来的人指手画脚,叽叽喳喳的在说着什么,好像没有离开的意思,也没有越过二营的防线去偷袭大部队的意图。二营长王福生有一点摸不着头脑:他们这是要干什么那?团部的命令终于来了:鉴于敌人意图不明了,命令二营坚守阵地,若敌人有大部队前来即主动出击消灭敌人后,安全后撤,不要追击敌人,坚决执行不留一兵一卒在越南的军委命令。

哒哒哒哒,敌人开始试探性的向二营阵地射击,并且排成战斗队形向王福生他们隐蔽的制高点前进。车队的后面竟然还响起了装甲车的轰鸣声。100迫击炮也在公路旁边列好了阵势,似乎也要对二营长王福生的阵地射击。


怎么回事?难道敌人发现了我们?王福生思考着。七连长就是那个在539高地第一个消灭敌人公安偷袭部队的广东汉子,急急忙忙的跑来:

“营长,敌人在向我们阵地进攻,怎么办?但是,好像噢噢啊啊。。。”

七连长一着急讲起了广东鸟语,害得王福生也听不明白

“我知道,你是说敌人不像是真正的进攻,对吧?七连长?”

七连长直点头

“西啊,西啊,营长你看那有抬头挺胸大步走去进攻的噢。”



其实,王福生也看出了其中的蹊跷:敌人进攻的步兵,炮兵,装甲车。。好像都在接受一部中型吉普车上的军官指挥,敌人跑前跑后忙活了半天,似乎是为了给一些不是军人的人在拍照摄影什么的。后来通过李照明书记的介绍,王福生才解开了多年的疙瘩。


原来,越南政府在得到中国向世界宣布撤军的消息后,知道中国人是肯定不会在越南驻军了确实松了口气。为了宣传越南人民军在抗击中国军队中伟大胜利,控诉中国军队的“罪行”特地邀请了世界各地的通讯机构来实地参观他们勇敢地打败赶跑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伟大功绩。这次行动就是又敌人k师长亲自陪同前来炫耀他们正在赶跑侵略者。没有想到的是我军大部队虽然迅速撤离,但在关键点上还预留埋伏了后卫部队防止敌人偷袭。


二营长王福生当时没有时间考虑那么多了,他一把把军装领子拉开命令道:

“七连长,组织火力重点消灭山下的进攻的士兵,机炮连立刻把所有火力瞄准敌人100迫击炮阵地,在敌人开炮之前一定要消灭敌人。各连以82无后坐力炮开炮为信号,立刻射击!”


王福生将全营6门82无后坐力炮做了分工调整,集中消灭敌人的装甲车,和指挥的中型吉普车。来不及向团部报告了,眼看着100迫击炮就要发射,那100迫击炮威力很大,炮群射将给在山头的二营带来很大损失。


"开炮!!”

营长一声令下6门82无后坐力炮同时射击,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王福生看到6个黑色的出膛的炮弹如离弦之3个炮弹一组他们的轨迹迅速合拢成2个点远方立刻传来了爆炸声,一团黑红的火球腾空而起。山脚下的敌人进攻的士兵,100炮兵也随着全营战士的射击而纷纷倒下。敌人稍微混乱了一下,即可展开似乎要反击,却突然全部不做任何抵抗就快速后撤了。这其中一辆小吉普车挂着好像是白色的旗帜跑得最快,眨眼之间就离开了战场。


王福生知道不可以越线追击的,

“开炮!消灭那逃跑的小吉普车!”

王福生命令一炮手道,“营长,那中型吉普已经消灭了,那小的跑得太快,已经够不着了,瞄准镜也坏了。”只见王营长一把抢过身边一炮手的82无后坐力炮,摘下已经打坏的光学瞄准镜,将炮扛在肩膀上,三点一线用目测提前量,用机械瞄准就像在用半自动步枪在射击。

“装弹!”

“是!好!”

炮手装弹完毕立刻退到一边防止82无后坐力炮向后喷射的火焰烧伤,还没有等到炮手站稳,王营长已经扣扳机激发了。


“轰!”那炮声是那样的震撼着王福生的心灵,那炮声因为炮手几乎贴着炮管声音的冲击波极大的撞击着炮手,声音大到一定程度那就不是声音的响声了,那是一种波,强烈的冲击波,瞬间王福生什么也听不到了,但是他看到了那黑色的炮弹追上了挂着什么旗帜的小吉普车,然后就化作一团火球腾飞起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结局就像李照明现在告诉王营长的样子:敌人k师长和要逃跑的日本记者被击毙,尤其是那个趁乱驾驶小吉普车挂着白旗的日本记者的死亡,后来越南还去联合国抗议什么的,也不了了之。抗议有什么用啊,李照明哈哈笑道:朝鲜战场我们还不是打败了联合国军。虽然,王福生的目光有点忧郁,但是,和老首长在一起,忘却了所有烦恼,也开心的笑了起来:这样啊,他不跑或许我们也不会开炮了,以为是一个指挥官。不过,那炮怎么可以打那么远的,你是炮兵啊,你应该研究一下的哦,哈哈。。。


李照明书记要走了,王福生坚持要把老首长送下楼。李照明也通过这次和王福生的会面,了解了许多当时的战斗事实,为编写军历提供了很好的素材。


冬天的小路很难走,李照明要搀扶中风的王福生被王福生甩开,一拐一拐的默默的走着,想着李照明最后问他的话,王福生想起了一个久久的心愿,一个近乎神秘的祈望。那没有人知道的自己的身世,那永远没有回来的樵夫,那在南方默默竖立的一座座烈士墓。。。


李照明在他们吃完饭起身要走的时候,突然悄悄的问王福生:

“你有亲戚在台湾吗?”

“什么?”

王福生问道。李照明不再说什么,他知道中风加上战争的摧残王福生听力已经很差了,他也不想让老部下在受刺激引发中风。小琴收拾碗筷,大声招呼儿子王武隆出来送客人。儿子像个林黛玉,不知道咕噜了些啥,就又缩回了他的小窝。


王福生实际上已经听懂了李照明的问话,也明白了他问话的意思:一定是父亲的兄弟姊妹,或者父亲的战友在寻找他。因为历史原因,王福生在自己的履历上从来就是填写出生山农,农民的儿子也让他在以后参军部,提干,入党等方面一路绿灯。但是,他知道自己亲身父亲的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那是母亲从他记事起就一点点的告诉了他,母亲临终的时候唯一的希望就是和自己的第一个丈夫合葬在一起,那个忠厚老实的樵夫尸首也未曾见到,母亲很害怕在那个世界孤单。

现在李照明带来了父亲方面的消息,王福生感到了一些希望,至少可以知道父亲葬在哪里了。可是,这么多年欺骗组织是要定什么罪的,王福生没有把握,也不想连累老首长。


汽车就要启动了,李照明从车窗里伸出手握握王福生:

“注意保重啊,我过段时间再来看你,小琴你们,回去吧。”

车子走了,王福生感到老首长刚才握的手里有一张小卡片,王福生不动声色悄悄握在手中想回去在看。


再上13楼,王福生感到很轻松,儿子开始出来吃饭了,王福生叹了一口气:

“我累了,先休息了”

然后关上门,拿出那李照明走时给的卡片仔细看了起来。


那是一张有点泛黄的卡片,上面写着姓名,年龄,职务,还有一张黑白照片,一个光头年轻的男人的照片,卡片上用繁体字写着:首都第一监狱编号:475。。。。。


离开王福生家,李照明的车子驶出了小区,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繁华的都市,五彩缤纷。小刘司机问道:

“回家?”

“不,回政协。”

李照明答道。李照明的座驾随着职务的晋升和时代的发展,从当初的伏尔加,上海,皇冠。。到现在的奥迪A6。李照明似乎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感觉,只是觉得座位宽敞了些,车子的中国元素已经丧失殆尽了。计划经济时代,干部分1--N级别,1--13级以上为高干,那时候老百姓是没有车子的。现在马路上已经是万国车了,什么好车都有,奥迪A6甚至在这个车流中是那么不起眼,有点寒碜。唯一显示身份的是他的车牌号码---00013,表示主人是政府的大官。对于每年的“二会”李照明也在会上提出了很多建议:开会期间不要交通管制,不要警车开道,不要浪费;对生活困难的退伍军人要照顾,对有历史遗留问题的有海外关系的人员要怎么统战等等。李照明还是如同在部队一样的执着认真的搞好自己的工作。在政协很有些威望。前段时间统战部的一个主任就来找他,说是台湾的一个老将军要寻找在大陆失散多年的侄子,因为身体不好,希望有生之年可以见到侄子,将自己的企业财产交给他。


通过李照明热心的帮助,事情有了点眉目,却没有想到的是通过调查竟然查出台湾人要寻找的人就是王福生,这给李照明出了个难题,如果确认王福生的身世,那么过去王营长在履历上没有反映是否要受到处罚,而他现在已经中风,经受不起。但是如果不给台湾老军人一个交待,似乎也说不过去,那老军人已经风烛残年,没有后代,很想见见自己的侄子要求好像也不过分。李照明想去办公室再看看材料。




奥迪A6加速转过一个弯,来到政协大楼前。大门口持枪的武警瞄一眼车子,挺直腰板敬礼。车中的李照明不自觉的想举手回礼却又放下了手,那哨兵是看不见里面的人的,车膜很深的颜色把他和哨兵隔开的很远了。李照明回头看看哨兵,那带刺刀的半自动步枪闪着寒光,那枪已经装饰过的,凡是有金属的地方都度着克罗米,李照明想,这带刺刀的步枪也就是礼仪用了,还可以上战场打仗吗?不知道怎么回事,李照明每次出入这个政协大门都有这种想法,都要把哨兵和他去饭店吃饭的门口的礼仪小姐比较,那边是甜甜的一笑:欢迎光临,这边是闪亮的刺刀步枪。我们应该和老百姓靠的很近,为人民服务才是啊。


“李主席,到了。”

小刘司机打开车门,请李照明下车。

“好的,你回去休息吧,我今天晚上要看材料。”

李照明让司机走后,步入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桌子上一堆材料,其中统战部的一封机要文件尤其引人注目,李照明慢慢打开仔细阅读起来。。


李照明展开文件,戴上老花镜细细阅读。文件格式是一贯的:发文单位,机密等级,文件号,机要专用章,政协收发专用章,时间等等。。


文件主要是介绍一名国民党将军的履历,和目前他在海外的亲戚及其影响,希望给于高度重视。通读过后李照明对这位国民党将军有了初步了解。还没有等他在文件上方批示,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是王福生啊,指导员。那个人就是我的亲身父亲啊,对啊名字就叫王理智。”

电话那边不知道是信号的原因还是王福生的激动,李照明感到很模糊,下边的话听不清楚了:

“不急,二营长同志,你打我办公室的电话吧,我听不清楚,或者你过几天,暖和些再来我这。”

电话挂断了。王福生也没有再打过来。


李照明深吸一口香烟,躺在座椅上。王福生的父亲也是抗日过的,也死在南京国民党监狱,现在也不是过去那么讲究出生历史了,两岸关系也缓和了,如果真是这样,岂不是件好事。电话又响了起来。

“福生啊,哦?是夫人啊,好的,这就回去休息。”

李照明的夫人上海人,那个曾经的部队老护士长在电话里抱怨道:

“几点啦,我的主席,政协工作还怎么忙吗,你那受过伤的腰不痛了吗?”

李照明这才感到腰痛。那还是在四川剿匪的时候,留下的纪念。至今还有弹片在身上。。。


那一年,汤山炮兵学校的青年们听完刘伯承元帅的讲话,立刻打点行装上了火车出发剿匪了。南京的江面还上没有一座桥。火车要靠轮船摆渡过江北,青年们兴奋那,唱歌,跳舞,喊口号:打到蒋介石!解放全中国!闷罐车一共9节,前面几节摆渡的都很顺利,没有想到在最后2节摆渡到长江中央却突然翻沉了。。江水翻滚,顷刻间就吞没了还在闷罐车里的热血青年。以至于在若干年后李照明在编写汤山炮兵学校同学录时,整整的二页都是黑框包围着同学的名字,很是凄凉。壮志未酬,却落入滚滚长江。从那个时候开始李照明对生死荣辱,就看得非常淡薄。他常常在想,我如果在后面的车厢里,如果。。。没有如果。但是逝去的战友同样是好样的啊。。


历经千辛万苦学员队来到了四川。当地地主还是采取观望态度,表面支持解放军的到来,暗地里勾结土匪,地主恶霸们在想日本人都打不进来的四川解放军又奈何。经过出发前火车落水学员死亡的考验,学员们似乎成熟起来,革命可不是闹着玩的,是要流血牺牲的,流血牺牲也不只是在战场啊。李照明所在的三中队主要任务就是以武力攻克地主夏博仁的山寨,把土地分给穷苦的农民。


夏家大院经过几十年的修建,异常坚固。整个山寨均由条石砌成,一般的手榴弹,炸药都对他无可奈何,在李照明他们部队来之前,有工作组的6位同志,进入山寨谈判,结果都被杀害,还把他们的人头挂在碉堡的旗杆上,因为没有正规部队和大炮,几次强攻都失败了。


听了当地工作组同志的介绍,李照明他们群情激奋,摩拳擦掌,到要看看地主的山寨是否可以顶得住我们的大炮。。



几番进攻下来,没有效果。学员队的同学们有点泄气。四川山区地势险要,山寨里的家丁个个就像山猴子很能打,那高高的山寨墙上只留几个很小的射击孔,不时露出西瓜皮一样发型的家丁,他们伸出火铳发射。在中间的一个较大的射击孔架着这一挺重机枪,只要部队靠近就疯狂射击。


时间已经到了傍晚,四川的夜晚来的很迟。和南方比起来好像要有二个小时的差距,已经晚上8点了,一球垂阳,却任然挂在晚霞的头巾上。大而园的夕阳沉浮在久远的天际,被那尖山遮住一点,视乎没有下去休息的意思。


中队长招来几个神炮手命令道:

“地势对我们不利,几次发射的炮弹都没有命中目标,看情况只有从后山绕过去,抵近射击,也就是大炮上刺刀,冲上去靠近打,直接命中敌人的射击空,让炮弹在敌人肚子里开花。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消灭敌人,占领山寨。”


中队长说着目光扫向了李照明,李照明在学员队的成绩是第一的,大家也都看着他。

“中队长,下命令吧,坚决完成任务!”

李照明站了起来。


前面的佯攻配合李照明他们炮班迂回到山寨的侧翼,悬崖的利刃,怪石的尖齿,撕破了年轻战士的军装和皮肉,没有人叫苦,五百米,四百米,二百米。。李照明按照中队长的指示将山炮架在一堆褐色石头的中间,仔细测算射击诸元,他甚至可以看到射击孔中不断跑动的家丁。轰隆轰隆轰隆。。。大炮开火了。都是直接从射击孔中射入,弹无虚发。山寨内部开始腾起烟雾,并发出一连串的强烈的爆炸。正面的战士们发出呐喊,震撼着万张峭壁。。。。


硝烟散去,夏家大院的剥削的山门也为穷苦的农民打开了。。。后来,由于在剿匪中表现出色,李照明又被送到沈阳高级炮兵学校继续深造。。参加过著名的金门炮战,那个时候一边是一定要解放台湾,一边是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剑拔弩张,势不两立。而如今弹指一挥间,台湾的国民党军官也来大陆寻亲了。


李照明的办公室里,烟雾缭绕,烟蒂堆成了小山,李照明看看头顶的自动喷淋消防探头,心里在想:呵呵,不会喷淋下来吧,该结束了。该和王福生好好谈谈了,呵呵,还可以去宝岛台湾看看的啊。。。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