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军旅生涯 2550-134-107-20-1999 (十七)

邪剑羽 收藏 2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0.html


在现代都市中,生日是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请客收礼,朋友聚会,往往市少不了的,但今天,我,却度过了一个孤寂的生日。

生日的孤寂对我来说本不是什么新鲜事,在我度过的十九个生日里忧四分之三以上都是一个人过的。生日,是一件隐私,一件深藏于心底的秘密,在某种程度上它是我的心灵寄托,往日的这一天都是十分宁静而稳妥的。

然而今天,我却感到了空虚与失落,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我的确感到自己第一次过了一个孤寂的生日。望着远处高楼上的灯光,听着下面操场上男女的谈笑声,我似乎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物,就像孔乙己一样。在我的身上,几乎已经没有多少人的生气了,所剩的,似乎仅仅是一个躯体,就像那高楼一样,缺乏同情,不被人理解;我有灵魂,但灵魂似乎已完全麻木,对外界一无感知了。

有限与无限,有情与无情,生与死,据说是人生面对的三大矛盾,然而人类却从未突破这个界限的,即使是长生不老,法力无边的神仙玉女们也难以解决有情与无情的纠葛,以致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天人悲剧,如此看来,三大矛盾也许是放之宇宙而皆准了。然而,没有生命的万物是没有这种苦恼的,在我们没有生日之前,我们也是不必为此而烦恼的,生日,是我们痛苦的开始,死亡的起点,是一个不详之物。然而我们还要庆祝生日,似乎,不是似乎,而是确实它又给了我们一切,我们,的确应记住自己的生日——从那一天起,你拥有了一切,同时也走向了死亡。

生日,我喜欢。孤寂的!

记得在小学一年级的一节语文课上,老师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又十分受益的课。内容大概是讲一群蚂蚁如何过河的故事。那个时候只知道夸讲蚂蚁如何聪明,如何勇敢,可当老师做了一个小实验时,我们才明白其中的道理。老师先拿了一根筷子,很轻松的把它折断,于是又拿了根,这次折起来有些费劲,接着拿了十根筷子,怎么也折不断。那个时候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团结就是力量。

如今,上了军校,再唱起这支歌,就会想到老师的那节课,那个道理。在平时的生活中,许多事让我明白,多个人多份力量,只要大家团结一心,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众人齐心,其力断金。

“班长今天要退伍了!”

消息就像一阵风似的吹过了我们的心,没有招呼,没有约定,我们从电脑房、图书馆、教室来到了这里——军营的大门口,每一年的这时候,总有一批批的老兵从这里走出军营,走向社会。今天,我们又要在这里送走我们敬爱的班长。

天上,飘着蒙蒙的细雨。

我们围在班长身边,抓紧这点滴机会向班长诉说自己最后的话语。

“班长,这是我在军训里写的日记,送给你做个纪念吧!”张冬梅的话似乎提醒了我们,大家纷纷掏出了自己准备的纪念品,有军训的日记,有心爱的打火机,有珍贵的瑞士军刀……,一颗又一颗的心送到了班长的手上。

王长春哭了,我们也流泪了。六十多天的生活不算长,但共同的生活,共同的训练,已将十一颗心紧紧连在了一起,而今天,我们中的一个旧要离我们远去了,我们怎么能不伤心呢?

“大家不要哭了,”王长春哽咽着对我们说,“不就是以后隔的远一点儿,不能经常见面吗,有什么大不了,我会经常来看你们的!”

大家哭的似乎更厉害了,“不就是隔的远一点儿不能经常见面”,话虽这样说,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一别,很可能以后再也没机会见面了,想到此,怎不令大家伤心呢?

“快,车要开了!”教导员嚷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的声音显得特别讨厌。

几乎在同时,十只手伸向了班长,大家都希望抓住这上车前的最后几秒钟和班长最后握一次手。

车终于启动了。我看见班长坐在最后一排,不停地抹着眼泪。

“班长,毕业的时候一定要来看我们哪!”不知谁叫了一声。

“一定要!”

“一定!”

带着我们的感情,带着我们的思念,车消失在了蒙蒙的烟雨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