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家铁骑远征西域定天山!记大唐帝国定高昌之战(上)

世界王牌 收藏 1 10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汉家铁骑远征西域定天山!记大唐帝国定高昌之战(上)

高昌古城呈长方形,周长5.4公里,分外城、内城、宫城三部份。外墙基宽12米,墙高11.5米,夯士筑成。全城有九个城门,西面北边的城门保存最好。高昌城在13世纪末的战乱中废弃



汉家铁骑远征西域定天山!记大唐帝国定高昌之战(上)

高昌古城呈长方形,周长5.4公里,分外城、内城、宫城三部份。外墙基宽12米,墙高11.5米,夯士筑成。全城有九个城门,西面北边的城门保存最好。高昌城在13世纪末的战乱中废弃



汉家铁骑远征西域定天山!记大唐帝国定高昌之战(上)



大唐帝国,是中华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尤其是大唐天朝那彪炳历史、光耀千秋的赫赫武功,更成为后世无数中华儿女敬仰追忆的丰碑!大唐帝国中、前期的疆域极为辽阔。极盛时期最西端曾经濒临西海(注:今里海)东岸,咸海则成为帝国的内湖。最南段进入今巴基斯坦境内。而在西汉就已经并入中国版图的西域,此时更成为沟通东亚中华大唐文明和西方文明的重要桥梁。西域地处亚洲大陆内陆,战略位置和价值极其重要。翻开古中国历代王朝疆域图,我们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当时的中国中央王朝的版图上的领土都有个特点,就是基本上分为两大块、东方的是中原故地;西方则是庞大的西域疆土。这两大块合在一起,构成一个完整的王朝疆域。自西汉武帝时起,西域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晋灭亡后,中国进入十六国南北朝时期。由于国家混乱分裂,最终导致丧失了对已经纳入中国版图300年之久西域地区的控制,西域从此与中华故国分裂长达300年之久。隋朝虽然实现了全国统一,但由于主要精力都放在对付北方突厥汗国和东北高句丽政权上,加之存在时间过于短暂,因此未能实现对西域的完整统一。直到唐朝的建立,在帝国强大武力打击和政治威望的双重作用下,西域地区才重新实现与中华祖国的大一统。唐朝对西域的统一是经历了一系列大规模战争实现的。在这其中,有一场战争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和历史意义,这就是大唐平定高昌之战。正是由于平定了高昌,才使大唐帝国凿开了进军广袤的西域内陆的大门,为后续的实现对整个西域地区的统一,尤其是对击败当时西方最强大的对手--西突厥汗国,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那么,为何区区弹丸之地的高昌却具有如此重要的战略价值呢?大唐平定高昌之战究竟是如何发生、进行的,又产生了怎样的战略影响呢?,在此,灵云欲以自己所知和网友们就此进行一下探讨。


要探讨大唐平定高昌之战,有必要先对重要当事者和主要战场的高昌进行一下介绍。而要介绍高昌,就必须提到它所在的西域地区。西域是清朝之前,中国中央政权对今天的中国新疆地区和更西方的中亚地区的统称。(注:在此必须明确一点。那就是从西汉武帝时期起,一直到晚清当局在西部大规模向沙俄割让国土之前为止的2000多年时间里,今天的中亚地区东部三分之一的面积始终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确切的说,是当时中国新疆地区的一部分)。西域地区的地理范围主要指玉门关以西、巴尔喀什湖以南、里海以东的广大地区。历史上,西域地区一直是游牧民族的聚集地。从战国早期起,到西汉武帝之前的数百多年时间里,西域长期处于中国北方强大的匈奴汗国统治下。公元前138年-公元前126年,中国历史上伟大的旅行家、外交家张骞完成了对中国乃至人类历史都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史诗般的“西域凿空之旅”。从此,西域地区与中国中央政府建立起正式联系。经过汉武帝对匈奴的多次大规模战略进攻,匈奴的势力受到毁灭性打击。在这种形势下,公元前119年,张骞以中央政府全权大使的身份,率领庞大的使团和担任安全护卫的庞大骑兵军团第二次出使西域诸国。标志着中国中央政府使节和军队正式进入西域地区并驱逐了侵占当地400年之久的匈奴势力。在西汉帝国强大的军事、政治和外交实力的震慑和感召下,西域诸国纷纷派使节,甚至派遣王子到达帝国首都长安朝见中央皇朝大皇帝陛下,同时呈递贡品、地图、户籍、军队兵力和布防图等以表明归顺。为明确表示对西域领土的主权并保护强化管理,西汉中央政府于公元前60年在轮台(注:即今中国新疆轮台)乌垒域正式设立西域都护府,任命郑吉为首任西域都护。负责管辖、节制整个西域地区的军事、民事、政务和财务。至此,广袤的西域地区正式并入中华版图并再也没有与中华祖国分离!


西域地区并入中国版图,对后世中国乃至世界文明都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对中国来说,从此在西部拥有了一大片面积上足以与中原地区相比的庞大领土。西域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价值。经济上,西域物产极为丰富,尤其是畜牧业极其发达。并入中国版图后,中原内地在极短时间内迅速从西域地区引进葡萄、苜蓿、石榴、胡桃、胡椒、胡萝卜等大量新农作物,对中国农业的发展产生了无法估量的历史意义!而西域大量牲畜的引进则极大的提高了中原内地的畜牧业发展水平。与此同时,西域的并入打开了中国通往遥远西方世界的大门。东、西方贸易的不断发展,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巨大影响。对世界文明而言。正是由于西域并入中国版图,才使中国的商队和使团得以拥有一条可靠的、安全的道路途径西域后向更远的西亚、欧洲地区前进。而西方的商队和使团也得以途经小亚细亚、波斯、中亚、和西域后到达中原地区。从此,一条绵延数千公里,延续2000多年,对后世人类东、西方文明产生无法估量影响的文明之道--丝绸之路,正式诞生于欧亚大陆,拉开了人类文明交流史的新纪元。


西域对两**后世所有中央王朝在军事上具有无以伦比的巨大战略价值。首先,西域畜牧业极其发达,尤其盛产良马。西域地区迅速成为中原中央王朝重要的军马、军驼生产基地。从汉武帝时期著名的大宛汗血宝马起,一直到现在著名的中国新疆伊犁哈萨克纯种马,西域始终是中国重要的良种马生产基地。西域并入中国版图后,中央王朝迅速从西域引进大量优良马种。这些优良马种中的一部分被直接装备到帝国精锐的骑兵军团,更多的则被用来改良中原地区相对落后的蒙古马。先进马种的引进极大的提高了中央王朝骑兵军团的实力,为中央王朝组建并保持强大的骑兵部队提供了坚实的物质保障。最重要的在于,西域地区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理价值。西域地处亚洲大陆纵深腹地,向南隔昆仑山遥望西藏高原;向北倚阿尔泰山虎视蒙古高原。得到西域后,中原中央王朝在同北方游牧民族的战争中开始占据明显战略优势。可以对蒙古高原地区的游牧民族强敌从东部的中原地区和西域地区,同时发起战略夹击。西域地区的中原中央王朝军队可以在西方直接抄袭北方强敌的后路,而且可以堵住敌方在战败后向更远的西方逃窜的退路。还可以对中亚和西亚地区那些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的国家进行强有力的震慑,促使其站在中央王朝一边共同对漠北之敌作战。实际上,也正是由于西域的并入版图,才使得西汉政府能够联合乌孙王国对匈奴进行东、西合并的战略夹击,也正是这种战略是西汉取得了对匈奴作战的最终胜利--公元前36年冬,西汉名将陈汤率领由汉朝驻军和以乌孙军队为主的西域诸国联军,在康居王国都城郅支城(注:即今哈萨克斯坦江布尔)斩杀北匈奴末代单于郅支,随后将郅支的首级飞马“传首”至帝国国都长安。在给皇帝的捷报奏章中,陈汤发出了震撼世界、令后世无比敬仰的旷世名言:“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为西汉与匈奴近百年的争战画上了句号。而这次战争则证明了西域对中央王朝重要的国防战略意义。在很长时期内,中原政权都牢牢控制着西域这一战略咽喉。但是,到西晋,局面发生悲剧性逆转。这就是对中国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十六国南北朝大分裂。


公元316年,由于政治腐败,在内部皇族势力为争权夺利而发动“八王之乱”的打击和内迁的北方游牧民族的不断入侵下,仅仅维持了三十七年统一的西晋王朝宣告灭亡。其皇室成员司马睿在江南大士族集团的支持下在南方建立了东晋政权。北方则陆续出现了由少数民族建立的成汉、前赵、后赵、前凉、前燕、前秦、后燕、后秦、西秦、后凉、南凉、西凉、北凉、南燕、北燕、胡夏政权。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十六国”时期,从此中国北方进入历史上罕见的长期分裂混战时期。十多个割据政权之间长期彼此混战,一方面严重破坏了中国北方的生产和经济,给北方各族人民带来空前浩劫。同时,由于各诸侯国都将精力集中在中原和附近地区的反复争夺上,根本没有心思和精力去顾及遥远的西域地区。导致西域土著和漠北地区游牧民族趁机兴起,夺取了统治权,造成了西域地区同中国内地的长期分裂。公元439年,鲜卑人建立的北魏政权统一北方,开始与南方的刘宋王朝以及后来3个南方政权形成南北对峙的局面,中国历史进入南北朝时期。此时统治中国北方的北魏政权的精力都集中在如何对付南方的对手上,根本无暇顾及遥远的西域。其领土的最西端到达吐鲁番盆地东部,绝大部分西域领土都没有收复。南朝中疆域最广、实力最强的刘宋王朝,其西部疆域曾到达陕西地区。但由于要面对强敌北魏,也无力进入西域,西域处于长期与祖国内地分裂的局面。


公元589年,杨广灭南陈,隋朝统一全国,中国终于结束了300年之久的大分裂局面实现统一。隋朝前期,无论是经济实力、军事实力还是国际地位上,都是后世史学界公认的当时世界第一强国。隋朝疆域的最西端进入西域腹地,面积越占今新疆面积的一半,终于部分收复了西域故土。但是,此时隋朝国防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对付北方突厥汗国和东北地区的高句丽政权上。帝国前期,面临着原本统一的大突厥汗国的严重威胁。经过隋朝举国上下的全力打击,最终导致突厥分裂为东突厥汗国和西突厥汗国两部分。但突厥依然对隋朝构成严重威胁,牵制了其大量精力。隋朝中期开始,为收复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北部领土,隋炀帝将精力都集中在对付中国东北地区的地方政权高句丽上。先后三次倾全国之里大举东征,已经无力顾及西域。而隋炀帝政权的迅速腐化堕落,则最终将辉煌一时的大隋帝国送入“二世亡国”的悲惨境地。随着隋朝的衰败和灭亡,位于蒙古高原以西中亚地区的西突厥汗国逐步控制了西域地区。


公元618年5月,隋大丞相、唐王李渊在长安废黜隋朝末代皇帝杨侑称帝,立国号为唐。李渊可能做梦都不会想到,在天下分崩,突厥虎视眈眈的纷乱局面下,他靠篡位所建立的这个政权将对后世产生怎样的影响。公元627年,经过一场骨肉相残的血腥“玄武门之变”,李渊退位。在统一战争中争战四方,立下不朽功勋的李渊次子继位。他就是受到万世无限敬仰的中华一代天骄,唐太宗李世民。李世民的励精图治,迅速将唐朝带入贞观之治的盛世之中。帝国经济、军事实力迅速提升,疆域迅速扩张。一个对后世中国乃至世界文明都产生巨大影响的伟大帝国--大唐帝国,崛起于欧亚大陆的东方。


唐朝前期面临的重要外部威胁依然是北方的突厥势力。突厥对新生的唐帝国构成严重威胁,最危险的时候,东突厥颉利可汗曾经亲率20万骑兵直逼到距离唐都长安城40里外的渭水之滨,朝野震动。唐太宗李世民一方面布置疑兵之计,亲自率领少数随员在渭水之滨隔河与颉利对峙。面对严阵以待的唐军和李世民的浩然气概,心虚的颉利未敢轻举妄动。加之李世民给予突厥大量金银财宝,分化了其部将。最终颉利与李世民“杀白马盟誓”后率军返回漠北草原。李世民将“渭水之盟”视为奇耻大辱,同时他认定,突厥绝不会甘休。要想彻底解除突厥的威胁,必须用武力手段。为此他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大力发展国力,在军事上积极备战。经过一系列充分准备,公元629年11月,突厥进犯河西走廊地区,严重威胁到唐朝内地同西域领土的联系,唐太宗李世民意识要决战时刻来临了。于是任命被后世赞誉为“常胜战神”的大唐早期一代名将李靖为主帅,率李勣、薛万彻等部将,率10万大军,分6路对突厥发起大规模战略进攻。在两军对峙的关键时刻,李靖亲率3000精甲铁骑乘夜出击,突袭突厥后方襄城(注:即今内蒙古和林格尔)。突厥首领颉利大为震惊,在不名虚实的情况下率军仓皇溃退。加之突厥本身就属于典型的部落联盟政体,内部并不统一。在唐军强大的军事进攻和政治诱降瓦解下,突厥内部分崩离析,多名重要将领投降。颉利所部在云中(注:即今山西大同)造唐将李勣所部伏击,伤亡怠尽。公元630年正月,突厥残部在阴山被李靖彻底击溃,颉利在逃往吐谷浑途中被唐将张宝相俘获押送长安。至此,东突厥汗国灭亡,其所辖领土和数十万部众均归属唐朝。东突厥控制下的漠北蒙古高原全境历史性的首次被全部纳入中国版图。唐朝北方疆域跨过蒙古草原,进入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上游,北海(注:即今贝加尔湖)成为大唐帝国内湖。东突厥的灭亡在周边产生地震般的效应,在大唐帝国赫赫武功震慑和李世民开明民族政策感召下,回纥、薛延陀、吐谷浑等边疆民族上书,共尊唐太宗李世民为“天可汗”。大唐帝国在诞生仅仅12年,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就创造了彻底灭亡北方一个曾经几乎攻占自己首都的、强大游牧民族政权并将其纳入版图的空前辉煌的奇迹!而此时,一代天骄,唐太宗李世民的目光已经从寒风凛冽的塞北草原转移到了西方那片已经与中华祖国离散300年之久的西域故土!


此时唐朝西方领土穿过河西走廊,进入今新疆吐鲁番盆地东缘哈密地区。之所以没有继续西进,一方面是由于帝国之前的精力都集中东突厥问题上,根本无力西顾。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当时的西域正处于另一个强敌的控制之下,这就是西突厥汗国。西突厥汗国原本是早期统一的大突厥汗国的西方领土。灵云认为有必要说明一下突厥汗国的性质。突厥与今天的少数民族有很大的区别。突厥汗国实际上属于典型的部落联盟性质政权,包括敕勒、铁勒、葛逻禄、拔悉密等诸部。突厥汗国曾经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其辽阔的疆土东起额尔古纳河,西至里海东岸,西南濒巴基斯坦,南临黄河北临西伯利亚,盛极一时。但正是由于其部落联盟性质,导致其统治集团内部矛盾重重,非常不稳定。随着隋朝的统一和强盛,开始对突厥发起大规模军事行动,取得辉煌胜利。作为杰出的政治家和战略家的隋文帝杨坚在军事打击的同时,还充分利用突厥内部矛盾,以政治手段离间、分化瓦解突厥统治集团。而且突厥汗国本土即蒙古高原地区和西部领土的控制者向来不合,而东部地区在隋朝强大的军事打击下势力已经受到削弱。加之隋朝政府的分化瓦解,公元583年,控制汗国西方领土的贵族射匮自立为可汗,原本统一的大突厥汗国正式宣告分裂。西突厥继承了原大突厥汗国的西方领土,疆域东起金山,西北到西海(注:即今阿尔泰山和里海),西部进入伊朗高原,南部濒临印度河流域。囊获了整个中亚、西亚和南亚部分地区以及今新疆近三分之二的地域,实际上控制了西域地区,成为西亚最强大的国家。东突厥灭亡后,西突厥问题开始突现出来。尤其是其控制下的西域对唐朝的河西、陇右地区构成巨大威胁。西突厥经常向西域地区的唐朝控制区发动进攻,而且在东突厥灭亡后开始不断窜犯唐朝控制下的漠北地区,对刚刚纳入唐朝版图的漠北地区构成严重威胁。这是唐太宗李世民所绝对不能容忍的。尤其重要的是,作为一名极端尚武的开国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对恢复西域故土疆域有着极其强烈的愿望。为此他曾经严厉质问反对进军西域的文官:“汉可治西域,为何大唐不可?!”要收复西域,就必须消灭当时控制西域的西突厥汗国这一强敌。这就必须打通进入西域的道路,而这就涉及到一个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的小国。这个弹丸之国有本事令李世民大为恼怒,而且居然敢于明目张胆的挑战刚刚灭亡东突厥的大唐帝国。而且有意思的是,这个让李世民咬牙切齿,形容为“卑鄙小邦”的小国与西域其他少数民族小国都不同--它是一个汉族政权。从国王到百姓,基本都是中原移民后裔。这个小国就是本文的主角--高昌王国。


高昌与中原王朝具有极为深厚而又复杂的历史渊源。高昌(注:即进中国新疆哈拉和卓)位于近新疆吐鲁番市东40公里的火焰山下,是从西汉起中央政府驻军和移民一手创建的。高昌位于吐鲁番盆地东部,而吐鲁番盆地自古就是沟通内地和新疆地区的战略通道。高昌正好扼控这一战略咽喉,地位极其重要。从西汉时起,为保护这一战略咽喉,中央王朝开始在高昌地区修建城堡要塞,驻扎大量军队屯田并大量移民。屯田军和中原移民对开发、建设高昌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随着驻军和移民规模的不断扩大,高昌城逐步发展为西域大城镇,设立高昌郡,成为中央王朝控制西域的重要战略据点。西晋灭亡后,西域逐渐失去同中央王朝的联系,公元460年,控制西域的柔然汗国扶植傀儡政权高昌国,高昌遂独立,都城为高昌城。


由于国小兵弱,建国后很长时间里高昌都不得不依附周边强邻,这种委身于人的日子确实是很难过的。隋朝建立时,正好赶上突厥强大时期,高昌被夹在两强之间左右为难。当隋朝击败突厥以及突厥分裂后,局势开始明朗,高昌随即倒向隋朝。但隋朝不久就二世亡国,中原再度陷入混战。高昌再度变脸,委身与强悍的东突厥汗国。即便是在唐朝建国后依然如此,而这是由于其当时国王的性格决定的。


此时的高昌王国国君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小人”麹文泰。麹文泰是高昌麴氏王朝君主,在历史上比较有名。他统治时期是高昌王国的强大时期。玄奘西游天竺时曾路过高昌,受到麹文泰热情款待。麹文泰的一大特色就是此人极其擅变,反复无常。高昌原本臣服隋朝,甚至出兵协助隋朝进攻高句丽。但隋朝亡国后,他领导下的高昌立即投靠东突厥汗国。其实这种小国为自身利益委身于大国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问题在于麹文泰过于“擅变”。唐朝建立并统一全国后,麹文泰长期持观望态度,原因就是在他看来,唐朝开国皇帝李渊都想突厥称臣,那必然是东突厥要比唐朝强大得多。反正都是卖,自己为何不找个更厉害的老板做依靠呢?但事与愿违,公元630年。刚刚立国不久,国力虚弱的唐朝居然一举灭亡了强大的东突厥汗国,整个东突厥从国民到疆土统统纳入大唐帝国版图。于是识相的麹文泰立即变脸,于同年偕王后、太子亲赴长安朝见“天可汗”唐太宗李世民。一个控制通往西域战略咽喉的重要国家的国王带着往后、太子亲自朝见,这引起李世民的高度重视。唐朝政府以帝国皇室亲王礼仪和待遇隆重接待了麹文泰,李世民册封了高昌王后“公主”并赐姓皇家姓氏“李”,这在当时西域小国王室中是不可想像的殊荣。从此,双方的关系迅速升温。高昌成为唐朝在西域的代言人和重要盟友。但这种局面没维持多久就夭折了,原因就是麴文泰又变卦了--西突厥来了。


公元638年,西突厥王室内战结束,亲唐朝势力被新任可汗欲谷设绞杀怠尽。欲谷设属于典型的守旧派,极端敌视唐朝。而且此人将“收复故土”即漠北地区作为毕生志向。在他的指挥下,西突厥铁骑冲如西域,大肆进攻唐朝控制下的地区,沟通内地和西域战略咽喉的高昌王国自然不会被放过。突厥兵刚到,作为唐朝册封的臣子的高昌国王麴文泰居然就主动送上门来了这显然是麴文泰的投机心理在作怪,实际上麴文泰的本身就是典型的投机份子。在他看来,远在万里之外的大唐远没有近在咫尺的西突厥来得实在。反正自己总要找个强硬的靠山,卖给谁不都一样吗?对于麴文泰主动投怀送抱,西突厥首领欲谷设大为惊喜。他首先“册封”麴文泰为“高昌王”,随后给于大批金银财宝,而且在高昌附近派驻一只强悍的骑兵部队进行保护,甚至直接将一支精锐的突厥铁骑军团送给麴文泰。得到西突厥的撑腰,麴文泰的腰杆子立即硬啦,大有一派“西域大国”的派头。到最后麴文泰居然嚣张到明目张胆的对唐朝亮出刀剑!在西突厥麴支持和怂恿下,亲自率领突厥骑兵军团和本国军队“御驾亲政”并相继拿下了伊吾、焉耆王国。焉耆王国是大唐在西域天山南部的重要战略据点,而位于今中国新疆哈密的伊吾则是从中原进入西域的必经之路。麴文泰的行为直接威胁到了唐朝在天山南麓的战略利益。而最危险的是,麴文泰封锁边境,禁止唐朝商队和使节进入高昌境内。而高昌是当时沟通中原与西域的战略咽喉,这种行为彻底阻断了西域与唐朝的往来。加之他已经明确了勾结西突厥的态度,直接威胁到了唐朝在西域甚至是河西地区的主权和利益。


面对麴文泰前后截然不同的“大变活人”,唐太宗李世民一开始企图通过和平手段以劝导的方式解决。毕竟高昌在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属国,而且李世民对待小国向来以宽厚仁爱著称。唐朝派出特使到达高昌,了解对方态度并试图劝说麴文泰。唐朝使者到达高昌城后,表明中央政府宽大为怀,希望高昌悬崖勒马的良苦用心,其言辞之诚恳根本不象一个上邦大国对属国的态度。然而,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不仅是唐朝使者,还是一代天骄李世民做梦也绝对无法想到的:麴文泰在“宝座”上怒目横眉的瞪着唐朝特使,说到:“唐在中原,高昌于西域,万里之遥,互不相干;鹰飞于天,雉窜于蒿,猫游于堂,鼠安于穴,各得其所,岂不活耶!”这话的意思再明确不过:唐朝和高昌是“平等”的,唐朝没资格管高昌,根本没把唐朝尤其是没把李世民当盘菜。这让唐朝特使瞠目结舌,要知道即便是当时的西突厥领袖欲谷设都没有敢于如此蔑视大唐帝国,更不敢用这种语言侮辱李世民。随后,麴文泰将唐朝特使一番羞辱,没收随身财务后驱逐出境。


特使回到长安后,如实禀告了情况。对待周边小国一向以宽怀包容的伟大胸襟著称的李世民闻暴跳如雷,这位“天可汗”甚至咬牙切齿的骂麴文泰为卑鄙小人,这是因为麴文泰已经突破了他和他的帝国所能容忍的底线。麴文泰的行为已经表明,他已经铁了心要和西突厥勾搭,和李世民干到底。堂堂天可汗和他所领导的天朝帝国岂能受这样一个无耻之徒的如此羞辱!更何况麴文泰已经勾结了西突厥,这恰恰是李世民最担心的。依麴文泰的投机心理,很难保证他今后会做出什么举动。


于是,唐太宗李世民决定出兵高昌,但这个决定在朝臣中印发激烈争论。以长孙无忌为首的主战派认为,堂堂天朝岂能受如此奇耻大辱!高昌关系到整个西域的安慰,从长远的战略考虑必须武力解决,否则西域诸侯很可能会步其后尘。但是,以萧禹为代表的主和坚决反对用兵。他们认定长途出兵,负担太重。路途遥远的西域作战要消耗大量粮草和饷银等,为这么个屁大的蛮荒之地耗损国力根本不值得,大唐天邦上国也犯不上去和麴文泰这么个西北荒山野岭里的流氓无赖一般见识。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战略家,唐太宗李世民比谁都清楚高昌和西域对新生的大唐帝国有多么重要。于是,他严厉斥责主和派的短视和肤浅后,正式决定出兵高昌。而他决定的统帅,则是他最信赖的亲信,大唐西凉名将侯君集。


侯君集是关中豳州(注:即今陕西旬邑)。他是大唐帝国开国元勋名将,更是历史上著名的唐太宗李世民钦定的凌烟阁大唐开国二十四功臣之第17位。侯君集自幼尚武,学习了一身武艺,同时深通兵法韬略。隋朝末年,朝政腐败,天下大乱。在这种局面下,侯君集等一大批有才华、有政治抱负者开始寻求合适的领导者,投身到隋末诸侯逐鹿天下的斗争中。公元617年5月,隋朝太原留守、唐国公李渊趁关中空虚之机,起兵占领长安后于618年5月篡隋称帝,建立唐朝。关中地区众多反隋义士和有才干者纷纷投靠新生的唐政权,侯君集也正是在此时进入唐朝军队的。由于他有非凡的军事才能,因此被爱才的李世民收入府中,成为一名亲信幕僚。在随后多年的统一战争中,侯君集追随李世民南征北战,屡力战功,成为唐朝开国元勋。而且伴随着他与李世民长期在一起同生共死的戎马经历,逐渐成为李世民的铁杆亲信,更成为其所属的权利集团“秦王府”的核心成员。公元626年6月4日清晨,唐朝首都长安皇城发生了影响中国历史的著名的“玄武门之变”。李世民在侯君集等心腹将领和谋臣的支持下,杀掉了当时的太子李建和齐王李元吉。“玄武门之变”最终以李世民的胜利告终,也决定了唐朝皇位的最终归属。事变从开始谋划一直到结束,侯君集都是最核心的成员。尤其是在激战中,始终追随在李世民身边血战,身受多处战伤。成为李世民能够取得皇位的首勋,得到极大的信任和重用。侯君集在朝中任职后不久,就被派往边防重地河西戍守。在任内表现出杰出的军事才华,参与并实际指挥了唐朝前期著名的征谷浑之战,此战正是由于采用了侯君集提出的战略战术才取得最终胜利。谷浑之战使侯君集声名大振,威震西域。成为李靖之后唐朝在西域的一代名将。正是由于侯君集的军事才能以及他长期在西部前线的经历,熟悉西域地区风土民情以及军事形势,因此唐太宗李世民决定任命他为大唐帝国西域远征军最高统帅,来指挥这长大唐帝国建国后距离最远、环境最为艰苦的远征。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