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枪王 第一卷:神枪打皮子 第五章:神枪出山

金蝉 收藏 45 1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size][/URL] 看族长那么大的年纪,有轿却不坐轿子,还风尘仆仆地进山,黑桃实在思想不出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能劳族长大驾亲自出门打理。 黑桃笑,黑桃说:“族长进山有事,有用这我的地方别客气,尽管开口。” 族长笑,族长说:“我的黑桃兄弟多会也学会了客套人啊?” 黑桃也笑:“我寻思族长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93.html


看族长那么大的年纪,有轿却不坐轿子,还风尘仆仆地进山,黑桃实在思想不出这到底是出了什么样的事情,能劳族长大驾亲自出门打理。

黑桃笑,黑桃说:“族长进山有事,有用这我的地方别客气,尽管开口。”

族长笑,族长说:“我的黑桃兄弟多会也学会了客套人啊?”

黑桃也笑:“我寻思族长莫不是走错了道,迷失了方向,才到我这里来了吧?”

族长说:“这回还真不是迷失了方向,走错了道,我这次就是冲着你来的,请神枪出山啊!”

黑桃吃了一惊,说:“族长真会说笑,还神枪呢,族长可别吓着我,我有何德何能敢劳族长大驾亲自光临。”

族长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黑桃正色说:“说笑归说笑,办事归办事,族长如真有事传唤一声就是,要什么山货野鸡,我亲自送上门就是,何必您老亲自到来,我老黑不胜惶惑啊。”

族长说:“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啊。”

族长哀叹一声,立刻满面愁容地摇了摇头,说:“说来话长啊。”

族长仿佛有一肚子的苦水,却不知如何说起,连连地叹气。

黑桃说:“你看,我这个人,光顾的站着说话,到了家门口,连口水都没有给你倒,快屋里请!”

族长一挥手,族长一干人,抬着三顶轿子,在黑桃的引领下,向他的地窨子走来。黑桃喊:“葫芦他娘,来客人了,准备午饭!”

族长说:“别为难葫芦他娘了,你这里有什么好吃的我换不清楚?除了肉还是肉,缺盐少味的,不迈你说,中午的饭我已经备好了,我们都到山下去吃,有酒有肉,保准比你在山上吃的好!”

黑桃不明白了,无功不受禄啊,族长大老远来的就是为了请他吃一顿饭?事情不会那么简单吧?

黑桃问:“族长您今天到这里来,这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啊?”

族长说:“药倒是没有,我也从来不卖药。只是老哥我有一事相求。”

族长说话风趣幽默,与黑桃从来就是称兄道弟,常来常往的。黑桃下山卖山货,常给族长送去个野鸡野兔,还有山上采到的名贵药材什么的,族长每次看到黑桃非留下他吃饭不可,不醉不叫喝酒,每次都是一醉方休。

黑桃说:“老哥有事尽管开口,只要小弟能做到的,别说一件事,就是十件事我也答应你!”

族长停下了脚步说:“此话当真?”

黑桃说:“咱们兄弟说话岂能儿戏,吐口吐沫落地都成钉!”

族长大喜,一拍大腿说:“呵呵,等你就是这句话。”

族长对来人说:“走人!”

黑桃还不明白什么是走人,葫芦和葫芦他娘就被人搀扶到轿子里,人们抬起轿就走,黑桃说:“我的家——”

族长说:“放心,除了地窨子不能抬走,你的家连一个铁钉都不会给你落下,请你一万个放心!”

黑桃被族长一同拉进了轿子里。黑桃回头看,整个就是一个大搬家嘛。

黑桃就更加不明白了:族长这到底是演的哪一出呢?

闲话少说。

黑桃一家人,被族长一干人一直抬回了东山屯,抬进了一栋宽敞明亮的瓦舍里,屋里锅碗瓢盆一应俱全,缸里也被挑满了水,一看能照出人影来,甚至油盐酱醋都给备下了。

族长明确地告诉黑桃:“这就是你的新家!”

葫芦,葫芦他娘,高兴的门里门外看,惊喜得就像做梦一样。

黑桃说:“老哥为什么要我来住这样一个新家?我消受不起啊!”

族长说:“这是东山屯老小爷们的心意,你就别客气了。”

黑桃恍惚了。

黑桃想:黑桃一个无功无德的猎人,除了和族长是好朋友有些来往外,怎么能收下东山屯乡亲们送给他这么重的厚礼呢?

黑桃要问个究竟。

族长根本不容黑桃说话,也不跟黑桃解释,东山屯的爷们拥黑桃在酒席桌上,猜拳喝酒,推杯换盏,中午摆下的酒席,一气喝到了晚上还不算结束。

入夜,村外传来了一声声骂街声,其中就有点着族长乳名骂的,咒他祖宗八代的骂声,是谁人敢有这么大的胆,欺人欺到了家门口。

黑桃仔细再听,原来是一只皮货精在骂人,村外还有好多皮子一齐恐怖得干嚎声。

黑桃惊呆了,没想到山里的皮子竟放肆到这种地步。皮货精骂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畜生欺负到人的头上了。

黑桃有些郁闷。所有喝酒的人都放下了酒杯,都无声地低着头。

族长长叹一声,说:“黑桃老弟,我求你的事,这回你知道是什么了吧?”

黑桃问:“怎么会是这样呢?”

族长就把皮货精骗女子,女子的亲哥救女子出洞,一路丢弃小皮子,皮货精找上门来的事,前因后果来龙去脉都跟黑桃说了。

黑桃知道他该干什么了。他也知道了东山屯的乡亲们为什么要送他房子了。可说到打皮子,皮子这东西太邪,太骚,黑桃还是有些犹豫。

族长看黑桃不语,面有难色,族长说:“黑桃兄弟如果为难,那就算了,我们再想办法,不过房子说给你了,就是给你了,你放心大胆地住下去就是。”

黑桃想:族长为了请自己用了多大的心思,这对他们来说,这也都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再说这些皮子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黑桃说:“不就是打皮子么?大伙就等着称好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