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可夫:“中国航母毫无创造性”最犀利回答!

平大师,您近日接连发飙,继“中国四代战机是大跃进论”后,又发表了“中国航母模型毫无创造性论”。鄙人作为一个菜鸟级的军盲,高山仰止之余,也有几个相关的问题想请您多多指教。虽然您在飞扬的真身已经被封了,不过俺知道您肯定还经常在本地转悠的,甚至可能还有马甲存在。所以请您作个回应,千万表装作没看见,鄙人不胜感激涕零。


您的原文如下:


中央社香港最新一期加拿大《**防务评论》分析指出,中国海军701研究所在武汉建造的“陆地航母模型”,完全是复制30年前苏联制造的“瓦良格”号。


**创办人平可夫表示,中国海军的“陆地航母模型”,无论甲板还是上层建筑的基本样式,都与俄式“瓦良格”号完全一样,这点已获得乌克兰、中国造船工业界内部证实。


他说,“瓦良格”号的外形是上世纪70年代的苏联航母设计,但由于航母上层建筑设计有缺陷,苏联及后来的俄罗斯军事杂志已讨论20年,没想到中国人在21世纪仍复制30年前的俄制航母设计,显示中国设计师毫无创造性,而且对外部世界的舰船研究甚少。


平可夫又说,“陆地航母模型”只能用于线路布放、尺寸测量、飞机模型布放、雷达电磁环境的侧试。


他预测,中国很快会在其他地区建设自己的航母起降测试基地,即中国版的NITKA(俄罗斯海军航空兵训练中心)。


**报道指出,武汉的“陆地航母模型”上层建筑涂装的是中国海军颜色,一架中国版苏-33试验机和一架直-8直升机已经搬到了航母模型的甲板上。


曾在苏联海军服役20年的**海军分析员、退役上校阿·布伊斯特洛夫认为,中国航母模型只有通过这样的实际布放,才能够了解航母甲板、机库的空间容积的实际状况。”


那么俺就要提问了:


1、既然“曾在苏联海军服役20年的**海军分析员、退役上校阿·布伊斯特洛夫”明白,“中国航母模型只有通过这样的实际布放,才能够了解航母甲板、机库的空间容积的实际状况”,那么您当初怎会把那个东方绿洲水泥航母当成研究美军尼米兹级航母的秘密设施?中国设计师能够了解一些尼米兹级航母“甲板、机库的空间容积的实际状况”,作为设计时的一个参考当然很好,然而需要达到了解细节的程度,以至于不惜为此专门修个其大无比的水泥模型的程度?要知道,中美两国从航母本身到载机的型号及数量,乃至成千上万的各类设施、设备,无论尺寸、性能、功用和建造标准都各不相同,搞这种细节研究却又大多不能模仿,岂不是吃饱了撑的?再者说了,中国设计师如何能够了解美国航母的内部舱室结构并加以模仿?


您非把一个科普/娱乐城当成军方项目,还郑重其事、神神叨叨地在杂志上“率先披露”,实在让俺无法理解您当初到底咋想的。是不是当时“曾在苏联海军服役20年的**海军分析员、退役上校阿·布伊斯特洛夫”还没有加盟**,以至于您只好自个关起门来瞎寻思?其实您只要随便找个头脑和智力达到一般水平的中国军迷事先资询一下,也不至于闹出这种国际笑话。


2、美帝新一代CVN-21当然设计前卫,创新性很强。然而美国人至今已玩过几代航母了?连俄国的库兹涅佐夫级这样相对平庸的设计,前面也好歹有基辅级打底子,况且库级本身也多少是为乌里扬诺夫斯克级核动力航母打底子用的。法国人在搞出戴高乐级航母前,也是先从美国造的航母玩起,直到搞出了自己二战之后第一代的克莱蒙梭级吧?英国人的伊丽莎白女王级新航母当然设计上有很多创新,可是英国人此前又玩过多少级航母?更何况要是没有美国提供的具有独特性能的F- 35舰载机作为物质基础,英国设计师们能这样大开大阖、尽情发挥么?平大师却要求此前没有任何实际经验的中国人一上来就搞什么“创新”!这不是还没学会走路就要求快跑么?一群没有经验、空有天才的设计师关在黑房子里冥思苦想就能设计出一级全新的航母,这是天顶星上才会发生的事,平先生您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不正是您,前两天还在义粪填膺地高呼中国空军搞四代机是“大跃进”么?可是您这会子的论调却为何正好颠倒了个180度呢?当然,象您这样打国际牌的“名士”最讲求理性、公正,是不会干出屁股决定脑袋、恨棒打人之事的。所以鄙人可不可以怀疑您大脑的工作状态是否跟出了毛病的罗盘相似,滴溜溜地乱转,没有确定的指向?


3、“瓦良格”之后的中国真正第一代国产航母俺不知是啥样子的。不过就按最坏情况考虑——跟“瓦良格”号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那平先生是否又能给俺一个不能参照“瓦良格”号设计的理由——特别是在中国第一代舰载战斗机(大家心知肚明)跟苏33十分接近的情况下?因为中国第一代航母毕竟只要解决“有无”的问题,其最重要的职能是让中国的船舶业界和海军获取设计和操作上的实际经验,谁也没要求它们一下就要具备多么牛逼、多么超前的战斗性能,好拿它们去挑战 CVN-21和尼米兹(当然,某些成天叫嚷“中国残暴”、“中国险恶”、“中国威胁”的家伙肯定会无视这点)。就算是只具备跟“瓦良格”号相近的性能,只要配套兵力跟得上,并且使用得当,便足以应付周边可能的敌手,完成今后相当一段时期内预期的战略战术任务了。花钱少,见效快,省时省力,你好我好大家好,多和谐多美好的事情,平先生却偏偏要不高兴,一味叫嚷“不够尖端”、“不够创新”,咋看都有点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味道。


4、要什么样的改变在平先生眼里才算“具有创造力”?换句话说,大师为啥要把上层建筑形状一类的外观细节,当作是判断有无创造力的标准?再说了,一个陆上模型,有必要急着在它上面完全实现未来成品的各种细节么?


好吧,就算将来的成品也跟“瓦”舰一模一样(以平大师一惯的思维层次,也许会觉得连那个“圆顶帽”也得照搬不误),那又会天塌地陷不成?莫非中国的设计师们都把注意力集中到此类细节上,想尽办法把那舰岛削成一个多面体,就可以宣布自己进行了隐身性能创新?可是硕大的非隐身舰体还摆在那呢……有啥意义?俺以为把这类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的“创新”当了不得的成果宣扬,那是印度人或韩国人那种性格才爱干的事。平大师您没看见内部,光瞅了一眼甲板和舰岛就得出了“没有创造性”的结论,这这这……这不象一个头脑清醒之人干出的事啊。鬼子进村前都知道要挑几个汉奸便衣队或伪军先进去趟趟道儿呢。


好吧,诸如改用弹射器之类的传闻因为还不确定,所以咱先且不说。首先,在新舰上利用“瓦良格”号上对中国无存在价值的反舰导弹占用之空间,重整舰体内部及甲板分划,增加载机数量和有效的飞行甲板面积,这是否要求中国设计师们必须具备一定的创造力?


另外,据说俄国“库兹涅佐夫”号的动力系统实际上严重不过关,该舰远达不到正常的设计航速。中国设计师这下连抄都没地方抄,恐怕只好主要靠自己的力量来解决这个问题了,这是否要求中国设计师们必须具备相当的创造力?


新舰搭载的自卫武器系统和各种雷达、电子系统全要换成自己的,所有涉及的相关设计全要更改。这是否要求中国设计师们必须具备相当的创造力?


实际上,无论俄毛还是乌毛,都不是什么会无私地尽力帮助别国的国际主义战士。中国搞到的“瓦”舰仍处于未完工状态,更有大量设备乃至结构遭到拆卸、毁损,某些资料固然花钱能买到,然而也有一些是花钱也买不到的。一些对方的专家能花钱请来,然而总不可能花钱把对方所有的专家都请来吧,更何况还有花钱也请不来的。这么大、这么复杂的一条船逆向测绘容易么?统统消化吸收容易么?许多缺失的部分还不是需要中国专家自己“无中生有”进行补全?这一切都不能证明中国设计师们必须具备相当的创造力?都知道航母往大里造好,“富有创造精神”的印度人当年为啥不敢接手这一摊子,而只能搞条象“戈尔什科夫”这样的次档货,还得由毛子来帮忙改装,一次次被诈去了原价好几倍的美金?


要搞定航母这样无论是设计上还是使用上都千头万绪、极端复杂的综合性大系统,绝非是平大师平时翻翻嘴皮子或是动弹动弹手指打几个字抹黑中国那样简单而几乎不用费脑子的。当然,俺不得不承认平大师在“创造力”方面早已突飞猛进,达到巨匠的层次了。俺看今后还是敬称您为“平巨匠”好了。


然而要是中国的科研人员都象平巨匠那样富有“创造性”,经常搞出一些象“东方绿洲尼米兹航母”、“烟囱上的黑色雷达吸波涂层”、“轰六换发能超音速”、 “东风五号固体燃料洲际导弹”……这一类令人瞠目结舌的“创造性产物”来,那岂不是国家和民族的大灾难?鄙人常为中国少了平巨匠这样一位勇于创造(或者叫 “编造”)的人材而感到庆幸,同时也为友邦加拿大多了您这样的人物感到担心。平先生一向喜爱有加的印度人倒真是不缺创造力,只不过象“阿卡什”防空导弹一类模仿前苏联足足40年前的技术的东西虽然折腾了N年,却好歹也折腾出来了。而象LCA战机、“阿穷”坦克、“纳格”反坦克导弹、“英萨斯”突击步枪、 “烈火”中程导弹……等等洋溢着浓郁的本土咖喱味的“创新性项目”却一个个不是死得梆梆硬,便是只剩半口气。印度人还把射程数百公里的短程弹道导弹搬到护卫舰的直升机平台上发射,有没有创造力?大家一齐回答,一——二——三!声音再大一点,我听不清!台下的观众朋友们也请一齐回答,一 ——二——三,印度人有没有创造力?……好,感谢大家的参与,谢谢~~~~~~!!!同时也让我们一同感谢各路神仙菩萨,让这份创造性落在了印度人而不是俺们中国人身上。俺们中国人脑筋死板,只会闷头往前冲。想要海基核威慑力量?俺们就只会老老实实地照走美、苏、英、法的老路,费尽周折搞出很“老套”的弹道导弹潜艇和潜射导弹


所以说保守就保守点,山寨就山寨些,怕啥?你得把东西搞出来并且能用,这才是硬道理。正如同平巨匠数年来如一日所码的那些耸人听闻却总是如出一辙的文字,挠尽头皮、逛遍中国军坛攒出来的那些总感觉似曾相识的所谓“**独家”内容,又有多少创造性可言?可是仍然可以骗到不少读者的银子,这也是硬道理。平巨匠哪天要是忘记了这点,低头看看身上穿的西装,摸摸自己填满了牛奶面包的胃部,应当就能想起来。


说一千,道一万,平巨匠是否明白,中国航母设计师的水平再次,也是代表了中国最高教育水平的理科生,并且长期从事高强度的一线科研工作,恐怕光是智商就绝非您一个智力已处于衰退期的秃顶中年文科生所能望其项背的,更别提专业水平了——话又说回来了,您啥时候跟“专业”两字沾过边?所以俺觉得您来指责这些设计师没有创造性,实在是有点西门庆笑话武二郎的味道。俺说得也许过于直白,您心理上难以接受。但这些却是不折不扣的真话,请勿见怪,更不希望影响您思考并回答以上问题时的心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