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0.html

1930年底,随着训练结束的新兵和毕业的军官补充到各师,各师都编成了三万多人马的整编师,苏联进口武器和兵工厂仿的苏式武器开始装备部队。1931年5月,部队完成的换装和训练,齐装满员的任何一个师都是当世的王牌师。

7月初,黄铮在哈密召开由耿立志、杨彪、杜根、李清、张军、丁正义参加的秘密军事会议。

“各位,今天的会议不作任何记录”,黄铮首先发言:“我决定让一师、二师、三师、独立师出征甘肃”。

“甘肃的马家军交给我独立师对付也绰绰有余,何须动用四个师”丁正义是四个师长中最好战的。

“这只是第一步,进入甘肃后由一师留在甘肃发展,二师进军青海,三师、独立师共同进军四川,稳定四川后,独立师向云南发展”。此言一出在坐的人鸦雀无声,黄铮所作所为一向惊世骇俗,而且独断专行,但事实证明所有决定都是正确的,但这次以四个师去收复四个省的决定也太冒险了。

黄铮继续往下说:“据安全局掌握的情报,这四个省的军队装备落后,不过是群乌合之众。我们任何一个师在军力上都可以单独面对,问题在于我们劳师远征,没有基础,补给困难。所以去年我就在星星峡建立了大型补给基地,足以保证各部队的后勤供应,各部队每占领一地,必须先巩固发展,建立后勤保障后再向前发展。”

“我们一下子占这么多地方一定会引起南京方面的注意,可能会引发内战。”耿立志说。

“对,有这个可能”黄铮又语出惊人,“所以你们四个师出了星星峡,就不再是救国军了,你们将是各自为政的军阀。”

“我们决不背叛军长”四个师长一齐立起。

“我从不怀疑你们的忠诚”黄铮示意四人坐下,“这么做是不得已而为之,南京方面最希望就是看到的就是军阀之间相互攻伐,只要你们打下一片天,他们就会带着委任状前来收买,到时表面上你们可以答应,只要你们不忘记你们是兴国党的子弟兵,是我黄铮患难与共的兄弟。”

“我们愿为军长赴汤蹈火”四个师长又一齐站起。

“杨彪负责总协调,在星星峡要储备足够的军火和补给物资,还要训练十个补充团随时增援部队,部队打到那里,路就要修到那里,补给就要送到那里,我把科亚提的维吾尔族团划给你指挥,让科亚提多动员维吾尔族民众帮助修路和运输。”

“是”对黄铮的话杨彪是绝对服从的。

“耿主席,还是需要组成四个工作队随军行动,离开了人民的支持是什么事都办不成的,不过兴国党的支委不能对外公开。”

“好的,党校和行政大学正好有批毕业生”

黄铮让杨彪给四位师长倒上酒。

“四位省主席,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黄铮端起满满的一碗白酒。

“保证不辜负军长期望,干、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