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逆天下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胜券在握

寒光在此 收藏 9 3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其实,王慧敏要组织的用人墙来送炮群过去的这个看似蛮横方法,除了需要付出伤亡大点之外,倒也不失一招狠招、绝招。真的能一火箭筒发过去,那么密集的日军聚在一块巴掌大的地方,肯定能炸得小鬼子哭爹叫娘。


光为了这么个宝贵机会,王慧敏就敢把现有部队拼个七零八落,更不用说日军组成阵形后,铁定要对已方发起反扑了。


在王慧敏的严令下,已经追到了南门的两支中方军队千余人。分成两路加一狙击点,头路由第八十八团战士仗着火力优势组成一面人墙向南门城的日军一步步压过去,第二路由196旅士兵在八十八团人墙的掩护下,组成第二堵人墙护送黄会指挥的炮群强行推进……


这一来,任是本多旅团长再怎么能征善战,也得有力无处使了。正面的日军火力再猛,可与中方军队的冲锋枪火力对峙,丝毫占不了便宜不说,反而伤亡不小,再加上爬到房顶上的小分队狙击手和女军官们组成的狙击点专打日军机枪射手,更是加快了火力对抗处于弱势。不一会,进攻方的中方军队火力优势就完全体现了出来,作为进攻一方,反而损失低于日军倍数,一进一退之间,日军在连连失利下,越发被打得抬不起头来。


不说是一个换两个了,这会子就算二个换一个,王慧敏也会的,谁叫日军的那一大坨散兵正在整队呢。


当中方军队的十三门40火箭炮弹,呼啸着落在城下的日军头上,爆起了一朵朵光艳的时候,本多旅团长痛苦地闭上了眼,知道自己已是无力回天了!


一群群的火箭弹落在城下的日军头上,炸得日军碎肢四射,死伤狼籍。正面负责拦截的日军一见,登时红了眼,狂叫着向中国炮群阵地冲来,让保护火箭炮群的千余中方军队端枪一阵靶子打,落了个七零八落,仅有有零星日军冲到近前,也马上被N倍于己的中方军队用枪托砸成了肉泥。


炮轰了南门城下的这一大坨鬼子,原平阻击战,已可圆满地划分了双方输赢,至此时,已是到了收宫阶段,大局已定,至于还能消灭多少日本散兵,就得看小鬼子散兵有多少运气成份了。


这时上,阻拦的鬼子再是顽强,也顶不住中方军队大队人马夹得胜之威的猛攻。阻拦的日军自知已成了孤军,气势更泄下,很快就吃不住劲了,在本多旅团长被一颗瞄了他好久的狙击弹当场爆头后,日军的抵抗也宣告结束。除数百日军逃出南门外,至此逃到原平城南门的日军第15旅团残部主力已然被歼!


中方军队开始这次攻击仅半个小时,原平的南门城楼上重新升起了中方军队的战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


十月十一日,凌晨六时,原平南门城楼上下。


这时的南门已经成为了一片欢乐的海洋,许多将士都兴奋地拿起自己的武器向天空开火,一条条火舌划破黎明的长空,把凌晨的天空映得红灿灿的。


这一仗可不是个小胜,日军独立第15混成旅团除了在城里还有少许小股部队在负隅顽抗之外,直接被打得全军覆没了。就是那些小股日军,也是末日快要到头,只等着大军回拢,挨家挨户地搜上一搜,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一旅一团就歼灭了日军一个旅团,这可是“七七”事变以来中方军队从末有过之大胜,实是一场当之无愧的大捷。这一切又如何不让苦战多时的将士欢呼雀跃不能自己。


而身为首功之巨的秦丽接下来要做的,无非是尽快向第二战官部报告大捷,及请示部队的下一步行止。


城里的残敌和南门的将士们猜想的,并不一样。此时原平城里的战斗,中方军队虽然是占了绝对的优势,但是离完全解决战斗还早着。


这种情况的出现主要是因为原平城里奇特的建筑用材,这个城里的住户人家的房屋全是由大小不一的一块块条石砌成的。


这等于说在城里就有无数个雕堡,要想得竟全功就非得一个一个的把这些石屋拿下。


若不是这样,196旅的部队也不能在日军猛攻下支持了这么多天,可现在这些“雕堡”也一视同仁的给予了多股日军小部队得以负偶顽抗的庇护。


这些小股日军躲在石屋里垂死挣扎,倒让人数火力上N倍于敌的中方军队一时间拿这些瓮中之鳖无可奈何。


在现场指挥的姜玉贞本着立的功已够大,部下又在这些时日中伤亡不轻,可不愿意象王慧敏在南门时那样不管不顾的蛮干。见状就把攻击缓了下来。


最主要的,是他知道警备司的部队马上要来接防,作为熟人,这点战场小功,他还是愿意分点给兄弟部队做个顺水人情的。


姜玉贞在苦思既能消灭藏在石屋里的鬼子,又能不造成已方太大的伤亡的办法时。秦丽已在一群女军官的拥护下带着部份士兵,凯旋归来了。


“姜旅长,你这里什么时候能结束战斗?”秦丽问道。她心里其实很不想在这个时候跑到火线来。倒不是怕流弹散兵,而是这个时候仗已经打得差不多了。自己这些身为长官的,理应放手去让部下多立些战功,又何必跑到前线来跟部下抢风头。


秦丽是没兴趣在这种胜券在握的时刻,跑到前线对战事指手划脚。只是,战事拖长不能解决的话,却会影响到她老人家应该的睡眠,无奈之下,只好过来问一问罗。


“非得有炮火才成,否则官兵们伤亡那就太大了。我拟上报战区长官部争取调上几门重炮来!”姜玉贞皱着眉头回答。


“哦。”


秦丽不置可否地应一声,又看了看石彻的房屋,顺口应道:“那就麻烦姜旅长了,职去那边转转。”言罢,不等姜玉贞说话,掉头就走。


姜旅长的话意,秦丽如何听不出来,无非是要自己调些火箭筒来,来点名清除一下……只是,秦丽这时却舍不得耗费弹药了,她部队本来就已经所剩弹药不多了,而且她部的弹药也不是国民军弹药库所能补充的,于是秦丽只好装聋作哑了。


反正,这个调炮所用的时间也不会长到那里去,有个二个小时从附近部队调炮过来也就够了。自己的炮弹还得留在更关键的位置上。


要是手上没有几门有摧毁力的大炮撑腰,在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开打的作战中,一旦遇到敌人的重炮战车之类,独立八十八团拿什么去打?总不能拿人去堆吧,那可不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