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枪把子 正文 第四章(25)

刑警马营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size][/URL] (25) 李虎林是在上午时分接到妻子常丽丽电话的。常丽丽在电话中显得有气无力,告诉李虎林自己在市人民医院,上班的时候忽然晕倒了,被几个员工送过来的,正在等待检查结果。李虎林挂了电话,匆匆下了楼,打的就往人民医院赶。 常丽丽脸色苍白地坐在那儿正等待化验结果,看到满头大汗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6.html


(25)


李虎林是在上午时分接到妻子常丽丽电话的。常丽丽在电话中显得有气无力,告诉李虎林自己在市人民医院,上班的时候忽然晕倒了,被几个员工送过来的,正在等待检查结果。李虎林挂了电话,匆匆下了楼,打的就往人民医院赶。

常丽丽脸色苍白地坐在那儿正等待化验结果,看到满头大汗李虎林,淡然一笑。李虎林关切问:“怎么会这样啊?早上出门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医生怎么说?”

常丽丽掏出纸巾递给李虎林:“不知怎么晕倒了,现在正等化验结果。”

李虎林说:“肯定是累的,以后公司交给别人打理算了,不要再这样拼下去了。”

“唉,”常丽丽叹了口气说,“老李啊,公司走到今天,是我一步一步捱过来的,交给别人我不放心啊!再说,我年纪又不大,难道让我天天在家闲着?”

李虎林说:“那也不能拿身体拼啊,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怎么办?”

“没事儿,还不至于那样。”常丽丽说。

正在这时,一位穿白在褂的医院过来问:“哪位是病人常丽丽的家属?”

“我!”李虎林回答。

“哦?你是她什么人?”医生问。

“我是她爱人。”

“好,请你跟我来一下。”医生说着,转身往办公室走去,李虎林对常丽丽说:“你坐在这儿等一下,我去看看。”说罢,跟在医生身后走去。

“坐。”医生面无表情地对李虎林说道。

“医生,请问我爱人是什么病啊?”

“哦,叫你来就是谈这事儿。”医生扭头看了看窗外,又回过头来,压低了声音说道:“经过以CT扫描,你爱人头部有个肿瘤,目前还不好断定肿瘤的性质,好在发现的比较早,你也不要害怕。这需要病人与医院积极配合治疗,为了稳定病人的情绪,我希望暂时不要让病人知道自己的病情,以免引起较大的情绪波动,加剧病情的进一步恶化……”

李虎林头脑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爱人会得脑部肿瘤。尽管医生一再表明发现得早,治愈的希望很大,但李虎林还是心如乱麻。 军旅风雨几十年,妻子常丽丽靠自己瘦弱的身躯撑起了这个家,才使得自己在军队无牵无绊地干事业。没想到自己刚刚脱下军装,还没有来得及为家里做点贡献,妻子一下子竟得了这病。万一妻子有个什么不测……李虎林不敢想,也不愿再往下想下去了。他知道,这会儿,他必须坚强!自己是妻子的精神依靠,不能让她看出任何破绽。

“医生怎么说?”当李虎林平静了下心情,神态自若地出现在常丽丽面前,常丽丽迫不及待地问道。

“哦,没事儿,医生说你有点贫血,要在医院休养观察几天。”李虎林轻描淡写地回道。

“嗯,我说没大事吧?看刚才把你急得满头大汗的。”常丽丽充满体贴地对李虎林说,“中午我没有时间回家给你做饭了,冰箱里还有你爱吃的虾子,你拿出来解下冻,做个盐水虾,再烧个汤。”

李虎林心里一热,眼泪差点儿掉下来。妻子没有跟着自己享过一天福,整日为这个家操心,想到这里,李虎林感觉自己快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了。当然,别看他内心波澜起伏,外表却面对平湖:“嗯,我自己会照顾自己,你放心,我们先办理入院手续吧。”

李虎林忙前忙后,待一切都安顿好之后,李虎林说,中午我也不回家了,咱就一起在医院吃吧。常丽丽总惦记着公司的事儿,心情显得有点急躁,李虎林就一直陪在旁边劝说。常丽丽说,公司新接了一批定单,对质量上要求特别高,而且在交货时间上也比较紧张,自己不在公司,实在是放心不下。

“不是有质检部吗?让他们把好关就行了,用不着你这样操心,要是你实在放心不下,我下午去跑一趟。”李虎林说。

“算了吧,你对这行也熟悉,我还是给他们打个电话吧。”常丽丽说着,就摸出手机,却被李虎林抢了过来,“你还是少打电话吧,有事儿我来办。”

“你这是怎么了?打个电话怕什么?”常丽丽对李虎林的举动感到有些惊讶。

“不,我是说,你还不相信我呀?”李虎林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说,“我都能管一个团的人马,还管不了你们那三百号职工?”

“看你说到哪去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怕你对公司的业务不熟悉。算了,不打就不打,那就麻烦你下午去转一转,告诉副总,晚上要适当地安排加班,尽早地把这批业务做完。另外,让她通知财务,本周把拖欠的货款给人家结清。”常丽丽说,“还有,你回头把我办公室里的化妆盒给我带过来。”

“好!”李虎林答应着,“那你安心在这儿等我,我顺便回家一趟,把洗漱用品也带过来,晚上我就在这儿陪你。”

“不用,又不是什么大病,你晚上还是在家睡吧,你在这儿也睡不踏实。”常丽丽说。李虎林从医院出来,先是去了妻子的公司,把妻子交待的事儿办了,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一个人坐沙发上抽了好几支香烟,心情说不出有多么沉重。正在这时,吴为把电话打到家里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