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国 第三卷 维稳行动 第七十七章 谁来负责?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2.html


“你说什么?停车?停下来挨子弹吗?”我对这个建议一时间不能理解,但还是把车停在了一道可以避风的沟壑里——在49世纪待了快一年了,我非常清楚戴维斯的脑子不比我差,而且有急才,往往能够在紧急状况下想出办法来。因此我决定相信他一回。

我们刚一停车,我就问道:“要不要关上车灯,免得他们看到灯光追上来?”没想到戴维斯却直截了当地答道:“不。”接着,他居然还掏出一只应急电筒,打开之后朝着天空挥舞起来。

天哪,戴维斯这么做简直就是发疯了!我扑上去就想抢下手电筒,却被他一下子闪开了。我扑得太猛,险些一跤摔个嘴啃沙。戴维斯见我不解,忙摆手道:“莫怕莫怕,我保证你不会有事就行了。”

“你……你保证?你保证有……有什么用?!”我气得有些糊涂了,指着被打中脑袋的莫格尔,“你看看,看看,那家伙死了!待会他们跟上来后一发现这事,肯定会拧掉我们的脑袋!”

我这话还没说完,远方的滚滚沙尘中就出现了两束车灯的光柱。我只能暗暗叹服了——虽说这帮家伙不是什么善茬子,但好歹也算是忠诚可嘉。虽不成其为好人,尚且成其为好兵,比理想国那帮里外不是人的垃圾还是好上一点的。不过也只是好上“一点”,因为如果我的直觉没错,他们在一分钟之内就会打烂我们的脑袋。

戴维斯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大喇喇地用字正腔圆的美式英语(他可不像本姑娘语言天赋出众,除了母语也不会说别的语言了)大喊道:“喂,对面的朋友!追了老半天了,有意义吗?不如我们来讲讲和,如何?”我靠,你还想讲和?待会儿他们要是发现我俩赖以谈判的筹码脑门上已经开了拳头大个洞,恐怕会给我俩也依样画葫芦一人开一个相同的洞的。

对面吉普车上的人似乎也听得懂他的话,将车在沟里停了下来。接着,车上跳下四个用花布蒙着脸的民兵,其中一个也用英语对我们吼道:“把枪放下,放了上校!”

“呵呵,这就恕难从命了。”戴维斯笑道,“各位在请我们来谈判时,不是要我们有诚意么?现在我愿意和各位提一个条件:你们不再追我们,我就放了莫格尔,如何?”他一边若无其事地说着,一边拎起莫格尔的尸体,像模像样地将手枪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虽然我们相距只有不到二十米,但漫天的风沙帮了我们大忙,虽说还不至于到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但至少隔着十多米就看不清相貌了。所以虽说莫格尔脑门上的那个大洞看上去相当触目惊心,但是他们就是看不见。

四个民兵中为首的一个道:“这个可以,那你赶紧放了我们上校吧,我们不追你们了,我保证。”

“保证?”戴维斯故意抬高了腔调,“你的保证值几分钱?鉴于你们今天上午在谈判中居然胆敢突然绑架政府和国际共和委员会的代表,因此我不得不对你们的保证存有疑虑,你们得表明诚意,把枪放下才行。”

那帮人听了,半天无话可说。呵呵,今天早上,正是他们一口一个“诚意”,让我们整个代表团解除武装,结果一言不合,就统统成了待宰羔羊。现在戴维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倒也替我们出了口气。

在彼此用当地语言嘀咕了几句之后,为首的人(似乎只有他一个能够说英语)答道:“这可不行,你手里也有枪,我们放下枪,你又怎么能保证我们的安全呢?”

“笑话!我们可是堂堂正正的维持稳定部队的军官,怎么可能像你们这帮沙虫一样不讲信用?”我顶了一句,不过立即意识到说这种话的无谓。是的,在这个昏天黑地、相互连面貌都看不清爽的石头沟里,谁都有充足的理由不相信别人。除了做出些行动外,口头上的承诺根本毫无意义,更何况我们刚才还一边追车一边互相开枪,彼此都想要把对方置于死地呢。

眼见这问题马上就要变成无解的死循环,戴维斯却一点也不着急。他暗中推了我一把,低声道:“快凑到车子边上,随时准备走人!”接着晃了晃手里的那把我从黑人军官那儿抢来的大号左轮手枪,大喊道:“各位!你们看好了。我们只有一把左轮手枪和一把G6栓动步枪,”他说着接过了我手里拿着的老式G6步枪,抵着莫格尔的尸体,然后丢下了左轮手枪,“诸位应该知道,这杆老破枪可没有多快的射速,你们却有四个人。现在我把左轮手枪丢掉了,就算你们放下武器之后我朝你们开枪,你们跑得快的话,完全可以在我开第二枪之前逮住我!这样总可以相信我了吧?”

那四个家伙又商量了一阵,最后表示勉强同意。他们纷纷按照我们的要求,把手里的CF-40冲锋枪拆下弹夹,退掉枪膛里的子弹,然后丢在地上。戴维斯笑道:“这就对啦,诸位,后会无期!”说完断喝道:“还不快走!”我们赶忙猛跑几步,跳上了车,将油门一踩到底,绝尘而去。

一开始,我们还担心这些家伙发觉不对劲之后乘车追上来。要知道,他们吉普车上的那挺重机枪还是有相当威力的。因此我故意四处盲目转圈,结果他们并没有追来。几分钟后,我们就欣慰地看到了远方的海岸,以及……一线天光。

是的,我们已经穿过了沙尘暴影响区,幸好这次沙尘暴并不算大,要不然我俩恐怕就得留在沙漠下面当干尸了。由于唯恐有人来追,我俩又沿着海岸以90公里的最大时速一路狂飙,等到冲进滨海基地的外围警戒线时,这辆车已经基本等于报废了。基地的技术兵在检查完车之后,只说了一句话:“长官,您能将这种车开回来,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不过,我俩脱身可不代表这事就能结了。扣留、绑架国际共和委员会和自由国家联合体中央派来的谈判代表,这可是“通天”的大事。于是乎,在接下去的几天里,滨海基地简直成了峰会会场,各种各样的调查组都坐着飞机往这儿赶,其中包括了国际共和委员会、BUB公司、自由国家联合体中央、理想国国防军等等等等,害得基地的地勤人员不得不三班倒地工作,以维持这么多飞机的正常起降,我则只能夜以继日地应付各种调查。每当有人来这儿时,我都会问同一个问题:这事该谁负责?可惜的是,所有人都告诉我:这事跟他们一点关系也没!每个调查组在搞出了一大堆毫无用处,注定拦在档案架上的调查报告后,都自顾自地打道回府了,只留下我们再这儿干着急。

直到第六天,那帮家伙才算走了个干净。我已经被搞得身心交瘁,巴不得赶紧睡上一整天。没想到戴维斯突然拿着一张电文跑进了我的办公室:“嘿,好消息,这档子破事总算是有人来管了。”

“谁?”

“我们的老朋友,亲爱的预言家奥菲莉亚同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