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鬼子死磕 第一部 血色苍茫 第十五章 汉奸潜质(1)

百成 收藏 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size][/URL] “宋大哥啊,我他妈地是放屁砸了脚后跟,喝凉水塞了牙,倒霉到了极点。”贾九把这前前后后的经过详细地和宋云生说了一遍。宋云生一听之下,直笑得前仰后合。 “贾九啊,你是让倒霉给催的!”宋云生指着贾九笑骂道,“不过这也好,别人想占这个便宜还找不到呢!你行啊!哈哈哈哈!”宋云生依然大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1.html


“宋大哥啊,我他妈地是放屁砸了脚后跟,喝凉水塞了牙,倒霉到了极点。”贾九把这前前后后的经过详细地和宋云生说了一遍。宋云生一听之下,直笑得前仰后合。

“贾九啊,你是让倒霉给催的!”宋云生指着贾九笑骂道,“不过这也好,别人想占这个便宜还找不到呢!你行啊!哈哈哈哈!”宋云生依然大笑不止。

“宋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贾九显得很无奈。

“我这次来,是想把一批药品运出去,日本人查得严,想找你帮忙。”宋云生一脸凝重。

“我能帮什么忙?”贾九觉得这是个掉脑袋的差使,不免有些害怕。

“你不用怕,借你的名用一下,败露了你就跟我上山打鬼子去!”宋云生果断地说。

贾九一听可以上山打鬼子,不免有些兴奋!上次反击日军,他还打了几枪,虽然没打着小鬼子,但那种刺激却让他终生难忘。“行!宋大哥!我和你干了!”贾九认为能和日本人做对的事,他就应该去做。

哈尔滨通往二龙山的公路上,贾九赶着一辆伪装好的马车向日军的哨卡走去。车上装的全是布。宋云生化妆成一个跟车的伙计坐在车上。

前面来到了日军的检查哨所。不想迎面正碰到倪志仁从外地回来。贾九的心一翻个,心想:“这下子完了,这条狗比他娘地日本人还难对付!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哟!这不是贾九爷吗?你这是去那啊!”倪志仁一反常态,一脸卑躬的笑容,似乎有献不尽的殷勤。

贾九这颗紧张的心微微平静了一些,他不知道这个倪志仁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突然恶心得想吐,心里暗骂:“你个狗日的倪志仁,你他妈地是见什么人拉什么屎,这回知道九爷我的厉害了吧?那天怎么不一顿嘴巴把你扇死!”想到这里忙也笑道:“这不是倪队长吗?我是去送货!”

“九爷您稍等,”倪志仁说完转身走到哨所前,和几个“国军”小声嘀咕了几句,然后转过身对贾九道:“贾九爷,请过吧,您是大日本大大的良民!不用检查了!”

贾九这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但他又觉得这关过得也太容易了,不免又有些失落。更让贾九想不到的是,就在他赶着车路过关卡的那一刻,几个“国军”竟然向他整齐地敬了一个军礼!

贾九心里美,“没想到九爷我还能受到这种礼遇!”

走出了不远,宋云生不禁捂着肚子大笑:“哈哈哈哈!贾兄弟啊!你牛!就连大汉奸倪志仁对你都点头哈腰,我算服了你了!你这兄弟够义气,我交定你了!”

贾九也无奈地笑了笑。

又向前走了一段距离,便遇到了前来接应的马车,众人将药材搬到另一辆车上。贾九与宋云生分别后又等了一段时间,便赶着车回去了。回去的路上更是一路畅通无阻。

贾九回到家中,躺在炕上,心里美极了。他觉得自己这个汉奸的罪名没白背,如果这样的话,就是让自己当两天日本天皇自已也是可以考虑的!这就叫名气!!贾九得意得不得了!

贾九这几天在正阳大街这一带牛得很,就连倪家的奶妈张三婶子也对他大献殷勤。贾九原来认为张三婶子这个人不错,虽然比自己大了两岁,但自己长得也老,两个人搭伙也算说得过去。但不知道这个老女人还能不能生儿子?对于和张三婶子搭伙后如何生活的问题,贾九还曾经拟定了上千种计划。不过那时无论他怎么讨好张三婶子,张三婶子还是连正眼瞭他一下都没有过。贾九认为这个女人很守妇道,可以娶来做老婆。可这几天张三婶子没事便向他大献殷勤,他又觉得这个女人嫌贫爱富,水杏杨花。“他妈了个巴子的,这种下贱的女人要不得!”贾九心里暗骂。不过贾九对那个大奶奶杏花还是惦念在心,“那屁股,那奶子够味,倪志仁走了之后,他又偷偷地跟了谁了呢?”贾九暗自琢磨着,耳边似乎又响起了杏花的呻吟声。

一天早上,贾九还没起床,便听到街上一阵混乱,紧接着便传来了一阵争吵声。贾九仔细听了半天,终于辨别出吵架的应该是倪进财与倪志仁。贾九觉得这是狗咬狗一嘴毛的事,不应该去管,让他们尽情地去吵,自己全当狗放屁。就在此时,王三杆子突然在窗外焦急地大喊起来,“九爷,您快去看看吧,二少爷带着人来抄家了!如果让他当了老板,咱们就没活路了!”

贾九心里一惊,忙穿衣下地急匆匆地向后院走去。他确实有些害怕了,如果倪进财有个三长两短,自已刚到手的金饭碗算是又砸了。贾九还没进院便听到了倪志仁不可一世的怒骂声:“你个老不死的,你不认我这个儿子,我也没你这个爹。今天要是不交出五千大洋,我就让你和你大儿子一样,看谁能救你?”

“你个伤天害礼的东西,你大哥是你找人抓的?”倪进财声嘶力竭地呼喊着。

“你个老东西!你怎么才知道?你要是当初就把倪家的家产分给我,他早就出来了。哈哈哈哈!”倪志仁一阵得意的狂笑。

“你……你……你……”倪进财用手指着倪志仁,胸口急促地起伏着,说不出话。

“你什么?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不知道你家二爷几只眼!来人!把这老东西给我绑了!”倪志仁双手叉着腰,在地上来回走着。

突然杏花从屋里跑了出来,娇滴滴地拉着拉住了倪志仁的手,“二少爷,你把老爷抓走我可怎么办啊?”

倪志仁突然一甩手将杏花推到一旁,破口大骂,“你个不要脸的表子,你去找张顺子吧!那天老子把你们俩一同干了!”

杏花突然闭上了嘴,面色通红,转身向房里跑去。

倪进财似乎明白了什么,脸色惨白,混身颤抖却说不出话。

贾九已经来到院中。他觉得倪志仁这种人是属赖皮狗的,软的欺硬的怕,只要装出声势就能镇住他。贾九想到这里大吼一声,“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