弈战 正文 第二十章 落败

百成 收藏 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size][/URL] “赛个屁马!知已知彼,百战不殆,明天和小鬼子下完一盘再说吧!”胡三清似乎是累了,伸了一个懒腰,打起哈欠来。 陈天元兴奋异常,因为终于可以得到胡三清的指点。 “没出息的东西,你偷着乐什么?我就是指点你,你就能保赢那个小鬼子吗?”胡三清躺在地上,狠狠地瞪了陈天元一眼。 陈天元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11.html


“赛个屁马!知已知彼,百战不殆,明天和小鬼子下完一盘再说吧!”胡三清似乎是累了,伸了一个懒腰,打起哈欠来。

陈天元兴奋异常,因为终于可以得到胡三清的指点。

“没出息的东西,你偷着乐什么?我就是指点你,你就能保赢那个小鬼子吗?”胡三清躺在地上,狠狠地瞪了陈天元一眼。

陈天元吓得一缩脖子,他觉得自己在师傅面前提透明的。陈天元突然想到了一个难题,他想难为一下胡三清,省着他总是这样趾高气扬地训骂自己。想到里陈天元不怀好意地问:“师傅你为什么管日本人总叫小鬼子呢?”

胡三清听了陈天元的话,一翻身从地上坐了起来,狠狠地瞪了陈天元一眼,骂道:“怎么地,你还想考考我?”

陈天元不怀好意地笑道:“哈哈哈哈,师傅我只是好奇!”

“我要是不告诉你,你还以为师傅我只会要饭呢!这扬我中华国威的事,叫个中国人就应该知道!真不知道你爹是怎么教你的!”胡三清双眉紧索,说了起来:话说中日甲午海战前夕,清廷委派一位大臣出使日本。当时的日本不但要在世人面前炫耀武力,还妄想在文化上下玷辱中国。当记者汇聚集齐之时,日方突然提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我们日本有一个上联却对不出下联,只好求于汉字发源地的人了。” 说完以后,日本人亮出上联:骑奇马,张长弓,琴瑟琵琶,八大王,并肩居头上,单戈独战! 这是一个拆字联,难度较大。而且其好战侵略气焰十分骄狂嚣张。意思是,大日本兵强马壮,驾驭的是奇马,张的是强弓,文的也不简单,无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光“大王”就有八个,盖世无双,言外之意,日本“单戈独战”即可踏平中国。 清廷大使臣也不示弱。当即大笔一挥立就写出下联:倭委人,袭龙衣,魑魅魍魉,四小鬼,屈膝跪身旁,合手擒拿! 此下联也用的是拆字联,对仗十分工整,且与上联针锋相对,其意思是,你们日本骑奇马张长弓,其实就是一伙来偷抢我大清龙衣的倭寇,琴瑟琵琶八大王,就是魑魅魍魉四个小鬼子,并肩居头上,其实已经屈膝跪在身旁,你如胆敢单戈独战,我就合手擒拿。 从此,大家便称日本人为“鬼子”。

陈天元听后哈哈大笑,他在考虑胡三清所说的是否属实,但他却被这位清朝使臣的聪明才智折服了。

第二天一早,陈天元便来到了神洲第一棋馆,又是那两个日本人接待的他。

“叫花子也来攻擂,你们中国是不是没人了?哈哈哈哈!”两个日本人狂笑不已。

“我们不是没人了,而是各有分工,有本事的人去找那些厉害的对手下棋。像我这样的人也只能到这来了!”陈天元显出一脸的无奈。

“你!”日本人突然止住了笑声,被气得面红耳赤。

“你什么?你们日本人就这点本事吗?我看你们都没长脑子!只会呈呈口舌之快,简直是泼妇之举,下流无耻之极。你们说的这些和围棋有什么关系?你们还自称什么礼仪之帮,狗屁!礼仪之帮有这样待客的吗?你们真给日本人丢脸,我要是你们,早撒撒泼尿淹死算了!”

两个日本人已经愤怒这极,上前便要伸手!

陈天元面不改色,大喝道:“干什么?我可是你们请来的!让我说到心里了便要动手,看看你们这点出息!还不给我滚一边去,没用的东西!”

两个日本人还真被陈天元这一番怒骂吓住了,高高举起的手臂又放了下去。就在此时,突然听到院中一声咳嗽,接着走出一个中年人。中年人来到陈天元身旁,向两个日本人摆了摆手,笑道:“这位小兄弟是应邀来下棋的吧?”

陈天元点了点头。

“我便是棋馆馆主石井次郎!”石井次郎向陈天元友好地点了点头。

“石井先生好。”陈天元回了一礼,笑道,“看得出石井先生是个有修养的人,我想给石井先生提条建议!”

“小兄弟请讲。”

“围棋实是怡情养性之物。棋院更是修身塑德,重贤重礼之所。门前拴着这么两条恶狗,谁进来咬谁,怕和棋院的宗旨有悖吧?”陈天元说完又看了看石井身后的两个日本人。

两个日本人此时已经被气得五官移位,挺身便要动手。石井大喝一声,“退下!”然后向陈天元鞠了一躬,充满歉意地说:“小兄弟说得极是,以后我们自当注意。”

陈天元今天算是彻底出了气。但陈天元没有注意到,棋院外的墙角处正站着一个人,这个人此时已经乐得直不起腰。

陈天元与石井来到棋室。

“石井先生,你约我对弈三盘,我看咱们以三天为限,每日一局,如何?”

“好地!”

第一盘陈天元执黑先行。陈天元又使出了对付日本病夫的棋招,避让躲闪,游刃在石井的围追堵截之中。但石井和那个日本病夫不同,他似乎并不想一下将陈天元吃掉,而是极有耐心地和陈天元泡起了蘑菇。陈天元本想以此法和石井周旋到底,可五十手棋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石井的重重包围之中。陈天元虽极力奔命,却始终难逃石井的魔爪。一百三十手棋后,石井的一个劫收竟然提掉了陈天元二十一子。陈天元弃子认输。

“哈哈哈哈,小小年纪,围棋有如此修为,实属难得!咱们明日再战!哈哈哈哈!”石井的眼神中似乎带着几分赏识。

陈天元面无表情,他在努力地思考着输棋的原因。

陈天元悻悻地离开了棋馆,回到了破庙。胡三清似乎早就知道陈天元必输。“输了吧!既然早就知道自己会输,还有什么接受不了的?”胡三清淡淡地说。

“我在想,输在哪里?”

“想明白了吗?”

“没有。”

“把今天的棋局说来我听听。”

陈天元将此局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

胡三清听着听着突然大骂起来,“你们没用的东西,狗急了还跳墙呢,你连狗都不如!被人家撵着跑,竟然连手都不还,你这是下得那门子棋。你就是去送死的吗?咬一口,就比一口不咬强!”

陈天元本想胡三清会给他一些指点,没想到还是挨了一顿骂。胡三清似乎很生气,一甩袖子,气乎乎地出去了。

陈天元回想着今天的棋局,觉得自己确实是太软弱了些,他决定在第二盘棋中报一箭之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