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1.html


“我说秦团长,你就让兄弟们睡睡吧!才解散睡下的……你又要我叫人,兄弟我不忍心呐……”一向硬脾气的山西汉子姜玉贞在向秦丽恳求了。


“不行,姜旅长,军情如火。不是睡觉的时候……哎,等打完了鬼子,任他们睡多久都没问题,是不是,姜旅长?”秦丽在电话那边不亢不火,只是执意要姜玉贞跟着出兵。


“……好吧,秦团长,你要我部增援你多少兵力?”


“七百。”


“七百?!”


“嗯。一个也不能少。”


“秦团长,你知不知道!我是要负责守两翼阵地的,那里能抽得出七百人来给你?”


“抽得出,阵地防守可以暂时不管。姜旅长,你部兵力集结于左翼阵地后,待听到日军阵地枪声一响,便迅速出击,掩护我军冲锋。”


“可是秦团长,问题是,我抽不出这么多兵……”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总之,贵部负责的左翼攻击,必须要有七百以上兵力。姜旅长,这份攻击计划可是战官部同意的……姜长官,你该不会是要阵前抗命吧?”


“放心,姜某绝不至于误了党国大事,倒是秦团长……”


姜玉贞说到最后这句时,已是态度极度冰冷了。也不知心里在怎么痛恨秦丽。


秦丽苦笑,放下电话自去安排进攻事宜……


37年10月11日凌晨5点正。


秦丽趴在阵地上,手举望远郁闷的看着小日本的那几辆应该称之为玩具的九四式轻型战车。


以秦丽的见识来说,自是看不上小日本的坦克的。就二战时的坦克规模,日本人的坦克在国际上根本就入不了流。只要是有坦克对坦克的会战,日本人从来就没有品尝过胜利的甜头,便是在数量上对比对手多上几倍的苏门坎战役上,也是让苏联元帅朱可夫元帅给打得溃不成军。


在日军所有战车坦克中,据秦丽所知自己当面的这种战车型号的性能又是最差的,实属于垃圾中的垃圾。


最薄弱处只有十二毫米的装甲壳,堪称世界上装甲最薄的战车之一,就连三七战防炮都能将其打成火球。


不过,看不上眼归看不上眼,秦丽清楚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该如何才能解决这几辆装甲薄得惊人还恬不知耻到处晃荡的日本豆战车的。


让秦丽发愁的是,眼下独立八十八团可没有那种当时在中方军队最宝贝的三七战防炮,唯有的希望,也只能寄希望于所携带的40火箭炮弹的高爆威力了。


“用炮平射的话,打不爆它还得赶紧全军紧急后辙,所谓夜袭也就成了一个笑话……这倒没什么,关键是明天拿什么来堵它呢……这样的话,明日阵前试验还不如现在就试一下?”


秦丽在心里不断的提出方案又不断自我否定。


最终,秦丽还是选择了用火箭炮平射来打掉这些威胁巨大的铁棺材。没什么大不了的,今晚不打,明天还是要照旧对着它想办法,那么,迟来不如早来吧!


秦丽这么决定的时候,也就下了令。


几分钟后,随着中方军队由黄会亲自标好靶的炮火空前猛烈地落在日军战车阵地,炮火之猛烈让大地都有些摇晃,这是秦丽集中了手上的所有炮兵炮击的威力,至于效果如何,现在还不知道。但秦丽倒不担心日军会反应过来发起疯狂的反扑……有这样的信心,却是因为在接近日军战车阵地前,就已经由王存志再次率领小分队摸掉了日军不少的前哨,想来,任是日军如何凶顽,在作战了一天,又被小分队前一阵骚扰数小时下,睡眠怎么也该来了吧,那里有这样的快速反应能力来应付已部接二连三的打击后还能快速集结兵力反扑?


真能做到的话,秦丽以为,面对这样的部队,就不存在将来的八年抗战的史诗了!


当中方军队的炮火掀起的烟尘散去后,秦丽清楚地从望远镜里看到了镜里的日军战车上冒起了滚滚浓烟。除了一辆幸运的战车上的鬼子还能发动并用重机枪到处乱射之外,其它六七辆战车都陷入了永远的沉眠当中。


阅读过大量军事资料的秦丽明白,沉静中的日军战车上一定还有鬼子是被炸药爆炸时的震动给震晕过去了,一会儿就会醒过来。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出击的大好机会就在眼前,秦丽忙一马当先的带着已经潜伏到了日军阵地前的七百来号人,向被刚刚被炮击打蒙了的日军战车阵地扑去。


与当日在西岔山夜战时不同。这次冲击,秦丽并没有始终冲在最前面。跑没几步,她就已经被那些看到日本人的战车被炸掉而无比兴奋的官兵们,远远的抛在后面了。


这也是可以理解的,秦丽的强项并不是与日本人打对攻。加上这次冲锋的目的并不是什么非得她秦大团长出马做带头表率的决定性战役,做做意思就足够了,实在是无须她老人家亲自出马。


日军战力强悍不假,可战车被中方军队全部炸扒下来的这个事实,让才蒙头蒙脑中爬起来的他们造成的心理打击实在是太大了。适才又被中方军队骚扰了一整晚,不过两个小时,就又来了!他们难道就不知道人是需要睡觉的吗?


仓促应战的小鬼子,起码是满脸不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