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一章 遭诬陷 家破人亡(2)

赵家明 收藏 11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URL] 第一章 遭诬陷 家破人亡(2) 李振业一到廖场,马不停蹄,直奔左派国青党 会议地点廖家中学校,这时已有十多个党员在会议室里闲聊等待开会,李振业虽然大字不识几箩筐,乡镇上人称“黑旋风李逵”,但他知道今天来开会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一章 遭诬陷 家破人亡(2)

李振业一到廖场,马不停蹄,直奔左派国青党 会议地点廖家中学校,这时已有十多个党员在会议室里闲聊等待开会,李振业虽然大字不识几箩筐,乡镇上人称“黑旋风李逵”,但他知道今天来开会的国青党员大都是本县有头有面的人物,首先找他们想办法救人才是第一要紧事,所以并没先回商行告知洪老板家人。

党员们听罢李振业叙述,个个义愤填膺,大家一合计,八九不离十,不是本镇的“何狗子”使计陷害洪老板还会有谁?

骑马来开会的几个党员和李振业一起,立即骑马扬鞭奔向县城,没马的十多个人直奔何狗子的镇治安队。

何狗子何许人也?此人乃廖家镇治安队队长,本名叫何大贵,“何狗子”是人们给他取的外号,其父是本镇镇长,父子二人均是右派国青党党员。蜀州全境国青党分为左、右两派,各有党员数百名,两派长期明争暗斗,积怨较深,何家在镇上也开有商行“何记商行”,可生意远不如“洪记商行”,何大贵对“洪记商行”心存嫉妒早已不是秘密,经常总是假公济私,想方设法找“洪记商行”麻烦,目的就是不仅可以打击国青党左派,如果还能搞垮“洪记商行”更好,自己取而代之。

廖场是廖家镇的集市,距县城二十多里地,路虽凹凸不畅,还是不用一个时辰,马队就到了县警察大队门口,正巧,何大贵刚从里面出来,“李老哥,你来得正好!”还没等李振业开口,何大贵就迎着李振业说,“今个县里开会,听说洪老板发生事情,乡里乡亲,我就赶来调停调停!”

李振业不冷不热地说:“多谢好意。”

“可惜……”何大贵趋步向前,走到李振业身边,小声说道,“可惜我来迟一步,不想洪老板已招供画押,跳楼身亡!”

“跳楼……身亡?”李振业顿感五雷轰顶,大吼,“臭警察,是你们害了我老板,我要杀了你们!”说罢,拔枪就往警置里冲,党员们也高声呐喊着“洪主任洪主任!”跟着就往里走,早有几个手持长枪的警察把枪一端,挡住了众人去路。

“诸位!静一静!”一个身边跟着两个警察的警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说道,“诸位弟兄,我是警长白德纲,今天的事也不是我愿看到的,洪宝兴私贩鸦片、私藏军火、密谋刺杀,现已畏罪自杀……”

“杀人犯!”末等警官话说完,一支冰冷的枪口已抵在了他的脑门心,“我父亲在哪?”

李振业一看,竟然是红玉赶到。红玉正好听得白德纲刚才所言,不用多想,就拔出枪来逼住了他。原来,在廖家镇治安队的党员们见何大贵不在,就赶紧到洪老板家向红玉报了信。

红玉本来姓洪名玉,人们以为她叫红玉。红玉可是廖家镇响当当的美女,年方十九,谁看一眼都要浮想联翩,回味无穷。

有廖家镇名人宴月雪袭李延年诗赞曰:

廖家有佳人,

惊觉西子颜!

一顾倾人眼,

再顾倾人心。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

佳人难再得!

诗中没有写出红玉水汪汪的明眸,桃花一样的秀脸,但从中可以想象红玉是多么的美丽。镇上想入非非动着红玉念头的人不少,可惜只能把这种春秋大梦寄托在虚无飘渺的梦境里。

红玉在镇上念完中学,算是一个有文化的女性,闲的时候,跟着舅舅学刀剑,和着父亲、李振业在镇背后的黑河坝上练得一手好枪法,洪宝兴常说:“要是我这个女儿是男孩就好了!”有一次,两个晏家渡的土匪骑马到商行抢劫后飞奔而逃,红玉正好回家赶上,拍马追击,弹无虚发,“啪啪”两枪就将两匪打下马来,时是蜀州匪盗猖獗,不论是山上还是在乡间,匪患成灾,《崇庆县政府布告》就有所云,政府正需一个抗匪典型鼓励民众,红玉因此受到政府大力褒奖,县长还亲自接见了她,崇庆县的县报《蜀报》上称她是“少女英雄”红玉,号召全县人民以之为楷模,从此她就把自己的名字写成了红玉,现在被她用枪指着的警长白德纲也是认得她的。

“啊,是美女英雄红玉!”警长白德纲吃惊地说,“失敬失敬,洪老板是你父亲?”警长对一个小女子说“失敬失敬”,你想红玉还真是大名鼎鼎人物。

“你把我父亲怎么样了?”红玉喝问道。

白德纲说:“洪老板原来是令尊大人,真是有眼不泰山!今天军队搜出你父亲私运鸦片、弹药,还有一封谋杀党派领导人的密信,我想帮帮他也无能为力,你父亲也承认了,签字画押立了字据。”

“诬陷!”红玉娇艳面上满是怒色,指着白德纲说,“杀人偿命,是你搞的鬼吧!” 说罢,用枪逼着白德纲向警置里走去,李振业和众左派党员一同跟了进去。

白德纲连忙说:“哪里哪里!红玉小姐,各位在座的党员兄弟,我一个堂堂正正的警察局长,怎么会干这种事,我想可能的确是有人在搞鬼!”

“那你说,谁在搞鬼?”

“军队的人我们可惹不起啊!”

“怪不得今天和盛商行换了伙计,从来不检查我们的车辆今天也要检查,是哪些人在搞鬼呢,是不是就是那些黄鼠狼(军人)?” 李振业听白德纲言下之意另有所指,就说。

白德纲说:“我可没有这样说,警察办事讲求证据,无从知晓,不能信口雌黄啊!”

红玉说的枪依然逼着白德纲:“废话少说,我父亲现在在哪?”

白德纲带着红玉等进了一个房间,一进门,只见洪宝兴直挺挺躺在地上,红玉蹲下紧紧摸着父亲的手,不由失声痛哭,今早还笑着对女儿说“我今天要早点回来”的父亲,现在怎么就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了呢!

李振业也伏下身去,摸着洪老板的手,突然大叫起来:“你说是跳楼自杀,老板怎么遍身是伤?”

白德纲赶紧说:“军队押人来时就是这样,我也不知道。”

现在警察手里有父亲签字画押的招供字据,就是跳进黄河父亲也洗不清,早已泣不成声的红玉心里还是明白这些,她要白德纲再给她看看字据,白德纲就命人拿了过来,红玉接过一看,也不言语,就将其撕得粉碎,白德纲阻拦不及,轻易就失去了“证据”,懊悔不迭。

一个党员见状就说:“人命关天,洪主任不明不白死在你们警察所里,遍体鳞伤,这哪里像跳楼自杀啊,明明就是谋杀,你们必须要有个说法!”

白德纲傻了眼,字据没了,自己才跳进黄河说不清,狼狈得在屋里走过来走过去,不知如何是好。

又一个党员接着说:“我们到县府上告去,找李县长!”

……

县长大人的话大家不得不听:先将死者洪宝兴运回廖家,然后再组织侦查。

白德纲亲自带人用车把洪老板尸体送回廖家镇。

真是祸不单行,洪太太本来有心脏病,先前李振业没告诉洪太太洪老板蜀城遇事,也鉴于此。洪太太一见早上还好端端的丈夫,转眼间晚上就阴阳相隔,悲痛欲绝,一口气接不上,顿时口吐鲜血,竟倒地随丈夫而去。

红玉有一个弟弟,只有十一二岁,姐弟两抱头痛哭,泣不成声。

李振业火爆脾气顿起,拔出手枪:“我要杀了你!”说罢,就向外冲去。

众人赶紧拦住李振业:“你要杀谁?”


李振业要杀的是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