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 第四卷 血战朝鲜 第三章 卧伏冰雪长津湖

水晶之蓝 收藏 1 1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size][/URL] 1945年2月,太平洋上的硫黄岛激战正酣,福雷斯特尔(以后的美海军部长)望着摺钵山上升起的星条旗,无限感慨,留下这样一段话:“摺钵山顶升起那面旗,意味着海军陆战队将名垂青史五百年。”——这是在说那支征战天下,血洒五洲,也让每一个美国人自豪不已的海军陆战队——陆战第一师。 美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11.html


1945年2月,太平洋上的硫黄岛激战正酣,福雷斯特尔(以后的美海军部长)望着摺钵山上升起的星条旗,无限感慨,留下这样一段话:“摺钵山顶升起那面旗,意味着海军陆战队将名垂青史五百年。”——这是在说那支征战天下,血洒五洲,也让每一个美国人自豪不已的海军陆战队——陆战第一师。

美陆战一师,美国海军陆战队中历史最为悠久的部队。其所辖的第1陆战团成立于1846年,参加过美国历次的海外战争,陆战第1师的其余两个团第5陆战团和第7陆战团分别成立于1914年和1917年, 1941年2月,以第1、第5、第7陆战团为基础在美国本土组建出陆战第1师,该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太平洋战场上表现极为出色,1942年的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中,陆战1师成为美军中第一个荣获以总统名义颁发的“优异部队”奖,并因此在师徽上永远留下了“GUADALCANAL”(瓜达尔卡纳尔)的字样。随后又与疯狂的日军精锐浴血奋战,而且所向披靡,成为美军在太平洋战场上的王牌之师,战斗精神非比一般。

陆战1师下辖三个步兵团:陆战1团,陆战5团、陆战7团,总兵力约2.5万人。陆战团通常与榴弹炮营、坦克连和战斗工兵连组成团级战斗群作为独立遂行战斗任务的基本战术单位。作为当时世界上实力最强工业国家下最出色的战争机器,美陆战一师也装备着当时最为精良打击火力也最为威猛的钢铁火器,除去数量和能量首屈一指的重装武器,仅就单兵轻武器方面,普通士兵装备M1步枪,班排长配备卡宾枪。单兵被服装具方面,士兵均配发羊毛内衣、毛衣、毛裤、带帽防寒服、防雨登山服以及鸭绒睡袋,外衣是以特殊的防寒防雨材料为面料,战斗靴里为适应高寒地区还特意配有多层毛毡垫,后勤保障方面应有尽有——这就是美陆战一师。外加师属炮兵陆战11团和可以随时呼叫支援的空中力量——陆战师第一航空联队。

陆战队的自豪感来源于自身的功绩而不是吹嘘。陆战队由于主要担负两栖登陆开辟陆地战场的使命,登陆作战是背水之战,其作战之危险艰巨要求陆战队必须具备顽强的战斗意志和强悍的战斗作风,而陆战队通过平日的严酷训练也确实培养出了超过一般美军部队的战斗作风与意志,这一特点在太平洋战争的历次岛屿争夺战中都有表现。陆战队的新兵从训练开始就确信他们属于一支精锐的军团,并由此激发灵感,也是因为陆战队员忠诚的传统,在实战中这意味着每一个陆战队员格外信赖自己的战友,同时他自己也可信赖的。

当时多数的陆战队员宁可牺牲自己也要保护自己的战友,这种崇高的奉献精神换来的是一往无前的攻势和战斗的胜利。每个队员都知道在战场上谁最信得过,“只要世界上还有战乱,我宁愿让一个好陆战队员伴随我,即使是一个破产的陆战队员,也不会选择其他人。”这就是陆战一师队员的作战信条——而这又是多么似曾相识那么的熟悉啊!

陆战1师有一种不可否定的魅力,它的陆战队员富于创造性,刻苦耐劳, 比陆军那些少爷兵更敢於执行危险任务。陆战队先辈的灵魂——那些在的黎波里,莫特兹玛的山丘,贝露森林,瓜岛,塔拉瓦岛,硫磺岛,仁川和其他圣地倒下的队员——折磨着世界各地的每一个基地中的陆战队员,要求他们协调合作,纪律严明,勇敢无畏和为完成任务的坚定奉献,即使这意味着将进入地狱的深层。

虽然是美军中最出色的部队,但是陆战队的服饰并不耀眼。没有一支陆战队的单位拥有象“热带闪电”和“尖叫的雄鹰”这样吸引焦点的名称。陆战队除了庆典时穿的蓝礼服,就是简单的绿色丛林作战服,普普通通,没有任何装饰,不象陆军的军服上有徽章、名牌、臂章、肩章和铜扣子——很多美国人认为陆战队不但是美国的精锐,他们更是美国的国宝。

从现在开始,让我们记住这支强大的,我们曾予以重创差点使之全军覆没然而一切又终是功亏一篑的,也曾给我们带来巨大创伤的美军部队吧——只为敬仰,军人之间彼此的赏识和相惜……

……

1950年,也是在风雪迷茫的朝鲜盖马高原里,崎岖而艰难的山道上,慢慢蠕动着一支着装让人羡慕的队伍——他们就是志愿军东线兵团一直隐秘待伏的猎物……

可现在这些美国人的处境也好不到哪里去,雪雾弥漫的严寒世界,烈风让高原上一切东西模糊的混沌起来,穿着带帽雪地防寒服的美陆一师官兵竭力把自己蜷缩在狭小的保暖空间里,以躲避这同样要命的严寒和冰冷。这些风雪里的官兵默契地同样安静,当下的冰雪里似乎没有闲侃的气氛,大家要么把自己藏在坦克装甲车里靠近发动机的温度,要么挤在车厢里静听外面呼啸的风声——这是个连鬼都不愿停留的地方!而陆一师陆战队员们现在也搞不明白他们这支隶属于海军的陆战队为什么非要到这个荒无人烟的高原山沟里来……

沙土和石砾混杂的山路狭小而陡峭,推土机在前面不断作业以便为后面的装甲汽车疏通道路,工兵们也一直在风雪里忙碌施工,就这样,打通一段道路前行一段,渐渐的,在朝鲜东部这条惟一可行的公路上,美陆一师的先头部队和最尾后卫已经不知不觉拉开了几十公里的距离——更不用说此时地图上在长津一带整体布局已如散沙一般脆弱的东线美第十军。

美陆一师得到的命令是向北进攻,没有明确作战目标的向北继续进攻,在美陆一师师长史密斯少将看来,这个进攻命令简直是异想天开荒唐透顶:两翼的空虚,糟糕的天气,不利的地形,分散的兵力,未知的敌情——这都意味着潜在的死亡陷阱和致命危险。

史密斯,57岁,看起来温文尔雅更像一个学者的美国海军老牌陆战队队员,美军档案评价:不屈不挠、深谋远略、果断坚定。

凭借自己谨慎的思维和敏锐的危险嗅觉,史密斯从一开始就极力反对继续盲目北进,但睿智的他没有选择与来自陆军上司的顽固命令对抗,他转而向自己的海军部队传达陆战队的进攻命令:每天的推进距离不得超过两公里,同时加固后方补给线,在关键地段快速修建简易机场……

陆一师蜗牛般缓慢的进度让他们的上司大为光火,但史密斯在依然坚持着自己的危险直觉命令自己的陆战队做好防范任何危险的防御措施……

……

十一月二十六日,在西线战事正酣志愿军之一部实施纵深迂回穿插的时候,东线仍是一片奇怪的寂静,联合国军在东西两个相隔的战场在情报信息方面竟然没任何交换,当西线的第八集团军面临全线溃退的时候,东线的第十军依然“像吃了兴奋剂似的”下令下辖的部队继续向北进发……

……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低温的夜晚很是不可思议,远方的天际竟然不时出现着像闪电一样的蓝光。夜空下的美军营地一片轰鸣声,为防止车辆发动机在低温下无法启动,外面的所有坦克装甲汽车不时开动暖机,间或响起的巨响震响是炮兵们在不时发射炮弹以使榴弹炮零件保持正常工作……

当其它帐篷里很多疲惫不堪的美军士兵在军官督令脱去汗湿的袜子防止冻伤情况发生的时候,一个密不透风的军帐里,一个军官掏出自己做工精致的勃朗宁配枪无奈摇头——严寒已把他的手枪零件冻住而且冻得结结实实!虽然先前他已知道过量涂抹的枪油会像水一样让长枪冻结!

一个牛肉罐头空盒里倒上汽油,在汽油灯淡淡的蓝色光辉下,一个士兵嚼着巧克力在柴油炉上慢悠悠地烘烤麦片,耐心的等待终于等来了香味四溢飘散,然而当士兵端起餐盒坐在不到几米远的地方想张口大吃时,却发现他麦片上浇注的牛奶已经再次冻硬!酷寒的气候终于带来了恶劣的心情——士兵愤怒大骂并把食物一下砸到地面上!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官兵都在埋怨那个固执的美国远东陆军司令官为何把他们这支海军的部队派到这个“连只鸟都看不见”的鬼地方!

纵然有着无忧的后勤保障、防寒服、保暖内衣和温暖的鸭绒睡袋,但在这个极端的低温下,这个骄傲的美军陆战队仍是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冻伤减员甚至不得不截肢事情——他们尚且如此,而此时那些依然藏卧在冰天雪地里衣着单薄的数万志愿军将士又能如何呢?

长津湖的东岸,积雪覆盖了一切,一片静谧,数架联合国军侦察机低空掠过,飞行员坚信机下白茫茫的地面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于是几个盘旋发出“安全”的信号后飞机放心飞离……

殊不知,就在这几架侦察机的正下方,正悄然卧伏着严密伪装的那支51师!在筑好的战壕里,在无数冰窟雪窝下,官兵们严阵以待——他们已经如此的等了两天,也饿了两天冻了两天,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怎样存活下来的!

如果隐秘而快速的行军和骗过联合国军每天的数番空中侦察而不露蛛丝马迹可以堪称奇迹的话——那他们能这样活下来而且活到现在这本身不也是一个最大的奇迹吗?

今天美军突然大大增加的侦察密度让这一地段上的51师空气顿然紧张起来,已经饿得形神消瘦的51师师长陆少郡警觉地摊开作战地图,手指在地图上顺着一条线迅速移动,然后停止按定一个目标,随之是激动不已,

“来了!终于来了!他们再不来!我们就真的要冻饿死在这里了……”

大战在即,因为忍寒挨饿脸色早已黯淡下来的参谋长现在终于吃下了定心丸,他转身看着陆少郡,

“是时候了,师长,下达作战命令吧!”

陆少郡看着要即将传达命令的师部参谋,有条不紊下达指示,

“按照既定方案,从现在起,严禁开启任何电台,一切联络使用线路电话及人员传达,下令部队做好隐秘不得暴露目标,从现在起,要吃些东西尽量恢复体力,准备打!”

指示完毕,陆少郡并没有听到参谋人员们铿锵有力的笔挺回答,所有人几乎是在湿润着眼睛:离开国内,趴在这个冰天雪地里不吃不喝不敢睡过去地卧守了几天,现在终于等到一个开始了——或者说,事情终于要有一个结果了……

看着自己这些年青疲惫的参谋军官,身体同样乏力的陆少郡几乎靠着支撑才站立住,尽管有些不忍但他依然忍住哽咽,这让他看起来有些像这冬原一样冰硬生冷,

“苦守这么多天,我不希望我的51师失去什么!纵管我们现在没有重武器和后续补给,可现在我们人还在,只要我们人还在,我51师就攻势不减!告诉我51师的兄弟们,我不只想看到他们能站起来!我还想看到他们冲起来!我想看到我51师最强的作战力!我更想让美国人见识我51师最强的攻击力!明白吗?!”

“是!师长!明白!”几个参谋齐齐响亮回答,然后立即散去执行自己的任务……

之所以努力地响亮,他们似乎已经预知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包括陆少郡自己……

现在的51师手里只有51团55团两支作战力量,另一个53师在副师长杨耀骏的率领下几天前不做停留继续南下秘密穿插——他们有自己的任务……

也就是说,现在,陆少郡手里已经没有预备队可用全线压上——而且是没有任何补给。

任何一个具有军事常识的人都可以知道他和他的51师在做什么事情:他们可能最坏的结果就是最终攻击乏力弹药耗尽兵力折损——再对付美军可能的强力反扑……

此时,兵力人数的对比已经失去了任何意义,因为武器装备的巨大差异完全盖过了兵力对战局的影响——一如回到了数量占优的晚清军队以破败的原始装备对付敌方“坚船利炮”……

打猎的总是说,自己手里有了好的家伙和充足的弹药,一个人面对一百头狼的狼群又算得了什么?!

况且现在的敌我兵力对比能有一百比一吗?

……

在51团55团接触到联合国军前,运动到远处的53团在山崖和公路的两侧已经在居高临下暗地里监视着山下道路上美军的一举一动,望远镜的纷雪世界里,那是一幅何止让53团惊讶乃至叹为观止的场景:依然是推土机和工兵开道,后面是一道长长而且无尽的钢铁长龙在山道上蜿蜒爬行,就像一条金属巨蟒延伸滑行在幽远的山涧里,轰鸣的马达,炮管矗立的重型坦克,冒着浓烟的装甲车,一门门让人馋涎的牵引巨炮,数不尽载满全副武装官兵和物资给养的汽车,更为壮观的是那些在天上一直盘旋呼啸一路指引护驾的航空机群……

风雪里山下的这股美军部队让杨耀骏和他的53团祛尽了寒意和饥饿——代之以是强烈的震惊与难以置信!

他们见过也知道解放时期国民党美械部队的阵容,可今天一作对比,才知道那根本就是不可同日而语无法相较的事情,犹如现在自己手里的几杆步枪机枪同对方的钢铁长队相比——一样的天上地下……

53团保持着隐秘和无语静默,他们注视着也放过了眼下这些美国军队的通行——现在的杨耀骏心里只有不得不升起的担心。

担心师长陆少郡还有他们的51团55团如何对付这些几乎是用钢铁包裹起来的美军官兵……

53团的官兵现在只有等待,等待验证一个事先得到“经验之谈”:美军官兵其实不堪一击,一旦发起冲锋近距离接触到他们,这些美国佬就立马丧失交锋的勇气束手就擒并且投降得理直气壮,美国军队缺乏足够的勇气和精神来对抗中国军队——弹药不足甚至人员损伤到一定比例这都可以成为他们缴械投降的正当理由……

这是刚刚结束的一次战役得出的战场结论,而且那支主要劲敌还是装备同样精良同样号称美军王牌的“美骑一师”……

53团官兵们趴伏中沉默:但愿那个经验是真的,但愿那个经验也适用于山下崎岖道路上的这股美军,也但愿师长他们发起的攻击能够一切顺利——尽管以军人的战场思维他们从不寄托于任何运气成分的“但愿”……

他们更希望自己出击时刻的到来——如果对方真是个强劲的对手,他们渴求与之对撞争锋、一较高低!

而轮到他们发起攻击,那仅仅是一个迟早的事情,他们现在做的,只需等待……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