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第二章 刃仇人 报仇雪恨(2)

赵家明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URL] 第二章 刃仇人 报仇雪恨(2) 廖家镇副镇长王福林、“洪记商行”老板洪宝兴,都是国青党左派党员,但王福林无党内职务,副镇长的头衔也是徒有虚名,他早已想投入右派,他不仅觊觎着本镇洪副主任的党务职务,也企图着本镇正镇长的宝座,是他勾结其妹夫,崇庆县警察局长白德纲,使人在洪宝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二章 刃仇人 报仇雪恨(2)

廖家镇副镇长王福林、“洪记商行”老板洪宝兴,都是国青党左派党员,但王福林无党内职务,副镇长的头衔也是徒有虚名,他早已想投入右派,他不仅觊觎着本镇洪副主任的党务职务,也企图着本镇正镇长的宝座,是他勾结其妹夫,崇庆县警察局长白德纲,使人在洪宝兴进货时做了手脚,夹带了违禁物品,安排警察在城门检查,以“私贩鸦片、私藏军火、密谋刺杀”罪将其抓捕,继而刑讯逼供,逼得洪宝兴不堪忍受折磨而跳楼自杀身亡。

白德纲是右派国青党骨干,王福林是倾向于右派的左派,白德纲是王福林妹夫,二人一拍即合,他们这样做可谓一箭三雕,既可对左派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又可打击左派力量,王福林从而可能夺取副主任职位,把左派力量往右派推,还可能为自己谋得“洪记商行”,这招实在是阴险毒辣。王福林除了有其妹夫为其撑腰,县里还有其他靠山,右派领导人就是嫌疑人之一,现在红玉父亲已亡,死无对证。

罗秀仁对红玉说,这是他费尽心机才探得的消息,但是来源可靠,在这乱世之道,现在这件事最好不了了之而为之。

红玉听罗秀仁说完,狠狠地说:“爸爸妈妈,女儿一定要为你们报仇,决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

罗秀仁了解红玉脾气,这个女子性情刚烈,犹如男子,从小又弄枪使棒,可能什么时事情都做得出来,既然人已去矣,不要再生枝节,等寻找机会收拾这帮恶人,一个弱女子和这帮人斗,肯定占不到上风,说不定仇还未报,新仇能添,于是就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帮家伙等我寻找时机再来收拾他们,你可不要乱来!”

“不行,杀人者偿命,我决不能饶了这帮恶人!”

“我讲给你听,只想要你不要伤及无辜,这两个家伙有人会替你父母报仇的,你万万不可感情用事!”

“不亲手杀了他们,我誓不为人!”

“一个女孩子,动口就杀呀杀的,那多不好!”

“罗叔叔莫管,我自有主张!”

“那你可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忘了你还有弟弟洪彪需要人管教照顾。”

“弟弟我有安排!”

罗秀仁见劝不过红玉,只好用她弟弟来给她压力。说到这里,罗秀仁心里很不是滋味,不告诉红玉真相,好像对不起昔日同事和朋友,告诉呢可能又要害了朋友之子女,不由得连连叹息:“罢了罢了!”心想这下可能要发生大事了。

镇公所离“洪记商行”不远,红玉要杀王福林,可以说易如反掌,瞅个机会给他一枪子就完事,可这样的话他的妹夫警察局长白德纲可能得到了信息,警察局长出入虽然还不是有警察前呼后拥,但总是枪不离身,常有警察相随,鹿死谁手还说不清,刺者自身风险也大得很。

红玉盘算着只有等个时机,如果他们两个仇人在一起,把他们同时新手杀掉,那样才能报仇雪恨,解心头之愤,当然她这个计划不能告诉罗秀仁。

不久,这个时机就有了。

过了年,王福林可谓官运亨通,双喜临门,刚刚升任廖家镇正镇长,还来不及庆祝,不久又如愿窃得左派国青党副主任一职,准备在农历二月十五日这天一并隆重庆祝。红玉探得清楚,到时王福林的妹夫白德纲肯定要来为小舅子朝贺。

洪记商行在廖家镇也是鼎鼎有名,红玉也不是一般人物,是县美“少女英雄”,当然也就收到了白德纲“欢迎光临”的请柬。按常理,王福林和洪家还是有礼尚往来,洪老板亡故时办丧礼,王福林还是亲自来送了礼参加了丧宴,洪老板虽然去世,其女红玉还是挑起了“洪记商行”重担,不请红玉家说不过去。

这天,廖家场真够热闹非凡,农历二月十五,正是廖家场一年一度的春交大会,街上花、草、树、木、鸟、虫、鱼、兽、食品、粮食、农具、家具等尽是应有尽有,玩杂耍的、演马戏的、唱川剧的、舞狮子的、耍龙灯的、还有卖打药的更是此起彼伏,王福林选择在这一天举行升职大典,真是匠心独具,恰到好处,可这一天又是他一生中最惊心动魄而又记不住的一天。

中午时分,王福林在镇公所后的“如意”饭店大宴宾客,“噼噼啪啪”,鞭炮响个不停,鼓乐喧天,张灯结彩,戏班唱着川剧,宾朋满座,王福林满面红光,洋洋得意的一番“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格式化说辞之后,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和众宾客喝得不亦乐乎。

酒过三巡,王福林手举酒杯,蜀州有个风俗主人得挨桌挨桌的向来宾敬酒致谢。王福林今天红光满面,神采奕奕,来到红玉桌前,说:“首先我敬各位一杯!”众人一饮而尽,红玉端起酒杯,只是抿了一口。王福林斟酒又敬:“红玉姑娘是我廖家镇的骄傲,今天我要特地敬美女英雄一杯!”对红玉父母的死,他自己心中有数,愿想说些“节哀”之类的话语,到了此时,想到是自己的大喜之日,说这些有些不吉利,还是敬酒为好。

红玉也不答话,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王福林喝得已不少,你一杯我一杯,没有八两,也有半斤,醉醺醺地说:“巾帼英雄!英…雄!英…雄!”红玉之前本没喝酒,这才是今天喝的第一杯。

王福林还要说么,红玉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亮华华的匕首出来,众人不知她要做什么,盯着她,还没回过神来,只见寒光一闪,匕首直迎着王福林当胸狠命刺去!

美女在人们眼里本都是温柔的,深仇大恨,就会化作温柔一刀!这一刀正当心口,王福林话没说完,就倒了下去。可怜王福林今天升职隆重之庆典,竟成了自己末日,临死还叫着终结自己生命的人“英雄英雄!”,这竟成了廖家镇的千古笑话。

红玉旁边的人都喝得醉头麻昏晕晕乎乎的,一时不知发生了何事,邻桌王福林的妹夫白德纲见状,立时明白过来,正欲拔枪,只是不很利索,只怪也喝得二麻二麻,红玉早有准备,看得清楚,抢前一步,掏出手枪朝白德纲就是“啪啪”两响,接着猛地又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朝前几步,狠狠插在还在呻吟的白德纲身上。

这时候,人们才逐渐清醒过来,有的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有的喊着“抓住她!抓住她!”可是一个个看着红玉手里还在冒烟的手枪,又无一人敢上前。

廖家镇特产“金河春”味香纯美,酒劲很大,本来白德纲一同来的还有两个警察,也是喝得似醉非醉,就在红玉开枪击毙白德纲的时候,李振业早已缴了他们械,待二人清醒过来,在李振业黑洞洞的枪口下,只得瘫倒在地。

镇治安队队长何大贵也接到了王福林的请柬,可是今天是春节刚过不久的春交会,是廖家镇的一个最重要的农村时令节日,场镇上几乎家家有宾客临门,所以何大贵早早就来一趟,送了礼,打了个招呼就回家去,他父亲卸去镇长职位,调任县参议,他家里宾客也不少,他的兄弟伙们中午自然也到他那里凑热闹。

红玉对大家说:“各位父老乡亲,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王福林、白德纲身为国家公务人员,为已私利,狼狈勾结,为了升官发财,栽赃陷害害死我父亲,罪不可恕,今天已拿命相抵,与各位无关,我不会为难大家!”

在座的宾客一时鸦雀无声。

王福林的一些亲朋好友见其被杀死,蠢蠢欲动,但面对红玉、李振业手里举起的两支手枪,个个心里不竟都发怵,只得看着二人大摇大摆出门而去。

二人来到红玉父母面前,分别连磕三个响头。红玉说:“爸爸妈妈,你们安息吧!女儿今天已亲手杀了害死你们的凶手王福林、白德纲,为你们报了仇!”红玉说完,早已泪流涟涟,竟举枪对着自己,说:“爸爸妈妈,女儿来陪你们来了!”

李振业一看不好,猛地按下红玉的手枪说:“小姐,千万不可,你还有弟弟,谁来照顾?”红玉死都不怕,难道还怕活着,可能只是说说而已,谁知道。

这时候,嗒嗒嗒,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快走!”李振业抬头远远望去,一彪人马正向这边奔来,大概就是镇治安队,李振业赶紧对红玉说,:“小姐,治安队来了,快上马!”

二人飞身上马,一挥鞭,信马由缰,向前飞驰而去。

他们二人要奔向哪里,下章待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