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75.html


第二十七章 “三光”政策

“都忍了这么多年了,在忍忍又有何妨?”坐在一旁的付勇军看着铁丝抓狂的样子笑道。“你是能忍啊,你来来回回从台海到安南也打过几次仗了,瘾也过够了,在这里说风凉话!”铁丝忍不住反驳道,但是说出来的话怎么感觉都有一种小孩子怄气的样子。

主席和付勇军相视一笑,主席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空乏其身,饿其体肤……”“停!”铁丝站起身急忙制止主席再说下去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虽然说学问很有用处,而且我也学了不少,但是听到咬文嚼字我还是头疼!主席,既然没有我什么事情,我还是先走了!”铁丝说着就要站起身向外边走去。

“回来,有你的事情!”主席看着铁丝急冲冲着急的样子,急忙拉回来道:“这次你要单独指挥一场战役,说白了,也是军委对你的最后考验!”主席知道对于这个铁丝,就不能多绕圈子,直来直去的说反而能让他发挥的更好,所以直截了当的说道。

“什么战役?”果然,不出主席的所料,刚听到有仗打的事情,铁丝就来了兴趣,急忙转身来到主席的身边笑道:“终于让我出手了?”

“恩!这次东南亚事件,我们必须尽快的解决!我们要给国人一个交代,也是为了保护我国海外国民的利益。而这次印尼三国事件,以印尼最先开始,所以将有你担任这次联合舰队的总指挥,前赴印尼进行撤侨行动!”主席笑道。

“让我当运输大队长?我不去?”铁丝直接摇了摇头道:“这也算战役?说白了就是让我去当运输大队长,我不去!”

“真的不去?”主席再次笑道,不过笑容却是有些诡异。

“不去!”铁丝刚说完,付勇军站起身拉着铁丝道:“你个笨蛋,现在都成这样了,人家印尼能让你好好的接走我们的人吗?”付勇军的话一下点醒了铁丝,刚才还义正言辞说不去的他,此时却不好意思的看着主席道:“我去!但是万一他们就让我好好接走呢?”

主席也没有打算在和铁丝开玩笑,直接点了点头道:“不会的,你开着军舰去人家家门口,他们能放你进去?为了保证这次行动的万无一失。铁丝,这次将有你带领一支航空母舰编队,然后再从南海舰队抽调‘镇远’、‘定远’两艘两栖攻击舰及四艘导弹驱逐舰和四艘辅助船只,组成联合舰队执行这次行动!”铁丝不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然后看看付勇军,有些不敢相信地说道:“出动航母?不是说要隐藏吗?”

“已经暴露了,不如让别人看到一些,这样更显得我们比较坦诚!”上次对待美国使用这一招后,主席已经想到了对策。既然在隐瞒下去是一个错误,倒不如坦诚相待,让他们思量一下,也好能够阻止一些小人在后边捣鬼。

“那给我那一艘?”铁丝的嘴角明显有口水出现。

“‘霍去病’号”主席当然知道铁丝脑海中想的是那一艘,但是那一艘绝对不可能给他,直接说道。“也不错了!驱逐鞑虏吗!”铁丝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但是怎么说也有了。“不满意啊,那算了!”主席看着铁丝一副失望的样子不禁开玩笑的说道。“要!怎么能不要呢?跑那么远,没点飞机怎么办!”铁丝一着急那绝对是个老顽童。付勇军在一旁看的只能无奈的摇着头,一副郁闷的样子。

“主席,那我去准备了!”铁丝知道已经没自己什么事情了,急忙说道。

“恩!”主席点了点头,他确实有一些事情要交代付勇军。而且这些事情知道的越少越好。看着铁丝出了门,主席走到付勇军的身边,脸上露出一丝的沉重道:“就在昨天美国总统乔治要在这两天访问印度,而国防部部长拉菲尔德要访问自己。国际形势对我们可谓是大不利。安南的局势现在又处于胶着的态势。我听说安南的游击队神出鬼没,不停的破坏我们的补给线和偷袭我们的一些阵地。连你们也对付不了?怎么会这样呢?”

“主席,前线部队不是没有办法,要仅仅是游击战,我们只要派遣小分队和他们打就是了。只是那些安南人战时为兵,平时为民,又熟悉地形和中国话。我们为了照顾本地的情况,没办法进行大规模的排查!”付勇军一脸苦笑道,他现在似乎能够明白一点为什么当年日本人做出那样惨无人道的事情来,这样的攻击不管是谁碰见都头疼。

“那你说怎么办?”这些都是自己的老本行,主席当然很清楚。

“不如也学学‘三光’政策!”付勇军脸上一副无奈的样子,慢悠悠地说道:“当然不是当年日本人的那个政策。我们只要给现在占领区的安南人下达最后的通牒,要求他们在十日内返回宣光、太原、北江以南!凡是不按时离开的,一律按军人处理给予剿灭!并封锁中安边境,这样就算他们在玩什么游击战,我们也有办法消灭他们!还有一条就是把这些地区所有的粮食都收割上来,甚至可以焚烧丛林!”付勇军的话无非就是当年一名伟人在含蓄中说出来的话。主席也知道有前车之鉴,点了点头道:“好!但是焚烧丛林不可以!剩下的你去安排吧,从现在起,我只要求战争的进度,你可以调派所有的武器!”付勇军听闻精神一震,但是又突然想起来自己已经不是对安的总指挥,心中又有一丝的失落道:“我这就回去给马宁下达任务!应该在这个月内就能够解决安南问题。”

安南

连日来安南军的小股部队偷袭,如附骨之蛆一般搞得中国军队十分的难受,如果不是为了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又岂能容得他们如此的嚣张。就在所有人都快要骂娘的时候,上级终于下达了“三光”政策,虽然这个政策的内容没有名字挺起来那么可怕,但是倒也符合中国人固有的特点。

王文拿着枪和战友们慢悠悠的跟在装甲车的后边,看似懒散的样子却一刻不停的搜索者两侧山地内的各种异状,本来可以坐着装甲车巡逻的他们,却因为安南士兵的不断偷袭而放弃了这个代步工具。不过,今天王文比平日了兴奋了许多,因为今天巡逻之前,队长告诉他们只要发现了可疑目标就可以开枪。顾忌没了,人也不会缩手缩脚了。王文,二期士官,隶属于五十四军二团三营五连二排四班班长。

“书呆子,你说安南人还敢来偷袭不?”刘杰靠了过来,背对背说道。

“我怎么知道?想打仗了?反正这次来一定不会让他们跑掉!”王文一边说着,一边警戒着自己的方向。在战场上,你需要的是完全能够把自己的背后交给自己信任的战友。而已经经历过亭立之战的他们,现在已经完全能够理解这句话的含义。

“真希望他们能够出来,刘军他们死的不明不白的,我们却无从下手!”刘杰口说所说的刘军正是跟刘杰从一个地方出来的,在一次巡逻中被安南的游击队给偷袭了,虽然最后击败了安南的游击队,也让他们丢下了至少一半的尸体,但是刘军和几个战友再也没有醒过来。

“不明不白?人家安南人还想找我们报仇呢!”“轰!”“上!准备反击!”王文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前方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音,王文条件反射一般,一边喊着,一边冲向已经瞄好的有利地形。

当王文等人做好准备的后,却发现两侧的山坡上却没有一丝的动静。王文回过头看着已经冒着黑烟的装甲车,微微的弓起身对着旁边自己班的人喊道:“都不要动!”然后,自己半弓着身子跑到装甲车的前面,看到两个坦克手正在这辆90式履带装甲车的右前方站着。“怎么回事?”王文跑过来问道。“还能怎么了?中大奖了,反坦克地雷!”一名驾驶员无奈的说道,指着已经被炸断的履带,有些万幸道:“幸好这辆车是经过加固改装过的,要不连我们都要死了!”

“怎么办?有没有办法能够修好?”王文有些着急地说道,要知道这个地方距离最近的基地大约有三十公里的地方。“传动轴被炸坏了,就算接上履带也没有办法行动了,我们只有请求总部支援了!”一名驾驶员指着已经被炸掉的传动轴说道。“万分之一的几率都让我们碰上了,不能不说是一个好的兆头!”

“你们立刻请求,我带几个人到两边的山上!”王文冷静地说道。

“好!”那两个驾驶员也知道自己现在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急忙说道。

“哒哒哒……哒哒哒……”两侧突然响起的枪声,几发子弹突然打在王文和两个驾驶员旁边的装甲车上,王文和两个驾驶员急忙躲到装甲车的下面,那个刚才还说好兆头的驾驶员无奈的一笑道:“看来真让我说对了!看来我应该去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