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8年,历史的抉择 第一卷 历史的选择 第六十五章 必杀令

cgzxshf 收藏 13 1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03.html


“把这几张照片进行印刷,分发到各个战区!其它的全部封存!”蒋介石忍着怒气从厚厚一叠照片中挑了几张最血腥的照片!

平素自诩谈笑间杀人不眨眼的戴笠也被照片上几个日军士兵在小山似的尸堆中虐杀中国战俘的血腥场面吓住了。

又对一边脸色苍白的何应钦道,“以军事委员会名义向各战区下达对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的必杀令,凡遇这两部日军,不惜代价必杀之!”语气中杀机隐现。

一道电波将中国抗战历史上唯一的一道针对日军特定部队的必杀令传至各集团军!

接到命令的各集团军司令部纷纷致电军事委员会询问具体情况,得到的答复都是千篇一律的书面命令已发出,到时一阅即知!

接到军事委员会命令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参谋长叶剑英和副参谋长左权一商量把这份命令转发给了延安。由此同时,同样的电波也从安徽省泾县云岭的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军部发往延安。

八路军司令部和新四军军部转发过来电报和天门县委的照片几乎同时送到了毛泽东手中。

先看了两份同样内容电报的毛泽东脸色一变,熟知那个老对手对日本一直心存幻想的他知道这应和南京沦陷后发生的事有关!

在党和红军最危急时刻都镇定自若的毛泽东此时却神色紧张的看着桌上的牛皮纸信封,深深吸了口气,用微颤的手慢慢拆开信封,抽出那十几张照片!

今天是贺清华担任毛泽东的警戒任务,说警戒,其实也就是在窑洞外随时等待招唤或给来人报告声而已。无聊的贺清华在第三次擦他那把驳壳枪了,突然洞内传出重重的拍桌声。

反应迅速的贺清华立即在门外急声问,“主席,怎么了?”

没有回答,知道里面就毛泽东一人的贺清华小心的倾听着里面的动静,隐约中听到里面的人呼吸声很急促。迟疑着是否要进去,毛泽东用刻意压制的语气的大声叫道,“小贺,立即通知所有委员来开会!”

从毛泽东颤抖的语调中知道一定有重大事情发生的贺清华马上冲到连部,在战士们疯狂的寻找中,分布在延安各处的中共中央委员纷纷集中到了会议室。

当三十多名在延安的委员看到了这些血腥照片后,会议室立即传出愤怒的悲鸣声。

在外面警戒战士们的脸色都一变,早就接到命令的连长马上让战士们保持警戒,没有命令任何人都不许动。

很快给日军暴行激怒的委员们形成了两种意见,一种是执行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对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的必杀令,另一种意见是必杀令适用于所有的鬼子!

脾气火燥的彭德怀瞪着赤红的眼睛道,“主席,这笔血债一定要让小鬼子偿还!”经常接到鬼子在对敌后抗日根据地时实行屠杀报告的他是第二种意见的提出者!

周恩来也没有平时的冷静,“主席,我认为有必要修改我军对日军俘虏的政策!”

由于八路军、新四军严格执行不杀日军俘虏政策,相反还给日军俘虏提供比战士们更好的食物、药物,许多官兵实际上是想不通的。

事实上鬼子都是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有委员举出了平型关大捷中的例子,在打扫战场时,战士们发现了一个重伤日军士兵,而当医护兵在给他包扎时,却被日军伤兵刺死!

这时朱德引用了报上刊登的那句“名言”:人给疯狗咬了,当然不会也去咬疯狗,但可以把疯狗打死!

最后中共中央在延安的所有委员通过修改后对日军俘虏的政策!

当八路军司令部和新四军军部接到最近命令后,指挥部的官兵们全兴奋的跳起来,因为在命令中除了对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的必杀令外,还明确指出对顽抗到底日军也是格杀勿论,而俘虏的日军士兵要进行甄别,凡是欠下中国人民血债的俘虏公审枪决。

各集团军司令部收到军事委员会的印刷的那几张日军屠杀中国军民的血腥照片后,在向所属部队传达必杀令时都扩大了范围!

顿时,各个战区的部队,同仇敌忾,许多部队都提出了誓死不降的口号,还有些部队的长官干脆对部队下达凡遇日军,必杀之的命令。

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日军惊恐得发现中国军队也变得血腥起来!很多时候,处于绝境的部分日军官兵想当俘虏都没有了机会!而日军第六师团和第十六师团更是发现,只要中国军队一发现是在和他们作战,中国指挥官就会让士兵们不计伤亡的冲上来拼命!

每个城市都有阴暗的一面,随着大量难民涌入重庆,山脚的棚户区越来越来,大量无业流民的加入让本只能算是重庆第三流帮派的小刀堂也是势力大涨!

隐藏在棚户区的小刀堂堂口,堂主刁三刀正焦急得在屋里转着圈子。这个刁三刀是酉阳人,十年前到重庆谋生,结果却加入了小刀堂。由于他心狠手辣,和人斗殴时悍不畏死,很快就成了小刀堂的第二把手,又利用一次帮派火并机会暗中杀掉了堂主。

从去年开始,小刀堂在棚户区大量招收无业流民,势力膨大起来后向重庆周边渗透,刁三刀的老家酉阳的帮派黑虎堂很快被他控制。

本来这个黑虎堂每月能上交数百大洋,没想到上月在日机的轰炸中竟然全部被炸死了。就在刁三刀自认倒霉时,一个黑虎堂的打手来投靠他。这时他才知道黑虎堂是因为在大轰炸时抢劫时,被一个叫宋炎华的连长捉了绝大部分帮众,并被愤怒的百姓活活打死。而那个县长何能德又趋机端了黑虎堂堂口。这个打手是黑虎堂堂主亲信,知道与小刀堂的关系才来重庆投奔他的。

知道真想的刁三刀迅速展开的报复,在摸清何能德的活动后,把他暗杀在小老婆的床上,而那个连长宋炎华却不在酉阳了。

从报纸上的照片中那个黑虎堂打手认出了取得天门大捷的那个营长宋炎华就是在酉阳的那个连长。

知道宋炎华要来重庆后,心中只有利益两字刁三刀下达了必杀令,谁损害了他的利益谁就必须死!这也是刁三刀能坐上小刀堂堂主宝座的秘诀!

眼线已全部放出去,刁三刀坚信只要宋炎华到了重庆,一个小小的营长肯定逃不掉小刀堂的手掌。

井上智子又陪着那个武汉方面军司令部的作战参谋在那家酒馆里喝着清酒,其实这个中佐本来是她同伴吊上的,不过同伴牺牲了自己的色相都没有从他口中掏到任何用用情报。一次偶然的机会,这个中佐看到了井上智子后,就开始死缠着她。

知道即使牺牲色相也没用的井上智子当然不会再用这招,只得无奈的和他周旋。

又劝中佐干了一杯清酒,见他快醉了,借机把他搁在自己大腿上手推开。见夜色已深,再等下去前天碰到的那两个鬼子高级军官也不会来了,井上智子暗暗叹了口气。

原来前晚她听到的那些话传回军统总部后,得到了总部的赞赏,并指示她尽量多获取些这样的情报。

于是这两晚她都接受这个参谋的邀请到这家酒馆来,就是想看能否再遇到那两个军官,不过她也明白这可能性不大,因为鬼子高级军官是不会轻易到这种小酒馆来的。

中佐又吐着臭哄哄的酒气凑向井上智子的粉嫩雪脸,脸一侧避了开来,“山崎君,你喝多,我们回去吧!”说着就要掺起两眼朦胧,口中直叫嚷着不不不的中佐。

店门吱得一声被推开了。

余光扫了一下门口的井上智子娇笑着顺势扑到中佐的怀中,“山崎君,我再陪你喝几杯!”

还有一丝清醒的中佐闻言大喜,对这个井上智子他可是势在必得的,要不是从同伴那听到这个艺妓背景不小,上次就有个少佐想硬上结果没得逞,第二天就变成了一具尸体的话,他也早来个霸王硬上弓了!

现在见井上智子自己投到怀中来,中佐当然不客气了,两只手不客气的就按上井上智子鼓胀的胸部。

心里愤怒得只想剁了这个鬼子的双手,可井上智子还是假装着享受似的只呻吟,因为进来的正是她在苦苦等候的那两个日军高级军官。

果然那两个军官又坐到了这个角落,井上智子心中暗暗得意着,她估计这种级别的军官来这种小酒馆肯定会坐在角落里的,没想到还真给她猜中了。这时她的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到后面的那两个军官身上。

“畑俊六阁下,不好意思请您到这种小地方来!”木村武郎帮畑俊六倒了一杯清酒。

原来今天下午木村武郎收到了武汉方面军司令部的调令,让他立即去101师团任步兵第103联队联队长!

没想到畑俊六真的调他去任联队长的木村武郎在处理好事务后,请畑俊六出来喝一杯以表达谢意。没想到到了几个大酒馆竟然都是人满为患,最后还是畑俊六想到前晚那个酒馆不错,两人就过来了。

“木村君的太客气了!”说真的畑俊六倒还真的是认为这个小酒馆不错,充满日本的气息。身后的那个艺妓倒长得不错,记忆力惊人的畑俊六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上次也是坐在他身后。

这种当众和艺妓调情的行为在日本是司空见惯的,畑俊六、木村武郎都没感觉哪儿不对!

两人痛快地干了一杯后,畑俊六紧紧盯着木村武郎的双眼,“木村君真认为那个支那营长必须除掉吗?”

随着畑俊六的问话,木村武郎的双眼先是一缩,然后迅速瞪大,从他的狰狞表情中,畑俊六知道了答案。

把玩着手中的空酒杯,畑俊六轻轻吐了一句,“木村君很快就不必担心他了!”

那晚两人在回司令的车上,木村武郎多次提到了那个支那营长,认为此人将来必是大日本皇军强劲对手,尽早除掉他才对。

听在耳里的畑俊六回去后,又仔细研究了天门之战的过程,发现在几个关键点上都是这个营长指挥的。思虑再三后,私自请求他的同学,也是负责武汉方面军谍报工作的青木拓海少将动用在重庆的特工除掉这个宋炎华。

自认为除掉一个小小营长易如反掌的青木拓海满口答应。

“您的的意思是……”木村武郎期待得看着畑俊六。

“嗯!必杀令已下!”

畑俊六的话让井上智子的心砰砰直跳,在她胸口揉搓个不停的两只魔爪马上感觉到了井上智子的异样!

“智子,你怎么了?”这个中佐的话让井上智子心中一紧,反应迅速的她急促呻吟道,“山崎君真厉害,我好舒服!”

受到表扬的中佐更是买命的捏个不停。

被惊动的畑俊六和木村武郎也无心再多聊,又干了几杯后就离开了酒馆。井上智子也终于解放了,她只是在中佐耳边轻轻道,“青木拓海阁下还在等我去侍候呢!”

听到这句话的中佐如被蛇咬了一口似的把井上智子从怀中推了出去,日军武汉方面军司令部的人都知道这个青木拓海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怪不得想硬上井上智子的那个少佐会死得那么惨,中佐庆幸自己好在没有硬来,望着扭动着细细腰肢离开的井上智子,中佐决定以后再不去找这朵带刺的玫瑰,还是小命要紧!

摆脱中佐的井上智子不停的擦拭着眼角的泪花,为了一份情报,她和她的同伴付出的太多了!

把情报传出去后,井上智子对那两个鬼子高级军官口中的中国营长感到十分好奇!鬼子的一个中将,一个大佐竟然会对付一个小小的中国营长,他是谁呢?

一道人影在黑暗中熟门熟路的在棚户区弯来拐去,一边向暗哨打着手势,一边朝小刀堂堂口奔去。

就在后面十多米处,一群黑影如影随形得紧随着他,那些暗哨只感觉眼前一花就被人重重一击昏了过去。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