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华西都市报记者刘建、新周刊社长孙冕、北京今典集团总裁王秋杨、中国国家登山队教练次落、原中国登山队教练孙斌,及一位叫陈芳的女士等7人组成的登山队,于2月1日上午8点成功登顶印尼最高峰查亚峰。登山队和雇用的多名当地土著背夫,2名向导、1名伙夫按计划应该2月3日折回原始秘境,5天后原路返回印尼首都雅加达


此次登山行动一直在很顺利的进行着,可今天的一个突发情况瞬间让7名登山队员和2名向导陷入了困境。今天下午6点过,刘建突然给华西都市报社打来卫星电话,说1名土著背夫突患疾病。原本和登山队合作不错的当地土著人,突然“翻脸”。他们要将自己生病的同伴送回村子,并不再为登山队背任何装备行李,不带路也不让登山队跟着他们,甚至不准登山队踏进他们村子半步。但这是目前穿越原始秘境返回雅加达的必经之路。


由于,登山队所带的唯一一部铱星电话电池已经耗尽。幸好巧遇了一支挪威登山队,刘建借用了他们的卫星电话。刘建在电话中说,当地土著人认为是有不详的古老精灵尾随了登山队,才造成他们的同伴突患疾病。所以不再合作, 而挪威登山队没有出现突发状况,当地土著人没有为难他们。几名挪威队员明天将原路离开,这就意味着王秋杨等7人和2名向导可能将和外界失去联系。目前,他们只剩下4天的食物。他们十分担心,如果这名患病的土著人在返回的途中遭遇不测,他的同伴是否会对他们这群“不速之客”采取什么行动。


刘建说,还有两个方式走出原始秘境。一是乘坐直升机,但每天如约而至的大暴雨根本没有适合直升机飞行的条件。第二个方式,就是穿过当地叛军控制的矿区。但这需要有过硬背景的探险公司与政府武装联合,乔装成矿工用军车乘夜间护送。中途还需要很大一笔费用来打点当地的武装分子,这样才能顺利通行。这些条件缺一,很有可能被当地非政府武装扣押。7名队员一直认为这一路径十分冒险。但如果不能原路返回,穿越矿区就成为登山队员走出原始秘境的一条捷径。


队伍中的两名当地探险公司的向导,也借用挪威队的通讯设备向公司发出求救信息。中登协目前已得知这一信息,正在积极想办法与向导公司以及有关方面接洽,协商解决的办法。


小资料:



印度尼西亚的东部,一片沉睡了几千年的热带雨林—伊里安查亚(查亚峰所在地)。这个与世隔绝的王国一直平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迄今,那里仍然保留着古老的风貌,居住着仍然过着石器时代生活的原始人。他们钻木取火,身裹兽皮,最奇特的是,他们像鸟儿一样住在高高的树上。虽然远离尘嚣,伊里安查亚却并不是人们想象中的伊甸园。在传教士到来之前,部落中的男子仍然时不时需要充当武士的角色,参加代代相传的部落复仇战斗。食人在伊里安查亚也曾风行一时,这是一项很古老的习俗,有时用于部落内部惩罚小偷、凶手,更多的时候作为对敌人的报复手段。伊里安查亚的风俗认为,一旦食用了敌人的躯体,也就吸收了他的能量。但食人的习俗已经早已摒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