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晋商说几句话吧!!

wangzeguo 收藏 25 1946
导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山西商人曾在清军起兵叛乱之后倒卖物资给女真人的事情被翻了出来,于是很多人便开始大肆指责、辱骂,将其定性为卖国贼,!小弟在这里忍不住又要跳出来,为这八家晋商说几句话了![em012] 在一开始,我首先要承认,明末清初的所谓八大家确实为清朝出过不少力但就以此将他们视为“卖国贼”、“汉奸”,我认为就实在太过分了,且不论与女真人的叛乱势力做生意算不算得上这么严重的罪名,恐怕在开始之初,王登库、靳良玉、范永斗、王大宇、梁家宾、田生兰、翟堂、黄永发这八家商号的掌门人都没有想到,女真人真的能打入关内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山西商人曾在清军起兵叛乱之后倒卖物资给女真人的事情被翻了出来,于是很多人便开始大肆指责、辱骂,将其定性为卖国贼,!小弟在这里忍不住又要跳出来,为这八家晋商说几句话了!

在一开始,我首先要承认,明末清初的所谓八大家确实为清朝出过不少力但就以此将他们视为“卖国贼”、“汉奸”,我认为就实在太过分了,且不论与女真人的叛乱势力做生意算不算得上这么严重的罪名,恐怕在开始之初,王登库、靳良玉、范永斗、王大宇、梁家宾、田生兰、翟堂、黄永发这八家商号的掌门人都没有想到,女真人真的能打入关内,并一统天下!

女真人在取得了萨尔浒之战的胜利后,虽然兵威之盛一时无两,但追究其根本,八旗麾下的士兵也不过数万,所控制的地域和明朝比起来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可比性,虽然在野战中八旗军一直保持着完胜的记录,但在熊廷弼主政辽东的时间里,依靠围困战略,依旧把八旗军死死的围住,让八旗军不可避免的陷入到了十分窘困的境地,我想在这个时候,不论是明朝,哪怕是蒙古人都不会认为这支战斗力挺强,但毕竟人数太少的女真人势力最终能有什么好下场,在这场围困中,女真人控制区域内地商品价格自然爆涨,商人都是追寻利益的,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晋商找上门了。

其实这个时候的晋商恐怕也不看好女真人,山西比邻蒙古,在大明王朝和蒙古人拉锯对峙的一百多年时间里,双方你来我往,这样的事情晋商们看得实在是太多了,恐怕从那个时候开始,山西商人和和蒙古人的走私贸易就从来没停过,可遥想当年以北元的势力之盛,战斗力之强,最终也被明军活活拖成了一群叫花子,区区女真人虽然暂时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但最终恐怕也只能被大明朝给剿灭,既然女真人成不了什么气候,那么趁着现在有利可图的时候,倒卖点物资虽然违法,但又算得了什么呢?和蒙古人做了将近两百年的生意了,只看到蒙古人越来越弱,也没见他们有重回中原大地的可能啊!况且这么多年下来,整个山西的官场,不论是文官还是武将,甚至是把守隘口的小吏,都已经被晋商们喂得饱饱的,往关外倒腾物资这种事情不论是晋商还是山西的官场,都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一方有着强烈的需求,另一方又有着充沛的物资,这买卖绝对没有做不成的道理,双方就这么一来二去的,竟成了老客户,八大商家到后来就是想收手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其实一直到皇太极绕行蒙古,兵临北京城之下以前,整个女真人控制区域内的物资都是比较匮乏的,和女真人做生意的这八家商人自然也赚了个盘满钵满。可皇太极这一入关,全天下只要对局势稍微有点研究的人都看出来了,大明朝的气数恐怕不长了。如果说皇太极第一次率军入关还只是侥幸而已,那么之后女真大军一次又一次的叩关而入,而所有的明军除了极少数的几支还有胆量和女真人打一打以外,其他的绝大部分明军居然连和女真打一打的勇气都没有了,到了这个境地,女真人的强大只怕就不能用“侥幸而已”来形容了。

俗话说得好“树倒猢狲散”,既然眼瞅着大明朝这棵两百多年的大树要倒了,原本树上的猢狲们自然要赶紧再找一棵大树抱上才行,有道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是。八大商家长期和女真人的贸易往来很是顺利,绝对没有轻易放弃的道理,但光有女真人这一棵大树还不行,明失其鹿天下群雄共逐之,等到了崇祯统治时期的后半段时,天下的大势已经基本明朗了,有实力能够问鼎中原的也不过就是这么几家,女真人算一支,李自成算一支,张献忠算一支。在这三股势力里,女真人早就有了联系,而且关系不错,只要继续保持就好,没有必要再过多的投入什么;张献忠离得太远,而且作风一向不好,与他联系一来不方便,二来也担心这是个无底洞,怎么添也添不满;剩下的就是李自成了。

其实在李自成在造反之初的时候,他的作风和张献忠没有什么区别,对于士绅富户,一向是人口杀光,房屋烧光,东西抢光(听起来好像日本鬼子的三光政策。但实际上造反的农民军如果不这么干,他们的物资实在没有别的着落。),但李自成自从进入河南以后,作风似乎有所变化,尤其是以牛金星、宋献策、李岩这些人投靠过去以后,更是少了几分流寇的匪气,多了几分做天下的王气。

其实别看中国的皇权强大无比,但实际上农村乡间的统治权几乎一直都是在士绅富户的手里,这些人反感农民军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农民军烧杀抢掠,针对这种情况,牛金星就向李自成劝谏要“少刑杀,赈饥民,收人心”,李岩也向李自成劝谏要他“勿滥杀、济贫苦、招人才、收人心、据河洛以争天下”。李自成或许没读过什么书,但他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傻子,造反这么多年,起起落落之间也悟出了点什么,再加上这些士大夫(以上这两位都有举人功名,按照明朝制度已经可以出来做官了,勉强也算得上是士大夫阶层了吧。)这么一说,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只要你能保证士绅富户们的地位,那么他们是绝对不介意城头上是不是换了旗帜的。”。

有了士绅们的协助,至少也是默认吧,李自成在河南风生水起,但问题接着也就出现了,明朝末年天下大乱,尤其是北方,遍地流民,李自成又有了那么高的声望,这些流民自然冲着李自成蜂拥而至,手下的人口是多了,但所需要的消耗也大了,要是放在以往,李自成大可杀了那些士绅,用他们的家产来补充军需,但现在不能再这么干了,那么多物资上那里去弄呢?

李自成急需大量的物资,北方最大的商帮——晋商又急需寻找一棵新的大树,双方可谓是一拍即合。河南本身就是一个产粮大省,虽然因为种种原因老百姓的日子一向过得很穷,但老百姓穷并不代表那些士绅富户的粮仓里没有粮食。打下了明军占据的城市,尤其是像开封、洛阳这样的大城市以后,李自成自然也不太缺钱,但行军打仗,有两样东西李自成自己解决不了,一个金属,一个战马。尤其是战马!

李自成的大军到了后期之时,骑兵已经成为主要战力,而数量也到了以万为单位计算的程度,而且李自成的骑兵全部都是身披铁甲,手持钢刀,这么多的战马,这么多的兵器甲胄,那里来的?恐怕这些物资还是要着落在晋商的头上。

中国古代的战马主要有三个产地,一个是甘肃宁夏出产的河西马,一个是蒙古地区的蒙古马,再有就是东北地区的金州马。甘肃宁夏,李自成自从杀进河南以后就没去过,河西马是指望不上了;东北地区在女真人手里,金州马自然也不可能到手,唯一可以向李自成提供大批战马的地方就是蒙古了。

其实在我看来,和蒙古人做生意,就和镖局保镖一样,有多大本事都没用,关键是交情,有了交情什么事情都好说,没交情说什么都没用。李自成和蒙古人自然没有什么交情,但晋商们和蒙古人的交情可就太深厚了,有了晋商们的帮助,李自成组建起一支大规模的骑兵也不算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了。

在明末清初这段时间里,晋商不过是向其他的士绅们一样,两头下注,可现在晋商和李自成之间的那些事情已经没有任何证据可查了。其实这也很正常,本来晋商们和李自成之间的联系就是私下进行,见不得光,后来又是清朝得了天下,晋商们自然没有道理把他们和当权者的对头之间的事情满天下的嚷嚷,自然是深藏在心底,唯恐别人抖落出来。

假如最终得天下的是李自成的大顺,而不是满族人的大清,恐怕晋商之间照样也会有八大皇商,说不定数量更多也不一定,只是商号的名字得换一换罢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