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少女9岁遭兽父强暴8次被邻居性侵 无奈私了(图)

胖大头 收藏 27 91345
导读:农村少女称8次被侵犯 母亲同意6000元"私了" 核心提示:12岁的农村少女小燕,曾被父亲强奸,今年元旦开始,小燕称连续8次被邻居王某强暴。而农村的环境带来一个困局,母女害怕报复、没面子,因此像许多低龄化受害者一样不敢报案,而同意“经济补偿”。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2_3_52514_10652514.jpg[/img] 母女俩相依为命,又遭受如此变故,日子变得更加艰难 新文化报2月3日报道“我这姑娘太可怜了,我现在已经没有眼泪了。”刘某说,

农村少女称8次被侵犯 母亲同意6000元"私了"

核心提示:12岁的农村少女小燕,曾被父亲强奸,今年元旦开始,小燕称连续8次被邻居王某强暴。而农村的环境带来一个困局,母女害怕报复、没面子,因此像许多低龄化受害者一样不敢报案,而同意“经济补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母女俩相依为命,又遭受如此变故,日子变得更加艰难

文化报2月3日报道“我这姑娘太可怜了,我现在已经没有眼泪了。”刘某说,5年前她和丈夫徐某在哈尔滨打工,随着小燕的长大,丈夫打起了女儿的主意。

小燕9岁那年,徐某趁妻子不在家,将小燕强暴了。她回家后得知此事,丈夫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还殴打了她。刘某报了警,丈夫因强奸罪被判有期徒刑7年。

此后,刘某带着小燕一个人生活,去年5月从哈尔滨回到了榆树。家里惟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4只鸡。

3年的时间会带来什么?

这是12岁的小燕(化名)不想触摸的问题。面对于此,她的母亲更加无语。

往事不堪回首:小燕9岁时被父亲强奸,母亲将丈夫送进了监狱;今年元旦开始,小燕连续8次被邻居王某强暴。这次,她的母亲选择了私了。

受害母女蜗居土房

“村里最破的土房就是小燕家。”昨天12时许,记者赶到榆树市某村。得知要找小燕家,很多村民都愿意带路。“她家只有母女俩相依为命,没想到遇到这样一个邻居。”

小燕家的屋子里没有一件家具,地面上坑坑包包的,木架上堆放着碗筷,饭碗和洗脸盆中的水已经结冰。棚顶只糊了一层塑料布,炕上散乱地堆放着被子和衣物。这些,就是小燕家的全部家当。

“这个房子还是村主任给我临时借的。”小燕的母亲刘某说,母女二人睡觉时只有两床棉被,至今没有褥子,两个人互相取暖,“这几天太冷,我才卖了两只鸡,弹了一床新棉被给孩子盖。”为了让女儿穿得暖和,她把自己的羽绒服给了女儿,自己的身上穿了三件毛衣。

女儿称8次被邻居污辱

1月17日,这个贫困家庭遭到沉重打击。当天17时30分许,天已经黑下来,小燕在邻居王某家玩还没有回来,刘某去找女儿回家吃饭,开门后的情景让她惊呆了。

“我一进屋,小燕和王某都在慌慌张张地提裤子。”刘某说,女儿见到她便哭了起来,王某谎称下地要出门,被她制止。在她的询问下,女儿终于告诉她,从元旦开始,自己遭到了王某的8次强暴。

母亲同意“经济补偿”

“我还有一个8岁的孩子,你放了我吧。”看到事情败露,王某表示,只要刘某不报案,他愿意拿自己的房子抵押,给刘某6000元钱作为经济补偿。

对于王某提出的条件,小燕的母亲思来想去,还是同意了,刘某说,当时她和王某分别找到了村里的薛某和朱某作为证人。因为王某的房子也是刚从别人手里买的,还欠房主钱,没有房照。

薛某同意以他的房照作为抵押,王某同意一个月内把钱交给刘某。刘某心里还是不踏实。1月19日,刘某左思右想之后,向榆树警方报案。没想到,王某闻讯逃跑。

另一“证人”也不知去向

“王某今年30多岁,几年前与妻子离婚,经常在外面打零工,我们都跟他不熟。”村民说,刘某报警后,薛某也不知去向。朱某的妻子介绍,当天丈夫在村里小卖店打扑克,王某和刘某进屋说让他做证人,他到王某家才知道这事。看到两家人要私了,就没有报案。刘某介绍,她与王某平时接触不多,只有两家的孩子经常在一起玩,“没想到王某会做出这种事。”

方正在全力抓捕嫌犯

昨天15时许,记者来到榆树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刑警一中队有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接警后立即赶往现场,王某和薛某已经逃跑。王某已经构成了强奸罪,目前警方正在进行抓捕。

■困局

刘某母女:怕事情搞大了

小燕为什么接连8次受到王某的污辱?事件发生后,这对母女又为什么一度不报案?她们的口中,说的是接连的无奈。

小燕:去他家,是看他女儿可怜

“他用刀逼着我,还威胁我,说我要是说出去,就杀了我。”小燕说,王某有一个8岁的女儿小宇(化名),寒假后经常找她玩。1月1日上午,小宇跑到小燕家说父亲不在家,她一个人害怕,让小燕陪陪她。

“我当时觉得小宇也很可怜,就同意了。”小燕说,她一到小宇家,就看到了王某。王某当时上下打量了一下她。过了一会,王某让小宇出去给他买烟。这时屋子里只有王某和小燕,他拿出一把水果刀逼着小燕,将她强暴。之后还给小燕10元钱,让她自己买吃的,小燕没有要。此后,小宇几乎每隔两天就会以王某不在家,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为由,去找小燕。

“最早的时候,6点钟就来。”小燕说,她担心王某会继续强暴她,可她感到小宇很可怜,还是继续到王某家里。她说,王某每次都是用刀逼着她,第二次和第三次,王某曾给她5元钱和1元钱。第六次,王某趁刘某去榆树办事,在小燕家将她污辱。

因为害怕不敢告诉母亲

小燕说,第一次发生后,回家因为害怕,没有把此事告诉母亲。当时小宇还送来了一些化妆品,说是王某给她买的。她说,王某每次事后都会威胁她,因此她一直不敢和母亲说。

母亲:怕丢面子,要钱是想躲出去

说起为什么会接受王某以“经济补偿”化解此事,小燕的母亲刘某说:“我也不懂法,想到孩子出了这事以后在村子里肯定待不下去了,自己家里经济条件也不好,不如拿点钱到外地躲起来,所以就同意了。”

警方:“面子”害人不浅

榆树警方介绍,发生在农村、被害者低龄化的强奸案,许多人都选择不报警。主要原因,就是未成年人群体法律意识不健全,受到威胁恐吓后,往往忍气吞声、不注意保留证据;家属也怕在人前抬不起头,不愿意报案,使得一些作案人逍遥法外。

警方提醒,未成年人在受到性侵害时,可以采取聊天的方式争取同情;如有机会,要果断逃跑。如果受到性侵害,应保留住衣物等物证,以便日后作为证据。此外,受害人和家属要及时报警。(本文来源:新文化报)

本文内容于 2010-2-3 5:08:47 被胖大头编辑

1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