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我看你们两个才真的是没见过马王爷长几只眼,敢在我眼皮底下寻衅闹事,无法无天的是你们两个愣头愣脑的大汉。”胡龙冷冷一笑,看着两人。


二牛和王克直愣愣地站在门口,本来伸起的拳头黯然落下,呆若木鸡。


大哥这么一出场,小弟只能往一旁退。若他们胆敢顶一下嘴就会成为众矢之的。何况,胡龙说的话并非带有歧视,就算当众痛骂他们一顿,也是合乎常理。自古以来,棍棒底下出孝子,胡龙虽然不是他俩的父亲,但却是兄长,有权教训他们。


只要胡龙没教训的太过分,众人是不会有异议的。



胡龙看俩人好像一对难兄难弟,落魄似的站着。不禁想笑:“你俩傻站着干嘛,我又不是真的成马王爷了,以后少吵吵闹闹,有本事让鬼子看见你俩就屁滚尿流,快点进来,有正事商量。”


两人听到这话,心下一松,立马恢复了本性。


“头一次看到大哥这么凶,俺都差点吓尿裤子了。”二牛夸张的说道。


王克打了个哈哈,仰起头看着屋顶,说道:“你劲胡扯,大哥一发威,俺俩都趴下了好不好。”王克比二牛有过之而无不及。


胡龙摇了摇头,不再理睬两人,转而对众人说道:“几位派出去的弟兄得来可靠消息,离我们不远的白马峰有一股胡子,大约五十人之众,山上匪首是个叫刘盟的中年人。”


东北的胡子大多数加入了抗联或者东北义勇军,像还在山上当大王的要么因为地处偏僻,无法得知众多同道中人的消息,要么就是喜欢留在山上,逍遥快活。像胡龙这副躯体的原主人就是属后面的一种。


而留在山上的胡子人数基本上不多,五十余人可以说是中等规模了。像湘西一带的土匪二三十人的也有。


胡龙自信己方能全吃了这伙胡子。


不讨论装备的问题,光人数上也把他们给压死了。再说自己的二百号人全是当过兵,杀过鬼子的好汉,面对一群乌合之众,那就像是砧板上的活鱼,随便剁几下就死翘翘了。


但胡龙却不会掉以轻心,对方对白马峰的地形肯定熟之又熟,信手拈来。倘若是个易守难攻之地,冒然攻上山去,就不一定能讨到好处。


“送上拜山的帖子,馈赠其山寨大掌柜彩礼,然后乘机兼并他,不知此举行不行得通!”胡龙经过一番考虑,向众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不妥,我们二百号人全部上去,对方岂不认为我们有异动,恐怕会有所察觉,不好行事。”周瞎子听言立即参议道。


“最好让我独自上去,看看这白马峰掌柜是什么角色,若是贪财好色之辈,赠上礼物,和他称兄道弟,趁机将其擒拿,此山唾手可得!”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胡龙自凭了得的身手,能在刘盟一有疏忽间将他制服。如此,众匪畏惧便会因老大被他拿住,不敢轻举妄动。


“这不行!”胡强国打断胡龙的思路,脸上充满惊讶的神色:“大哥,你怎么可以孤身犯险,万一对方识破计谋,那弟兄们以后怎么活下去,怎么对得起你。还有司令若是知道了这事,又会作如何感想,弟兄们决不能让你冒险。”


他感到惊讶是胡龙竟会想出这个办法,虽然此计十有八九能成功,但那是背水一战,以身犯险啊。何况,保守的做法顶多是伤亡几个弟兄而已。而一旦胡龙有所危险,他们就会寝食难安,万死不辞其咎。


更何况,他们在胡龙的带领下,发现这个大掌柜变了,变的不像同一个人了,比从前更有威信,更有文化,时不时还教导大家做个讲纪律,敢打敢拼的英勇战士。


当然,他们不会知道胡龙不是原来的那个胡龙,除了面貌未曾改变之外。


“大掌柜,这办法下下之策啊,你会让弟兄们陷入于不仁不义的境地!”周瞎子眼睛虽然瞎,耳朵却不聋。听到胡龙所说的办法,又听强子的一番劝阻,干脆将大仁大义的那套搬了出来,劝阻胡龙不要冒险行事。


的确,胡龙倘若真的遇上危险,对众人来说是一场不大不小的灾难。


再者说,众人若不劝阻,反而不把胡龙的安危当一回事了。劝过后,胡龙再不听,他们也就听之任之,随他的意见。


“大哥,不行啊,周叔说的极对,千万不能孤身犯险!”众人纷纷劝道。


“谁说我孤身冒险,强子二牛还有王克三人随我上山拜访,其余人等由马叔指挥,周叔王叔从旁协助,在白马峰下等候,等我擒了刘盟,发号上山,一举将众匪拿下!”胡龙侃侃道来,不带一丝犹豫。


胡龙想到妙计,自己四人身上绑上手榴弹,若擒住了刘盟,还有人敢动半分,就拉响引信,和众匪同归于尽。


这等于他抱了万分的信心实施此计,白马峰的胡子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这般不要命的做法,肯定能震慑住众匪,使其心神俱乱。


四人换五十人的性命,值了。


成功了,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这股胡子缴械投降,而己方不损分毫兵力。未成功,则四人死,拉上五十人垫背去阴曹地府。


绝处逢生,背水一战。


“这……”众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死中求生,无顾自身安危,豁出性命的拼死方法,怎么还能有话可说。


一时之间,屋内沉寂如夜,好像这里本来就是一座就无人居住的住所。


“好了,若大家没有异议,行动方案就这么定下了,早点休息养足精神,准备好彩礼,明天一早启程随我到白马峰会会这位刘大掌柜。”胡龙出声打破了木屋内的寂静。


众人互自点点头,表示没有任何的意见。


这无法再有意见,胡龙又不是让他们去冒这个险。而且,他们劝也劝了,算是做到了身为弟兄的责任。


总之,听大哥的没错不就得了。而且,这个方法并非无可取之处。设身处地想想,自己是白马峰的土匪,被胡龙这般不要命的做法,吓都要吓个半死,哪还敢动他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