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河血雾 第十二章 第57回 甘心当汉奸 韩治隆进樱花楼

横笛竖箫 收藏 0 15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69.html


这天,一辆黑色轿车和一辆卡车从柳泉铁矿驶进贾汪煤矿的东大门,卡车上有二十多个鬼子,黑色轿车上下来坐着斋滕弼州和一个中国人。

车在“樱花楼慰安所”门前停下。斋滕弼州带着那个中国人下了车,直接走进“樱花楼慰安所”。

他就是韩治隆,字佑民,是贾汪青山泉村人,民国15年(1926年)考入国民党西北军校。毕业后在张发奎部任见习排长。次年自动离队回乡,后在济宁小闸口税务局当了税务员,虽然只干1年,却买了20多亩地。民国18年任国民党铜山县二区区团长。1932年到村江考入国民党江苏省警官学校,2年后被分配到江苏省保安团第三十八大队二中队任中队长,驻防微山湖东岸。1938年5月,国民党在李宗仁的指挥下先在台儿庄重创日军后,又与日军在徐州会战。由于敌人汇集30万兵力,改变战役策略,军事上一度占据优势。为保存有生力量,李宗仁率部战略撤退,徐州城沦陷,徐州周边的抗日形势发生很大变化。为对抗日军,国民党在苏鲁豫皖边区组建了抗日游击队,韩治隆为游击司令。韩招兵买马,整编地方武装,很快形成一支颇有实力的抗日武装。此时,韩治隆和胡大勋走到了一起,但两人最终走的道路有所不同。胡大勋是铜山县北乡西堡村人,比韩治隆大十三岁,1916年考入南大附中,1919年弃学从军,参加张家口西北军的随营学校当学兵,先后任过军械长,军械库主任,财政处庶务长、营长等职。“七.七”事变,胡大勋出于爱国之心积极参加募捐慰劳前线将士等抗日活动。第五战区游击总指挥部总指挥得知胡大勋在社会很有声望,遂给他以游击总指挥部特务总长的委任,要他组织地方农民武装,守土抗日。胡大勋毅然公开抗日,与韩治隆的抗日武装进行合作,命名为苏鲁边区抗日游击队,胡大勋为副司令。1938年秋,部队改编为常备旅的第七团,胡大勋为副团长。1938年残冬,胡大勋任陇海南进支队参议。韩治隆手下有一位得力干将叫杨茂林,是贾汪附近人,是加强营营长。杨在韩的部队里非常活跃,有威信,有很强的协调能力。在与敌人多次战斗中,都能很好的协调兄弟部队联合作战,取得很不俗战绩,是日军的心腹大患,几欲铲除而不能。1939年的三、四月份,日军调集两千人,在不老河南边的小塔山将杨茂林的六、七百人紧紧咬住。杨茂林率部在小塔山街里依托民房为掩护,与数倍敌人顽强战斗。敌人一阵迫击炮后,民房不断被掀翻倒塌,杨部被炸死的砸死的很多,情况甚为惨烈。敌人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形势对他们很不利。他们北面背靠不老河,南面有敌人重火力威胁。战斗在凌晨打响,至上午十时,杨茂林指挥士兵打退鬼子几次进攻,已经有很大伤亡。敌人的目的就是要围困他们,消耗他们,最后予以重击。得知杨茂林部被围,韩治隆调兵遣将解救。郭子民时为大许区区长兼第四大队队长,率林德志、靖大贤、吴横山三个连配合韩治隆行动。韩先集中兵力于紫庄、吴窑从敌人西部强渡京杭运河增援杨部。日军迅速组织重兵于运河南岸阻击,战斗相当激烈,郭部伤亡较重,无法组织有力进攻,最终没能渡过运河。眼看朝夕相处的战友一个一个死在敌人的炮火中,杨茂林心如刀绞。为保存自己的战斗力,杨茂林考虑突围。他也知道,与敌人近距离作战,组织过河突围风险很大,但情况逼迫,不得不实施此下策。再一次击退鬼子进攻后,杨茂林留下一个排掩护突围,自己率大部向汴塘一带转移。可惜,敌人步步紧逼,火力凶猛,一排人很快被打光,始终没能甩下敌人,终在汴塘村大马头村又遭敌人围困。苦战几小时后,一个加强营、六七百战士弹尽粮绝,几乎全部战死。在最后时刻,杨茂林在胸部被打穿的情况下,拼尽力气砸坏了手中的机枪,没有给鬼子留下任何战利品。杨茂林的部下个个都是英雄好汉,没有一个临阵退缩。他们身形敏捷,作战素质高,给敌人很大的杀伤力。日伪军伤亡不下三百人。此次战役,韩治隆失去杨茂林这个坚实背膀,势力渐消,无法再与鬼子发生较大规模的战斗。徐州沦陷后,韩部军心涣散,纷纷逃跑,韩本人成了光杆司令,不得不回家。他在共产党员陈诚一等的影响下,参加苏鲁边区抗日游击队,任司令,活动于青山泉一带。1939年春,胡大勋在铜山县地方爱国人士的请求下回家乡抗日。1939年4月,胡大勋被委任为铜滕峄邳四县边联办事处主任。同年10月,韩治隆率部南下想投靠国民党第三战区苏鲁皖游击总指挥李明扬,至睢宁遭日军袭击,化装仅带几个随从前往泰州投李。次年回来后,拒绝与共产党人合作抗日,率其亲信部队分离出来。1939年底,上级决定将办事处所属部队合编为一一五师运河支队,胡大勋任参谋长。1941年初发展到3000人左右。韩治隆的队伍扩大后,表面上打着抗日旗号,暗中却与日军勾结,干着反共、反人民的勾当。此间,他在自己家中建造一座陶瓷窑,雇用几十名工人,家里又雇了长工、佣人。此时的韩治隆已经公开投靠了日本人。

韩治隆这次来贾汪的目的只有一个:死心塌地地当汉奸,企图吞并黄邱套根据地,消灭中共领导的运河支队。

斋滕弼州带着韩治隆走进“樱花楼”的大厅,里面已经有“樱花楼”的头牌英子在等候。

英子见斋滕弼州和韩治隆进来,便让四名日本小姐出门,四名日本小姐便出门站立两旁。

斋滕弼州和英子在一张八仙桌两侧分别坐下,韩治隆则坐在离八仙桌有两米处东侧的一张椅子上。

韩治隆掏出烟来递给斋滕弼州,斋滕弼州摆了下手,韩治隆再把烟递向英子,英子则从桌上拿起一个铁盒打开取出一支雪茄,递给韩治隆。

韩治隆受宠若惊似的接过,英子将火机打着,给韩治隆点着烟,细声细语地道:“想必你就是韩司令吧?”

韩治隆皮笑肉不笑地点点头:“在下韩治隆。”

斋滕弼州对英子道:“英子小姐,韩司令今天是有重要情报告诉你的。”

英子口里吐了个烟圈,问道:“哦,说吧。”

韩治隆刚刚坐在椅子上,又忽地站起身来:“报告!情况是这样:我原来有个部下在运河支队里当排长,他有个堂兄是黄邱套西北唐庄的区长,也是为皇军做事的,最近我得到可靠情报,他要回家照顾老娘,不想跟八路干了。我想把他给皇军拉过来,他认识一些运河支队的人,这对于消灭运河支队很有作用,只是。。。。。。”

英子温柔地说:“只是什么?说吧。”

韩治隆接着说:“只是他要离开了运河支队,担心运河支队的人会找他算账,他在家里是呆不下去的。”

斋滕弼州连忙说:“那就让他住到矿上好了,给皇军多长只眼。”

英子沉思了一下,对斋滕弼州说:“斋滕矿长,为了矿山的安全,很有必要清理矿上八路的地下组织成员,必须要有人了解他们向运河支队传递信息的动向,这个龙,他完全可以代替皇军行动。只是要对他进行考察。我已经向徐州方面建议,在贾汪成立协助皇军及矿警队工作的特别行动队,就叫特务队好了。如果这个龙可以,那就给他个职务,让他当特务队长。”

斋滕弼州说:“好,这样矿上的安全方面就有了保证。”

韩治隆点头哈腰说:“这样好,给他个队长干,又直接听皇军指挥,他肯定满意。”

英子走到韩治隆跟前,用纤细的小手拍了拍韩治隆的肩膀:“韩君,你能为皇军效力,很好,我会让你满意的。”说着,向门外叫了一声:“阿娇,进来。”

在门外站着的一位日本小姐进来。

英子说:“韩司令是自己人,他以后就由你你来伺候吧。”

阿娇向韩治隆鞠躬道:“请吧,韩君。”

韩治隆瞅了瞅斋滕弼州。

斋滕弼州:“韩的,去吧。阿娇的手段大大的好!”

韩治隆受宠若惊地跟着阿娇出门,向东边的厢房走去。

英子对斋滕弼州低声说:“樱花计划的实施必须落到实处。明天将有一个中队的皇军从徐州来这里,作为你的护矿力量,另外还给你增加了一些弹药,安全问题应该有了保证。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你要抓紧煤炭的生产和铁矿的开采,这是皇军在华东地区的保障。还有,对当地粮食棉花的收集,可以让韩司令帮助去做。”英子把手挥了一下。

斋滕弼州想去握下英子的小手,可英子竟把手收回,点燃一支雪茄抽起来。她再次吐着烟圈,然后眯起迷人的眼睛对斋滕弼州说:“我身上不舒服,你改日再来吧,我专门招待你。”

斋滕弼州激动地把双脚并齐,向英子一探头:“谢谢!你需要什么尽管吩咐!”

英子向外摆了摆手。

斋滕弼州依依不舍地向外退去。

门外的日本小姐向斋滕弼州鞠躬:“请多关照!”

“斋滕君走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