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数2009年中国电影惨淡票房

世界王牌 收藏 6 545

2009年,不愧贱片元年。


一堆恶搞至极、KUSO无限的电影,裹挟着种种反高尚反严肃反思考反情怀的泥沙,倾倒在中国电影院里每个座位上,大把收获票房与恶评,创作者们脸红心热,纷纷对贱片们取得的“成就”表示激动,再信誓旦旦大谈将贱片事业继续发扬光大。曾经执中国电影牛耳的大腕以低姿态表明自己犯贱是顺应潮流,不耻下贱;初尝贱片利益的后来者则表示,犯贱乃天赋人权,犯贱有理,做贱无罪;更有早就“贱”惯了的大声疾呼,我玩的就是“贱”道,观众也早已经习惯中国电影的“贱”气了。此种种犯贱做贱下贱卑贱低贱之风,本来为中国电影界偶见,现在却成为一众冠以“制片编剧导演”名号的创作者趋之若鹜的创作圭臬,正应了当下中国抢钱搂钱赚钱蒙钱骗钱而毫无羞耻感的世风。真所谓一呼而百应,一蹴而成之。一时海内尽现——毫无精神探索者独立品格,毫无思想出产者精彩创意,毫无文化传播者人性关怀的三无产品。




君不见——


曾经领中国电影风气之先的张艺谋,从《英雄》而《十面埋伏》而《满城尽带黄金甲》,内力尽失,思考枯竭。《三枪》倾情一现,竟成一部令人摸不着头脑、乃至倍感无聊,甚而愤怒的作品。毫无内容,却在各种宣传媒介滚动重复轰炸,令人生厌。——抢钱2.6亿。








君不见——


“烂片之王”携《大内密探零零狗》带来的不思进取的“无厘头+屎尿屁”之过气烂片模式,仍然在内地大把收获银子,并且一并调戏了内地观众的智商。粗糙的道具和表演无疑可以让王晶收获一个“成人弱智古装版奥特曼”的名誉了。——敛财过亿。










《刺陵》:似曾相识的剧情+极不合适的主演,再来点没头没尾的感情前史,和人为财死的“严肃”思考,有些不知所云,有些莫名其妙。票房6700万。








《机器侠》:菩提老祖走火入魔了,玩弄亮晶晶滑溜溜的科技质感上瘾,却夹杂毫不科技的烂俗三角恋和非常城乡的片儿警生活感,好分裂好奇怪好诡异。。。票房5100万。








熊猫大侠》:本来尚可存有一丝情怀,却被漏洞百出牵强附会之内容、毫无关联意义的群像卖弄、短平快狠的搂钱欲望,谋杀在智商的起跑线上,被誉为“贱出一片天”。票房2000万。






《追影》:刚要装酷,发现还是贱片一个。又是古装,又是打斗,又是蒙面的红颜和失窃的地图。。。。。。囧。。。。。。票房1200万。








《倔强萝卜》:依靠黄渤+奇巧小道具+蒸汽朋克场景,500万收获2000万,可谓成功矣。只是主题混乱,不可咂摸,模棱两可,不知所云。








《皇家刺青》:贱则贱矣,却还没有贱到《熊猫大侠》的妙处。古装+探宝+搞怪=毫无创意头脑僵化的跟风之作。罢了罢了。投资主创们本对票房充满幻想,却收获区区200万。








隋朝来客》:又是穿越题材,而且穿得还是那么简单直接,投资好低,但古人说新语,还是赚了,票房500万,听说要拍续集了。










《夜店》:俗套的封闭空间,立不住的故事,笨贼一箩筐,笨观众一箩筐。贱到让人呵欠连天,也算不易了。1550万。








《气喘吁吁》:那慌乱无比的节奏、没头没脑的表演、逻辑失常的故事,生生败坏了葛大爷一世英名,让每个观众都近乎发疯,也萌生了当导演的欲望。发行方使出吃奶力气发行,居然斩获4150万,烂片创下极佳票房,可谓奇迹。








《火星没事》:毫无新意的小打小闹,拿观众当低龄儿童,刘仪伟做导演跟他做主持人一样,颇多小情趣,极少大幽默;颇多小聪明,极少大智慧。935万票房比投资还少个几十万,这下亏了。








《窈窕绅士》:表演和剧情发展有一定可看性,可惜就是那种“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爱情结局怎么都觉得看过一万多遍了。票房2100万。








《寻找成龙》:成龙电影本是必看,只是他近年之作越发令人失望,他担当艺术总监的这部影像粗糙的小片更是令人深感索然。10分钟就已将耐性耗尽。滞涩的剪辑,业余的演出水准,败坏了成龙的名头。恐怕艺术总监也只是制片方吸引眼球的字幕游戏而已。1750万。








《盗版猫》:音乐圈的玩票之作,本应诚意十足,新意十足,闯劲十足,可满眼尽是贱人、丑男、痞子,精神层面毫无掩饰地暴露出,当前中国音乐圈、电影圈的那点吊儿郎当、闲的蛋疼、拿无知当个性的集体无意识。票房能有100万?诚意缺失遭观众遗弃。










《狼灾记》:一贯眼高手低的,一贯为下个世纪拍片的,一贯拿观众当哲学家,视民意如粪土的。。。田壮壮!是够悲壮的。投资数千万,票房400万。








麦田》:已经不屑小投资的第五代们,还在用陈旧的“思想启蒙+我行我素”模式,高屋建瓴醍醐灌顶,对抗“创意为本、人性为根、品质为命”的商业电影买房市场,难免集体失态,集体裸奔。投资6500万,票房800万。








其他如《大胃王》、《欠我十万零五千》、《重庆美女》、《恋爱前规则》之类之类,就不说了罢。。。。。。




列出票房,甚至列出投入产出比,只是让大家看看,我们中国的精神农场,在盛产什么样的粮食;这些粮食,又是怎样被我们用钞票换来,集体食用并消化吸收。。。。。。




可是,贱片们早已进入吸毒的短暂娱乐狂欢,却并不关心身体五脏,将承受怎样的溃烂孱弱。除了靠做贱自己赢得票房,贱片另有妙招儿,那就是,在票房还没影儿的时候,就酝酿好了一干水文儿,叫嚣自己这个投资如何小的小片,如何在大片的挤压下,依旧获得了超过千万的票房。实际情况是,在品质和品格都走在前列的异族大片们拿下上亿票房的时候,这些贱片正连滚带爬,为100万票房折腰。




这便是中国电影生态,千人一面、畸形变态、急功近利、吵吵闹闹、夸大其辞、至贱无敌。。。。。。




于是,像早早买下电影改编权,经历电视剧版大火之后,姗姗来迟的电影版《马文的战争》,不太好意思地出现了,你居然发现,她就像一个瑟瑟发抖的卖火柴的小姑娘,忽然间闯进了一个充斥着醉汉、恶棍、奸商和伪君子的乌烟瘴气的酒吧,如此不协调,如此弱势,并从背后升起由衷的寒意。。。。。。












是的,这便是中国电影生态,贱片无良,好片没娘;要么低俗恶搞,要么古装逃避,要么兼而有之,然后大把圈钱,并进一步培养起观众那懒惰的审美和拒绝思考的神经。于是,直面现实的小片,让你时不时会想起人类尴尬处境的作品,被大家丢弃,不愿面对。




是的,当我们的艺术生产者,丧失了天真和诚意,只知复制娱乐快餐和精神垃圾的时候;当我们的观众,本能地对严肃的影像充满调侃和揶揄的时候,我们的骨质已经渐渐在流失,我们的品性已经渐渐庸俗。当我们以为电影就是“烧钱+圈钱”循环运动的时候,当我们以为电影就是“搞笑、玩笑、取笑”笑肌运动的时候,往往便有软实力国家奉献的硬电影,带给你宏大的忧伤,宏大的优美,宏大的羞愧感,同时,它们还能连带掏空你口袋里的大子儿。面对《阿凡达》,我们的电影人,是否该为那些烂俗电影“实赔假赚”的票房庆功宴感到惭愧了?我们是否应该认真思考一下,当我们手里攥着500万或1000万投资时,我们奉献给观众的是无厘头屎尿屁插科打诨变态神经病娘娘腔;那么,当我们手里攥着能够出产一部《阿凡达》的35亿人民币时,我们中国人将为世界奉献什么精神产品呢?




为2009年的中国电影默哀……




为准备搏命的,正在发行圈和院线里找娘的,即便发不出太多声音,但保留了一丝脑干和心尖肉的,《马文的战争》,祝福……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