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20.html


霄姐进了她的办公室大约十来分钟以后,我认为她忙活的差不多了,就跟了过去。

我敲了敲门,霄姐问谁,我说是我,未等她说请进,我就直接大步走了进去。霄姐是个夜猫子,这个时间一定还没有睡,我突然闯进,就是要跟她开个玩笑,看看她在做什么。霄姐正面朝着门坐在电脑前,见我进来连忙快速点击鼠标,我疾步走过去,歪着头朝屏幕上看,霄姐使劲推我:“讨厌!我没答应让你进来,你就跑进来。”

我嘿嘿一笑,把她推我的手拨拉到一边,继续装着强行要看屏幕的样子逗她急,她索性不推搡了,说:“你看什么呀?什么都没有。”

屏幕上显示的是桌面图案,任何页面都没有进入,霄姐不可能点击了这么多下鼠标,在电脑前什么也没有做,显然是突然关了刚才打开的内容,这样故意掩饰明显是欲盖弥彰的把戏而已。

她这段时间迷着QQ聊天,有几次我来时她没有来得及关掉,嘀嘀嘀回信息的声音时不时传出,也不知道她聊了什么,一见我过来就关,害得我心里直痒痒。唉,今天又没有逮到,很失败啊我!

霄姐的办公室不是很大,有近二十个平米,屋里简单的放了一套小组合沙发,一个办公桌,还有一些必备的办公设备,看起来很普通很一般。但是,越过她办公桌右侧的门,进入里间来到卧室,那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了。不仅有厨房卫生间小型浴室等等各种高档配套设施,就是卧室里的一张床,恐怕也要花费掉一般工薪阶层一年的工资才勉强可以买到。屋子很宽大,布置的既温馨又典雅,与外间简简单单的摆设仿若有天壤之别。

她的卧室很少有人进去过,除了专职做清洁的一位女工,估计我就是第二位有幸的人了。我来这里工作很久了,还从来没见老板在这里待过一夜,来的极少的几次,都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就像一般办事的人员找霄姐谈事一样,丝毫也没有停下来小住的意思。

当然,我也只是与那位清洁女工一样,进去帮她忙过几次,她很讨厌外人进她的房间,房间里若是有个什么东西坏了,她和清洁女工弄不了,她就把我叫上帮一把,仅此而已。

我还没有机会坐过她屋里的那套很漂亮的沙发呢!那么昂贵的东西放在她屋里,简直就是一种浪费,不要说有人去坐,即使有幸去参观的机会都没有。她的厨房装饰的也很考究,可惜,估计她连菜刀放在哪里,油盐酱醋是否齐全都不清楚,因为她根本不会做饭,她吃饭是叫了外卖在办公室里吃,偶尔也会出去撮一顿,不知当初为何要装饰一个厨房在那里,从来不使用,也没有人进去参观,好端端地浪费那么多的材料究竟干吗?

来这里工作这么久了,也陆陆续续听说,霄姐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很不错的时装模特,有一次在走T台演出的时候被老板看中,老板是个很有心计的人,知道什么样的女人该用什么样的方法进攻,没有多久,霄姐只好缴械投降,成了老板的新嫁娘。当时追霄姐的人也是很多的,论外观,老板身材弱小,比霄姐至少要矮了半个头;论财势,老板当时才刚刚起步,比他有钱的大有人在,用霄姐的原话就是,最终是稀里糊涂上了郝民的贼船。

两人曾经也恩恩爱爱了那么一回,因为一次特殊的原因,才使得两人走到了今天这么尴尬的境地。

他们结婚以后没有几年,两人就挣下了很大一份家业,霄姐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怀孕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还是在一次重感冒几天了都没好,去医院做全面检查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体内已经孕育了另一个生命。当时老板开心坏了,就极力怂恿霄姐什么事也别做,就在家里养着,等待数月以后孩子的降临。

霄姐一开始也是愿意的,她也想为自己喜爱的男人早点留下一个后代,可是,她一打听,因为先前自己不知道的原因,为了治疗感冒吃了很多的药物,听说怀孕期间吃了药物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她怕今后生下来的孩子不健康,就跟老板商量,乘着胎儿还没有成型尽快打掉,今后再要一个健康的孩子。对老板来说也难以取舍,当时他很忙,赶着去外地参加一个重要的商务会议,没有表态就走了。一个星期以后回来才知道,霄姐自作主张打掉了胎儿,老板也没有表示不开心,依旧与她恩爱如初,可是,后来一件谁也不曾料到的可怕事件,使这一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半年多以后,老板的母亲突然遭遇一场意外离开了人世,老板是个孝子,他很痛苦,同时,他也为在母亲有生之年未能看到自己的后代而深深地懊悔,他把这一切都怪罪在了霄姐的身上,是霄姐擅作主张打了胎,才造成了终生的遗憾。尽管他也知道这不是霄姐的错,霄姐也不会料到事后会有这么大的变故,但是,老板就是解不开这个结。老板是个极其聪明的人,但在这个问题上他始终不能走出来,他渐渐疏远了霄姐,他心里也知道这对霄姐不公,可就是挥不去内心的阴影,没有办法,他只好选择退缩,很长时间也不来看望霄姐一次。

霄姐是了解老板这个心结的,霄姐也很无奈,她只能默默承受自己深爱的男人渐渐远离的痛苦。老板的父亲后来重新找了个老伴,霄姐和老板就各自住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很少在一起聚会,只有到了逢年过节的时候,才相约一起回家看看老父亲。

虽说两人已经分居了,但两人的关系始终还是很好,两人内心深处都还是深爱着对方,只是再也回不到了往日的甜蜜。老板那里我不经常去,对他的事情我了解的不多,但是霄姐是我的顶头上司,就住在我工作室的隔壁,每天都能看到她,我了解她的痛苦,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却得不到正常女人应该有的男人的关爱,内心的痛苦想必非一般人能够理解。霄姐是个好女人,我了解她的为人,所以,我对她目前的处境深表同情。

同情归同情,但我不能过分表露,毕竟她是女人我是男人,而且她还是老板的女人,老板是我的恩人,我不可以有其他的非分想法。我只有暗地里尽我的能力去照顾她,帮着她打理好这份生意,帮着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仅此而已,不可以有过分举动。

她是一个极其漂亮的女子,又是处在最有女人味的年龄,很多来这里的顾客,偶然遇见她,都会情不自禁多看几眼,甚至有几个胆大的,竟然黏糊着她,想得到她的恩赐。她讨厌这些人,只要她告诉了我,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霄姐遇到几次小小的麻烦,都是我暗地里帮她摆平的。

她就这样过着平淡的生活,无聊的天天以看煽情的电视剧打发日子,最近好像又迷上了电脑QQ,不知她会和网友怎么聊,一见到我就关,弄得我心里很好奇,但也不好怎么去干预。

我见她把全部页面都关了才让我看,知道她是怕我笑话她,跟个天真纯情的美少女似的玩QQ泡帅哥,我也不揭她的短,装作早已了解了她的小伎俩似的对着她冷笑。

我坐在对面的沙发里继续怪怪地看着她,她终于沉不住气了,跟我耍无赖说:“你无耻你,我根本没和网友聊天。”

“看看,看看,这叫什么?这就是此地无银知道不?我没说你就不打自招啊你。”

“讨厌!”霄姐由于喝了点酒的原因,脸色红扑扑的愈加好看,犹如少女般的娇嗲,无限幽怨地白了我一眼。

我很喜欢霄姐这样的神态,假如她不是老板的妻子,假如老板不是我的恩人,我想,我早已控制不住自己,我会为了我的幸福,不顾一切追求她。她是一个懂得男人心情的女子,能够很细心很体贴对待她所喜爱的男人,她也是有品位有文化的人,这样的女子,正是我心中喜欢和向往的。

我不想看到她整天哀怨,整天这样在痛苦寂寞中打发时日。这是上天对她的不公,让如此美丽,如此善解人意的女子,独自一人空守闺房,简直就是——就是——就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我只是心里感觉不忍,觉得霄姐这样过的好苦。

霄姐见我没有搭理她,就说:“对了木森,那件事有什么打算没有?”

我把晚上去找李所长的事情跟她说了,她就说,找他没有作用,郝民找的分局陈队跟他说都不管用,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我说,等郝总明天回来了,我去问问郝总有什么建议。

霄姐没再说什么,沉默了一会儿,霄姐才说:“跟他商量商量也好,他的馊主意不少,兴许管用。不管怎样,你都不要再采取暴力手段了,你有个什么闪失,我心里好难受。就像前两天,以为你打死了人警察要抓你,我心里,我……”

说着说着,原本开心的笑脸,突然变得多云转阴,马上就要倾盆大雨了,我赶紧说:“打住,打住,请节约用水,千万千万要节约,勤俭节约一定要牢记在心啊!”

“讨厌你!”霄姐娇容顿怒,拿起桌子上的圆珠笔向我扔来。

我顺手接过,放在茶几上,嘿嘿地笑着说:“我知道你为我好,但也不能说着说着就流泪吧?你流泪我心里好酸,不忍心看到啊!”

“真的吗?你真的在意我流不流泪?真的会在意我的感受?”霄姐转怒为喜,两眼放光期待着我的回答。

“你是我的霄姐,又是我的领导,下属当然希望领导开心了。”

“我讨厌你!——真的很讨厌你!”

唉,女人的心,天上的云,我也不知是谁说的这么经典了,反正这时候的霄姐就是如此,都不知道她为何说变就变,我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我只好准备撤退,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我再四处看看去。”

我站起,朝门口走,霄姐突然柔声说:“噢,木森,你帮我看看浴室里的热水器怎么开不大了。”

“怎么回事?”我扭身站在了原处问她。

“你跟我进来看看吧。”霄姐迈着猫步窈窕前行,我在后面步步紧跟,望着她美好的身段,我的脑海浮想联翩。眨眼间来到浴室,霄姐指着热水器说:“怎么淋浴头放水调不大了?”

我看了下,见是阀门松了,用手反方向稍微拧紧就行了,我打开热水试了试,已经可以使用了,就说:“小问题,修好了。”

霄姐就说:“刚才我想洗澡来着,打开热水就那么一点儿,急死我了。”

我开玩笑说:“真笨,这点儿小问题都弄不好,是不是还要我帮你洗澡啊?”

说完,我立即后悔了。我怎么能跟霄姐说这样的话?尤其是在这个地方,这么暧昧的环境很容易出事的啊!霄姐昂起红扑扑的脸在看着我,吓得我赶紧低头打算从她身边绕开逃走。

霄姐一下来了精神,突然挡着我说:“我不让你走!”

“霄姐,水阀弄好了,你洗澡吧,我要出去工作了。”

“不!”霄姐依旧拦着我。

我跟她打岔,问:“霄姐,你今晚跑哪喝酒了?一身的酒味,赶紧洗澡休息吧。”

“你在意我去哪喝酒吗?是不是很想知道我和谁一起喝酒你不好意思说?你很关心我对吗?”

“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霄姐一把搂紧我,昂起头,伸出小嘴,一下子把我的话堵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