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夫妻引悲剧 两岁娃被父亲暴打死

小西天的兵 收藏 2 379
导读:两岁娃被父亲暴打死 “兄妹”夫妻引悲剧 小虎(化名)死了,这个仅仅1岁10个月的孩子最终还是死在了父亲李海龙毒手下。昨天中午,噩耗传出时,刚从北京连夜赶回来、一直守候在郑州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的妈妈孙梅(化名)一下子瘫软在地。 一段“奇特”的婚姻 未婚先孕,“妹妹”嫁给“哥哥” 1月31日中午,在郑州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孙梅坐在长凳上,双手抱头,不停地哭泣,身边,是她刚刚给儿子买的一套新衣服和一个布娃娃。“当时接到电话后,就连夜回来了,今天早上6点多到的。”一下车,孙梅便立马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两岁娃被父亲暴打死 “兄妹”夫妻引悲剧

小虎(化名)死了,这个仅仅1岁10个月的孩子最终还是死在了父亲李海龙毒手下。昨天中午,噩耗传出时,刚从北京连夜赶回来、一直守候在郑州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的妈妈孙梅(化名)一下子瘫软在地。


一段“奇特”的婚姻


未婚先孕,“妹妹”嫁给“哥哥”


1月31日中午,在郑州市儿童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外,孙梅坐在长凳上,双手抱头,不停地哭泣,身边,是她刚刚给儿子买的一套新衣服和一个布娃娃。“当时接到电话后,就连夜回来了,今天早上6点多到的。”一下车,孙梅便立马赶往医院,并于当天晚上第一次见到了儿子,“真是惨不忍睹,浑身被打得伤痕累累,恨死他了。”没有说完,孙梅再次哭泣不止。


中午时分,情绪稍稍平息后的孙梅向记者介绍了她和丈夫的婚姻。


孙梅今年22岁,是两个孩子的母亲。7年前,因为妈妈改嫁,当时15岁的孙梅跟随妈妈一起从甘肃来到河南新郑市八千乡李久昌村,当时继父家有个儿子,20岁,这就是李海龙。在新郑生活了一段时间后,孙梅回到了甘肃的亲生父亲身边。后来,孙梅独自去了北京,认识了一个男友,两人同居了,但是由于双方家庭条件相差较大,孙梅的亲生父亲不同意这门婚事,“想了想,家人说得也有道理,最后,我主动离开了他。”但这时,孙梅已经怀孕了。带着4个月的身孕,孙梅回到了新郑的妈妈家,“我本来想回家做掉孩子的。”


此时,家人建议孙梅与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李海龙结婚,也给没出生的孩子一个父亲。李海龙和孙梅都同意了,两人于2007年年底,举行了结婚仪式,因为当时孙梅不到法定结婚年龄,两人并没有领结婚证。不久,孙梅腹中的孩子降生,就是小虎。


一场“意外”的惨剧


母亲外出打工,父亲打死儿子


孙梅说,虽然两个人并没有什么感情,但既然李海龙接受了自己肚子中的孩子,那就好好跟李海龙过。两人之后还生了个女儿。但在接下来的日子,孙梅对李海龙越来越不满意,“他一点都不争气,挣一点钱都上网打游戏花完,曾经有一次,他上网上了七天七夜。”


两个月前,再次闹完矛盾后,孙梅抛下当时1岁8个月的儿子和不到两个月的女儿去北京打工了。


在这期间,李海龙不停地给孙梅打电话,让她回来,“有两次,电话中我们吵恼了,他说如果我不回来,就把儿子卖了或弄死。”但孙梅想,李海龙虽然不怎么顾家,但结婚后对她和儿子还比较好,所以并没有把这种威胁放在心上。


但没想到,这种威胁变成了现实。昨天中午12时25分,小虎经抢救无效死亡。(大河报 李晓敏 许俊文)


故意伤害致娃亡毒手父亲被刑拘


郑州市政协委员拟提案建儿童虐待监测平台


昨天下午,新郑市八千乡派出所指导员柳连生告诉记者,获悉孩子已经死亡后,新郑警方派出法医到郑州市儿童医院对孩子进行尸检。目前,李海龙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刑拘,已被新郑市看守所收押。柳连生说:“1月30日晚上警方从郑州把李海龙押回新郑,当时他一路上都在忏悔。”


郑州市政协委员、郑州市儿童医院脑外科主任齐林说:“看到孩子身上的伤痕和牙印,拿手术刀的我心里很难受。”


目前,齐林正准备和其他委员提案,希望能在农村或社区建立由村委会主任、妇联主任等组成的儿童虐待监测平台,及早发现他们身边虐待儿童的行为,以便给予那些被虐待的孩子更多的关怀和帮助。


《两岁娃被父亲打成脑死亡》的报道刊发后,本报热线接到上百位读者的来电,纷纷声讨孩子的父亲没人性。


“孩子再调皮都是孩子。为什么这么狠心下毒手。这种人不配做父亲。就算他不是你亲生的,一个小孩也是人,我想这个小孩也会叫两声爸爸了吧。可为何李海龙这么狠毒呢?一定要严惩凶手!”郑州市民潘先生说。(李一川)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