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化的中国海军(中译本之三)——美国海军情报室

xinghaifucha 收藏 0 121
导读: 第四章: 人员:向着职业军队前进 为了操作和维护越来越多的先进技术平台,中国海军需要一支高素质的官兵队伍。近年来,中国海军强力招募、保留、训练士官,减少对义务兵的依赖,并提升他的人员素质。除了改善入伍官兵的生源,中国还建立了士官团队,以保留技术知识、改善现役水兵结构。中国海军在这些领域取得了令人惊讶的进步,如此积累下来的动能看来是中国海军长期保持高效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国的人员动力 1999年之前,主要来自边远地区教育水平低下的自愿兵是中国海军的主要组成人员。1999年军事法进行了修改,义务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四章: 人员:向着职业军队前进

为了操作和维护越来越多的先进技术平台,中国海军需要一支高素质的官兵队伍。近年来,中国海军强力招募、保留、训练士官,减少对义务兵的依赖,并提升他的人员素质。除了改善入伍官兵的生源,中国还建立了士官团队,以保留技术知识、改善现役水兵结构。中国海军在这些领域取得了令人惊讶的进步,如此积累下来的动能看来是中国海军长期保持高效的重要因素之一。

中国的人员动力

1999年之前,主要来自边远地区教育水平低下的自愿兵是中国海军的主要组成人员。1999年军事法进行了修改,义务兵的服役时间从4年缩短为2年,延长士官的服役时间从16年到30年,中国海军也延长士官的服役年龄到55岁。采取上述措施是基于两个原因:适应只生一个孩子的国策和建立和西方军人相似的士官团队。从1979年开始执行的只生一个孩子的政策,让义务兵的父母很难承受4年的分离之苦。从1999年开始,中国海军缩减义务兵的数量,增加士官的数量至总量的40%。

要成为一个士官,义务兵要提出申请,并被推荐,通过考核,而后获得批准。进一步的升级有赖于一系列理论和实践考试。军队的现代化提供了大量复杂先进的系统和装备,士官担当了更多的角色,完成许多以前由义务兵和军官完成的工作。现在65%到80%的舰上人员由士官担任,担任小队长、食堂管理员、义务兵教官和技术专家。除了士兵方面的变化,中国海军也缩减军官数量建立高水准的团队。中国海军的军官们被期望领导和证明他们在复杂的现代环境条件下的指挥能力、职业素质、政治觉悟和技术知识。为达成这些目标,中国发展了类同美国军官储备计划的国防生计划,增加中国海军军事院校的技术训练、鼓励发展舰上训练和教育,注重提高军队中高学历(硕士和博士)军官的数量。

中国海军士兵的教育和训练也在增加。目前义务兵在到指定单位报到前只受到基础训练,而士官的训练和教育被延长以适应士官较长的服役期。新的教育和训练手段包括在线教育、短期培训班、在职培训机会、士官学校的再教育和基础支持训练。水兵可以到新教室学习海军训练和基础支持。新教室通常配备有电脑、图书馆、政治教材和军事书刊及因特网。点对点的学习和在职学习由于裁减单位中没有特殊技能的人员而被推动。职业军人教育在军官和士官中间开展。

为了吸引和招募有才能的人士,中国海军利用媒体和教育机会塑造海军的良好形象。2007年,中国海军发布了各种军衔的新制服,试图创造海军的现代形象。认识到在经济增长中国内其他行业的竞争力,中国海军也开始增加工资、津贴和补助,并开始处理生活质量问题,以招募和留住有用人才。

为改变大约29万海军官兵,中国海军将会继续关心人员配备、生活质量、教育、招募和留用等问题。为应对这些问题。中国海军重新评估旧政策、重新定义士官的作用、寻找新方法招募和留用高素质人员。可以预期中国海军通过教育、训练和改组,最终是高标准的执行,来实现人员素质的提高,以保证有能力运用现代高效的海军力量。




第五章:训练、演习和联合作战

过去几年中更复杂、模拟真实情景的各单位单独训练和多平台的合成演习提高了中国海军应对复杂现代战争的能力。另外,中国海军特别强调水上和水下巡航,这提供了机会训练在现代战争条件下需要的技术和战术技巧。

同时,中国海军强调真正的协同能力的重要性——所谓的混成联合作战——并发展适当的理论。2004年,一个重要的步骤被采取:海军、空军和二炮的领导成为中央军委的成员,而此前一贯由陆军代表组成。强调联合在演习、职业教育和后期计划中被显著提到,但是严酷的挑战仍然存在。在各阶层中广泛存在的老旧势力——陆军严重限制了这种进步。

训练和演习

过去8年来,中国海军的训练变得更加复杂和真实。历史上,中国海军的训练总是被一年一度的征兵严重影响,这使得每年11月底到新年前的训练停止。当前的训练周期仍然如此。但是由于中国海军更少的依赖义务兵和转化成职业军队,舰队能够在新年的早期就进行复杂的训练,从而在全年保持一个较高的战备水平。中国海军的训练在农历新年后一月底二月初认真的开始。每个训练年的早期阶段训练主要焦点是小型舰队集合、基本武器技巧,包括射击、航海和编队训练。随着训练的深入,基本技能训练转变成合成技能训练,包括防空、反舰和反潜。每年的训练演习包括对抗、混成编队作战和空、舰、潜合成演练。到了中期,中国海军的三个舰队至少各自组织一次舰队级别的模拟或实弹发射,和一次舰队级别的两栖登陆。

年度训练的高潮是在9月末或者早秋,舰队水平的以合成空、舰、潜为一体的协同训练和演习是很普通的。第4季度,训练偶然会以混成舰队的级别进行,以混成特遣队或者对抗力量示范为特色。混成舰队训练特别包括多层次的实弹发射。9月末,经常在中国沿海进行两栖登陆,特别是在南京和广州军区。除了海军外,这些演习通常包括陆军和空军,甚至二炮。

2009年的军训大纲强调在实战条件下,在复杂电磁条件和恶劣海情条件下,把新的先进技术整合进军队结构中。中国军队缺乏真实高质量的训练困扰了中国军队的规划者们很长时间了,因此,军队特别强调战术训练课程和尽可能接近实战情景的训练。可以确认中国军队通过多种手段增加了军队演习的复杂程度,这包括演习的规模、频繁程度和在演习的过程中执行多种不同任务。例如在训练年中跨平台、多层次的武器训练代替了过去那种单一单位单一武器的训练方式。这些演习经常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快速展开。演习进程中执行多样化的任务使演习更加复杂,例如低能见度、恶劣海情、黑夜和白昼对抗训练、在敌意电磁条件下作战。

中国空军和海军在演习中经常担任对手角色,有时演练迫使军官快速作出决定,偏离脚本。空、潜、舰更加强调在远程陌生海域作战的能力。这种意图不仅提升了军官在战时的战斗素养,也通过严格的训练赢得了在陌生条件下长期作战的能力。

空、舰、潜训练日益强调在单一航次或一个飞行架次中完成多种任务,这不仅可能是努力扩展训练的多样性和复杂性的,而且是在限制装备的损耗程度的同时最大化的提高训练效益。作为合成对抗训练的一部分,演习强调使用舰载或潜载的中国海军最新式的反舰巡航导弹,使用舰艇、潜艇和直升机发射鱼雷。舰和直升机的联合使用正逐渐整合进反潜训练中,并经常包括作为假想敌的目标潜艇训练。潜艇训练包括很多科目,例如侦查、接近和攻击,利用海声环境规避反潜力量的侦查。

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训练强调技术的多样性和利用新技术提高战术能力。航空训练包括训练战术格斗能力、空中拦截任务、数据链和电子战。此外,中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开办了许多先进的训练中心,逐渐增加现代战机和模拟器来训练飞行员和技术人员。

为了更好的支持协同和合成训练,岸上指挥所进行更真实的演习以提高指挥人员的计划和决策能力。

过去十年间,中国海军举行了一系列以合同战争和战役水平为特色的演练。很多演习包括检验新的战役战术概念,例如水面舰艇编队打击敌人编队、潜艇布雷、隐蔽攻击、海军航空兵使用反舰巡航导弹攻击、联合封锁和联合两栖登陆。在职业军事教育和班级训练构成中国海军水兵职业化、专业化训练的主要组成部分的同时,海上训练和演习形成他们的技巧提升和进步的主要支柱。中国海军的训练和演习分成5个主要类型:视察、示范、调研、战术和战役、

视察演习 被用来检查单位的领导水平和政治觉悟,发现问题,总结缺点,改进训练和战备。

示范演习 被用来示范战术概念、组织和指挥方法、战斗活动,由观摩者学习和补充。

调研演习 被用来在战术和移动状态下检验和评估新技术战备,调研现代战争条件下战斗和训练方法,对军队的新组织结构进行理论评估,评估规章制度和教学方法,检查战备的实用性。一个最近的调研发生在2008年7月,调研在电子干扰的环境下航空兵打击舰队的能力。

战术演习 用来提高指挥官的指挥和组织能力,提高战斗单位的战斗能力,通常在特定背景下进行。战术演习注重为海战取胜而需要的基本战术原则和方法进行细节指导。战术训练构成了随后举行的战役训练的基础。

战役演习 是具有特殊战役合成背景的更大规模的演习。(例如海上岛屿争夺、反舰) 用来提高指挥官的指挥和组织能力,还有战术单位的战斗能力。战役演习是最高水平的战斗单位演习。通常建立在全年的战术训练基础之上。最大的演习有2002士气和东海6,中国媒体没有报道,但是却有部分中央委员观摩。

尽管2000年代的早期,中国海军的演习通常在每个传统训练周期中的某一训练段的末尾阶段举行(4月、8月和11月)。然而近年来中国海军在一个更加固定的时间举行舰队级别或混成舰队级别演习,经常是训练段的开始阶段。这种变化证明了中国海军作战能力的增长,战备水平的总体提高和跨年度战斗能力的上升。

现在中国的演习经常以复杂电磁条件下的作战为特点,在复杂电磁条件下作战被视为现代信息战中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条例》特别强调需要提高电子战能力,取得信息优势和使用先进的电子装备。过去几年中为了提高训练的真实性和复杂性,中国海军的训练和主要演习包括了大量的“实时”“敌对”的电子环境。另外,中国海军的舰艇,有时也包括航空部队在模拟的核子、生物和化学战背景下训练和演习。

在战术训练日益靠近实战的同时,海军也更多的强调模拟战争中后勤的支持训练。这些训练包括派遣救捞队伍救援遇难人员,拖航,打捞和维修模拟战损舰艇。模拟演习包括港内外的补给、加油、医疗救护,武器的装载也定期的在水面和水下单位举行。

室内训练和陆上模拟器训练是中国海军训练和演习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海军的每一个舰队至少有一个船舶训练中心。船舶训练中心负责单位或编队的理论和实践训练,包括基本概念指导,如控制损失、后勤和航海,及更先进的学科如编队训练。中心也为大修或维修后的舰艇提供恢复训练。指导的过程建立在以前学期学习的概念之上。当单位学习新的科目的时候,指导就会变得越来越复杂。船舶训练中心使中国海军每年都能够保持高水平的战备和比较高的技术水平。

像船舶训练中心一样,陆上模拟是司令部成员、舰队、小船队保持战备和技术熟练的重要手段。每个舰队都有自己的模拟器,最大的战斗模拟器位于南京海军指挥学院。先进的陆上模拟器可以保证各种战术训练,如航海、部队机动、火力控制、雷达使用、武器使用和先进的C4ISR使用。计算机模拟也提供了先进的训练内容如多层次任务(防空、反舰、反潜),合成作战(空、潜、舰)和对抗训练。当舰艇在维修、大修或战备周期开始前,中国海军的人员往往使用室内模拟器训练。

这些训练方法和程序的建设,增强了海军的战术熟练程度,使中国海军愿意参与双边和多边演习。2005年,中国的陆海空军与俄罗斯军队举行了和平使命2005军事演习;接下来2007年,俄罗斯主办了和平使命2007军演,这是中国军队第一次到国外举行军事演习;2009年,中国举办了第三次军演。合作并不局限于俄罗斯,2007年中国海军参加了巴基斯坦举办的哈曼2007军演;同年海军还参加了新加坡主持的军演,这是中国海军第一次参加多边军演。中国海军也参加了巴基斯坦2009哈曼军演。中国海军舰艇通常在访问外港和接受到访的时候,与外国战舰举行双边搜索和救援演习。

中国海军巡逻 至少从80年代早期开始,中国海军就进行水面和水下的远程巡逻。过去几年的趋势暗示中国海军强调在中国海区内外进行定期巡逻,展示存在。同样,远程巡逻也训练了作战的真实性和复杂性,包括水下战术训练。过去几年,中国海军进行了日本海、菲律宾海、南海和东太平洋部署活动。现代中国海军历史上第一次,由2艘战舰和1艘补给船组成的舰队到亚丁湾参加反海盗活动。

在通常的巡逻中,中国海军举行复杂的海上训练并进行真实的作战训练,包括深水反潜、各种条件下的联合高速航行、水下补给和针对小船的反海盗训练。

与过去20年的历史相比,近几年水下巡逻的次数增长了三倍以上。像水面舰艇的远程巡逻一样,潜艇的水下巡逻强调在执行其他任务的同时熟悉新的海域。在整个中国海区是巡逻的核心区域的同时,潜艇更加固定的前往菲律宾海域和西太平洋冒险。被广泛报道的是2003年从菲律宾海返回的柴油潜艇通过靠近日本的大隅海峡和2004年、2006年核动力和柴油动力的潜艇在冲绳附近的活动,这显示了中国海军在努力熟悉将来可能的战斗海域。

联合作战

在现代战争中,把单一的战舰结合成紧密的舰队是至关重要的。这需要在思想、理论、军队文化和装备方面相当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使军队协同作战,通过把个体融入整体发挥更大的力量和能力,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力。中国海军现代化的一个重要部分是建设中国海军所说的“合成作战”。直到最近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合成”意味着在一个合成或联合战役中把不同的战力用于一个共同的目标,但是他们的行动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分开的。不过,通过多年来向美国学习和观察现代战争,总的说来中国军队的领导人认为需要在战术层面实现更深入的合成作战。

重要的理论刊物,如国防大学的《战役科学》把联合作战放在优先地位。2004、2006、2008国防白皮书强调混成作战的重要性,描述合成作战时现代战争的基本形式,要把不同的战斗力量融合为一个整体。中国国防部发布的2009训练大纲是联合作战的新起点。理论之外,中国相当多的军事研究机构提升了中国军队的合成作战水平。2006年11月中国陆军、空军和海军的指挥院校和南京军区签署了一份合作协议促进合成战役指挥官的训练和教育。据解放军的官方报道,至少一些资深军官和中级军官参加了指挥院校的研究生培训,尽管这种训练不可能像美国军队那样广泛。

尽管在言辞上、理论上、学术上承诺发展合成作战,中国军队看来在合成作战领域只取得了零星的进步。根据战术训练,中国解放军的官方新闻发布一系列关于合成作战的新闻,包括空军直升机在舰队上空飞行掩护两栖登陆的照片及讨论在防空演习中一个指挥所指挥陆军、空军和民兵的联合问题。根据其中一篇文章,一次空军对海轰炸演习中,空军和海军协同进行了后勤支持和目标支持。除了夏季由南京军区指挥的长期举行的东海两栖登陆演习,2006、07、08年连续进行了命名为“联合”的实弹演习。该演习以跨海两栖登陆为核心,由来自济南军区的陆海空部队进行。报道还说2008年成功的进行地震救灾是混成联合作战能力提高的结果。

然而一些被报道的合成作战的例子实际上是反对合成作战的。例如中国空军的飞机轰炸海军的舰艇,或者空军的飞机当作海军训练的靶子,被叫做“联合训练”。扮演敌对角色不需要合成作战中进攻同一目标的必须的战术和运转上的协同。中国还报道与外国军舰任何水平上的演习为“联合”,即使这种演习仅涉及一方的极少人员。

在后勤等非战术领域,中国通过发展大联勤提高后勤的效率。根据胡锦涛发布的命令,济南军区被选择作为战区级别的后勤改革试点。大联勤计划由官方在2007年4月发布,规定由济南军区作为其他六个军区后勤改革的实验平台。

尽管中国看起来决心进行混成联合作战,但是历史上形成的陆军在各个方面的主导地位可能使转变变得困难。一些军官抱怨正在进行的处于主导地位的跨兵种大兵团概念影响了合成训练的建设和发展。只要这种思想还在流行,向着混成联合作战的进步就会被阻碍。实现真正的混成联合作战,中国军队需要成功的创造包括训练、理论、程序和装备革新在内的团队精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