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英夷自1840年被我大清名将奕山打的丢盔卸甲,狼狈西窜之后,十余年来一直安分守己,不敢再对我天朝有觊觎之心,朝贡也恢复到正常水平。但蛮夷终究是蛮夷,狼子野心不死。那英夷的国君还是个女人,正所谓牝鸡司晨,国之不祥,可见英夷朝纲败坏到何种程度。那英夷自有上次惨败,吃一堑,长一智,这次习得了更加凌厉的妖法,为保险起见,还勾结同处欧罗巴州的蛮荒小国法兰西共同对抗我天朝,妄图和我大清分庭抗礼,独霸西方。但我大清乃天朝上国,便是那些西方诸夷全部联合起来,又岂能抵挡得住我天朝的雷霆一击?那英法两夷不过是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罢了。

1856年,英夷借口一艘名叫亚罗号的朝贡船被大清扣留,使者被两广总督叶名琛羁押,法夷借口一个叫马赖的邪教妖人被天朝百姓打死,向我天朝责难.战争随即爆发。英夷得知上次大败他们的名将奕山将军由于受朝中奸臣诬陷,已经被贬去黑龙江当将军,心下大喜,便伙同法夷直奔广东而来,妄图一雪前耻,报当年一箭之仇。此时坐阵广东的乃是大清两广总督兼五口通商大臣叶名琛.叶名琛是道光十五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任广东巡抚,后来在广东镇压天地会起义,屠杀天地会反贼10余万人,因此被升任两广总督.叶名琛见英夷来势汹汹,又听说英夷各个都会妖法,早已吓的六神无主,惊慌失措,哪里有半点当年奕山将军"谈笑间,英夷灰飞烟灭"的气概?若是奕山将军在,早就料定英夷虽然来势汹汹,但长途跋涉来到广东已经强弩之末,只需在民间遍搜马桶,经血,女子内裤,月经带,黑狗血等大杀器坐等英夷自投罗网便可.但叶名琛只知道“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白白坐失良机,待到英夷买通广东百姓让他们拒交大杀器,把广州围的水泄不通时,已经是回天乏术,除非广州城内有萨满大祭司,否则便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无法救援.1858年1月5日,叶名琛被英夷俘虏,成为我大清和西夷交战以来第一位被俘虏的高级官员,此事被我天朝引为奇耻大辱.叶名琛被俘后竟然还有脸苟活于世,不自杀以谢其罪,还自诩为海上苏武,被天朝上下嘲讽一通后终于羞愧难当,最后在印度加尔各答绝食而死.叶名琛身居高位,戡内乱还能凑合,御外敌时却不知变通,终于落得个身败名裂的下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