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冲天而起的团团火球,就像繁花似锦,满山开遍火红的杜鹃,连绵不绝的朵朵,绽放着毁天灭地的绚丽壮美。深陷在神秘凝重漆黑中的广袤大地在剧烈颠簸中呜咽抽泣;周匝环伺雄峻的莽莽山岳,在彤云汹涌,风云悸色的雷鸣火闪中,就像痛苦中丑陋的蠕虫冲毫无征兆的在渺小的我们面前,急剧抽搐翻滚,乃至于嘶鸣起来!透过烈风呼号中,恍然盖过陌上山岚,厚厚青白的凝重硝烟,反过浅浅连绵起伏的短坡,摆在我们眼前的瞩目是连河一片厚厚滚腾青白之中,清水河南岸团团豪光万丈,恍若云蒸霞蔚的沸腾硝烟。

瞪大眼小步快跑,几乎顺风也看不清浅浅缓坡后,密集散布在数百米宽的低洼及河滩上,敌人的分毫清晰。到处都是枪响,到处都是流弹,爆炸与惨叫呻吟。“乓啷乓啷……”轰鸣爆绽起钢花四溅的金铁交击声,在我麻木的耳边越来越清晰,顿时爬上了我的心底——

我沉默无语,在我脚步不停,瞪大了碧绿的眼眸中;率先突兀在约500百米外,浅浅缓破顶一辆身形鲜明的T-72,正凭着厚厚甲胄在渐渐落的迫炮轰击中转动过硕大狰狞的125mm滑膛炮炮口,它的目标……

转向,射击。眼见着我们冲了上来,一声大吼,再度忍着剧痛发力的刘仲火,迅速转过了自动榴弹发射器,窥准了我右翼及后卫,懵然未知,依然在天昏地暗中簇簇迸发着串串曳光弹链的敌人慨然扣动了扳机。“嘣嘣……”眨眼间,对上一撮撮或2枚或3枚,准确窜在敌人就近的30mm破杀伤枪榴弹保障,登时未觉之中,再度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突突突……”一簇短点中,眼见着蓦地“嘣嘣”的两计声,挂在对面2、300米持续与其对射的一撮敌人,眨眼成满地惨叫翻滚。迅速意识到了的许光赫,迅速一回头,背后不远散布的我们已经嗥叫着冲了去,同时扯破了铜锣般的嗓子,高呼道:“榴弹,我们的!准备脱离!准备脱离!”

散布开,一撮撮兄弟们口口相传,“嘣嘣”迅即间连绵不绝的枪榴弹轰击,再度把右翼一撮疯狂迸射着曳光弹簇的敌人炸灭。闻声,未见攻击后继正面冲来的敌人与装甲火力的肖剑卿,同时也意识到了,兴奋高呼道:“是火子!交替掩护,准备脱离!准备脱离!”

听得命令,掩护着我右翼和后卫的战友们;也在刘仲火一挺来回急点的自动发射器火力下,死死顶住了右后两面更多敌人悍不畏死的小股多路突击,且战且退,迅速刘仲火及正一个冲锋击溃当面敌人,并顺路击毁周近各式车辆的我们靠来。然而AГC-17的持续迸射,身负重伤,单兵行动,前后难以兼顾的刘仲火;在创口迸裂,血流不止,咬牙坚持中,仅仅心忧落在了后面的他,已经力从心,难以觉察到12点至3点钟方向,不过数百米外遗留下一波就近敌人的致命威胁。百数十米,不过是右翼兄弟们一撮撮且战且退离刘仲火短短3、400米不到一半的推进距离。匍在地上,被刘仲火遗落临近BMP 5、600米开外的再度冲背对它的刘仲火发出一声声急促促的轰鸣!

“轰轰……”一小片冰雹般的82mm迫炮弹顿时没有半分滞空尖厉,陡然在BMP的周匝炸开了一蓬蓬冲天而起,劈头盖脑的土坯!落在周近,四射横飞的弹片猝然在BMP钢浇铁铸的车体上,雨打屋棚似,密密麻麻的乱绽开点点刹那消逝的璀璨的火星!“轰轰轰……”瞬息一发未直接命中,砸在周近的急促持续轰鸣,毋庸置疑的昭示着敌人逼近BMP 500-800米散布的数门残存迫炮,隔着一片天昏地暗,蓬蓬汹涌澎湃的爆绽土坯,已经确凿无疑的发现了混在炮火连天,昏黄晦暗中,狠打闷棍的刘仲火。“吼!”与此同时,深知视野不良,恐怕迫击炮无法击毁被取BMP车体的敌人,登时召唤起护在就近的又一波2、30敌人,从我率先冲来的攻击正面左中路短时间,难以兼顾刘仲火的12点至2点钟方向冲了上来!面对锲而不舍,源源不绝,如影随行,一撮撮狂嗥着迅速贴了上来,死死缠住的右后方敌人;同样面临敌人零星迫炮轰击,失去了刘仲火自动榴弹发射器火力支撑的兄弟们,顷刻之间再度陷入一片苦战之中!

“狗操的……啊……”应着轰鸣摔倒在车体内的刘仲火,再度强忍着巨痛,爬了起来。控制台,双目昼夜型观察镜迅速觉察到敌人冲来的他,奋力再度爬上了BMP炮塔。顶着砸在BMP车体旁,弹片四射乱溅出的粒粒火星;强忍着剧痛,咬牙迅速转过了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枪口。趁着抵近迫炮通通不间断急促稍稍偏离BMP车体的轰鸣间歇,心底窥紧了数门迫炮的大约位置,慨然扣动了扳机!

“破破!破破……”短短数秒之间,大致投进了斜刺500米开外一撮撮敌人迫炮炮周近的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顿时成功在一撮撮敌人炮兵周近炸开了蓬蓬破片横飞,凭着一挺顶迫炮数门的急促榴弹轰鸣,死的少,伤的多,不论是死是活,惊呼惨叫就的一撮撮临近敌人炮兵,再度被蛮不讲理的自动榴弹发射器轰成了血肉淋漓。

“索拉!索拉……”面对惨烈的伤亡,没有避弹,没有转移。杀红眼了的一条条疯狗在一片天昏地暗中,不甘示弱的愤恨咆哮着;一撮倒下了又一波上,完好的扑倒了轻伤的上。不甘示弱,绝无妥协,不断填在了破片杀伤枪榴弹难以彻底击毁甚至击伤的一门门Minoment Vzor 82mm迫击炮旁;隔着一片几乎目不能视的天昏地暗,瞄准准了深藏其间,裹足不前的BMP大致位置,持续轰鸣。“吼!”拽着RPG,咆哮着冲了来的一波敌人也在迫炮乱揍BMP车体周匝的同时,越来越近!

不理那罩准了BMP周匝,隔一缓坡,抵近天花乱坠,爆炸轰鸣,随时一发砸中车上,就会要了自己命的抵近迫炮轮番轰击;不理那噼里啪啦爆绽在BMP车体,横飞弹片四射在车体上砸出乱溅的烁烁火星。沉重喘息着,遍体鳞伤,浑身是血的刘仲火,依然咬紧了牙关,任凭着急促后坐的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持续撞击着自己羸弱雄躯,用同样没有分毫停歇,天花乱坠的枚枚VOG-17破片杀伤枪榴弹,鞭炮似一串噼里啪啦,在一撮撮嗥叫猛冲的敌人中不断掀开了一片片腥风血雨。打退一波冲来的,迅即转向,仿佛清尽储弹仓的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的横扫涤荡,在度持续冲其轰鸣没得一个准的迫炮散布区,闷响压着闷响;犁庭扫穴一般,炸开了一片森森鬼泣。毫不做作的自动榴弹发射器轰击,惊动了周近更多的疯狗。“吼!”怒瞪着赤红浑浊的血色双眸,脚踏着遍散于野,惨厉哀嚎的汩汩血流,又一波疯狗撮撮散作多路,拽着RPG-7,连扑带滚的冲了上来。

“啊……啊……”带着咬牙奋然发力,撕心裂肺的痛楚难当;泪奔着,呐喊着的刘仲火,再度迅速转了AГC-17枪口,咬牙扣动了扳机。血,火,爆炸,惨叫,人影;到处都是血火,到处都是爆炸,到处都是惨叫与人影!血流多了会乏力,痛到了极处会晕厥;此刻来回调转AГC-17枪口,顶着着轰在周近炮火,持续射击的刘仲火,已经渐渐眼前发黑,眼冒金星,再也强撑不住了。然而纵然如此,冲恍惚的人影,刘仲火急作的AГC-17依然能用凶猛的破片杀伤枪榴弹持续轰击,用倾泻的弹药弥补着精确的愈发涣散;用横飞四射的破片,死死将一撮撮不断撂倒不断冲近,乃至于断断续续不断伤毙不断冲其和就近兄弟们轰击的数门迫炮火力压制到最低。AГC-17持续的迸射着,没有停息!

苦战,交替交替掩护退了过来。听着,通通炮火,密集枪声,连连惨叫中刘仲火无比熟悉,越来越清晰,剧痛难当的嗥叫,就像刀割似的一声声狠狠满腔羞愧,愤怒与凄楚,周近兄弟们的心。此刻,始终冲在右翼4排兄弟们最前面,那个仿佛枪打不死,炮炸不死,一个人一次冲锋至少打垮了两个排的二愣子。依然还在用他超人的毅力与勇气,强拖着重创的雄躯,一个人顽强的承挡着右翼兄弟们至少一半的敌人攻势如潮的压力。

也许他还能活着……4排就近的战友们若是有人会开BMP;或者多剩几个;哪怕就是之前还能多出个能刘仲火勇敢的,也许刘仲火就会是‘荣誉军团’里,依然还建在的一位不朽传奇。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激战中终于腾出空来的连长在步谈机里道:“肖剑卿,中路正面已击溃。右翼呼叫炮火覆盖,向我迅速靠拢。标号736向东约100米,标号749向西南方约200米。”

肖剑卿泪道:“明白!”

“火子,火子!坚持住,一分钟,最多再给我们一分钟!”不管身处断断续续数门迫击炮急促轰击中的刘仲火听得见,听不见;已经率先靠近了百十米外,最近一撮战友中的12班副李兆存,已然在同右、后两面嗥叫冲来的敌人簇簇激烈交火中,急切的高呼着,想给忍不住剧痛呼号,同样不止自动榴弹发射器轰击刘仲火带来些许心灵的慰藉。

“啊……啊……”刘仲火没有回答,除了忍不住,撕心裂肺的痛楚呼号,“破破破破……”纵然眼冒金星,纵然弹片横行,持续急作的AГC-17,从未停息!

“萨斯嘎尼!”正此时,一撮冲近敌人,从撂倒一地,惨烈呼号中爬了起来,怒不可遏的咆哮声,一空旷中面对一挺AГC-17不熄火力,付出了数十惨重伤亡,一撮撮散开终冲到了直线300米上下的数个侥幸敌人终于扣响了,浸透了自己兄弟鲜血的RPG-7!“轰!轰……”数枚PG-7BM 70.5mm破甲弹,顿时呼啸着划破了空气,在一片天昏地暗,土坯乱溅之中,恍若数颗闪耀着烁烁火色,飞驰苍穹的流星;直冲深藏其内,通通就近82mm迫炮轰鸣中,爆绽火星勾勒出,默然伫立其间的BMP的硕大车体影子,一头撞了上来!

“轰轰……”数枚破甲弹顿时在伫立的BMP就近数米之外爆炸,弹片四射,金铁交击,顿时在BMP彪悍的车体上乱溅出刹那消逝的烁烁火星。“嘣!”一发挨上BMP侧下装甲的70.5mm破甲弹,亦于同时在BMP车体上爆绽开烟花般的纷繁绚丽!硕大剽悍的BMP,顿时应之剧烈摇曳,钢浇铁铸的车体登遍染着星星猎猎燃烧的火苗。“扑哧!”泡沫式自动灭火器随之发动,从内喷发出漂泊外泄车体外,令人窒息的粉尘。“吼!”兴奋带动兴奋,一撮撮散开的一条条疯狗,登时咆哮着扒拉起身子多路向着右翼兄弟们冲来!

“火子!”闻声,即刻意识到的李兆存,转过头,在百米外的不远悲戚的呼唤着刘仲火的名字。

处身BMP炮塔,被一发PG-7BM 70.5mm破甲弹300米上下勉强贯穿车侧的刘仲火并没有去。应声,抵近轰击震倒,已经浑身是血,两眼渐渐发黑的刘仲火,再度以常人难以企及的毅力,忍着骨断经折,撕心裂肺的痛楚再度奋力爬了起来!顶住AГC-17,照准嗥叫近的一撮撮敌人;“啊……啊……干你……干你老母!”剧痛呼号连带着不甘示弱的怒吼,“嘣嘣嘣嘣……”赋予当面敌人梦魇般的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挥洒如雨,再度如风卷残云一般,用一片坦荡之中,通通急促闷响,炸开肆虐横行的破片,在不论迫炮阵地,还是奋然冲近的一撮撮疯狗中,再度掀起了一蓬蓬腥风血雨。

不论扑爬还是蜷缩,一息前还气焰嚣张,猛冲咆哮,冲近的数个侥幸残余,转眼便亦成了汩汩血流,遍地翻滚惨叫,有待发扬的人道主义。“破破破破……”顶着断断续续砸在就近的82mm迫炮弹的零落轰鸣,车体上已经遍布着大大小小弹坑,成了触目惊心蜂窝状的BMP,清尽储弹仓的弹链式车载AГC-17,依然急作,从不停歇……

肖剑卿:“擎天,擎天,我是红剑06,标号736向东100米,标号749向西南200米。东西300米,南北延伸400米,开阔地,敌步兵波攻击!标号736向东南300米,开阔地,敌零星迫炮班散布不明。请求急促压制射击!”

“轰轰……”一道电波,连绵不绝的迫炮压制中,争先恐后划破空气的长哨尖鸣,顿时拉来一浪浪弹如雨下,无情向着右前右后三面的敌人密集覆盖了下去。肢体横飞,裂血长空,带着一叠叠恍若汹涌海啸激撞开来乱溅土坯。一条条嗥叫着,锲而不舍奋死挤压着右翼战友们的疯狗,终于为自己的嚣张气焰,彻底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再凶蛮的无畏,再分散的冲击,也逃不过一片开阔中,罩准了敌一撮撮散兵散布的小块区域,炮兵兄弟们血本大甩卖,用雄厚弹药与火力堆砌出的霸道横行。转眼间,半围上右翼和后卫战友们,恍若源源不绝的数十敌人,便人均承受5-8发60/82mm迫炮弹轰击的恐怖火力下,成就了一地惨绝人寰的满目狼藉。“轰轰……”迫炮密集轰击,刹那这才奢华绚丽的死亡中,唤醒了深藏在每个侥幸敌人心底里,对战神最根本的惊恐与敬畏,这才在一条条枉趁血性的一个个侥幸心中唤醒。展场周匝,迅速一清。“杀!”“突突突……”散开作势冲出数十米的右翼兄弟们这才一个反冲锋把死死缠在自己右、后部的一条条疯狗终于赶了下去。

持续数分钟,簇簇急作的AГC-17,连同刘仲火忍不住剧痛的撕心裂肺的呼疼呻吟终于停歇了。如释重负,已经眼前发黑,这才像抽光了所有力气,颓然扑倒在同样已经是遍布着大小破片弹坑的BMP炮塔上。沉重的粗喘着,依然忍不住满身剧痛抽搐的低声呻吟。此刻,方圆不过1平米的BMP炮塔之上,已经遍洒着少数是敌人,多数是刘仲火自己的淋淋鲜血。

重伤子弹穿透,汩汩流出来的血并不多,这基本创口再度迸裂产生的。在不断创上加创,反复撕裂,乃至于剧烈运动反复损伤到已经局部骨裂、粉碎性骨折的创伤下,强拖着身子,顶着随时都会要了自己命的炮弹,火箭弹,横飞弹片,奋勇战斗,这需要怎样超乎常人的意志与勇气?早成强弩之末的刘仲火已经不行了,然而就在刘仲火与右翼战友们击溃敌人,稍稍舒缓着紧绷着神经的时候,又一波敌人致命的打击也在同时悄然降临……

“火子!火子……”正当击溃敌人,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羞愧的李兆存和就近战友们,两眼挂着泪,哭嚎着,急切呼唤着刘仲火名字;向着1、200米外,刘仲或所在被弹片、火箭炸成千疮百孔的BMP反身冲近时。周近迫炮轰击一清,短时晕眩的刘仲火,听着呼唤也应之稍稍情绪。忍着隐隐的剧痛,粗喘着气,艰难的从扑在已经遍染鲜血的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旁爬起,已经渐渐失神的眼睛,顿时变异常严峻。迅速微微侧头,冲架在身前的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白光瞄准具一探眼,几近再度晕厥中,不知哪儿来了精神,仿佛奋出了毕生的气力,急切高呼道:“别过来!别过来!卧倒!快卧倒!”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轰!轰……”昏暗中,一门门500米开外猝然迸发的125mm滑膛炮,顿时刺痛了我碧绿的眼眸。一发罪恶的破甲弹,连同数枚同样声威赫赫的榴弹,顿时划出了数道火色霹雳,响彻云霄,怒吼咆哮着,向刘仲火身处的BMP,已经散不周近的右翼战友撞了过去!

“嘣!嘣……”带着数声激荡群山的滚滚雷音,就近炸开蓬蓬冲天而起的汹涌土坯顿时将周近散开,心焦刘仲火的战友们,生生撞倒,浅埋在遍地的浅浅的炮坑中。“嘣!”一声炸雷,钢花四射,铁削横飞;自重十数吨计的BMP,眨眼便被锋利无当的ЗБK 14M 125mm尾翼稳定式破甲弹贯穿爆炸,掀翻在地!

“火子,火子……”顶过一通炮火,疯子一般抖落满身土坯的战友们,强忍着就近125mm榴弹爆炸强劲冲击波撞在身上,一阵头晕目眩,急切嚎哭着呼唤着刘仲火的名字,连滚带爬的奋力扑向了百十米外,侧翻在地面上已经开始猎猎燃烧的BMP车体。泪眼朦胧,透过猎猎火色,左右飘忽在淡薄的青烟,惊喜的发现,那个恍若打不死,已是满身褴褛,倒在一片滚烫泥土中的刘仲火,依然的微微抽搐,顽强的喘息。

满心五味杂陈,不知是悲是喜的李兆存,不顾一切的率先扑了过去,一把将已经了血人的刘仲火死死抱在怀里,贴在刘仲火耳边,恸哭着,高声唤道:“火子!火子……”

“呵……呵……”瞪大了眼睛,双目已经失神的刘仲火,口鼻溢出股血来,剧烈喘息一阵,却更像是在笑。

李兆存顿时泪如如泉涌,嚎道:“兄弟,你说话呀!说!别吓我,行不行?”

刘仲火瞪大眼睛,郁在胸口的一口淤血喷了出来,顽强喘息着道:“呵……呵……班副……哭啥……这叫……这叫……血染……血染的……风采……”

以为刘仲火可以死里逃生的李兆存登时喜极而泣,不由得攥紧了拳头就想像寻常一样狠狠垂他个不要命的,豁然意识到收手回来,狠狠淌在刘仲火口鼻的鲜血,哭笑不得的泪道:“你个二愣子,笑我是不是!?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多吓人?吓死我了!”

“呵……呵……”满面是血的刘仲火,顽强喘息,艰难笑着,问:“那个……那个……多少?”

李兆存疑问道:“什么?”

刘仲火艰难道:“炮……”

李兆存飞快抹了抹刘仲火满面是血,兴奋着哭笑道:“125mm!是125mm滑膛炮!你狗日的,T-72都轰不死你!”

刘仲火,艰难笑着,兀自道:“呵……呵……破相了……我比……我比刘……刘四虎(硬骨头六连最著名的战斗英雄)……还……帅!”

李兆存泪挂不住了,哭骂道:“你个不要命的还闹!?兄弟,忍着!我给你止血!马上就好!你一定会好的!”说着李兆存便已经焦急的翻动其随身的应急包。

正此时,瞪大了已经渐渐失神双眸的刘仲火,恍若梦呓似的低声:“班……班副……别……浪费……了。”

登时,依然意识到什么的李兆存,稍稍止住的泪登时成了滂沱的大河,紧紧抱着刘仲火,悲戚愤怒的咆哮道:“兄弟,你在说什么!?说什么!?我们不会抛弃你!绝不!”

又呕出口血的刘仲火,顽强的喘息愈发艰难了;他的声音已经渐渐微不可闻:“呵……呵……班副……我……我……到站……了!”

“胡说……你狗日的胡说!你会好的!一定会好的!”满心悲戚的李兆存绝不敢相信,那个仿佛枪打不死,炮也轰不死,会在弥留之际不忘打趣的死在自己怀里。他不甘的扯破嗓子,撕心裂肺的咆哮着,想唤醒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的刘仲火,然而事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仿佛已经无法听到耳边李兆存的悲泣呼唤,刘仲火只是断断续续道:“班副……前天……前天……我……我只……后悔……忘了……忘了……告诉……小玉……我……喜……喜欢……她……”

登时,李兆存只有紧紧抱着已经沉沉阖眼,眼睁睁感触着刘仲火浑身是血的温热身子已经越来越僵硬。俩眼挂着自豪坦荡的泪,恸哭着哽咽了。

暗恋中的初恋,注定是珍藏在心底里,没有结果的酸涩记忆。在那段漫长不见天日的猫儿洞炼狱生涯里,我们唏嘘过刘仲火的经历;我们玩笑过刘仲火的纯情。却从未预料过,这段从没开始,便已注定了苦涩的回忆,会是以这样一种悲壮结局。

小玉,那个曾经坐在课桌前,大辫子,红丝带,姣好背影,从来目光清澈,神情专注的面向着黑板,那个刘仲火暗恋着,从未当面表白的女孩……

那一年,她应该与刘仲火一般年龄。19岁,刚满19岁,如花妙龄。那时或许学习优秀的她与同学们欢声笑语,徜徉在大学的校园;那时的她或许情窦初开,有了自己爱慕的对象……她懂得爱,也能够真正接受那个曾经上课时常在自己背后开小差的刘仲火表白么?她应该不会明白,不会懂,不会接受,更恐怕会随着时间的消逝,忘记那个与她仅仅只有同窗之交的刘仲火!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我们也绝不能想让她明白……

那个曾经上课常常开小差,在背后偷偷暗恋着小玉的青涩男孩,穿上了这身用不退色的军装,便已经注定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男人的双肩,承担的是天地,而不是只有那些珍藏在心底里的美好东西。正因为爱,所以我们可以无所畏惧!

“10-2点钟,距离500-1000河滩敌装甲群逆袭!隐蔽!注意隐蔽!”几乎同时发现了异状的黄忠虎与陶自强,大声惊呼道。

一直领着我们冲在最前面的连长,顿时回头不容置疑的怒道:“躲什么躲?躲得了吗!?全体都有,目标渡河口,攻击前进!不许停!我们最多还有十分钟,十分钟之内,不管还剩谁。必须有人冲过吊桥!”

“杀!”脚步不停,在敌人逆袭装甲为首,率先爬上长长缓坡,数辆T-72车组乘员,观察镜后难以置信的眼眸中;只剩下不到30人的我们正加快了速度向着至少拥有十来辆各式车辆及配属伴随步兵,散布在周近一线缓坡后,河滩上的他们慨然冲来!

寻死?125mm滑膛炮,对于运动中不过5、600米开外浅浅的缓坡下,迅速冲来松散的步兵,不过是大炮打苍蝇。“突突突……”在持续迫炮压制轰击中奋力挣扎出来的伴随步兵及步战车尚未及时赶到下,一通炮火冲我右翼落后的兄弟们轰击后,稍稍停歇在当面一线浅浅缓坡上,三前两后,车车相距大约30-50米的5辆T-72顿时在一片昏黄晦暗,土坯冲天中,一挺挺ПKT 7.62mm并列自卫机枪、HCBT 12.7mm高平两用机枪,顿时冲一撮撮分散,迅速冲近的我们急作起来!然而,纵然其下一片空阔,无遮无掩;当面一组组敌T-72车组乘员在冲我射击的同时,便在瞬间用不甘的死亡应正了自己的愚蠢。面对从尸山血海里爬来,最后剩下的我们,短时间内,备受迫炮轰击钳制,没有步兵和步战车掩护的T-72;仅仅只有10挺机枪汹汹迸射,对于散开5、600米外迅速冲近的我们是那样的软弱无力!600米,500米,面对丛丛天昏地暗中,乱射狂飙的淋漓弹雨;散作开来,这点‘稀薄’的火力,跟本就无法阻挡,凭着娴熟的军事动作与昏暗的视野遮蔽,一撮撮冲其快速突击。抵得越来越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