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9)

山鹰2007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次第一蓬冲天而起的乱溅土坯顿时冲我宽不过200米来米的散兵突击线上,还以颜色的炸开了劈头盖脑的一通。数量不多,胡打一通的敌人近十门迫炮,对前后一撮撮散开的我们首发并未造成致命打击。但同样一片开阔没有遮蔽的遭遇抵近迫炮轰鸣,对我们必须迅猛突击的钳制,对四面猛冲过来敌人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次第一蓬冲天而起的乱溅土坯顿时冲我宽不过200米来米的散兵突击线上,还以颜色的炸开了劈头盖脑的一通。数量不多,胡打一通的敌人近十门迫炮,对前后一撮撮散开的我们首发并未造成致命打击。但同样一片开阔没有遮蔽的遭遇抵近迫炮轰鸣,对我们必须迅猛突击的钳制,对四面猛冲过来敌人的士气提振,都是空前的。

“1点,缓坡,敌迫……”还没得让眼尖的陶自强寻声,迅速发现了目标通报。“轰!”带着不过7、800米外,迫炮弹短促的尖厉破空声;又一浪敌82mm迫射炮的顿时再度在我裹足不前的散布区炸开了一蓬蓬四射飞溅的土坯。靠着夜视/夜瞄仪,拓展出比敌人多出1、200米的有效射击距离的优势,顿时在敌人亦连绵不绝的迫炮逼近冲我散兵线急促轰击中,当然无存。“轰轰……”有一蓬愈发密集,凑了上来的OG-7 40mm破片杀伤榴弹,顿时也在我散兵线中炸开了弹片横飞的十数声闷响。“吼!”带着兴奋的咆哮,在背后枪声应之大作之中,一撮撮愈发凶猛的悍然冲了上来,而在其间我们唯一可以持凭的昏暗条件下,更远的精确攒射火力,却几近停歇。一旦令不吝生命的条条疯狗,在一片天昏地暗中,不断冲近陷在敌群中,裹足不前的我百米;面对敌人绝对优势的兵力和抵近火力,对于我们,后果将不堪设想!

没有选择了,前面哪怕就真是刀山火海,我们死也要头朝前,必须迅速冲过去。准备强攻!准备强攻!瞬间,不论左翼还是中路的一撮撮战友们,都高声嗥叫着,相互传达着同样的命令。面对局部亦占据的绝对优势兵力与火力优势的敌人,这对于仗打到这份儿上一个也不能丢的六连来说,无异于鸡蛋碰石头,无奈更且无畏的挺起胸膛,迎着已经瞄准自己的敌人枪口撞上去!牺牲也罢,寻死也罢,那时的我们真的不知道,连长其他兄弟们真的能因此为我们带来胜利;但已经没有丝毫退路的六连,为了得到属于我们的价值与荣誉,就死也得为自己与大家拼一拼!然而光荣,却永不属于我们这些老不死……

“啊——”带着宣泄出撕心裂肺痛楚的嗥叫,冲在了最前面,已经脱离了大部队的刘仲火,奋力爬进了沉默在蓬蓬冲天土浪中已经肃清的BMP车内。此刻,他亦听见了距自就身侧不过500米上下,一片天昏地暗中,当面敌人迫炮发一浪急过一浪的炮弹划破空气的锐利尖鸣。心头一紧的他,顿时不知哪儿来了力气,忍着剧痛,迅速爬上BMP指挥台,调过了TKH ЗБ双目昼夜观察镜,扫视间迅速发现了一片地动山摇,天昏地暗中,委身临时散步在斜前低矮缓坡后,重续轰击的数门82-PM-52 Minoment Vzor型82mm迫击炮。默记着方向,忍着剧痛的刘仲火,艰难的爬上BMP炮塔。

有个常识叫:老兵怕机枪,新兵怕挨炮。其实对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我们来说,两者都不是最可怕的。对于一名身经百战的步兵,怕的根本就不是那看似气势汹汹,其实外强中干的机枪横扫;甚或隔靴搔痒的炮火轰鸣。怕的是什么?怕的是蛮不讲理!比起子弹如雨下,来得猛去得也猛的重机枪火力;那一串串更加触目惊心的小口径高炮/速射炮平射,从火力的持续与杀伤力,对上一群步兵,根本就没有任何有效的掩体,简直就是牛刀杀鸡。自动榴弹发射器更可怕,有效射程不下千米;低尾焰,低噪音,不论射速,精确度,破片杀伤榴弹的作战效能都远超迫击炮轰击。对于缺乏防护,只能凭倚地形掩蔽的步兵而言;非丛林地带撞上了自动榴弹发射器,不啻于撞上了高速旋转刀轮的绞肉机。

环顾周匝,看了看三面开阔地,一片昏暗中,一撮撮在重重迫炮压制中,连滚带爬,艰难扑近尚未知觉的敌人。纵然痛得只有沉沉喘息,浑身大汗淋漓浸透了满身都是血土混浊的衣衫褴褛;改不了心底酷厉狞笑的刘仲火,已然艰难的转过了弹链型AГC-17 30mm自动榴弹发射器——

“干你……干你老母。呵呵……”刘仲火凑在白光瞄准具上,剧痛中艰难的低声狞笑着,率先瞄准了斜前,同是平缓坳坡下,抵近冲我猝然发难的数门迫炮方向;一片天昏地暗中懵然未知的敌炮兵。慨然扣动了扳机,一挺暴起发难的自动榴弹发射器,顿时在敌人群中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破破破破……”眨眼间,带着一串被通通炮响,密集枪声遮蔽掉大半闷响的AГC-17迅猛迸发声,一撮BOГ-17 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顿如急风暴雨猝然威临。由于爆炸连连,视野难明,不过500-700米散布浅坡腰,专注于冲我轰击的敌人迫炮组一时根本措不及防!第一轮6发急袭还为结束,借着我连绵不绝的迫炮持续压制轰击声,一枚枚昏黄晦暗中难辨方向的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便已经呼啸着准确撞向了靠在了散布门门迫炮就近,一组组忙于射击,几乎挤在了一起的敌人炮兵。

“轰轰轰……”猝然而至,抵近轰然爆开的BOГ-17 30mm破片杀伤顿时发挥起了最理想的杀伤力。雷光火闪,罡风肆虐,四射横飞的锋利破片,就像死神桀桀狞笑着,兴奋来回挥舞的镰刀;无情侵透一具具懵然未知中,没有丝毫匍匐的鲜活肉体。或2枚,或3枚,间隔不足一秒的次第急促闷响轰鸣,眨眼间,便把三撮盘踞于门门Minoment Vzor迫炮旁的十数个敌人,从炮长到供弹手一个不落,狂风刮稻麦似的扫倒一地。

死的少,伤的多,“啊……”不过短短数秒间十数个立扑者撕心裂肺的惨厉哀嚎,这才把其余周近急于冲我迫炮轰击的敌人惊醒。“萨勒!萨勒……”随着依然不明所以的敌炮兵惊声呼叫着,齐齐仓惶扑倒在地,冲我抵近轰击的零落迫炮钳制眨眼熄灭了。

“吼!”此刻,咆哮着趁机冲了过来的一条条疯狗顿时在毫无征兆的迫炮猝然停息中,惊惶失措的暴露在我迅速复燃起一片昏黄中精确凌厉的点击中!“突突突……”随着一蓬嘈杂枪响,又一波,次第三面,嗥叫着试图猛冲近我们的敌人,不过数息之间,不论如何匍倒,呼号,左右扑腾,一个照面,顿时一撮撮毙命于我昏暗之中,精确火力引导的攒射里。

贪功不冒进,正是看似常常鲁莽,枉趁匹夫之勇的刘仲火,那时依然能活着的觉悟。眼见着当面敌人炮兵扑倒在连迷蒙身影也没入了一片地动山摇中。见好就收的刘仲火,便咬牙迅速转过了自己的枪口。

“破破破……”奏起右一串AГC-17急促闷响,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迅即争相恐后的向其正前方,连天炮火映衬出一撮撮连滚带爬向我正面冲来的敌人射了过去。“轰轰……”依然是交杂着炮火的闷棍轰击,没有觉察,没有掩蔽,三五成群,一撮撮至少散开1、20米,顶着炮火嗥叫着,从我攻击正面向杀奔过来的数十个敌人。眨眼之间,一个个顶过一蓬迫炮轰击,起身措不及防的一波正面敌人后继,十停登时活活被刘仲火一挺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轰去了至少7、8停。血与土飞,不明所以,一个个被炸开破片射倒,满地翻滚,惨厉哀嚎的敌人;只能一个个,圆鼓鼓瞪大了不甘绝望的血色眼眸。一片昏黄晦暗,地动山摇中,躲过了我通通迫炮的敌人至死也不明白,那四爆射入自己身体里的是怎么来的。

“蒂!蒂……”面对一片天昏地暗中,在军法威逼下顶着炮火前进陡然不明所以的急剧毙伤,彻底在莫名中被AГC-17自动榴弹攒射轰破了胆的一波敌人后继侥幸残余,随之惊惶失措的尚未与我大部队正式交上火,便丢下了数具尸体,惊呼惨叫着,在周近通通迫炮轰鸣‘夹道欢送’下,连扑带爬,艰难拖着自己被破片射了个血流汩汩,惨叫连连的兄弟,仓惶溃退下去。随之,大部分敌人,一撮撮悍不畏死的从我攻击正面冲击随着刘仲火持续不过数十秒,AГC-17自动榴弹的急促点射,连绵不绝的攻势如潮迅速断档了。“吼!”“突突突……”此刻,四面顶着炮火,围了上来,与我接上火,持续迸射着PПK与RPG-7,掩护着三三两两嗥叫冲来寻死的周匝就近敌人,依然浑然未觉。一条条纵横交错,密集如织的曳光弹链,冲着蓬蓬雷火迸闪,土坯冲天之中,乱射狂飙,肆无忌惮;那粒粒破空尖啸,疾速消逝的弹簇火星,在一片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之中,轩赫着清晰的弹道轨迹!

飞土乱溅,炮火掩映着固定AГC-17的轨道式三角架上,已经遍染着自己淋淋的殷红血迹。满身肌肉,剧痛抽搐;急促的射击,刚刚把他结疤甚或草草止血包扎好的创口再度因着自动榴弹发射器持续劲道的后坐力,重新创口撕裂!“啊……啊……呵呵……呵呵……”伤上加伤,痛上加痛,血流不止。纵然如此,忍不住呼痛呻吟的刘仲火,依然艰难拧笑着,没有丝毫犹豫,沉重喘息着,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毅力,奋起发力,再度迅速转过了AГC-17枪口,瞄准了周近一片昏黄中,不过2、300米,专注于同我激烈交火,浑然未觉的一撮撮敌人火力掩护后翼——

“破破破……”眨眼间,带着VOG-17 30mm破片杀伤枪榴弹隆隆炮声中悄然划破空气的锐利呼啸,又一蓬瓢泼似的淋漓弹雨陡然坠落进BMP 7-10点钟方向,最近相隔刘仲火蓬蓬土坯冲天而起的天昏地暗重不过300米开外,聚集在一起用不断用PПK班用机枪持续冲我持续压制性射击的一撮撮敌人。用白光瞄准具在一片昏黄晦暗中,循着那簇簇冲我持续迸发的一条条醒目的曳光弹源,“嘣嘣……”一撮急点,或2枚或3枚破片杀伤枪榴弹在敌人机枪手未觉之间轰至身侧就近,就跟风卷残云一般,眨眼就把一波挡在我攻击正面的7、8个PПK机枪手,连同少数几个就近不觉,跟着倒霉的RPG-7火箭筒手伤毙。死死挡在我冲击正面的敌人顿时数息间便在敌我皆未察觉之间,被刘仲火一通闷棍撂倒了至少1/3。连绵不绝的炮火从没断过,“啊……”随着数息间应着破片杀伤枪榴弹轰鸣,陡然激增的痛苦不甘的哀嚎,刹那一撮撮在近乎黑枪的枪榴弹轰鸣中,幸运逃脱的部分侥幸,这才迅速发现了其左翼,暗藏在山摇地动,天昏地暗中的始作俑者。“斯塔咧!斯塔咧……”口口相传的惊叫报警,换来的依然是没有停歇,毫不留情的AГC-17一簇簇闷响!

没有遮蔽,也没有有效掩体,哪怕登时惊醒的敌人顷刻停歇了曳光弹簇簇射击,老实扑倒在地,借助白光瞄准具观测到扑在一片开阔平坦中的大约人形,照准了大约位置根本就不需要确切瞄准的刘仲火依然能将一枚枚急射而出的30mm破伤枪榴弹,毫不吝惜,蛮不讲理的三三两两轰至就近。

“嘣嘣……”伴着与通通迫炮一起轰击,炸开蓬蓬乱溅狂飙的草削、土坯,眨眼间又三五个正惊呼报警着的敌人,就近四射的弹片吞噬。颓然扑倒,应着瞬间即逝的雷火乍现,凝聚生命精华,如烟化般炸开的缕缕血线,亦随着骤起激荡弥散的气劲,顿时湮没在蓬蓬土坯横飞的昏黄污浊之中。死死挡在了我攻击正面的敌人有序战线,就这么被刘仲火一捅即破,彻底碎裂了!

“吼!”夹杂着觉悟与希望,一波临近刘仲火,已经同我们接上火刹那惊醒了的敌人,登时拽起了RPG-7,起身怒吼狂嚣着,反身向刘仲火所在的BMP发起了冲击!“突突突……”枪打得更响,在通通炮火相互呼喊的剩余敌人;立觉事不可为,立马组织起来,妄想准备溃退下去!

起身?找死!眨眼间,几簇AГC-17短点,登时在一片空阔的的坳坡间,冲妄图一个个妄图逼近BMP的敌火箭筒手无情盖了去。“嘣嘣……”眨眼间,一枚枚轰至就近的破片杀伤枪榴弹,就跟飓风似的,不论扑、爬、滚、跑,一律应着猝然间没了个停的通通闷响,刮倒一地。剩余数个散开了开阔面多路冲击的,也没逃过掩藏在天昏地暗中,‘死神’的眼睛;“砰砰……”随着一枪枪不疾不徐的M40,直冲立起身来,不过2、300米距离,完全暴露出自己身体的近十个敌人,几乎没一个能侥幸逃脱NATO 7.62mm高爆空尖弹的见血封喉。

“2点钟,距离650米,BMP自动榴弹发射器!”陶自强,陡然一嗓子不分敌我的通报,顿时差点没让刚刚发现当面一波敌人异状,爬起身准备迅速扑杀上前的我们哥几个,吓得一个趔趄,立马摔倒下去。

“杀!”和着兄弟们迅速提聚起兴奋的呼号声,持续数分钟激烈交火,其间一人未失的我左中路战友们,挺枪率先冲向了当面岌岌可危,惊惶失措的一撮撮敌人。凭着单兵夜视仪和胜人一筹的班组战斗力,先左后中,来回冲杀的我们,一个冲锋便将后继断档的当面一撮撮敌人歼灭击溃。在伴随迫炮延伸助力下,势如破竹,迅猛攻击前进5、600米,踏破敌临时火力阵地6处,沿路炸毁裹足不前,侥幸散布周围在处处缓坡后的MT-ЛБ、BTR-70装甲车,ИMP、M1977工程作业保障车,吉尔、乌阿斯载重汽车总计11辆(抵抗微弱,周边发现冲上来的敌人大部分都被杀光了)。5分钟之内,迅速进抵直线距离清水河不足公里的低洼滩涂地域。由于急于过河,寸步难行,两处仅存的渡桥周边,正是敌人车辆与人员散布的密集区。

此刻,由于联系不上已经大部分已经打疯了的‘锤子’们;穷途末路,拼死一搏的敌人又在611-无名高地山岭,与379团的兄弟们,展开了惨烈的反复争夺。根据后续作战计划,配合我们行动,唯一可调用的迫炮火力,正渐渐衰退下去。

冲锋,前进。愈发地动山摇,震聋发聩之中,正在相隔一条清水河南岸,直线距离不到2公里外的敌清水河口村至雄浑的大青山北麓,正急奏着持续震撼心灵的末日交响曲。107、122、130、152……早已分不清口径,分清弹种的大口径加榴弹、火箭弹,就像一幕当空倒悬,汹涌澎湃的火色岩流;肆虐着战神鄙夷苍生的浩瀚神力,每一点每一滴都能炸开颤栗苍茫群山的滚滚雷霆。无情的践踏,狂暴的蹂躏,恨不能将横亘于我眼前雄峻崔嵬的大青山彻底轰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