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义和团 是“爱国主义”还是一场闹剧?

向军娜 收藏 55 2060
导读:把义和团+清军攻外国使馆之战列为攻城战,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喷饭,八个外国使馆,说白了就是一堆洋楼,每个洋楼里缩着几百号洋兵,中国方面连清军带义和团呼啦啦好几万人,说攻坚战真不嫌寒碜。地方也小的很,八国使馆门口斗的热火朝天,却撑死也跑不出北京城。可我还是列出来了,原因只有一个——丢人! 拜多年应试教育所赐,一说到义和团,我首先想到的是所谓“伟大的反帝反封建”运动,可仔细翻翻史料一查,却全然不似这么回声,“反封建”?人家是“扶清灭洋”呢,慈禧太后是人家的主子呢,镇压戊戌变法的顽固派都是人家的后台呢,反封建

把义和团+清军攻外国使馆之战列为攻城战,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喷饭,八个外国使馆,说白了就是一堆洋楼,每个洋楼里缩着几百号洋兵,中国方面连清军带义和团呼啦啦好几万人,说攻坚战真不嫌寒碜。地方也小的很,八国使馆门口斗的热火朝天,却撑死也跑不出北京城。可我还是列出来了,原因只有一个——丢人!


拜多年应试教育所赐,一说到义和团,我首先想到的是所谓“伟大的反帝反封建”运动,可仔细翻翻史料一查,却全然不似这么回声,“反封建”?人家是“扶清灭洋”呢,慈禧太后是人家的主子呢,镇压戊戌变法的顽固派都是人家的后台呢,反封建,不就是反他自己么?至于反帝国主义么,洋兵洋将是杀了一些,可老幼妇孺的无辜却杀了更多,干的最多的不过是拔人家电线杆拆铁路啥的,也不是为什么伟大的目的,却是人家的现代科技坏了咱的“风水”。至于起义的方式更可笑,什么鬼画符刀枪不入,什么装神弄鬼跳大神,“爱国运动”?说老实话,就算把这帮人和今天阿拉伯恐怖分子相比,本拉登扎卡维都还觉得寒碜呢!


所有悲剧的发生,却只纠葛在一个理由——一个女人的冲动。


失恋的女人冲动了,或许会冲负心郎泼硫酸,伤的不过是一个人而已,掌权的女人冲动了,祸害的却是整个民族,偏偏这一次冲动的女人——-是慈禧太后。


啥洋人加紧对中国的侵略?都侵略了几十年,从没见清政府说啥,啥洋人祸害中国老百姓,鸦片战争以后,清政府有把老百姓当人过吗?啥强占胶州湾,北边和南边那么多地方都割出去了,都没见当领导的心疼过。这场运动真实的原由,说到底就一件事:戊戌变法失败,光绪皇帝被囚禁,西方国家支持光绪改革,逼迫慈禧交权,这不过是西方国家常用的对华手段而已,却将慈禧惹恼了!


你占我的地我不管,你欺负我的老百姓我也可以不管,你勒索我钱我也认了,可你敢要我交权,不让我过舒服日子,我就跟你玩命!


这,才是后面一切闹剧的真实原由。


招抚义和团,册封义和团首领,发宣战书,向西方八国同时宣战,口气牛气逼人,却如一滴滚油泼到了热锅里,顷刻间在全国炸了锅,原是地下组织的义和团纷纷合法化,到处杀洋人,烧教堂,无数的外国驻华人员惨遭杀戮,浩浩荡荡的义和团大军开进北京,那些热血的汉子,天真的认为自己在做一项崇高的工作,甚至不惜牺牲鲜血和生命,却未曾明白,这轰轰烈烈的背后,只有一个老女人脆弱的愤怒。


1900年六月,各地义和团云集京城,开始了他们历史上最大最惨烈的进攻运动——围攻各国驻华使馆。


英国使馆被围了,美国使馆被围了,日本使馆被围困了,几天里,西方八国使馆被义和团以及清军包围的严严实实,配合义和团作战的清军也不是吃素的,基本都是董福祥的甘勇,是长年在西北作战,拥有丰富经验的精锐军队,武器装备也为清政府最好,西方人呢,只有数量很少的使馆卫队而已,这仗,怎么打都算稳赢了。


清军围,义和团攻,洋枪齐往使馆里招呼,手持大刀长矛的义和团战士们一次又一次发动奋勇的冲锋,对方将机枪架上,马克辛机关枪的火舌来回的突突,义和团战士们在密集的火力网下血肉横飞,这根本不是一场对等的较量,一方是人数的不对等,一方却是装备的不对等,手拿原始武器冲锋的义和团战士们前仆后继,却总冲不开敌人的火力封锁。


在北京护卫八国使馆的西方卫队,人数虽然少,却多为从沿海抽调的海军陆战队士兵,作战经验相当的丰富,装备也精良,几个士兵要据点占住,来回交叉火力,就算你有刘翔的速度也冲不过去,义和团呢,说勇猛是勇猛,可没受过军事训练是真,就凭着一身血气来打仗,那是根本解决不了问题的。冲锋没有队形,不注意相互的保护,甚至也不讲什么战术,一句话,恨你恨的入骨,恨不得抓你咬两口,就凭着一股气打下去,可这样有用么?


饶是八国使馆护的紧,可毕竟是身陷重围,武器弹药粮食全都有限,打不下来,困也把你困死,何况,就算你使馆护卫的好,清兵也不是吃素的,就算冲不过去,调大炮往里一轰,不就全完事了么?


事实上,按照义和团的构想,攻使馆只不过是他们计划里的第一步,这些满怀“大清一统太平年”的热血汉子们,一心以为自己在做光耀千秋的事情,先把北京使馆洋人杀过,再反过头去把天津的洋人杀光,再把中国境内所有的洋人杀光,似乎杀光了,从此就有太平日子过了。


可惜,这是做梦!


更可惜,他们连第一步都没做到。


义和团冲不进去,清军冲,要说清军里还真有实在人,在天津阻击八国联军的聂士诚算一个,自从义和团开始围使馆以来,八国联军的军队就从大沽炮台登陆,马不停蹄向着京城进发,按照西方近代军团的行军速度,又加上铁路的帮助,似乎应该是朝发夕至的事情,可这段路,他们却走了近两个月,除了他们内部的分歧,除了义和团的抵抗外,还因为他们遇到一个人——聂士诚。


聂士成,字淮亭,安徽淮亭人,是正宗的淮军老部下,在甲午战争中,清军全线溃败,惟独他的部队表现最好,管你日军英军,打你没商量,另外,当清朝顽固派拼命鼓吹义和团所谓“刀枪不入”的把戏时,他却是个明白人,知道这种方式成不了事。


可在那个荒唐的年代里,他毁就毁在自己的“明白”上,打洋人,所以八国联军视他为死敌,看穿义和团把戏,义和团也视他为仇人!


八国联军的部队很快向天津进发了,在杨村,聂士成奋勇阻击,率部打退八国联军的冲锋,终于使其暂时退却,八国联军陆续增兵攻击,聂士成请求周边义和团支援,谁知义和团却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清军官兵们与洋人血肉相搏,及至八国联军陆续增兵,清军寡不敌众后撤时,率先撒丫子逃跑的恰是天津义和团,更可恶的是,天津义和团还趁清军力战不支时,从背后攻击清军,原因仅仅是为了报和聂士成的“私仇”,可怜数千清军,一面要抵御八国联军的洋枪洋炮,一面要防着义和团的大刀长矛,且战且退之下,主力部队终于突围,得以保留下足够兵力保卫天津。


若无此战,恐怕也轮不到义和团围攻外国使馆这么长时间,洋鬼子早两个月就打进北京了。


杨村战役不是什么大战斗,历来也被史家所忽视,可义和团在此战的表现,怎一个“荒唐”了得,提出打洋人的是他们,当炮灰的是政府军,背后捅刀子的也是他们,这样的史料,今天诸多歌颂义和团的历史学家也顿感尴尬,统统回避不提。


八国联军趁势攻击天津,史家津津乐道的所谓“义和团攻击紫竹林”还有“曹福田火牛阵踩地雷”,都不算影响战局的大战役,真正悲壮的,是聂士成残部在天津做的最后抵抗,聂士成部官兵死战不退,与八国联军血肉相搏,义和团呢?一面向清政府散步谣言说聂士成造反,另一面却继续从背后袭击聂军,直接帮洋鬼子打开了占领天津的方便之门,更让人发指的是,当聂士成军在八里台与八国联军奋战,正打到白热化的时候,义和团的所谓“拳民”,不思抗敌助战,反而袭击聂士成家,将其全家老少杀得一个不留,做出如此发指的事,却还仅仅因为一个原因——私仇。


所谓私仇,不过就是因为聂士成说了几句关于义和团的客观话,就招来了如此残忍的报复,什么国仇什么灭洋都统统不顾,这样的组织,成得了大气候么。


聂士成却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知道这个消息时,只平静的说了一声“好。”然后肃穆的整好衣冠,向对面的八国联军阵地发动了最后一次决死的进攻。然后,阵亡了。


他做了一个军人为保家卫国做的一切,今天的历史书写满了“义和团保卫天津”的传奇,真正的英雄,却被人遗忘。


此时距义和团的覆灭还有好长的时间,但这个虽爱国,却骨子里透着狭隘偏执的组织,已经注定了他的悲剧。


不管怎么说,聂士成在天津的阻击战虽然以失败告终,却还是为京城义和团围攻外国使馆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可奇怪的是,不管义和团怎么冲,怎么围,使馆里的人却越打越精神,数月不能前进一步,义和团也感到不可理解,他们难道是铁打的不成?


当然不是铁打的,首先一点,清军用来轰城的大炮,准星全叫人做了手脚,越瞄准跑道越打不进洋人的使馆,反而炸塌了民房。另一点:任清军和义和团把使馆围的水泄不通,还是有人偷偷进去送给养补充。好几次敌人快喘不上气来了,却还是让人家喘过去了。


干这事的人只有一个——慈禧。


义和团知道,他们围使馆的时候,慈禧派人抚慰他们,他们却不知道,慈禧也派人抚慰了外国使馆,口口声声说发生的一切与己无关,在义和团围攻使馆的时候,她不断的派人向使馆里送食物和弹药,帮着使馆支撑过去。这一切的背后,只透着一个目的——留后路。


就算女人犯错后会后悔一样,冷静下来的慈禧也后悔了,可就象女人犯错不喜欢承认一样,慈禧也不会认帐,于是就用了如此荒唐的办法。


说要开战的是她,发布开战命令的是她,找后路的是她,两头都想不得罪的还是她,真是小女人的聪明啊,却把国家祸害到混乱的地步。


小女人的聪明终于不成事,在聂士成阵亡后,天津其实已经失去了最后的抵抗力量,很快如鸟兽散,刀枪不入的义和团们也被八国联军收拾了个遍。北京的外围防务,已然门洞大开,眼看,守不住了。


慈禧太后二话不说,化妆成小脚老太太飞也似的逃出了京城,之后,八国联军进城,清军溃败,义和团遭屠杀,使馆解围。


再以后,《辛丑条约》签定,中国终于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11年后,辛亥革命一声炮响,这个亲手导演了这场闹剧的清王朝,终于亡了。


亡的好,该!


可义和团运动,原本的荒唐却在后世被演绎成一场英雄的壮举,我无意贬低那些汉子们的爱国精神,我只是想说,事实证明:没有理性与原则的抗暴斗争,没有思想与智慧的群体性运动,终究是不成事的。更失去良知与准绳的无原则杀戮,更容易演化成一场民族的悲剧,那一场闹剧就是证明。


对于那场战争,有一个比喻更合适。


一个荒唐的女人以她荒唐的冲动,亲手拉响了一根导火线,从此,引暴了一个被愚民政策误导的民族,在贫穷和精神迷茫的打压下暴发的疯狂。


疯狂,荒唐,可悲,仅此而已。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