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7)

山鹰2007 收藏 1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轰……”相隔一息,没个消停的迫炮轰击如约而至。霎时间,不清楚彻底被刘仲火杀尽的一波敌人散兵线右翼情况。在此起彼伏,冲天土坯骇浪中,风雨飘摇,痛苦挣扎的敌人,只有无奈匍身,恨不能**地缝中。 反身,突击!在一波敌人顶过一蓬,睁开眼,疯子似的左顾右盼,相互扯破嗓子嗥叫确认彼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轰……”相隔一息,没个消停的迫炮轰击如约而至。霎时间,不清楚彻底被刘仲火杀尽的一波敌人散兵线右翼情况。在此起彼伏,冲天土坯骇浪中,风雨飘摇,痛苦挣扎的敌人,只有无奈匍身,恨不能**地缝中。

反身,突击!在一波敌人顶过一蓬,睁开眼,疯子似的左顾右盼,相互扯破嗓子嗥叫确认彼此的同时;在激战与炮火轰鸣中,就弥散硝烟一样,消失在自己亲手杀戮,缔造出一片空阔的昏黄晦暗中的刘仲火;在敌人霎时惴惴不安,两眼茫然之间,迅速从剩余敌人散兵线的临近的侧翼,毫不造作的回来!

“突突!”循着敌人相互呼号,飞快挥舞着闪耀着炫目白炽的‘普拉迈’;借着昏黄,匍匐迅速偷偷摸进,慨然击发的56突步,瞬间一簇精确点射,把个百米开外,不幸被选中的作法自毙者,干脆撂倒。就近持续轰鸣中,数息稍稍停歇的枪声立即再度再度大作起来!

“吼!”“突突突……”带着愤恨与仓惶的咆哮,一撮临近不幸者数支枪顿时向着百米开外,隐没在天昏地暗中,一撮枪火猝然迸发的大约位置乱射了去。但匍在地上,惊惶失措的敌人刹那间并未注意到坠落在就近白炽四‘普拉迈’手持型照明弹……

翻身,举枪。“噗噗……”迎上一簇敌人仓惶射击,乱溅在身侧点点的土削,“突突!”一簇凌厉的点射,又将一条霎时冲刘仲火仓惶攒射的枪点灭下去。

“斯塔咧!”“吼!”“突突……”凭着临近敌人一片昏黄晦暗中仓惶乱射的指引,散布在更深处,迅速相互识别了的敌人亦一声叫嚣,十数条枪指准刘仲火簇簇迸射出粒粒醒目的曳光弹簇,在一丛丛子弹如飞蝗扑翅膀的乱窜横飞之中,顿时将飞快滚进了一处浅浅弹坑中的刘仲火,在短草下,射了个无处可藏。“哒哒哒……”循着粒粒曳光,划出的醒目弹道,掩护在后,稍稍停歇的两挺ПKM机枪火力,顿时在刘仲火侧,冲其乱射涤荡开来!

“吼!”艰难蜷浅浅炮坑中被压得抬不起头来的刘仲火,顿时面对着多个方向,借着凶猛火力掩护,多个方向,连扑带爬,扒起身,狂嗥着,敌人悍不畏死的迅猛抵近视野完全清晰的百米内距离!

带着心底不削的冷笑,“呜呜……”迫炮弹划破空气独有长哨般的刺儿尖厉,亦在敌人祭出凶猛火力的一簇后,不失去时宜的响彻周近!“轰轰……”蓬蓬冲天而起,四射爆溅的土块、飞泥,将一切刹那横飞乱窜的弹簇顿时全部埋没在惊涛拍岸般的澎湃汹涌中,肆虐激荡的罡风顿时就像一飙飓风,刹那簇簇持续尖叫乱窜的子弹,顿时撞上便失了准头,迅速雨打风吹尽。

“杀!”迎上持续数秒,又一浪迫炮的次第轰鸣,挂上56突步的刘仲火,顿时奋力扑出了暂且蔽弹的浅浅炮坑,在弹片与飞土一同在四围周匝爆射之间,贴紧地面连扑带滚的向着臣服于炮火肆虐威力的一片空旷中,100-200米半径内,一撮撮散布开的十数个敌人悍然冲了上去!

爆射扑面的飞土共同迷糊的敌我的眼睛,迷糊不住刘仲火,虚眯着着一只眼睛,一手攥着托卡列夫手枪,在蓬蓬炸开飞土撞落在满身的淋浴下,霎时奋力抵近!冲其冲来的敌人也在周近雷火炸开乱溅飞土扑眼之中,虚眯着眼,骇然发现了冲其扑来的刘仲火。但面对蓬蓬扑面飞土,睁不开眼,更定睛不住的敌人,刹那只能一声咆哮,奋力托起了AK突步妄想冲两相对冲敌我相距已不足50米,还不断迅猛抵近的刘仲火仓惶乱射!

“吼!”“突突……”“砰!”“砰!”刹时,枪不过数响,弹不过数发;瞬间同刘仲火一照面的两个敌人,顿时被拽着托卡列夫手枪的刘仲火,一枪一个,转手之间迅速击中。徒劳的仓惶乱射,顿时在临近两个中枪惨叫之中,戛然而止。“砰砰……”瞬间随着刘仲火,不止连扑带滚的抵近,霎时间是对就近散布两敌彻底索命的一枪枪清唳!

待得周近散布数十、百米外,似有所觉的一撮疯狗,在一蓬轰在就近的迫炮,稍住的数秒后,发疯似的陡落盖了满头的土坯,彻底睁开了虚眯着,血色浑浊的眼睛,已经眨眼枪毙了当面两个敌人,在炮火中,迎着蓬蓬乱坠土坯洗礼,奋力匍匐过来的刘仲火,已经同时挺身而起!

“呀——”数十米开外,一声叫嚣的叫嚣的前后散布的两个敌人几乎同时举起了枪!“嗖!”一枚刘仲火挺身奋力抛出,划拉着一缕青白硝烟的卵状物什亦在同时,坠落飞滚,陡然突兀在逼近刘仲火一侧,不足3、40米外,匍地托起枪来的个敌人眼眸中……

“啊——”任凭惊骇者,刹那如何惊叫,乃至于奋力侧滚,扑腾;也难逃准确抛在就近2、3米外,无柄手雷的一声轰鸣。“嘣!”火光一闪,细碎飞土四溅;又一具鲜活的人体,不幸成了罡风纵虐,爆裂破片倾泻的对象。血肉淋漓,哀声惨号,顿时直令性命垂危,逼近刘仲火的那惊骇者,成了死神只待收割的生命。

“索,索!”散布周匝,飞快反应过来的一波敌人,夹杂惊慌的咆哮着,奋力举起枪来,同刘仲火对射在一起!“噗噗噗……”一梭梭泼风般的子弹,顿时闪耀着粒粒曳光,紧贴着满地短草,噼里啪啦在刘仲火逼近不过十数厘米的地方,爆开了一串串乱绽的点点土削。匍地,翻身,托枪;任凭着近在咫尺的掠体而过的嗖嗖子弹如刀片割面,“突突!”“突突!”匍地,迅速两侧滚,两簇疾点的刘仲火,亦凭着过人的勇气与超群的单兵实力,眨眼又把两逼近者攒射者点名。面对矫捷的身形,凌厉的点射,处身迫炮密集压制,在面对以寡凌众,仿佛打不死,也炸到的刘仲火时;在迅速不断伤亡之下,越打越心惊的一波剩余敌人,用军法与兽性强撑起心中最后一丝自信,也在难遏刘仲火迅速的突杀之下,彻底崩塌了!“吼!吼……”一息之间,声声歇斯底里的咆哮,越嗥越疯;“突突……”迸射的枪焰,越打越猛;照准刘仲火方向飚飞的淋漓弹簇,却愈发涣散起来!

“突突!”侧滚,托枪,刘仲火骤然又一簇凌厉的短点;眨眼,又将第三个当面百米内,散开匍在地上的个敌人再度点名。“呜呜……”不过数秒间歇,带给敌人梦魇般迫炮弹划破空气,独有的长哨尖鸣,顿时再度向着罩在压制区中的刘仲火与敌人盖了过来!

“轰!轰……”仿佛处身惊涛骇浪中的敌我,顿时一齐被冲天而起,炸飞四溅的土坯盖了下去。“啊……”又一个被轰成血淋淋废人的不幸,忍不住撕心裂肺的惨厉哀嚎,刺痛了早已两耳轰鸣就近剩余敌人敏感的神经。无奈在乱溅飞土扑面中,稍停疯狂攒射的敌人;就在复睁眼时,在一片天昏地暗,地动山摇之中,见到了仿佛被炮炸不死的刘仲火,以及扒起了身子,撒开了步子,向临近的自己奔进了30来米!助跑,掷弹,顺势扑倒。就在当面一撮敌人,仓皇举枪,调转瞄准之时,“咻!”带着生死一线,催发出来的强劲膂力,又一枚刘仲火脱手而出的80式反坦克手榴弹,顿时拽着青烟,一头扎到了个敌人就近!

“嘣!”轰然炸开的1000g TNT装药,转瞬就把睁眼便被这惊呆了的个不幸者生生撕成了大块肉片,当面血肉横飞的惨烈,顿时彻底轰碎了散布周围一波剩余敌人的顽抗之心。

“蒂,蒂……”一撮临近,不幸粘上了自己兄弟,零星横飞,粘稠血肉,被杀破胆了的个敌人;登时,只顾面无血色,惊慌失措的哭嚎起来;一时忘了冲近咫尺摔在地上的刘仲火射击。

“突突突……”周匝稍远,一撮敌人枪声仓惶骤起。“萨斯嘎尼!萨斯嘎尼!”发现异样,一波中幸以仅存的个敌人骨干,顿时扯破嗓子,愤恨咆哮着;妄想用外强中干的滔天怒火,强压下一群剩余敌人心底难以抑制的恐惧。翻身,托枪,“突突!”顶着愈发涣散沥沥掠身而过的簇簇子弹,刘仲火一撮毫不留情的短点,顿时便把刹那嚎哭失神的敌人枪毙。迅速侧滚,匍定,横扫一眼;经过刘仲火这么一阵大开杀戒,散布在攻击扇面周近200米内,刹那就只剩不过十支枪冲其轮番乱射,临近50米一片天昏地暗中,能对刘仲火造成绝对致命威胁的敌人,已完全肃清。看着弹簇凌乱,只敢匍在原地冲着浅浅炮坑周围短草乱打一气的敌人。紧盯敌人,攥紧了手中56突步,稍稍隐没在炮声隆隆,昏黄晦暗的刘仲火知道是时候了……

“呜呜……”不论人还是炮,与刘仲火遭遇后,几乎每一蓬都能带给敌人致命打击的长哨尖利,就像敌人挥之不去的噩梦,不过一息,再度威临敌我周近!“轰……”如遇惊涛拍岸般轰鸣,顿时将不论敌我的渺小生命,尽没入横飞四射的土坯飞泥之中。“杀!”管他娘的看得见,看不见,凭着生死磨砺出近乎本能的炮弹临空中,弹着点模糊估计;迅速观察,暗中锁紧了就近冲其攒射敌人的刘仲火,登时应之拽着56突步慨然冲自己不过百米上下临近,一撮散布的二个敌人大约位置冲了过去!

“吼!”“杀!”“突突突……”眨眼间,在炮弹炸开蓬蓬飞土扑面的当头,猝然迸发的子弹,两相对错;炮弹爆炸的轰鸣,敌我奋死的怒吼顿时撞在了一起!“噗噗……”顶着就近炮弹轰鸣,不论敌我的仓惶射击,一时谁都没中。但狭路相逢勇者胜。就在刹那炸开一蓬扑面飞土,敌我齐齐瞪眼之间,“突突突……”刘仲火直立起身,托枪慨然冲来的迅猛点射,顿时将最远不过50米外的两个敌人,眨眼枪毙。匐在地,彻底被刘仲火勇猛震慑,也不过仅仅用一簇仓惶射击擦破了悍然冲来的刘仲火一点皮。

抵近一簇枪火急奏一发未中,全在刘仲火左前侧,仓惶举起枪来的剩余敌人,只有难以置信的瞪大了血红的眼睛……没有掩蔽,没有卧倒;带着血流满面止不住,蔑视的狞笑,弯着腰,托着56突步的刘仲火顿时反身杀了过来!

“呀——”1 VS 8!在相隔一片青烟袅袅,昏黄暗晦暗的百米距离,一撮散开敌人枪与刘仲火的枪顿时在一浪迫炮刚过,顿时惨烈对在一起!“突突突……”乱射飘忽的子弹,顿时在悍然急冲上前的刘仲火身边,尖叫着掠身而过。“突突!”“突突!”把56突步抱在怀中,枪枪铿锵有力,不甘示弱的还击,顿时令刘仲火数秒之间,把嗥叫着临百米上下冲其凶猛攒射的2个敌人全数撂倒伤毙!

如有神助?除了必须承认的幸运,这更归咎于敌人彻底绝望,不自信的心理。不论战争怎么变,心理才是克敌制胜的唯一关键。当天崩地裂的炮火对着已经被轰破胆的敌人持续压制,乃至于局部覆盖;当气势如虹的刘仲火,在自己炮兵兄弟们的炮火中,兀自冲进了累败累战,靠着军法维系着最后战斗意志的敌群;攻击一旦受阻,并迅速给一群敌人迅速造成了巨大伤亡的时候,刘仲火便已经胜了。而无遮无掩,直面敌人抵近仓惶的射击未中一弹的奇迹,不过是心理、气势上完胜当面敌人后,胜利的延续。

面对真个不怕死,仿佛也打死的刘仲火,身处迫炮覆盖压制区,剩下几个一波的敌人残余,彻底崩溃了!

“吼!吼!”仅剩下个负隅顽抗的敌人侥幸,仓惶换上个压实的弹匣,近乎哭嚎的绝望咆哮着,不信邪的复举起枪,向斜刺飞快刹那再度扣动了扳机。“噗噗……”不过数十米外,刘仲火脚下被重重炮火犁耕后蓬松光秃地面,数点飞泥。匍在地上,举起枪,瞪大了血红喷火的眼睛,努力调整着枪口的那敌人,骇然发觉了自己枪口的准星,就痉挛了似的不由自主在剧烈颤抖;一股源自幽冥地狱的森森寒意,原来已悄然浸透了自己每一根紧绷的神经——“突突!”一簇56式枪弹应声侵透肉体,美好生命自此终结!

“呜呜……”连绵不绝的迫炮压制轰击,并没有给彻底精神崩溃的敌人最后一次侥幸扳回些许卑微自信的机会。“轰轰……”临近周匝,劲气激荡,炸开四溅的飞土顿时将刹那惨烈对射的敌我强压熄灭。“杀!”毋庸置疑,虚眯着眼睛看得见,看不见;迅速扑倒,贴地连滚带爬躲过一蓬后,一声暴喝的刘仲火,再度在敌我睁眼定睛之时,好不闪避的散开在一个方向,临近自己的残余敌人冲了过去!

“啊啊……”没有惨烈的对射,一个个彻底被刘仲火勇猛震慑;在仓惶求生欲催发下,完全丧失了最后卑微自信的残余敌人,顿时趁着就近通通迫炮炸开四溅扑面的土坯,飞快转头,慌不择路,连滚带爬的惊声尖叫着四散溃逃。右一波正面向我右翼兄弟们冲来的数十敌人,自此迅速在刘仲火一人的骁勇下,败退了。但还没有完,心有定计的刘仲火,不顾深没在一片地动山摇,天昏地暗中,是否还有敌人迅速冲来。一声喊杀,冲击不止的他,咬着仓惶溃逃的敌人屁股继续追杀了上去!

敌逃,我追,持续的迫炮轰击,当空兴奋长鸣着,在毋分敌我临近,争先恐后的炸开一蓬蓬恍若惊涛拍岸般冲天而起的四射土坯。“突突突!”没有给狼狈逃窜的敌人一丝喘息,迅速追尾的一撮撮急促短点,登时在其中只顾得逃命,把背影留给了刘仲火,一个个速度稍慢的敌人点名。逃命!逃命!一片开阔,短短2、300米斜刺冲向架起两挺ПKM,护在BMP车前的自己战友;在周围炮火轰鸣,还有刘仲火追杀之下,奋出了全力逃命的中途对一撮残余敌人竟然是那样的艰险与漫长……

“阿善(人名),阿善,默萨瑟卡伊!蒂索!蒂……”少顷,冲在最前面仓惶溃逃的,顿时在通通颤栗群山的地动山摇中中扯破了嗓子哭嚎着,一边奔逃,一边仓惶挥舞着未燃尽的‘普拉麦’手持型照明弹表明身份。

“当色(等等),当色……”同样见到了不远,一片冲天土浪中,自己战友仓惶溃逃的敌人顿时大叫起来。“突突突!”亦在同时,刘仲火寻着挥舞的光亮,眼疾手快的一簇急点,立马撂倒了那恍然见到自己逃出生路的傻B;并彻底灭绝了一波溃逃残余,最后寥寥几条疯狗生的最后的一线生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