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镌刻在云南前线的诗行

lizhenwu999 收藏 6 3652
导读:战火是我诗情燃烧的火种。胜利是我诗心滴出的鲜血。

镌刻在云南前线的诗行


李镇武


战火是我诗情燃烧的火种。胜利是我诗心滴出的鲜血。

——题 记



1979年2月17日。

边防部队从云南西线、广西东线开始了对越自卫还击的边境战争。

为捍卫祖国领土完整,维护主权,参战的中国军人用青春、热血、生命,在弹雨纷飞中创造出英雄壮举,是那么感人至深,撼人心魄。威武之师,横扫


敌军,可泣可歌。血染弓刀,旌旗青史,可赋可诗。因为从深刻的某种意义说,疆场是产生歌与诗的文化大土壤。

我有幸参加了这场保卫祖国疆土的中越战争。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配属陆军第13军38师协同作战,在硝烟弥漫、弹雨横飞的云南西线战区,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然而,我在这歌意诗境实地的参战踏足中,听到了比“歌”与“诗”更生动、更伟大得多的声音,也曾引发多少诗人绝唱千古的慨叹。

我不是诗人,更不是去枪林弹雨场景中寻诗的,因为我只是一名为保卫祖国甘洒热血的参战者。不过,在震耳欲聋的隆隆炮声里,在厮杀间轻盈无声地飘过来的硝烟中,当体验到那种惊人魂魄的悲壮滋味时,我凝固的诗心全都被唤醒,想用不能称之为诗的诗行,去领悟我军在疆场展示军威的全部意义。

我还知道,我们将打赢这场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边境自卫还击战,战后,无论历史的功过后人如何去评价,我还是多么想用战争诗韵呈现独特的壮美,去注释我参战部队的英雄风采。


(一) 兵 车 行


上战场,并不仅仅是对人生一种折磨的理解,因为进入战争,原本就是一种境界,是一种对祖国和人民的忠义肝胆的大境界。当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在云南个旧市坑道里的空军昆明前指处,接受配属陆军第38师协同作战的命令时,就有一股甘当祖国卫士的大爱潮流在奔腾汹涌地撞击着胸膛。因此,我率的空军目标引导组,为在规定时间内到达驻坝洒之地的陆军第38师,而赶上开战之时的行动,我们是昼夜兼程地行进。一路上,大家同心同德,斗志昂扬,克服了许多艰难险阻、饥饿与疲劳,及冲过敌人的火力封锁路段,最终按时到达了上级指定的陆军部队。在这段路的行进途中,我却产生了极想写诗的愿望,因而有了一次灵魂的“娱乐”,于1979年2月16日写下了《兵车行》:


翻山越岭奋争先,

昼夜兼程苦也甜。

保卫边疆甘洒血,

自卫还击捍尊严。




(二)巧渡红河


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到达配属协同作战的陆军第13军38师后,亲身见证了这支英雄部队的雄风。他们在挥戈征战巧渡红河的战斗中,以大智大勇表现出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巧渡红河,占领滩头阵地,大部队向纵深发展歼灭敌人,这确是一个有诗的战斗环境,而且是永恒史诗的战斗环境。而我,着实为巧渡红河的战斗胜利高兴,也因它而感动,并于1979年2月17日在我军打响对越自卫还击战的这天,吟赋了一首《巧渡红河:》


真理在胸明正义,

自卫还击渡红河。

中华儿女气节在,

追歼忘恩负义狼。




(三) 那 奔 村


战斗在继续,并越来越激烈。当你看到那种杀戮时,就可以想象到自卫还击战的惨烈。但是,中国军人为祖国决死的勇气和智慧,却在这种惨烈的战斗中赢得了连战连捷,也粉碎了越军的狂言:一个士兵能对付30个中国兵。

其实,中越战争还具有一个双方知己知彼的复杂性,它也在影响着双方战斗的输与赢。这是因为参战双方的师团级军官多是毕业于中国昆明、石家庄等军校的同校同学;我军的高级指挥员,有不少是越军高级指挥员的授业恩师;许世友将军有一句十分风趣的话语足可说明这点。他说:既然徒弟敢打师父,那当师父的就用不着客气了。因此,充盈着天地英雄气的战斗精神的中国军队,是无敌的正义之师,向前,向前,向前,我军在向纵深胜利地推进。欣喜之我,于1979年2月20日在战斗间隙写下了《那奔村》: .


炮击枪响硝烟浓,

前指稳坐那奔村.

喜看山头抓俘虏,

战地风光亦有情.




(四)防空感遇


在战火浓烈、弹雨交织的战场,我们没有恐惧和不安,更不惧怕牺牲,因为一个敢于为祖国献身的中国军人,从当兵之日起,就已勇敢地承受着生命将破碎的悲壮。但是,我们也非常地珍惜自己的生命,不愿意做那些无谓牺牲之事。我懂得,在拥马横戈的战场,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更好地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更多的歼灭敌人而去赢得战争的胜利。

其实,弹雨交织中的生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在一场生命较量的战争中,生命遭遇的历险故事谁也不敢去想象。1979年2月21日,我所在部队的上空就突然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指挥机关立即发出防空警报,部队随即凭借自己所处的地理条件进入“防空”。这种保存兵力,更直接地说是保存生命的做法,并不能抹杀掉我们“慷慨欲忘身”的豪情。

在防空警报响起的同时,我接到了陆军第38师前指的电话询问,这是我们空军的飞机,还是越军的飞机?我的回答是:有轰鸣声的这架飞机,不是我们空军的飞机,而是越军的。因为我们空军的飞机,只在边境线的国内空域进行战斗巡逻,决不会跨越国境线飞行。只有当陆军地面部队在战斗中需要空军支援,又得到了最高指挥机关批准的命令时,才能飞行到战区执行任务。况且,我们威震长空的空军航空兵,实际上已取得对越自卫还击战的制空权,压制住了越军的飞机不敢对我地面部队轰炸扫射。在对陆军第38师前指的回答中,我还说了“马上向空军昆明前指发报询问”。随即,我口授电文,令电台报务员发往空军昆明前指。电文发完之后,生命中又陡然生出一些感慨,诗心也随之活跃起来,故而写下了《防空感遇》:


巧借山林作“防空”,

保存兵力原则明。

谈心勉励诸战友,

认真学习“战旗红”


(注:当日,部队两次进入“防空”,我利用这一时机,组织空军目标引导组人员学习了陆军第38师编印的战地报《战旗红》第16期。)





(五) 威 盖 柑 塘


兵阵整肃,吹角连营,昆明军区前指在1979年2月21日,向我参战时所在的陆军第13军传达了军委首长关于在越南西北重镇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之敌的命令。陆军第13军是所向披靡的威武之师、仁义之师,而隶属她的陆军第38师担负了从右翼进行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的战斗任务。

大战前夕,时针正指向凌晨一点,陆军第38师司令部钟科长已来到空军目标引导组的宿营地,他是按师参谋长李文发之令接我去师前指的。这时,我预感到一次新的战斗又将开始。

在师前指,我阅看了昆明军区关于进行柑塘战斗的命令电报。师参谋长李文发向我通报了他们师的战斗任务,以及对空军航空兵的要求。聆听指示之后,我陈述了对陆军协同作战的基本想法,并达成共识。我返回宿营地后,马上拟写了我空军目标引导组在柑塘战役的战斗行动方案设想,及陆军地面部队对我空军航空兵的要求等相关情况的电文,然后令电台报务员发往位于边境线国内地域的空军昆明前指,并等候指示。

一盏马灯,孤星点点,我看着报务员发完电文报告后,想到柑塘有战事,似乎又有诗意渲泄,而写下了《威盖柑塘》:



歼敌柑塘发总攻,

兵力部署重点明。

各路大军多配合,

捷报频飞北京城。




(六) 圆 月 凯 旋


1979年3月11日之夜,我率空军目标引导组随同配属作战的陆军第13军38师,在中越边界红河处的一个被称之为摆坚的地方,走过浮桥回到祖国境内。通过摆坚时,我军执勤人员专门对凯旋归国的部队按建制进行询问登记,我以空军目标引导组的名义报告了从战区回来的人数。在这种特殊情调的瞬间,自己的人生似乎和中华民族的命运产生了某种庄严的联结,眼前尽是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我军指战员,他们的脸上都荡漾着胜利者的微笑。

踏人祖国的疆土后,我们马上乘汽车去云南个旧市进行战后休整。冷寂的夜,飒飒的风声,渲染出边陲沉重的历史沧桑感。然而,行军车队的磅礴,圆月在天空的高挂,却让我的心脉管里奔涌着火热的血,胸中尽是辉煌与悲壮的战斗场景。我们参战部队没有辜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取得了捍卫中华民族尊严的自卫还击战的胜利,因而凯旋、圆月在触发着我的心境。

我不禁肃然,中国军人这个名字,是与彪炳千古联系在一起的。军人的生命挽雕弓如满月,自然也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是钢铁长城的脊梁。所以,才有了边陲的安宁,有了祖国疆域的完整与统一。

我为中国军人在自卫还击战中闪现出的光彩而骄傲。我把这样的体会和感受,写进了《圆月凯旋》一诗,以品军人的民族节义:


圆月啸吟天籁歌,

凯旋边陲换新声。

卫国情怀如日月,

青史灿烂颂精神。




对越自卫还击战,终以我军取得重大胜利的辉煌,铸成一段历史的灿烂。我在云南前线的诗行,虽然演足不了这段轰轰烈烈的历史,但它还是以战地生活真实的容貌,牢固地粘连在我的生命里,去永远纪念它,珍惜它;因为战火是我诗情燃烧的火种,胜利是我诗心滴出的鲜血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