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6)

山鹰2007 收藏 1 3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啊……啊……”迅速抽回身来的刘仲火,撕心裂肺的呼疼着;纵然冲其聚集的疯狂火力并未直接伤着他,但近在咫尺,一蓬蓬2A42 30mm速射炮掀起密集乱溅的红灼钢花,却不可避免的蹦了他满身满面。点点炽铁入肉的火辣,带着窜心剧痛,顿时直令没有一层寥胜于无,衣物防护的刘仲火;满身满面活活烫出了鲜血淋漓!再不迅速行动,不单付出高昂代价,强行在我迫密集压制区,从我攻击正面悍然冲来的一撮撮敌人会要了刘仲火的命;单是30mm速射炮持续的抵近乱射,光是不知何时停歇乱绽的绚丽钢花,也会几乎要了刘仲火的命。必须快!必须更快!

“干你老母!”在一蓬蓬持续乱溅的火星中,一抹满面被淋漓鲜血模糊了的眼睛。迅速转开拉出了便携式火箭筒,残车后复亮半个身来刘仲火,顿时在冲其的敌人刹那惊愕的眼眸中,迅速扣响了RPG-18!

“轰!”一发PG-18 64mm破甲弹,顿时冲着一蓬刹时复起迸发凶猛火力的BTR迎头撞了上去!“嘣!”应声一蓬爆射飞溅的烁烁钢花,成就刘仲火又一战绩。“吼!”“突突突!”带着怒不可遏的敌人愤恨嘶吼,抵近冲去压制射击的敌人,一簇子弹与此时冲残车后,亮出半个身子的刘仲火射了去!

“邦邦!噗!”纵然比必须盯着整车掩蔽,生死同样存于一线,心理紧张得近乎草木皆兵的抵近敌人还快,迅速行动,迅速击发,迅速回身的刘仲火也难以避免被敌人子弹挂花;一发呼啸的子弹眨眼从迅速抽身回掩体的他脖子侧擦了过去;满面鲜血淋漓之下,再度平添出一道深深血痕!

“杀!”来不及心有余悸了,忍着满身尚未止血的剧痛;扔掉火箭筒,托枪而起的刘仲火,顿时借助一侧残车掩蔽,同相隔一车,向着散布百米内,一片开阔无遮无蔽的两撮4、5个敌人射击。

“呀——”“突突!突突!”暗中窥紧,两撮迅猛的急点,迅速便将抵近冲其攒射的敌人枪毙。“突突突……”借着残车掩体,左闪右躲,时而起身射击;时而回身蔽弹,凭着过硬的枪法,与后继冲来的兄弟们的射击;短短数秒之内,把没有掩体,顾前难顾侧,失去火力优势,局部兵力处于较大劣势,并遭遇我散兵多路突击的近10个敌人,就在刘仲火一人迅速包揽精确射距内近半击毙;被迅速冲了上来的左翼兄弟们,一人不少全数点名。

“轰!”大约12点钟,深藏在这才在持续迸射ПKB机枪同时,调整好炮口的BMP,这才奏响了一声姗姗来迟的猝然轰鸣!“吼!”借着数息间持续眩目,凶猛迸射的曳光弹链指引,除了我攻击正面的敌人迅猛冲击,深陷在敌群中的我们,更遭到了稍稍迟滞,迅速从侧翼伴随跟进迫炮持续轰鸣压制中,敌人多方向的悍然冲击。

“排长,1点钟距离400米,敌袭!”“2点钟距离350米,敌袭!”“4点钟距离200-300米,敌袭!”还由不得清理完当面之敌的右翼兄弟们,在当面零落乱窜的流弹中,舒心的喘口气,配备单兵夜视仪,护在右翼散兵线后卫,侧翼,及前锋便传回了一声声急切的报警。三股散开了,总计不少于2个排的敌人兵力,从正,侧,侧后三个方向冲身处一片空旷,减员已不到20人的我散兵突击线右翼冲杀过来!

“守住火线!守住火线!”此时面对左、中路,同样身陷一片苦战的肖剑卿只有冲右翼的兄弟们下达几乎死拼的命令……

此时,冲在最前面,委身残车后,草草包扎完毕的刘仲火;看了看就近一片枪声大噪的天昏地暗,脑子清醒。望着争先恐后,尖叫着疾掠过头顶的,刚刚延伸过去,不过数十开蓬蓬迫炮弹炸开的土坯骇浪;还有那靠丛丛机枪火力威逼、壮胆,不断被不期而至的迫炮轰成肉糜,不断血红着眼睛,愤恨嗥叫着连滚带爬扑了上来;艰难挣扎在生死边缘的迫炮压制区中,举步艰难,坚定不移的条条疯狗,顿时来了注意……

举起了AN/GVS-5便携式昼夜通用激光测距仪,准备先看看胆大不要命的刘仲火,再盘算着炮击参数的肖剑卿,顿时见到了迅速收拾完武器的刘仲火,迅速悍然冲出了相对安全的残车掩体,再度没入了骇浪澎湃一般,一蓬蓬冲天而起,乱溅四射的土坯飞泥中!

“火子,回来!回来!”肖剑卿扯破嗓子急切的呼喊,在激荡群山,地裂天崩的炮响中,侧前隔着数百米远的刘仲火听不见,更不会听。匍匐,跃进,鱼跃,侧滚……凭着恐怕无人匹及的勇气,还有那生死磨砺出来高超的军事动作与迅速准确判断;数息间,在痛苦挣扎在迫炮压制中,血红的眼眸中;一条数秒间,身受数发炮弹轰至今前,依然速度不减的飞快身影;顿时在,山崩地裂,铺天盖地的土坯、弹片横飞中,向着同样处身其中的一撮撮敌人自己迎头撞了上来。

没有矫揉造作的做戏;迎上最先倒霉者刹那疑惑,难以置信的眼睛,是通通雷火乍现,爆射飞突扑面中,刘仲火迅速提手托卡列夫TT-33的两声枪鸣!“砰!砰!”两股豆大的血点,顿时在扑起身来,最先倒霉者额头上绽开开了两点猩红的旖旎。

“啊……”一声惊叫,同在一撮与刘仲火在密集炮火压制区顿时短兵相接的2个敌人顿时本能的冲其本能的托起了枪!

鱼跃,侧扑,滚进;迎上抵近2、30米外,左右前,举起,对准自己的枪口;夷然无惧的刘仲火顿时摔倒在地。“萨勒!”刹那逼近同样意识的危机降临的个敌人老兵,亦在同时声嘶力竭的惊叫着报警。“呜呜……”没间歇,带着迫炮尾翼掠空独有侧耳尖厉,数道犹如钢刀般锋利的破空气流,瞬间几乎贴着刘仲火前扑摔下背脊,从刘仲火的两侧、头顶掠了过去!“轰轰……”血光四溅,肢体横飞,不管避了还是没避,眨眼间散开靠在就近,面对刘仲火,稍稍迟疑的两个敌人,一个顿时被轰成了四射横飞的肉块、肢体;一个被罡风驳杂,撞在一起的炮弹弹片给透成了血汩汩的马蜂窝,不甘惨叫着觐见了胡志明。

倒地,滚进,转臂,扣枪。“砰砰!砰砰!砰砰!”即在雷火爆开,炸开四射的飞泥;齐齐迷糊了无论敌我眼睛的同时,凭着手枪近战的便利,一边飞滚,一边虚眯着单眼的刘仲火,登时一人两弹,把散在就近,一个措不及防,一个疯狂抹眼,一个仓惶举起AK射击的敌人,悉数枪毙。

“斯塔咧!斯塔咧!”左右前,临近刘仲火发现异样的敌人这才来得及一抹眼转头,挺枪后,惊叫起来!但很不幸,一片昏暗中,单兵撞进了一波敌群中,不分敌我俱是泥土满身,头盔形制统一,令百米内,多数看清刘仲火的敌人仓惶之间根本就分不清谁友谁是敌!敌众,我寡,短兵相接,敌我难辨,并身在时刻处于生死一线的迫炮密集压制区。刹那,一旦哪个率先开了枪;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操起枪来的敌人都会不分敌我的把枪向着最先发动攻击者齐齐攒射;到时候又是一阵仓惶自相残杀的悲剧。对口令?恕不说冲天的炮火,生死决于一线之间,已经撞进了敌人散兵线中的刘仲火随时都会拉个或者跟多垫背的下去;这其中会不会有自己?在几乎全是以自己生命为前提的选择下,一切看似大无畏的精神都是不智送死。

怎么办?照明!趁势冲进了敌人散兵线的刘仲火是不会在一片天昏地暗中主动暴露自己的;一瞬间,四周临近刘仲火,仓惶反映过来的敌人顿时作出了个近乎愚蠢的决定。

但战场之上,短兵相接,根本由不得敌人半分犹豫;就在临近刘仲火,数十米开外,刹那间发现了刘仲火行动可疑,但却稍稍犹豫,自作聪明,伸手先拉响‘普拉迈’手持型照明手雷同时,“嗖!”刘仲火奋力滚进中,一枚暗自拉脱插销的M75攻防两用手雷,顿时脱手而出;照准了一侧临近其4、50米距离一撮前后散布开来的2、3个敌人奋力抛了出去!“呜呜……”与此同时,响彻敌我耳边的还有又一蓬连绵不绝的迫炮弹,划破空气的短促尖鸣!

炮弹来得更快,“轰……”一波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顿时将仓惶匍在地上,稍稍振作的敌人立马重新仓惶强压下去。匍在地上,重新一抬头;最临近刘仲火的个敌人,顿时见到了,一枚拽着袅袅青烟,卵状般的物什,连迸带跳的滚近到自己眼前……

“轰!”蓦地一枚手雷的爆炸,并没直接要了那敌人命;炸开罡风掀起四射横飞的破片少数侵透了敌人的肉体。匍在地上的敌人,顿时惨烈哀嚎,翻滚着,满身鲜血淋漓。“啊……”没有醒目的枪焰,陡然又一声天昏地暗,山摇地动中,撕心裂肺的哀嚎,顿若夜枭低吼一般,吓了胆战心惊。与此同时,没有沟通,“嗤嗤……”一撮撮敌人表明身份的手持型照明手雷,顿时在天昏地暗中发出了颗颗醒目的白炽光芒!但手雷炸点就近,刹那辨别出刘仲火的敌人并未在生死决于一线之间,同样行动——

“杀!”“萨斯嘎尼!”“突突突……”刹时间,敌人的枪,刘仲火的枪顿时乱射在一起!“噗噗……”带着垂死难以置信震惊,亮开照明弹,仓惶两相对射敌人连同刘仲火的枪一齐向自己射了过来!“吼!”惊慌失措的敌人,顿时操起了枪,向冲其飞快抵近乱射一簇,顿时埋首下去,作势扯破嗓子翻滚惨叫的刘仲火射击,但对角不明就理,仓惶之间必将一切对自己威胁杀尽的敌人,也同时向其射击。瞬间措不及防,冲刘仲火射击的两个敌人,乍眼被自己兄弟循着自己枪火攒射,毙伤。“呜呜……”不过一息之间,连绵不绝的迫炮弹掠空尖鸣再度垂临!

“嘣嘣……”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顿时在气劲激撞,弹片横飞之中,再将倒霉者轰成肉糜。不断近乎送死的伤亡,面对刘仲火超人的勇气与狡诘。一波临近刘仲火,精神上已成强弩之末的十数敌人不由得心萌退意。扑倒,反身,抛弹!就在临近又一蓬迫炮,炸开了乱溅迷眼的土块,飞泥之时,“嗖!”趁着就近不分敌我的人,都不由得一闭眼,心底里,暗自窥紧了临近反身另一侧散布开距离百米内,一撮敌人位置的刘仲火登时将又一枚M75攻防两用手雷,不论命中杀伤的奋力抛去!

“轰!”正在一撮敌人发疯似的,睁眼,举枪,抖落爆溅满身土块,飞泥直时;一枚抛落滚至身数十米开外炸响的手雷顿时照样,炸了一撮临近散开的敌人一个胆战心惊。“杀!”一声毫不做作的奋声喊杀,借着一枚手雷再度搅腾起愈发硝烟弥漫,浑浊晦暗的小片遮蔽,抛弹同时无所畏惧的在敌人枪口的环伺之中,悍然冲去!

不能仓惶开枪!打死也不能动!在这样敌我难辨,短兵相接的混乱战场环境中,不分敌我,每一个经历过夜战加血战的老兵,得来血的教训。但面对,刘仲火的惊人勇气,绝不会像六连一般个个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敌人,刹那之间,在死的威慑之下,根本就无法作到行动一样,明智,整齐划一。

“蒂索!得依母……”纵容敌人数个骨干,顿时在天昏地暗中,惊见刘仲火迅即的幽影,就在百十来米开外一片昏暗中,迅速闪过;大声嗥叫起来。数个感受到自己生命威胁的敌人亦在仓惶之间举枪射击,更有部分临近悍不畏死者,自作聪明枉趁着无知无畏的血性,狂嗥标明身份,起身凶悍向着视野中,我的刘仲火发起冲击!

“杀!”“吼!”“突突突……”骤然三方汇集的子弹,在一片浑浊之中,再度纠结在一起!早算计好,仿佛先知线觉的刘仲火顿时顶着猝然而至的乱射子弹,不顾一切摔在地上,眨眼让嗥叫着冲其射击的敌人失去了真正目的。对面打对面,枪焰对枪焰,瞬间两相交汇的攒射登时乱奏在一起;“啊啊……”两撮枉趁英雄,措不及防的敌人,一索乱射去,顿时把数个冲出,毫无防备的敌人撂倒在地。“突突突……”霎时,两相交汇激射的曳光弹簇,在这才只映到了扑倒在地,迅速扑倒装死,混进了片零落尸骸中的刘仲火身体。还来不及,顿时一撮凶猛枪火,但见一片视野不清中,满地横尸惨嚎,**的敌人迅速粗粗辨别、判断哪是敌人,哪是自己,是挺尸还是诈死。

“呜呜……”带着刺透脑颅的短促尖厉,连绵不觉,没个停歇的一蓬漫射迫榴弹,再度相隔不足一息之间,向着刘仲火与临近他的一波敌人一齐盖了过来!

“轰!”临近炮弹炸开扑面,四射飞溅的就是刘仲火奋力发起攻击的号角。“杀!”在刘仲火反身当面敌人,一滞再度睁眼之时,凭着生死磨砺出的近乎本能,刹那意识到这通炮火对自己威胁不大的刘仲火,已经在一片逼近的通通迫炮轰鸣中起身;在猝然次第轰鸣,弹片与飞土四射飞溅之中,手足并用,连扑带爬的奋力再向当面散步的敌人滚进2、30米。待得一撮敌人从打在就近,接二连三的一通通迫炮轰击中,挣脱出来时;迎上一撮敌人,抬头,睁眼,同时迅速架上调转的枪口,刘仲火一枚脱手奋抛出的M75手雷顿时,已经突兀在一撮与刘仲火相距不足50米的清晰视野中!

“轰!”“啊……”一声轰鸣,一声惨叫,眨眼间被M75砸就近,尽饮四射破片的个敌人,登时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吼!”亦在同时,咆哮着,散布开,举起了枪2个敌人,登时照准了近在咫尺的刘仲火,托起AK仓惶乱射起来!“噗噗噗……”横飞四射的子弹顿时在借冲势高速侧滚过敌人眼前的刘仲火的身前,身边,刹那一梭绽开了点点爆绽飞泥。没有惨烈的对射,飞滚间一个照面,抬手托卡列夫TT-33,骤然又一弹匣“砰砰……”数枪的清唳,2个无遮无蔽同刘仲火近距离交火的敌人立马便倒在了血泊中。敌人被凶悍震慑,仿佛如有神助的刘仲火,付出的不过是满身几处被抵近猝然飙飞的子弹划破了皮。

经过这么一处短促,惨烈接火,又一波从我右翼正面冲上来的20余敌人,被刘仲火加迫炮,数十秒内便被歼灭了近半去。在持续不停的迫炮压制轰击中,让刘仲火一冲,几乎寸步难行的敌人,依然还在流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