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里的汉子 外传 意外

勿望草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87.html


韩康今天要去县城在买些兔子回来养,一大早他就去了雨飞家,到了大门口,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这个家,他已经不在陌生,他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受约束,他可以随时出入。

走过干净的长长地院子,来到房门口,他叫着,雨心,你在吗?还没见人影就已经听到了回答,我在,韩大哥,你来了,快进来。

雨飞娘迎了出来,“哟”韩康来了,早饭吃了吗,在这吃点吧。

韩康有礼貌的说:“大娘,我吃过了,我是来找雨心的,我今要进县城买兔子,想带他去看看。

雨飞娘笑着说:“你还真要带他去啊,你不怕他给你添麻烦吗?

韩康笑笑说:“哪会呀,他现在也不小了,能给我添什么麻烦啊,正好可以和我做个伴。大叔呢?

她娘笑笑,他吃过饭去地里干活了,快点进来。

走进屋子,雨飞亲切的说:“你来了,眼里充满了柔情,几乎他们俩每次见面都是这样的表情,因为有那句老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韩康刚要说什么,雨心高兴地说:“韩大哥,你等我三分钟,我马上就好,很快的。

韩康说:“你慢点吃,别噎着了,不差那一会儿,我等等你就是了。

雨心嘴上答应着,可是嘴巴和饭碗就没分开过,两只筷子飕飕的在碗里爬着,一会儿堵得满满一嘴的饭,连口菜也顾不上吃。

韩康笑了笑,好家伙,看这架势,你说三分钟,我估计一分钟就能好,你还是慢点吃,要不然等下要胃疼的。

雨飞和她娘都笑了,她娘骂道:“瞧你那虎样,也不怕你韩大哥笑话,好像个几天都没吃过饭似的,雨心只顾呵呵地笑,也不说话。

吃过早饭,韩康跟雨飞和她娘道了别就和雨心匆匆的离开了。一路上雨心高兴极了,他坐在马车上哼着歌,还不停地跟韩康聊天。雨心说:“我好久都没去县城了,都不知变啥样了。

韩康说:“能变啥样,还那样呗,等你去多了,也不会觉得县城比我们农村好,虽然那里有高楼,有宽宽的大马路,还有川流不息的汽车,可是你去多了,你就会知道那里的人没我们村里的人朴实,他们整天的都在算计着过日子,今天怕邻居比他家过的好,明天又怕他偷你家的东西,不像我们那里,我们那得人都很善良,没他们那些花花肠子,就算家家敞着大门也不会有偷东西的。

雨心说:“那到是,自古以来,就是城里有城里的好处,村里也有村的好。就像我们这里有山、有水、还有田地,那是大自然的美,在城里是看不到的。

两个人说着,聊着,过了大约3个小时就到了县城,韩康照例把马车赶到市场里一个存车的地方,来到了那个曾经卖兔子的大哥那。那人正和他旁边一个卖小鸡的女人聊的正热乎,还不时的露出一排焦黄的牙齿,估计是抽烟抽的。韩康走过去,热情的打招呼,大哥,还记的我吗?

那人抬头瞧了瞧,笑着说:“是你呀,小兄弟,上次咋样啊,兔子卖掉了吗?

韩康说:“上次还得多谢你给我介绍了王老板,我的兔子卖出去了,这不,我还想在你这买点,你看你家里有多少,够不够我要的,我想再买500只小的。

那大哥听他要买兔子,咧着大嘴,哎呀,小兄弟,你可真够意思,这会我也可以多休息几天了,还别说,我那啊有300多只,我在找个人,给你凑够数,明天把兔子给你送过去,你看好不好。

韩康笑了笑,那好啊,咱还是那价钱,明天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你忙吧,我还得跟我这弟弟转转去。

那人说:“好好好,你去转吧,明中午我就给你送货啊。

离开了那里,韩康带着雨心来到了卖服装的地方,他对雨心说:“你看看有什么你相中的,我送给你。

雨心笑着说:“不用了,多不好意思啊,我穿的很多。

韩康说:“你穿的在多,也不是我送的,今我送给你一样东西,你自己选,这算我贿赂你的,一会儿你帮我给你姐选一件衣服,我不怎么会买,你帮我挑挑。

雨心说:“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个人在市场里转开了,雨心选了一件牛仔裤,是蓝色的,看起来还不错,他俩给雨飞挑了一见黄色的上衣,很漂亮,也很端庄。

转悠够了两个人就开始往回返,雨心疲惫的躺在车上睡着了,韩康挥着马鞭,马跑的很快,可见它是那么的精神抖擞,一点累的表情也没有。

突然到了一个下坡,韩康发现马车的车闸不管用了,这个下坡很陡,也很长,如果车闸不管用,随着马跑,会出事的,韩康大叫着,雨心,快起来,别睡了。

雨心柔柔眼睛,坐起来,他也发觉马车太快了,他着急的问,怎么了。

韩康说:“你快点下车,快点跳下去,晚了要来不及了,车上的闸失灵了,快啊。

雨心终身一跃,跳下了马车,眼看着马在疯狂的向下跑去,仿佛自己也无法停下来,雨心快速的跑在后面,担心韩康会出事,可是他被拉的很远,只见马车像散了架似的摇晃,突然车轮子甩掉了,雨心眼看着韩康也被甩了出去,马还在不停地奔跑,雨心加快脚步,想看看韩康怎么样。

他气喘吁吁的一边跑,一边大叫着,韩大哥、韩大哥你怎么样,雨心见韩康趴在地上已经起不来了,他加快脚步,来到韩康的身边,只见韩康的脸已经蹭破了皮,还沾满了黄土,血顺着沾满黄土的脸流了下来,但不是很多。

韩大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快,我扶你起来。

只听韩康“哎哟”一声,雨心,你别动,我的腰好像扭到了,先让我躺着,一会儿会没事的,你别担心,我没事。

雨心皱着眉,韩大哥,你真的没事,我看你好像摔的不清,这可怎么办啊,离你那里还有一段路,我们可怎么办呀,路上也没有经过的人。

韩康忍着疼说:“没事,我一会儿就好了,我们走回去是不成问题的。

雨心撩开韩康的衣服,发现他的腰已经肿起来了,红红的。他着急的说,你很疼吧,因为已经肿起来了,好像很严重。不会出什么大毛病吧!

韩康的脸出了很多汗水,估计是疼的,但他又怕雨心太担心,还不停的安慰道:“我没事,不是很疼,一边说,一边忍着疼痛慢慢的试着从地上爬起来。

雨心忙掺住他的胳膊,想借给他一些力气。两个人试着慢慢的前进,可是每走一步路,韩康的脸上就多一些汗水,可是他依然的坚持的走着,不耽误一分钟。他怕太晚了雨飞和她娘会惦记。

远处,依稀的看见韩康的马停在了路边在悠闲的啃青草,那边的车轮子也被甩丢了。车身还挂在马的后背上。雨心骂道:“这畜生,把人甩丢了,自己却在那吃上了,真气人。

韩康说:“怪它也没用,它是畜生,也听不懂人说话,一会你把它身上的车卸了,帮我把它牵回去,车就算了,放在那吧,没人偷的动没轮子的车。

到了地儿,韩康弓着腰扶在马车上,雨心把马车卸了,一手拉着马,一手搀着韩康,俩人足足走了到了天黑才到韩康那边,雨心让韩康先坐下休息,他去把马拴上,在把赵川叫来。

韩康此时筋疲力尽,腰痛的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汗珠滴答滴答的向下掉。赵川和四喜听雨心跟他们说韩康在路边动不了,马上跑过来,四喜扶着韩康上了赵川的后背,赵川把他背回了房间,在慢慢的把他扶下,躺在了炕上。

赵川揭开韩康的衣服说:“咋摔成这样啊,我说你们咋还不回来呢,等下我用酒给你擦擦,瞧瞧脸上也破了。

韩康着急的看着雨心,你快回去,要不你姐和你娘要担心了,路黑,赵川,你给他拿个手电筒。

雨心说:“韩大哥,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回了,衣服我会给我姐的。

见雨心要走了,韩康还不忘告诉他,回家别和你姐说我的事,要不她今夜里要睡不着了。

雨心说:“你放心吧,我今不说。然后他匆匆的拿了手电筒回家去了。

看着雨心走后,韩康放心的趴在了枕头上,赵川问:“这是咋了,怎么弄成这样啊,看来不清,明天我给你找个大夫看看,被出什么大毛病。

韩康说:“今天也不知怎么了,车闸突然失灵了,正好经过那个陡坡,我让雨心先下去了,可是我就没下来,被车甩出来了,就这一下,把我的腰就扭成这样了,这一路上我是忍者疼痛走回来的,要不恐怕现在还在那树林子里呢。

赵川担心的说:”好悬呀,幸亏没撞在树上,要不然,比这伤的还严重,他说着,把酒倒在了手心上往韩康的腰上擦去。四喜也来帮忙,他用酒给韩康的脸擦了擦。

酒碰到韩康破了的伤口上,有些瑟瑟的疼痛。眼看着脸上又红又青的一大块。好似破了相。

雨心回家后,他娘和他姐问他,今天咋回来这么晚,天都黑了。

雨心含糊的回了句,啊,我在那边坐了一会儿才回来的,姐,这是韩大哥给你买的衣服,他让我送给你,还给我买了一条裤子。

雨飞高兴的接过衣服,脸上浮出幸福的喜悦。

她娘笑着说:“韩康这孩子就知道疼人,还懂事,闺女,快穿上,让娘瞧瞧,这衣服真漂亮。

雨飞含蓄的说:”哎呀,娘,你看今天天都黑了,我明儿在穿给你看,你去给雨心盛饭去吧,他肯定饿了。拿了衣服回屋去了。

雨心老是不放心韩康的伤,还不敢让他姐知道,吃了饭,怕他娘问东问西的给说走嘴,就回屋睡觉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