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年了一则新闻,《温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河参加公务招待时殉职》,中新网温州2月2日电 (记者李飞云)记者今天从温州有关部门获悉,温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河因公殉职。据悉,黄河在1月30日晚因参加公务招待,发觉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连题目短短105字,正文仅仅52字,就交待了一位官员的生命终结的时间、缘由及性质,这种精练的文风在当今政界,可谓罕见之至。

其实就这事件的本身已经没有任何新闻价值,官员死在酒场上、石榴裙下已经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没有人再引以为奇。其实事情也如此,酒、色乃个人爱好或个人修养方面的问题,尤其又是八小时以外,个人休息时间,他人不过多干涉为好,只要是合法的。

记得当年克林顿先生跟莱文斯基闹那档子事的时候,全世界的媒体无不大肆宣扬,幸灾乐祸者更大有人在。当时一位普通的美国公民的一句话我觉得非常中肯,并且理性而文明:“他跟谁上床是他的事,我们管不着,但他说谎欺骗我们,是不可容忍的。”

非但美国的事咱管不着,自家的仆人们的事咱也管不着。

今天动笔写下这些文字,也只是突然对这则消息中的几个词有点兴趣,觉得应该说道说道。

公务:公事,关于公家或集体的事务。

招待:对宾客给予应有的待遇;对宾客或者顾客表示欢迎并给以应有的待遇。

殉职:在职人员为公务而牺牲。

牺牲:①供祭祀用的纯色全体牲畜;供盟誓、宴享用的牲畜;②为正文的目的舍弃自己的生命,泛指放弃或损害一方的利益;


“温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河参加公务招待时殉职”:

① 政府权力部门的官;

② 死亡原因跟吃、喝有关;

③ 吃、喝的费用是公款——纳税人的血汗;

④ 宴请的是同级、上级的官或商,肯定不会是上访群众;

⑤ 因公死亡,保留评为烈士的权力。


“中新网温州2月2日电 (记者李飞云)记者今天从温州有关部门获悉,温州市发改委主任黄河因公殉职。”:

① 短短52字的消息,历经两天时间才了出来,已经斟酌再三的结果;

② 通稿(至于看似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也要这么严谨的通稿,大家自己猜吧)。


“据悉,黄河在1月30日晚因参加公务招待,发觉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① 八小时以外,非工作时间;

② 在酒桌上发病并且到了“被送往医院”状态;

③ 死亡时间在30日24点以前,医学上可以称做猝死的,就是进了派出所或拘留所的人经常犯的那种病。


分析了这么多,我又多了几点猜测:

一是为什么不说一下死亡原因?干嘛又让人们猜测说:又喝死一个呢?不会是无意的疏忽吧?如果是有意的,那又是为啥子呢?有什么不可告人么?

二是宴请的哪些人?又有哪些人坐陪?为了什么公务?以及具体点的时间地点等等都应该有个交待吧?不是我好事,已经出了人命了,没事时怎么喝都行,但出了人命了的时候,该有个交待吧?因为是公务,花的也必然是公款,那么就没有什么保密的理由和必要了,如此神秘,何必让人议论纷纷?

三是官员的非正常死亡本人就是个敏感的话题,政府一再表态政务公开,但每每遇事总是百般遮掩却又回回漏洞百出。一个县处级公仆就这样牺牲在“公务招待”上了,党和人民培养了他多年,多大的损失啊,况且他不是第一个,也必定不是最后一个,是不是应该好好地总结总结了啊?

我们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明确规定了各级政府的责任和公民的权利,那么多警察累死,那么多官员喝成了烈士,为什么没有哪个部门或哪位领导承担责任呢?

这让我想起军校时一个教导员讲的一个故事:他在某训练团当干事时,一年夏天,一个战士私自到附近个池塘游泳,溺水身亡。因为这件事暴露出管理方面的漏洞,领导肯定要承担责任,家属也要来部队闹,主要领导一筹莫展之际,一位领导急中生智:就说他是救村子里的小孩而牺牲的吧!哈哈,这下好了,皆大欢喜、普天同庆了,评了烈士,家里得到了荣誉和补偿,自然没什么可闹的了;部队这边出了个英雄,领导脸上光彩,大家忙着准备事迹材料就是了,哪还有人问战士怎么外出的?救的是哪个娃儿?有谁见证?当时教导员是以一个成功安全讲给我们的,意思是说你们将来带兵的,要面对各种复杂的情况,这么处理多好啊,没任何人受到损失,保全了所有人的利益。

说实话,当时也真的对教导员的话深信不疑,深以为然。但现在想想,才知道不是那么回事:这种处理方式动摇的是这个民族、这个国家根基!就如武侠小说所讲,受了内伤,外表看来毛发未损,其实已经五脏俱毁,经脉皆断。

“三公消费”据专家估算每年得9000亿,没见过这么大的数,更不会安排怎么花这么些钱,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什么航母啊、希望小学啊、地震啊、水灾啊等等等等,就都不差钱儿了!

如果没有这么一大笔钱在市场里瞎搅和,那物价得多么平稳?政治得多么清明?汽车、房子不会这么贵!汽油你可以放开了使!医疗、教育、住房这三座大山不复存在,你也完全可以轻松地去享受巴厘岛的阳光!

在酒桌上牺牲的各级公仆也会绝迹!

公款消费造就了腐败,败坏了社会风气,扰乱了国家经济秩序,尤其扰乱了物价,直接降低了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极大地浪费了社会资源,可以说是万恶之源!

其实“三公消费”还有另外的形式:那就是以集体或个人名义在国家公务人员身上的各种消费,我想这个数目不会小于各级财政直接开支的“三公消费”金额。比如个体、集体或个人以各种名目对国家工作人员的消费,无不是在消费的过程中或消费之后达成某种协议,而这种协议最普遍的共性就是:国家或集体利益的损失!或是逃避了法律的制裁、或是低价购得国家资源和资产、或是获得经济政治信息、或是获取政府项目等等不一而足。

一个流传很广的故事,我军部分人员到美军进行访问,美军的高级将领陪同参观,吃饭的时候,大家一起在美军部队的餐厅用餐,席间谈笑风生,颇为融洽。餐后,一士兵走到桌前:将军,每人7美元!于是各级将领纷纷自掏腰包,付帐!我军将领则目瞪口呆——我想这有点夸张,虽说走哪吃哪习惯了,不适应交钱吃饭,但出国前肯定有教育,人家的规矩跟我们不同,饭要自己亲自吃,饭钱也得自己亲自付,也就不至于目瞪口呆了。

说到了某些类位置上的领导,在位期间基本就不用自己掏钱了,我想大家不会反对吧,我是知道一些,但说多了也就没什么意思了。说到这又想起个问题来,说有些领导,退下来之后,不多久就郁郁而终了,这话我是相信的。

在部队时经历过一个部长,其实不过正团职干部,但那劲头跟巴顿将军有一比:当时我们部不到30人,每周要大交班,就是每周五全体人员在部会议室开会,讲评本周工作,布置下周工作。科长是副团级,众目睽睽之下,点名直立,被他指着鼻子骂是家常便饭,我们这些当参谋的就不用提了吧?

有一次找我们科长不在,就把我们三个参谋都叫到了他办公室,一一交待工作,并且要求做不完不许回家,已经快下班了啊,没办法,哪敢反抗啊!

晚上9点多喝得红红的回来了,见我们都在,很满意。

第二天一早,我去汇报昨天的工作,他显然没了听的意思,没说两句就打断了我:以后再说吧!

过了一会儿,科长悄悄找我:“老杨(部长)转业了,昨晚政委找他谈的话!”又说:“刚才找我了,说要去北京,你陪他去吧”

说实在的,我也是一百个不愿意陪他,但一想,他还真找不出第二个合适点的人了,于是陪他在北京活动了十来天,具体的不说了,这期间,他跟我客气得,让我不好意思了,都!


原来的一个老首长成了某一大单位的一把首长了,前些天心血来潮,想起了我这个曾经的兄弟,叫我去吃烧烤,已经晚上十多点钟了,还叫了两个正团职的来坐陪,大家都是多年前要好的朋友,我一介布衣了,虽然他升了官,也仍没什么顾忌,但那两个正团的哥们则不同了,没了原来那些开怀的玩笑,多是中规中矩的言辞和酒辞。

私人时间,公款消费,没准还军费,呵呵!喝了很多酒,因为高兴,好在没发觉身体不适被送往医院抢救!

古人有: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食色性也,正常的事,很美的事,为什么不能也古人那样优雅起来呢?



又一位公仆殉职了,可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