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为什么会失败?zt

蓝色征衣 收藏 4 166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李自成为什么会失败?(一)


----读《李自成》有感




李自成》是姚雪垠先生的恢宏巨著,全书3.36百万字,我读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十卷本,整整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其中几番激动、几番悲伤、几番叹息,并度过好几个不眠之夜。


《李自成》给了我些什么启发呢?


毋庸讳言,李自成是中国历史上巨星级的人物。尽管时人和现在都有人骂他是流寇、但亦有人视他为真命天子、还有人认为他是革命领袖。


不管如何,贫苦农民出身、当过驿卒的李自成,在追随高闯王反叛明王朝,特别是高闯王死后能够接过“闯”字大旗、最终打进了北京城、逼死了明王朝的崇祯皇帝的李自成,确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角色。


然而,李自成建立的大顺王朝十分短命,在他达到胜利的巅峰——1645年(崇祯17年、甲申年)进入北京城之后,他很快地兵败山海关,被吴三桂的关宁兵和吴所投降的满清摄政王多尔衮的满蒙汉八旗兵所败,并在大约一年之后再败于湖北武昌,最后在九宫山被乡勇所杀(当然,这只是姚雪垠的一家之言,历史上李自成兵败后是否被杀尚有争议)。从大顺王朝短暂的历史来看,他和唐末黄巢起义惊人地相似。


那么,李自成为什么会失败?为什么会失败得如此之快呢?


对这个问题,有很多的看法。毛泽东主席评价李自成是“流寇主义”,失败在所难免,他在中国共产党进入北京前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讲,我们绝不做李自成。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祀》中详细剖析了李自成的失败,并提出若干事项希望中国共产党引以为鉴。本文没有如此的高度,只是从读小说的角度谈谈个人的粗浅想法。




一、李自成的胜利并不彻底,他的队伍没有真正经受斗争的残酷考验




崇祯十三年,李自成从商洛地区突围出来,再到崇祯十七年进入北京,只有短短的四年时间,大顺军队扩充十分迅猛。但除了其间三攻河南首府开封不克外,并未经历真正残酷的战斗。就大顺军队三次进攻开封而言,第一次是偷袭没有得手,与明军只是短暂接触;第二次是攻坚战,十分残酷,但功亏一篑;第三次是围城,主要是心理战。当然,在第三次围城前打败了以左良玉为首的三路明军,然而,凭借的主要是智谋、当地百姓的支持、以及明军的重大战术错误,并未和明军展开阵地战。在崇祯十七年,李自成的大顺军队从长安(西安)兵分两路攻击北京,由于山西全境明军十分虚弱,且地方军民普遍对明王朝离心,大顺军队一路所向披靡,全部是不战而曲人之兵、直至最后顺利进入北京城。这样,李自成的队伍没有经受战争的充分考验,而且不可避免地带着骄傲情绪,这就为进入北京后的迅速腐化,以及山海关失败后一败再败奠定了基础(在山海关战役中,当大顺军队遇到吴三桂的关宁兵时,李自成自己也承认从未遇到过如此能战的明王朝军队;至于满清军队,其战斗力更不在关宁兵之下)。




二、李自成始终没有建立一个巩固的后方




没有根据地,这使李自成无论处于进攻状态还是处于失败状态,均具有很大的局限性。当然,处于进攻态势时的不良后果尚可以勉强克服,处于不利境地时就是致命的,这就是当李自成退出北京后“兵败如山倒”时的根本原因。


毛主席曾经说过,“兵民是胜利之本”,这既是毛泽东自身革命经历的总结,也是他对中国五千年历史的总结。《李自成》第八卷,满清的多尔衮范文程洪承畴、济尔哈郎在评估李自成的大顺军队进攻北京、是否乘机对关内用兵时,洪承畴认为李自成不足为虑,他说“李自成自从攻破洛阳以后,不断打战,不肯设官理民,不肯爱养百姓,令士民大失所望,自古有这样建功立业的么?”。


在李自成大军第三次围攻开封时,高夫人感觉豫北百姓对闯王大军的欢迎似乎逊于从前。老马夫王长顺总结说,“一则义军在豫北活动较少;一则百姓看义军破城之后并不固守,打了就走,因此不敢过分热情,拍官军回来报复”。李自成是怎么考虑的呢?他认为守城就会分兵,而义军兵力并不雄厚,分兵后不利于进攻,也不利于防守。就战术角度来看,李自成的考虑也是有道理的。可就战略来看,不设官理民的后果就是老百姓的支持是有保留的。如果说在进入洛阳,攻打开封时期没有“设官理民”尚有分兵的战术上的考虑,那么大顺王朝在占领了河南、湖北、陕西广大地区仍没有“设官理民”,则主要是大顺的最高决策层过于轻敌,没有考虑到满清政权才是最强大的对手,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希望攻克北京、江南传檄而定之后再来考虑“设官理民”,不虑败之虑胜,焉有不败之理。


没有稳定的根据地,在胜利的时候,大顺军队的粮草要么取之于敌,要么加重沿途百姓负担;至于“大顺兵”的来源则主要是沿途的饥民和投降的明朝军队、以及其他农民军,没有因为要保护家乡、要保护胜利果实而投军的百姓作为主力。在失利的时候,则退无退路,甚至无立足之地,军队也易于溃散。对比当代的大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根据地人民和中国共产党的血肉关系,真是天壤之别。当然,李自成在崇祯十一年兵败潼关后在商洛地区潜伏时,在很大程度上做到了修养生息和兵民一体,这是他在当时能够打败明军三路大军合围和储备大顺王朝干部队伍的重要原因。


李自成为什么会失败?(二)






三、李自成的用人有重大问题






第一,存在地域偏见,始终以陕西将领为其核心,没有搞五湖四海。在非陕西将领中,可能由于牛金星在李自成最困难的商洛时期加入、且牛金星比较迎合李自成的思路而受到信任,对其他非陕西将领包括宋献策、李岩等,始终不能做到推心置腹。这和历史上的刘邦、曹操、刘备、李渊、朱元璋,甚至和同一时期的皇太极多尔衮相比,无疑很是不如。当然,历史上牛金星是李自成在河南时期加入的,且是李岩所推荐。但小说如此处理,并无不当之处。




第二,始终没有处理好和其他农民起义军的关系。对待罗汝才(绰号曹操)和袁时中队伍,均犯了重大错误,从而使得不再有其他农民军和大顺军队合作。对于罗汝才,尽管罗的军队军纪不好,且罗的军师三番五次力主罗自立门户,但罗汝才始终没有叛变李自成,而李仅仅是因为潜在危险就杀掉了罗汝才,实非大度之举。这和煮酒论英雄之后的曹操依旧放走刘备、差异太大。对袁时中部队的处理更非适当,为了笼络人心匆忙将慧梅出嫁以“和亲”,不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而且大大影响了队伍士气。对袁时中队伍处理过于简单,将慧梅嫁出之后便认为万事大吉,可以牢牢驾驭新加入的队伍,没有其他有效的约束机制,最终袁时中叛变了李自成。




第三,没有建立起一只有效的文臣队伍,过分依赖牛金星一个人。这与李自成长期不重视根据地建设亦有重大关系。特别突出的表现是,当大顺军队进入北京城、吴三桂举足轻重的时候,李自成派出招降的使者尽然是刚刚投降的明王朝大臣。




第四,心胸狭窄。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这是指做大事的人要有宽广的胸怀。前面三点李自成用人的问题是表现,实质是李自成存在性格缺陷。在《李自成》中,能说明这个问题的是李自成对待李岩、田见秀和白朗的态度。李岩是官宦子弟、读书人,自然有些“不食人间烟火”、“不落俗套”的东西,与农民军有些观点、态度上的差异不足为奇。但李岩是真正为大顺尽心尽职的,但李自成做不到“忠言逆耳利于行”,在进入北京之后,李岩和宋献策均是谏阻李自成东征山海关而逆了“龙颜”的,但李自成在兵败后不但不思考自己没能做到纳谏如流、进而反思自身不足并多听听李岩的意见,反而考虑李岩为什么不能像宋献策一样反复谏阻,最后仅仅是因为自己心存疑虑便杀了李岩,不免寒了众多将士的心,也使得大顺朝中无人。田见秀是李自成“老八队”的兄弟,始终并肩战斗的陕西同乡,但当退出长安之后,田见秀因不忍长安百姓饥饿而没有及时按照李自成“圣旨”意图烧掉粮草的时候,李自成首先考虑的不是此举大大符合农民起义军“救民水火”的宗旨、有利于在困难时期改善同老百姓的关系,而是考虑田见秀没有“遵旨”,先是要治他的罪,后来虽然没有治罪却不再召集田见秀商量军情要务,以致于在武昌城准备迎战满清大军时,身边仅剩下刘宗敏和宋献策可以商议。在最后李自成兵败湖北武昌后,本来大顺在湖北的白朗部队已经与李自成会合,但李自成又疑心白朗,担心黄巢故事重演(黄巢的侄子杀了黄巢以获取富贵)而离开白朗部队,最终涉险遇害。从对待这三个人的态度来看,李自成实在是心胸不够宽阔,不能用人。因此,革命意志本身就不够坚定的牛金星脱离他也就不足为奇了。




总之,李自成在处于创业阶段的时候,尚能够做到广开言路,群策群力。在处于顺境的时候,不免乾纲独断,盲足自信。当兵败如山倒时,不免疑神疑鬼,就只能成为孤家寡人。对比在创造新中国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阵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努力,真是天渊之别。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