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5)

山鹰2007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鲁莽?近了手枪打,远了突步射。冒死,衔尾追杀不过数息,除了少数撞上迫炮漫射粉身碎骨的,仓惶间只顾逃命的靠近他的7、8个敌人,便被他杀了个尽兴。“突突突……”带着2A42 30mm速射炮陡现在一片昏噩中,慑人胆寒的凶猛攒射;失去指引稍稍沉默的数挺ПTK、HCB、KПBT大口径坦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鲁莽?近了手枪打,远了突步射。冒死,衔尾追杀不过数息,除了少数撞上迫炮漫射粉身碎骨的,仓惶间只顾逃命的靠近他的7、8个敌人,便被他杀了个尽兴。“突突突……”带着2A42 30mm速射炮陡现在一片昏噩中,慑人胆寒的凶猛攒射;失去指引稍稍沉默的数挺ПTK、HCB、KПBT大口径坦克机枪,顿时直冲右翼猛扑上来的兄弟们凶猛迸射一蓬蓬令人窒息的交叉火网。眨眼间,便将滚下坡,追着敌人,冲出不足200来米的右翼兄弟们强压了下去!

“散开!再散开些冲!”凭着红外夜视仪校准射击,近前没有步兵掩护几辆装甲的凶猛火力,面对右翼兄弟们十数人一撮撮散开百十来米的冲击,视野、射界、终久都是有限的。

“蒂索!蒂索!默萨瑟卡伊!爱兹迪蒙!”在一边扯破了嗓子,通通炮火中根本辨不清字正腔圆的急切嗥叫和同样连滚带爬,狼奔豕突的溃逃中;清理完就近溃退敌人,混充零星败兵的刘仲火,亦在此时,隐约听见装甲引擎“嘟嘟”的轰鸣,两眼见得前方右前方,冲右翼后进兄弟们陡然迸射出丛丛凶猛火力,散布在攻击扇面500米上下半径内,12至将近3点钟方向淹没在一片土坯骇浪的风雨飘摇中,冲我持续迸射凶猛火力,久久未现形的一辆BMP-1、BTR-70和一辆就在右前侧不足6、70米距离开外的MT-ЛБ履带式多用途装甲车。

这便是对我六连迅速突击造成强力压制的敌右翼主要装甲火力。为拦阻,乃至于完全歼灭我六连,在通通延伸持续迫炮压制中,临近意识到六连存在的一条条疯狗在督战队与骨干,威逼和怂恿下,奋起了余勇;艰难打退了一波,又一波迅速在迫炮轰鸣,持续减员中悍然冲了上来!轮番迅猛冲击,此时的我们距离敌人密集散布的清水河北岸渡口区一公里,已十分逼近。而又一波一撮撮,悍然在迫炮激起的冲天土坯中冲了上来的敌人,也在此刻同单突进,混充侥幸败兵,发现了临近装甲冲我突击右翼凶猛迸射的刘仲火遭遇……

“得依姆!(不许动!)提叶康(不要慌!)科莫(过来!)摩萨科莫伊(赶快过来)!”一片昏黄中,随着连滚带爬的刘仲火不知有人没人,扯破了嗓子,惊心恐怖的嚎叫着,冒着重重炮火‘逃了回来’,一波冲在最前面,同是连滚带扑,冒着重重迫炮压制中,不期而至的伤亡,冲了上来,顿时与刘仲火当面遭遇的一撮敌人,顿时在敌我相距百米内持续嗥叫想让看不清谁谁,‘逃回来’的刘仲火靠得更近。

靠近?笑话!靠得更近只会作法自毙!恕不说,这样紧急,敌我混杂,难辨真伪的情况下,敌人发现了,还是没发现,都会出于自身安危的考虑,很有可能漠视自己战友的生命;便是出于士气与战场纪律考虑,已经爆发出灭绝人性的督战队与敌人骨干,阵前也绝不会放过刘仲火这个‘侥幸脱逃’的逃兵。一句话,不管刘仲火是不是敌人‘战友’,当面叫着刘仲火快点过来的一撮敌人,都会在把刘仲火放得更近些时,一簇突然点射,不分敌我的将意图当面靠近他们的任何人枪毙。

“啊……”没听见,光看见了人影的刘仲火,带着心头不屑的冷笑,顿时应着就近轰鸣一声炮击,一声惨叫,作势惨厉哀嚎摔倒在地,顶着自己炮火砸在就近一蓬蓬乱绽的土坯,作戏之中不忘小心窥视着一撮当面迅速扑来的敌人。

“轰轰……”正此时不断抵近中,遭遇敌就近BTR-70、MT-ЛБ装甲车凶猛火力攒射的后续右翼兄弟们,在一撮撮顶着当面火力散开,迅猛包抄过来的同时。抵近大约火箭筒直射有效距离的战友们顿时在2、300米开外,才距刘仲火就近3点钟方向,MT-ЛБ的侧面;2点与近2点钟方向,ИMP战斗工程车,BTR-70的正面,次第三发破膛而出的PG-7M 85mm破甲弹向着目标轰了过去。

“嘣嘣……”RPG-7相距200米开外,差强人意的精度一时间并未令兄弟们如愿以偿的见到了金铁激撞之间,四溅迸射的绚丽钢花。但近在2、300米外的火箭筒轰鸣,就像是一味催化剂,单凭几挺装甲机枪、速射炮火力难以有效在开阔地域内遏制住我右翼散兵突击线迅猛逼近,更不能放任缺乏步兵掩护,最后侥幸的一点装甲被我右翼兄弟们进一步抵近些爆破摧毁的敌人,迅速在我右翼三响火箭筒一轮轰击未果之间,不得不发了疯似的迅猛冲了上来。迫不得已,刘仲火当面在我通通迫炮轰鸣中,连滚带爬,嗥叫着猛冲的一撮敌人,也随之自己撞上了刘仲火枪口——

“啊……啊……”在就近周围迫炮轰击中,无所畏惧,扑在地上来回打滚,惨叫作戏的刘仲火,听着而侧火箭弹轰击。时刻提防着的斜前方与其遭遇的一撮敌人也随之越来越近。

“摩萨!摩萨!脱次基!”连天炮火照映的天昏地暗中,散了开一撮3、5个敌人中的骨干,顿时在一蓬持续迫炮压制过后,大吼叫着,领着一条条疯狗,顶着炮火,从满地惨叫,翻滚的刘仲火左前方,冲向了装甲火力激烈迸射出一串串曳光弹链,乱射交织的密集区。兵凶战危之间,面对我右翼兄弟们所向披霓的凶猛冲击,一撮撮散开,冲在了最前面,局部兵力甚至少于我右翼战友的3撮十数个敌人,为了掩护在一通通迫炮压制重,寸步难行,困在了坳坡间与我临近的装甲车组;大体已来不及,更顾不得冲到顶着自己炮火,冲他们眼前的刘仲火,是敌是友,是死是活了。按照常理,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敢于脱离战友数百米,单兵向着不可预知,难以计数的敌人悍然冲击;更没有几个人,敢于主动在自己迫炮的压制轰击中单兵向着难以计数的敌人悍然冲击;哪怕是借助这样焦灼混乱的战场环境,浑水摸鱼……刘仲火便是这其中少数的例外,胆大心细,勇敢机敏,一流的单兵能力;当然在自己的通通迫炮中,亦缺乏过人的运气,注定了稍稍疏忽的又一波敌人,悲怆宿命。

惨叫,翻身,挺枪——“突突突”周匝枪声大作其间,早在心底里将敌人看紧了的刘仲火,顿时在装腔作势的满地惨叫翻滚中;顿时一簇精确点射,率先发难,将个左斜侧,一撮与其遭遇,分出来,妄想临近对其发扬人道主义精神;兀自送上枪口的傻B点名。

“轰轰……”“啊——”持续不断的迫炮轰鸣,到处是枪火迸射出连绵不断的惨烈哀嚎,令身在就近心如火燎,急切着向我右翼后续兄弟冲去的一撮敌人刹那一时未觉。侧首看着,一撮散开猫腰自左手侧,前前后后百米上下,已经迅速越过了自己的一撮敌人,撂倒一个满心酷厉的刘仲火;惟有迅速扒起身来,抱紧了怀中的56式突击步枪,冷冷的笑着……

跪姿,托枪,移动靶!“突突突!”不过数十米外,冲着敌人斜侧后又一簇轻快的点射,毫无悬念的一撮中又一个不幸者枪毙。“啊——”毙命者,一个趔趄摔倒,垂死惨厉的哀嚎,顿时嗥了就近一旁残余敌人刹那一个胆寒信惊。一撮还剩3!

“太……”一面猛冲,一面提防着我迫炮轰击,临近又一不幸者的敌人顿时最先惊醒。但还由不得立马反应过来的他,扯破嗓子,惊叫着给散开了猛冲,剩余2个敌人报警。“突突突!”刘仲火飞快调转枪口,迅速的击发,顿时令两枚子弹眨眼侵透了那敌人鲜活的肉体。惊呼便惨叫,“啊——”的又一声垂死哀鸣,不久后再为空阔的人间屠场,频添上一具宰杀完毕的尸体。

“斯塔咧!斯塔咧!”一撮3人尽没,登时反应过来的2个就近残余,这才在惊觉,使出了吃奶的劲,懒驴打滚,迅速摔在了敌人,转过身来;相互惊呼提醒中,彻底发现了刘仲火的存在!

“呀——”1 VS 2,AK-47 VS 56突步,瞬间反过身的2个敌人与跪立不动,转过枪口的刘仲火,刹那在敌我相距不过百米上下,一片无遮无避的开阔地上惨烈对射在一起!“突突突……”一簇噬人子弹如刀片割面,“噗噗”两枪中的,凭着过硬的枪法和过人的心理稳定,骤然一簇惨烈对射之间,又一个敌人胸口溅开了两朵骤然消逝的娇艳欲滴,一声闷哼,颓然宰在了草垫上。1 VS 1!

短兵相接,一簇未中,反在一个照面间刘仲火再放倒了一个。

“杀!”凭着超人的勇气,瞬息间力毙数人的威压,一声断喝的刘仲火,顿时迎上了不过百米外,最后个敌人,一簇对射后,刹那不由一颤的枪口,托枪悍然起立,迅猛冲了上去!

“吼!”叫嚣对叫嚣,敌人一声不甘示弱的咆哮,两支枪刹那顿时再度对射一起!“突突突……”敌人仓惶的点射对上了刘仲火敞开了弹仓持续的连发!“噗噗噗……”刹那惨烈对射,不及上举,瞄正迅速起立射击刘仲火躯干的敌人顿时一簇点射将刘仲火一腿挂彩。然而持续的长点,百米外罩准一处,无所谓命中;眨眼间,最后个匍地射击的敌人,瞬间痛饮数弹一命归西。

“太息!斯塔咧!斯塔咧!”同一波敌人一撮先头遭遇了,后面一撮撮还会远吗?2、300米开外,一片冲天土坯,天昏地暗的更深处,登时发现了前方异常的一撮撮敌人骤然间惊着相互提醒!

“唰唰……”数支PG431照明火箭弹登时在一片混浊燃烧的中空,直冲转过身的刘仲火大约位置当头划出了数条耀眼醒目的白炽!“哒哒哒……”寻光,数支ПKT、ПKM 7.62mm通用机枪顿时在相刘仲火11-2点钟方向,攻击半径不过300-500米的地方,拽着曳光乱射扑翅在一起!纵然面对迫炮强力压制,一片开阔,没有掩体的敌人持续流血。“吼!”无视至少还会减员1/3,一撮撮敌人后继就这么悍然冲击,迎着争先恐后。划破空气,持续不断的长哨尖鸣,嗥叫着,连滚带爬,前仆后继,悍不畏死的冲进了与我散兵线相隔,蓬蓬愈发密集,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中!

“杀!”顶着就近掠身而过的涣散弹簇,反过身来的刘仲火,无视正面顶着迫炮轰击嗥叫冲来的敌人,一声大吼向着近三点钟方向不足百米外,抵近疯狂冲我右翼战友们迸射丛丛火力的MT-ЛБ履带式多用途装甲车冲了过去!由于先头错认成刘仲火是自己人,车中视野有限,步话电台通信干扰受阻,敌车组机枪手又不敢在迫炮压制轰击与流弹横飞中,露出身来持续射击。面对我右翼战友们分散多路包抄过来,同样生死存亡决于一线的那MT-ЛБ履带式多用途装甲车组,在迅速成为车侧不远刘仲火攻击目标的同时,数息之间,根本就没有一丝反应。

“去死吧!”猫腰迅速冲近持续迸射火力的MT-ЛБ装甲车20-30米,拔出了80式反坦克手榴弹的刘仲火,拉响了,摆臂就像懵然未知的敌装甲车机枪塔台砸去!“嘣!”带着洪钟大吕般的金铁撞击之声,四散爆绽的烁烁钢花一片昏黄中闪耀出一朵刹那消逝的绚丽,抵近疯狂冲我右翼疯狂迸射火力的MT-ЛБ眨眼便成了燃烧着星星火速,没了牙的老虎,能开的废铁。机枪塔台中,持续冲我迸射火力的敌装甲车组机枪手顿时成了大块碎肉,随着轰飞的零件废铁,分尸一地。

“漂亮!同志们,冲啊!”吊在2、300米外的肖剑卿立时兴奋的高呼一声。

“杀!”被抵近装甲机枪攒射曳光弹簇,遏住了迅猛突击的右翼战友们,即刻由猛扑变猛扑,迎着敌人两眼茫茫,冲着他们大约空旷乱射横飞的子弹;或低姿态匍匐,猫腰高速疾进。直面着不过2、300米外,一撮嗥叫着率先冲了上来的敌人,慨然撞了上去。“轰!轰!”再接再厉,次第两响PG-7M 85mm破甲火箭弹的轰鸣顿时将当面靠自卫机枪,奋力还击的又一辆ИMP战斗装甲车轰成了废品。

“斯塔咧!”惊闻身侧MT-ЛБ数十米外一线排开率先的近十个敌人才在刹那发现自己同样是两面受敌……

“跑!?”迅速爬起身,攥枪冲了上去的刘仲火,顶着流弹飞奔之,甩手扬起了托卡列夫TT-33,“砰砰”两枪就将装甲车中,还不明攻击方向,侥幸逃了出来的个敌驾驶员,点名。“砰砰砰!”没有分毫迟凝,迅速贴上了MT-ЛБ车侧倚为一侧掩体的刘仲火,迅即抬手扣动扳机,再将个相隔车一侧,临近措不及防的敌人枪毙。

“吼!”“突突突……”带着溺死的疯狂,一声咆哮,两枪冲身侧MT-ЛБ压制射击;两枪向着一片昏黄中200米开外正面冲来的右翼顽抗射击。一蓬曳光弹簇乱砸MT-ЛБ残车上,点点爆绽的火星顿时引起了近2点钟方向,一串串愈发疯狂迸射着枪炮火力的BTR的注意!

观察到掩护车前的步兵射击方向,顿时意识到自身安危存于一线的敌BTR-70迅速转动了炮塔。“突突突……”带着穿云裂石的犀利,周匝空气为之剧颤的惊栗,一串迸射后稍稍停歇的2A42 30mm速射炮;顿时直冲自车侧前不过200米外,被刘仲火轰成了废品,并倚为一侧掩体的MT-ЛБ多用途装甲车掀起一蓬急风暴雨!

“破破破……”惊声尖叫,摧枯拉朽的БЗ穿甲燃烧弹,就像穿豆腐似的,把装甲单薄的MT-ЛБ多用途装甲车眨眼射成了千疮百孔,“突突……”与同时凶猛迸发的ПKB 7.62mm同轴并列,在岌岌可危,摇摇欲坠的MT-ЛБ多用途装甲车残破车体,乱绽开一蓬蓬令人眼花缭乱的爆溅火星。“吼!”转眼得到BTR强大火力支撑,冲刘仲火射击的两个敌人,一个在另一个的掩护下,拽出了手雷,背向着自己凶猛火力, 带着兴奋咆哮,悍不畏死的冲了上来!

一时30mm速射炮弹并未完全穿透MT-ЛБ多用途装甲车车体,迅速匍下,顶着一蓬蓬烙肤生疮,乱溅四射的钢花;残车后,侧首露出了半张脸,一只手的刘仲火,顿时一声不削冷哼,再度扣响了托卡列夫手枪!“砰砰砰!”三枪清唳,登时便将向其嗥叫冲来,送上枪口的一条疯狗放倒下去。“呀——”“突突突……”待后面钓着个刹那反应过来的敌人,一簇从后抵近掩护攒射已经太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