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4)

山鹰2007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轰!轰……”纵然不时有一二条悍不畏死的疯狗,顿时被轰在周匝的60/82mm迫榴弹炸了个血光四溅,肢体横飞,在军法压阵下,爆发出嗜血疯狂的敌人刹那也一刻不停的冲我倾泻着一撮撮拽着曳光弹簇。“突突突……”带着速射炮,重机枪剧烈的沉重撞击声,一蓬蓬循着粒粒曳光弹簇,挥毫出数股持续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轰!轰……”纵然不时有一二条悍不畏死的疯狗,顿时被轰在周匝的60/82mm迫榴弹炸了个血光四溅,肢体横飞,在军法压阵下,爆发出嗜血疯狂的敌人刹那也一刻不停的冲我倾泻着一撮撮拽着曳光弹簇。“突突突……”带着速射炮,重机枪剧烈的沉重撞击声,一蓬蓬循着粒粒曳光弹簇,挥毫出数股持续澎湃弹链的密集火力,顿时一分为二,在对我持续密集乱射压制中,顿时对着相隔中路不过百米外,散兵线右翼战友们横扫涤荡开来!

“不要停!不要停!贴上去!贴上去!”迎上敌人淋漓乱射的簇簇流弹,声嘶力竭吼叫着的肖剑卿,只能大声呼叫提醒着,同大家一路交替掩护射击,一撮撮散开了,顺着浅浅的短坡,连滚带爬的迅速冲下短坡。由于潜在敌人装甲引导/观察员寻着曳光弹链,准确炮击不期而至的致命威胁;不能停于一地持续射击,兵力与一波抵近敌人不相上下,却由于敌装甲的加入,火力处于绝对劣势的右翼战友们,不得不在一片空阔之中,虚弱抵抗着,顶着敌人肆虐横行的枪林弹雨,不顾伤亡的强行突击。靠得越近,视野遍越清,隔着蓬蓬冲天而起的土浪,天昏地暗中敌人火力的攒射与轰击便会越来越准。惨重的伤亡,乃至于覆灭,也会随之越来越近。面对缓坡下,前有兵力相差无几敌人步兵的疯狂攒射;后有敌人临近数辆装甲的凶猛火力,眼见着即将毅然迅速冲下缓坡的兄弟们就会是难以避免的生死之局!

“去死!”已经滚下坡,摔在了又一片凌乱横尸中,刹那间唯一被敌人忽略了的刘仲火顿时暴起!“突突突……”一串枪响在敌我乱作其间,找准机会的混水摸鱼,眨眼间,一簇短点;就将抵近攻击半径百米上下散开,激烈接火中顾上不顾下的3条疯狗迅速点名。

“斯塔咧!斯塔咧……”激烈交火,数息之间,这才在装甲机枪火力迅速调转,压力顿时一轻,这才发现借着一片昏黄遮蔽迅速混水摸鱼,已经顶在离自己散兵线不足100米的刘仲火原来与最先惊觉的一条疯狗原来是如此的逼近。但很不幸,通通炸在身边的迫炮与四围持续地裂山崩一般的滚滚轰鸣,蛮横地将那人扯破了嗓子的高嗥报警强压了下去。

“呀——”惊见,瞄准,自然没有刘仲火,转过的枪口,更快更准。“突突突!”一簇56突步的点射,顿时将惊觉者撂倒在一片血泊中。

“砰砰砰……仓啷!”正此时,透过狙击枪正迅速清扫着视野里,一切聚光灯的陶自强,顿时便将两道临近照了来,临近右翼战友们数百米的探照灯击灭。勿论装甲,还是人员冲右翼战友们猝然拧在一个方向凶猛的火力乱射,顿时随着战友们的高速机动,发散不少。突在前面,失去的最后钳制的刘仲火,顿时匍地手足并用,犹如猛虎出柙,向着一片昏黄中,紧张与身后战友们激烈对射,刹那尚未意识到刘仲火已逼近了,散开的敌人迅速扑去。

“2-300米,开路!开路!”透过夜视仪,顶着敌人蓬蓬枪炮齐鸣的乱射火力,一扫眼,迅速惊喜发现了浅坡下,刘仲火动作的11班副赵胤登兴奋的高呼道。

闻声,散开了一撮接着一撮,好不含糊的兄弟们顿时毫不吝惜随身宝贵的有限弹药,顿时在交替簇簇激烈接火之中,一响响RPG-7、69、70式火箭不分青红皂白的照准了当面散开的一撮撮敌人大约位置,瞬息之间,纷至沓来的将近10发各式火箭弹,不论命中与否全部倾泻在其下抵近冲自己攒射的敌人周边!“轰!轰……”眨眼间,一串丝毫不压于60/82mm迫榴弹轰鸣威力,顿时掀起了四射横飞的弹片与蓬蓬冲天而起爆绽开来的土坯,次第不断将一撮撮散开冲我抵近攒射敌人强压下去。

起身,冲击!顶着背后“唰唰”呼啸着掠过背脊的一枚枚火箭弹,迎着当面敌人冲上缓坡愈发疯狂的淋漓弹雨,已经贴近一波敌人稀松散兵线不足百米的刘仲火,顿时夷然无惧的单兵撞向了群敌环伺,无遮无蔽的我迫炮压制区!

“啊!”分散开来,位于冲击正面邻近的少数敌人这才在我火箭筒轰击中抬起头来,发现了在一片昏噩中迎面迅即闪过自己视野余角一条可疑人影。还来不及两侧敌人完全反应过来,清理了当面一撮敌人,在我火箭轰鸣掩护中,飞快撞近了敌人散兵线的刘仲火,已迅速窥准了一侧相隔数十米外的一撮敌人,“嗖!”猛冲中一枚脱手而出的M75攻防两用手雷,登时在当空激迸出条条火色弹链映衬着慑人心魄的璀璨绚丽中,划拉出一条曼妙的弧线,一头扎进了斜刺拉开40米外,措不及防的敌人间。“嘣!”一声闷响,一蓬血肉与土坯草屑齐飞。在枪声大噪,不时通通我迫炮轰击的‘波澜不惊’中,眨眼将个左手侧,临近还没回过神的顷刻间炸成了满目疮夷的大号肉片,横尸于野。

“呀——”“砰!砰!”同样散左侧邻近的,这才反应了过来,但即在其一惊叫,仓惶调转AK枪口之时,拔出了缴获的托卡列夫TT-33半自动手枪迎面对其冲来的刘仲火,眨眼抖手两枪,瞬间就将敌人击毙。

从旁,这才在就近手雷轰鸣后这才发现迅猛向其扑了过来的临近的一撮敌人,这才在我枚枚迫炮弹欢快的当空挂着长音中彻底反应了过来。

“太息!”“斯塔咧!”“突突突……”面对不足5、60米开外,顶着自己迫炮压制,悍然扑了上来的刘仲火。刹时间,惊惶失措的敌人几乎本能的尽都转过了自己夹杂迸射着曳光弹簇的AK、PПK向着刘仲火横扫而来!

“嗖!”飞奔中,看准了一处浅浅弹坑的刘仲火,顿时双手平举托紧托卡列夫手枪,飞身前扑,摔进了一片空旷种不足半米深的弹坑。“噗噗噗……”几梭横扫而来,掠体而过的子弹,登时贴刘仲火头盔,在其前后、身侧绽开了点点迸飞的泥土。“吼!”同样匍在地上仓惶开枪的敌人顿时失去了有效射界,在后继2个簇簇轮番照准了刘仲火轮番点射的掩护中,逼近个暴怒的敌人顿时咆哮着,爬起了身子,复挺起枪来妄想向低匍在浅浅弹坑中的刘仲火!

“砰砰砰!”凭着托卡列夫手枪的灵活,在后继两个敌人错愕讶异的眼眸中,逼近挺身向刘仲火射击的敌人顿时应声颓然一头栽倒。

“斯塔咧!”“太息!”“吼!”近乎同时,一波敌人右翼,刹那惊觉的,在通通炮轰众扯破了嗓子口口相传,一波散布敌散兵线右翼的十数敌人登时在有限保持对我六连中路迅猛攻势遏制的同时,狂嚣着,在通通迫炮轰击中,悍不畏死,连滚带爬的反身向着刘仲火扑了上来!

“操!”带着愤恨的骂咧,顶着霎时间一簇簇攒射点击匍身浅坑周围乱绽四射的点点土星,眼见近前的敌人只是压制的刘仲火,迅速从腰间拔出了枚80式反坦克手雷,不论命中的抬手砸了过去。“轰!”次第就近爆炸的手雷顿时迸开了两蓬冲天而起的零落飞土,硝烟连带薄薄扬尘的遮蔽顿时令抵近两个敌人的轮番攒射钳制刹那一滞;“杀!”趁此机会,大吼一声的刘仲火迅速抄起了56突步激烈对射在一起!

“突突突……”眨眼之间,侧翼临近持续手雷轰鸣、密集枪响、横飞流弹顿时引起了散兵线右翼敌人的注意。“斯塔咧!斯塔咧!”面对百十米开外,弹簇激错,敌我怒吼与咆哮在通通迫炮的轰鸣中交杂一起;一片昏黄中,十数难辨敌我的幢幢人影嗥叫着冲自己连滚带爬的扑了上来。步谈机遭遇强力电磁干扰;炮声轰鸣中,扯破嗓子呐喊不顶用;视野不清,敌我难辨,还须独力支撑着不过2、300米浅坡腰我右翼战友们誓死突击,顿时惊惶失措,一撮撮指示装甲精确攒射的曳光弹簇涣散了。怎么办?面对自己右翼百十米外,视野不良,缺乏通信手段的十数人不知敌我的迅猛包抄,人少了冲过去一探究竟就是送死;就地两面皆战,负隅顽抗,就会是误杀更甚至于坐以待毙。就在当面,无所畏惧迅猛冲了上来的战友们可由不得左右为难的敌人多考虑,数息之间,借助临近凶猫装甲火力,对我六连散兵突击线形成密不透风的火力交叉网,顿时因为刘仲火骁勇的突击,侵透一点,瞬间崩盘了。

“啊……”面对疑神疑鬼,生或死的两难抉择;发现右翼异常的敌人散兵线右翼瞬间没有丝毫迟疑的惊叫着相互传警,调转过身子,在当面通通炮火的压制中,交替掩护着,惊惶失措的溃退了下去。失去了抵近一撮撮指引着敌人装甲凶猛火力攒射的曳光弹簇,刹那隔着蓬蓬土坯冲天,一片昏黄与兄弟们勇猛冲击当面如影随行,纵横涤荡的密集枪炮火力,也随之在我右翼兄弟们迅猛的摄尾冲击中黯然失色,溃散下去。

肖剑卿:“擎天,擎天,我是红箭06,原标尺向南递增300米,3发急促射后,延伸压制射击!”

跑?哪有那么容易!?“咻咻……”敌人密集火力一散,敌人左翼交替掩护,仓惶溃逃不出一息间,在保持持续迫炮压制轰击的同时;一声声赋予其恶梦般尖厉的长哨破空声,顿时追着右翼大部溃逃敌人的屁股撵了上去!

“蒂……”“轰轰……”在数个左翼悍然殿后的敌人一声悲戚,闻声,刹那转首难以置信的眼眸中;一蓬密集的迫炮弹覆盖,不论满地扑、爬、滚、倒,雷火乍现之间,顿时肢体横飞,血光四溅,十数个仓惶溃逃的右翼敌人大部分瞬间大部和光同尘,淹没在蓬蓬汹涌澎湃的土坯骇浪中。只剩下一二个彻底被炸成了神经分裂的侥幸,屁滚尿流的哭嚎着,连扑带爬隐没入依然没了个消停,稍稍疏落,轮番持续迫炮压制中,天昏地暗更深处。大难不死,也无后福。与后继一撮撮无惧伤亡悍然复冲上来的敌人遭遇的同时,不论是惊慌失措,不分敌我的误杀;还是确定灭绝人性的发扬战场纪律。“突突突……”在我未知的攻击扇面不远,右翼溃逃最后的侥幸,也难逃瞪大了不甘、绝望、难以置信的眼眸,倒没在一片自己战友亲手炮制的一片血泊之中。最后留下,凶蛮顽抗的也没能侥幸。面对个个都从枪林弹雨中冲了出来,斜形拉开近百米,占据着局部局对兵力优势的我右翼兄弟们迅猛冲击,顾左不顾右,顾前难顾后的几个敌人,顿时在兄弟们冲近100米上下的确切视野中时,一个照面便毫无悬念的被撂倒,谒见了胡志明。

“砰!砰!”与此同时,敌人右翼,没有掩体还想发扬个人英雄主义的敌人;顿时被发现了战机的陶自强两枪击毙。“杀!”敌我攻防易手之间,散兵线中路偏左的我们顿时抄枪,向着嗥叫着直向刘仲火反扑过来的敌人右翼斜刺,迅猛追了上去。众人齐力,一簇迅雷不及掩耳的抵近精确急点顿时放倒3、4,见着装甲涣散的凶猛火力与一片昏噩中迅猛扑来的幢幢人影;听着预防逼近满坡遍野的喊杀与簇簇枪响,意识到自己防御线已完全溃散的残余敌人,再没了一丝顽抗之心,惊呼惨叫着掉头仓惶败逃了下去。追杀,点名;追杀,点名……隆隆迫炮挡道,一片平坦,不过数百米逃亡路,右翼四散败逃的十数个敌人一个也没能侥幸。

我们一冲,右翼敌人一触即溃。顶在最前面,与当面两个敌人匍倒,刹那激烈对射在一起的刘仲火也迅速把握住了有利战机。“杀!”窥准了,一声大吼。“突突突”一簇56突步点射,便把当面冲其抵近攒射,心态失衡的个敌人击毙。

“啊……”逼近5、60米,也想转身逃命的敌人一声惊叫。算得上机敏的他,顿时在就近战友被刘仲火枪毙的当头,拔出了手雷,一边顶着刘仲火得势不饶人,转过枪口的一簇点射,掉头匍地翻滚;一边使出了吃奶的劲儿,一枚枚手雷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刘仲火方向砸了过去!“轰!轰!”两枚手雷炸开冲天而起,扑面而来的飞土、草削顿时模糊了刘仲火的眼睛。“喝啊——”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趁机扒拉起身,逼近的那个敌人骤然一声大喝,仿佛使出了毕生力气,拔腿向着通通迫炮延伸,天昏地暗,山摇地动的更深处逃去!

“阿洪(人名),阿洪……”人怎能快得过逼近攒射子弹?与此同时,不足百米外,侧对着刘仲火仓惶逃命的那个敌人只有在通通炮声轰鸣中,急切的呼号着就近同样仓惶溃逃的个战友,妄想寻得一线生机。然而,现实异常残酷的!

“突突!”不知听见还是没听见,使出了吃奶的劲儿疾奔不出2、3步的那敌人,顿时被刘仲火一簇点射撂倒了下去。“啊——”不幸者,垂死不甘的惨烈哀嚎这才将其寄予生存希望,同样仓惶溃逃的战友惊醒。

“呀——”唇亡齿寒,仿佛骤然间同样意识到自己悲怆宿命的那敌人一声呐喊,猛冲中,顿时一个驴打滚,摔在地上,翻过身来,托枪就向估摸着侧后刘仲火的大约位置扫了射!但转身迅速迎来的却是已经跃出浅坑的刘仲火,抬手扣了托卡列夫手枪的三声清鸣!“砰砰砰!”次第三发7.62mm弹的一发不落,登时将又一具鲜活的生命无情击碎。

“哪里跑!?”看了眼临近十余在我冲击下,调头狼奔豕突的撮撮清晰人影。猫腰疾奔,迅速给TT-33填上弹匣的刘仲火,一声大喝,几乎贴着敌人屁股便向着就近四散奔逃的敌人斜刺追了上去!

一声声刺透脑颅的锐利尖鸣,几乎贴着他头顶划破空气;一发发持续强力压制的60/82迫榴弹,就在他身前、身侧、乃至于身后炸开了一蓬蓬高达5、6米,惊涛拍岸般冲天而起的乱溅土坯,鱼跃、匍匐、侧滚、猫腰急进;被咱们叫着二愣子的刘仲火,依然以精湛的军事动作和无所比拟的勇气,在自己迫炮营的持续轰击压制中,霎时间紧紧贴着同样在此间仓惶逃窜,已再提不起一丝顽抗之心的近十个敌人追杀过去。

“火子,回来!回来……”有人说我是六连冲锋最英勇的,其实刘仲火才是。任凭着,滚下了坡直面着不足百米外通通迫炮的轰鸣、延伸迅速随他冲来的右翼兄弟们扯破了嗓子,如何急切的呼唤。不论听得见,还是听不见,痛打落水狗,不死不罢休的刘仲火,已经是十头牛都拖不回来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