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上哨了闷得发慌,不管是青天白日,还是月黑风高,只要不是开枪打炮,劈雷下雨,来了兴致就时不时亮‘心理战武器’(PS:喇叭。听军士长吹当年有条件的前辈们这可没少干。当然最恶劣的。一般就步谈机‘锻炼口才’啦。)来段连驴都发毛的唱腔,对近在咫尺的敌我进行间歇性无差别噪音攻击。自从开了这头,我们和敌人犬牙交错的阵地便从没一刻珍贵的安宁。

为了偷懒、安全,蹲坑道时,总是不按连长命令,不把装满兄弟们排泄和垃圾的塑料袋、罐头盒,扔到偏远点的地方,结果天有不测风云,遇上大雨、暴雨,不是六连兄弟遭殃,就是连带2营兄弟们受罪。本就够受的猫耳洞,水满金山中顿时成了垃圾桶,化粪池;这些都对兄弟们的杀伤力可谓不是一般大的。

至于其他什么在南温休整,带头在话务连(女兵)驻地溪对面,光着屁股,欢天喜地的天然浴;有借有还的顺了团部炊事班铝锅烧水连带当脚盆,险些没让团长们喝洗脚水;诸如此类种种‘小麻烦’,更是不胜枚举……

更别提刘仲火,还有个不是毛病的大毛病:别看不管敌我谁打炮,吓得跟着凉小鸡似的,蜷在角落的瑟瑟发抖,其实那给兴奋了的!一旦喊‘杀’,立马会冲到4排最前面去,十牛都拖不回来,总是不自觉硬拽着负重不轻,关心则乱的4排兄弟们对上敌人猛攻死顶。真他娘的是块当炮灰的好料子,我都不知道刘仲火是咋成炮兵的;摊上这么个‘牛人’,同他靠得最近乎的四排兄弟们只能是痛哭流涕,呜呼哀哉。

“蒂!”又一撮幸以仅存的敌人发出一声愤恨绝望的哀鸣。“突突突!”右翼冲在了最前面,上缓坡顶的刘仲火,顿时一簇点射就把被40火轰趴了敌人一处警戒火力阵地上的侥幸敌人点名发扬了人道主义。

“火子,小心!”从后紧跟,正要爬上坡顶的12班副李兆存眼见到两道透亮的苍白聚光顿时昏天黑地的蓬蓬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后寻着顿时被数发85mm火箭弹轰平的临时阵地扫了来,心头一紧李兆存顿时低声惊呼道。

“嗖!”反应机敏的刘仲火立时迎着冲上缓坡顶左右两束横扫而来的聚光,寻速匍身迅速翻过,被轰得破烂一地的沙包掩体,倒在横七竖八的敌人死尸中,纹丝不动。紧贴地面,不忘转动眼眸仔细来回观察的刘仲火,迅速遍发现了散布在阵地中,被土坯浅埋着的大致完好无损的RPG-9重型火箭筒和敌人装甲聚光灯的位置。正在缓坡下,环形散开,发现异样的迅速举起手掌缠上白毛巾的右手,上下抖动手腕作出个“停止”手势,令大家匍在地面小心警戒。

肖剑卿待前不过百米外,顺着缓坡滚了下来的李兆存问:“怎样?”

一脸严峻的李兆存,迅速食指竖起在双唇,贴耳过去道:“坡后下1-2点,敌人装甲不少于2,型号不明,首车距离300米上下。敌步兵,散开正向这儿过来;行动缓慢,很小心,数量不明。火子,被照着,退不下来了!”

肖剑卿点头,迅速冲我已经又和一撮敌人激烈交上火的我们迅速报告道:“连长,1-2点钟我与敌装甲及步兵遭遇,正接近中,未接火。视野不良,无法确定有效炮击参数!”

“突突突……”在中路始终带着大家冲在最前面的连长,停下枪来;抵近敌人疯狂愤怒叫嚣中,不为默然道:“中左路各战斗小组注意,1-2点敌袭!注意防炮,继续保持攻势压力!”

“砰!”隐没在天昏地暗中的陶自强,一枪点没了个一撮敌人中,嗥叫着跪立起来抗起了RPG的疯狗。迎着匐身缓坡边缘照了过来两道凝束发散的苍白光亮顺带举起了M40用Leupold Ultra M3A瞄准具一扫,道:“通报,1点,2点钟,距离400-500米,OУ ЗГK白光、红外探照灯两具。伴随步兵约20,正向我接近中。另有敌数辆坦克、装甲于11-2点钟方向散布,大约位置不明。”

激烈交火中,连长回首看了眼右翼,从步谈机中道:“肖剑卿,目标754,大约向西南200-500米。再散开点,你该知道怎么办。”

肖剑卿低声应道:“明白。”随之,冲左翼的兄弟们穿话道:“目标1点,2点,准备爆破!炮响后各组多路拉开,迅猛突击。”

在缓坡顶,紧贴地面装死的刘仲火,迎着当面来回横扫的聚光下,瞪大悄然转动的眼眸中,浅浅的缓坡腰,护在装甲周边,循着缓坡顶爆炸,越前搜索,小心扑了上来的一撮敌人,离自己已经步足200米……

抬手几枪,但见正面又一撮敌人在与我激烈对射中,徒劳丢下了数具尸体,即将不甘溃退下去,连长顿时回首冲我道:“交叉掩护!廖佑铭,追击,右边,诱饵!”

“嗵!”连长令下,凭生死磨砺出的配合默契;闻声拽起了AK-74(BG-15)的徐渊伟,登时照准了个百米外个侥幸者,依然冥顽不灵挺枪攒射的敌人,一发蛮不讲理的VOG 40mm枪榴弹轰鸣顿时将妄趁着一时血性的负隅顽抗,轰成了满目疮痍的烂肉。

“突突突……”“冲!”在正对数个扒拉起身,惊呼惨叫着狼奔豕突,在我簇簇短点送行下迅速淹没在蓬蓬土坯冲天,地动山摇中的溃退敌人,操枪而起的我们一声高呼,立马越过平缓的缓坡边缘,咬着不时回身来上一簇的敌人,不急不离的迅猛摄尾追了去;任凭着一侧两束凝聚涣散的光线,隔着腾腾硝烟,天昏地暗,把无论敌我身影照了影姿绰绰……

“斯塔咧!耐斯格拉普!”探照灯下,冲我推了上来的一排敌人顿时分神了;还没待我故作张扬的喊杀着,追着逃敌,眨眼奔出数十米;一声叫嚣登时带着数响PG431便携式照明火箭划破空气的“唰唰”声,顿时就欲把我们照了个无所遁形!

“卧倒!”早已做好的充分准备,正压低了腰,迅猛冲击中的我们;一听火箭临空声,即刻不顾以前的侧滚匍地。一撮冲在前面的,转眼便紧地面,淹没在一片昏黄,飞土乱溅的草坡中的我们任凭射出照明火箭的敌人把枪立时冲我乱响个不停,三三俩俩悍不畏死的亦在同时歇斯底里的嗥叫着冲我发起了迅猛突击;亦沉默在簇簇流弹乱窜中,只是把一条条疯狗放得更近,霎那间,不做丝毫反击。

“索!索……”但见照明火箭腾空,映衬着“砰砰”两枪26.5mm红色信号弹划破沸腾天宇。“突突突……”淹没在天昏地暗中率先发难的KПBT弗拉基米诺夫14.5mm大口径坦克机枪、HCB/DShk 12.7mm大口径机枪、ПKT/ПKB 7.62mm车载机枪登时和一门寻光横扫而来的2A42 30mm速射炮乱揍在一块!

“轰!轰!”11点与12点方向500米开外,更次第霍然炸开了两响2A46 125mm滑膛炮,惊心动魄的震耳欲聋!“嘣!嘣!”带着山崩地裂似的无匹劲道,立时在我们侧后浅浅的缓坡腰,掀起了两蓬冲天而起的草削、土坯,骇浪拍岸似的在大地巨颤之间把匍在地上,毗邻的我们一撮生生浅埋在轰飞顺坡滚落的土坯中。

“吼!”一排散布开,发出信号的疯狗,顿时就跟吃了兴奋剂似的大部拔腿迅猛向我冲了过来!

肖剑卿:“擎天,擎天,我是红剑06。密位:1950,目标:754,东西散布200米,开阔地,敌步兵波攻击。变时引信,3发急促射!”

“嗵嗵……”即在敌人就近散步三面的装甲,冲我抖擞出肆虐火力的刹那,一道电波也在同时划破燃烧的天空。面对右翼借籍丛丛乱射火力掩护下嗥叫着,冲我迅猛包抄过来一排敌人,登时响起的是令敌人无比属实,恶梦一般短促的刺儿的尖锐哨声!

“萨勒!”惊呼报警,迅猛扑倒无济于事;面对一个营曲射炮不要钱似的用一轮齐射对准了开阔地势上,一排散开的敌人步兵。所谓用炮弹堆砌的功勋就是将纵然散得更开些,匍得再低,罩在炮火覆盖中不少于一半敌人,顿时成了被无匹罡风,活活被震碎,撕烂,抛飞一地的肢体与大块烂肉。不等一撮九死一生的敌人从满目疮痍的人间屠场中反应过来,趁着敌人的注意力和凶猛涣散的装甲火力全部被我引了去,缓坡顶扑倒纹丝不动,佯装尸体的刘仲火,不等后面兄弟们发起冲锋,顿时挺尸了!

“突突!突突!突突……”抵近缓坡下匍在地上,还来不及暗自侥幸的一撮敌人不过百十来米;一簇簇猝然发难的56突步,顿时用一串连续急促短点,眨眼便把枪声大作中,被轰了个一时还找不着北的4个敌人悉数点名。“突突!”第5枪次了,近前散步这才反应过来的最后两个侥幸才来得及的咆哮着,举起枪,直冲缓缓坡顶,匐在破碎工事中的刘仲火扣动扳机!

“呀——”“突突突……”刹那间仿佛意识到自己垂死的挣扎,又怎能伤得了有点简易工事掩蔽的刘仲火毫发?“噗噗噗……”两梭子弹扫了来,见好就收的刘仲火即刻俯身埋下工事里。“突突、突突……”“吼!”待得两个敌人冲他压制射击,一个嗥叫着疯子似妄想扒拉出火箭筒。

“操你老母!”埋身,顺手抄起了阵地中,浅埋在土坯中的火箭筒;飞快侧滚从被轰出个缺口闪出身来的刘仲火已经照准迅速扣动了扛上肩的RPG-7!“轰!”一声沉闷,85mm火箭弹顿时破膛而出,浅坡下,敌我相距不过百米上下的距离令急于妄想单枪压制住刘仲火的那敌人根本就闪避,“嘣!”雷火一闪,土坯横飞,顿时被轰在身侧不足1、2米远的火箭弹生生扯成了大号肉块!闻声,这才刚刚转头,妄想从身旁一地尸骸中,扒拉出一支塞上F1枪榴弹AK-47的敌人。只得被火箭筒轰了屁蹲坐倒在地,吓得立马面如土色,连滚带爬,惊声尖叫着:“爱兹迪蒙!(救救我!)爱兹迪蒙!蒂……”,失去的顽抗之心,撒开了脚丫子,反身慌不择路的向着天昏地暗的更深处,仓惶逃窜。但还没逃出几步,“突突突!”当面一簇枪火,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突兀双眼睛,一个趔趄摔倒毙命。这自然是丧心病狂的敌人督战队手笔。

“突突突……”随之又一簇,冲天扣枪。

“麦素伊!(这是找死!)空丢萨斯提叶康!(不动就杀了你们!)脱次基!”

“吼!”在军法的威逼下,淹没在浅坡下更深昏黄中的更多敌人侥幸,就像一条条散开了满坡间冲来的疯狗,在自己三面汇集的横飞流弹中,连滚带爬的向着刘仲火处身的缓坡顶,我们引诱处身的缓坡边,悍然推进。顿时间,四面都是枪响,到处都是火力,松散着一撮撮四面冲来的敌人;在我六连高速凿穿突遇受阻的一刹那,循着就近腾空而起的信号弹,嗥叫着,悍不畏死的在护翼我三面迫炮,通通持续伴随强力压制中;散了开,顶着一通通冰雹一般,砸在周近的轰鸣,不断的前进,不断的血肉横飞中,眨眼用多股小股赶死队顶着炮弹硬冲,丧心病狂的嗜血疯狂,用火拦阻,用兵力堆砌,把意图快打慢,局部集中对局部分散的六连,套得更紧!一门门对我致命威胁,抵近不过数百米的滑膛炮,也在一发试射未中间,迅速寻着道道曳光弹链轨迹悄然转向;一处处盘踞在短坡顶,在我迫炮荼毒中,倍受蹂躏的数门迫炮/无后座力炮,也在寻着冲天而起的信号弹,凝聚着尽存的战斗力……

“我让你照!?操!”抵近隔着一片昏黄嗥叫冲近,自然没有工事中,一手提上重型火箭筒,也不管支架不支架固定的刘仲火更快。瞬息,正当敌人凶猛火力第二蓬乱射开来之时,夷然不惧当面敌人冲击与两束装甲聚光灯在有效探照范围内冲其扫来,一片山摇地动,天昏地暗,土坯乱溅之间,罩准了冲2点钟方向,大约冲其射来一束较远的光源点,沙包上,恨力固定压紧了的刘仲火,顿时慨然扣动RPG-9。“轰!”在惊觉立马扑倒在地的敌人,瞪大的眼眸中,一发73mm火箭穿甲弹顿如一道火色霹雳在一辆MT-ЛБ多用途装甲车上顿时绽开了一蓬四射飚溅的绚丽钢花,眨眼便把冲我来回照射的一束凝聚光源与持续冲我凶猛迸射着的一挺ПKT车载机枪火力,轰没入一片天昏地暗之中。

“TMD,够劲!”捂着死死用身子顶住,顿时便被RPG-9强劲后作力几乎震折了的两根肋骨,不理其挂彩处创口亦随之重新迸裂的刘仲火兴奋的一声高呼,抓起一具RPG-18,迅即跃出了战壕,借着缓坡,咬牙吃疼,迅速滚了下去!

“斯塔勒!”循着火箭弹刹那掠空轨迹,迅猛后继冲来的一撮敌人即刻高声尖叫通报着,“唰!”的一声将枚作为引导指示的PG431射向了缓坡顶!“轰!突突突突……”坳坡面12点方向,一响先声夺人的73mm低压滑膛炮,连带着一门依然在昏黄之中不着痕迹,凶猛迸射出一串摧枯拉朽般30mm速射炮弹;眨眼之间就把浅浅的坡顶阵地几乎彻底夷为了平地。“吼!”临近一撮敌人登时也像吃兴奋剂似的,迅猛冲我斜刺冲杀过来;一片开阔之中,迅速跃出了阵地,满坡侧滚的刘仲火不出数息便同冲来的敌人,撞在了一起!

缓坡后,躲过一簇敌人轰击的右翼兄弟们也不慢;“杀!”一声呼号,在斜向向我乱射弹链的串串曳光闪耀的辉映中,多组分散突击迅速跃过了突兀坡顶,陡然突兀在同样冲近一撮敌人血红的眼眸里!通通炮火,天昏地暗,映衬着刘仲火顺坡滚落,相隔还有百十来米,看不真切,更被右翼散开迅猛冲了上来的兄弟们几乎完全吸引了注意力的一撮敌人,顿时忽略了致命的威胁已经率先莅临。

“吼!”“杀!”敌我双方数十人,隔着幽暗昏黄,相隔2、300米,蓬蓬冲天土坯,尚处于我迫击炮持续压制轰击杀伤地带的敌人,便悍不畏死的在一片开阔,不停迫炮弹掠空的持续长哨尖鸣中,匍地架起枪来与冲来的兄弟们刹那激烈乱射在一堆!一簇簇弹跳闪耀着粒粒火色的曳光弹链登时指引着对我致命威胁的装甲火力校正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