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兵魂(1)

山鹰2007 收藏 1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不过一蓬迫炮密集轰击后,不出百米的推进距离。一撮撮自我迅猛散兵突击现左翼后,抄了上来的敌人,便在怒吼咆哮着,陡然自迫炮压制的侧后盲区,陡然在一片天昏地暗中,突兀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斯塔勒!”“敌袭!”负责左翼断后,没有夜视仪助翼,紧随冲锋的马福顺战斗小组,刹那近乎同时与不过百米上下,陡然突兀在视野中的敌人一同扑倒在地。“突突突……”56突步对上AK-47,顿时数支枪就天昏地暗的平缓丘陵上乱作在一起!没有掩体,也没有掩护,在这样抵近的距离中,两相急促对射,都只能会造成两败俱伤的壮烈,任何迅猛的规避动作都失去意义!

“突突突!”凭着生死磨砺出的过硬枪法与稳定心理。即刻匍地上,几乎和敌人同时开枪的马福顺,一簇急点干净立落的枪毙了一个。“吼!”“突突突!”然而近乎同时一簇毙命的没击中,骤然另一簇攒射;顿时两发子弹一发正中了马福顺托枪的臂膀,另一发透进了马福顺脚肚子里。血迸,骨裂,登时疼得忍不住“啊!”的一声,大呼起来的马福顺,顿时被子弹入体强大动能带着翻倒在没脚的荒草垫上。“吼!”未尽全功的那条疯狗,登时扑了上前贴得跟近。“索!索……”在同一撮抵近后继者暴怒的咆哮中,一发RPG顿时在一片昏黄中冲我迅猛左翼发出了一响抵近轰鸣!

“杀!”同时扑下,离马福顺不过数米外的罗东升同时一簇点射,就将妄想给马福顺补枪的疯狗,点得一惨嚎扑倒下去。“轰!”但一响轰鸣的RPG顿时就炸在了他不远的侧近,冲击波裹挟乱溅四射的弹片;顿时就在他的脚与背,刮拉出一道道血肉外翻的血淋漓!“啊!”同样忍不住声嘶力竭的惨嗥,倒在血泊中的罗东升也重伤了!但他还没完全失去战斗力,在一片流动横飞之中,拖着半身被炸得鲜血淋漓的残躯,死死咬着牙,努力向着不远的马福顺爬去。

“萨斯嘎尼!”

“突突突……”

“吼!”一撮冲在前面的尖兵,眨眼倒地;愈加激发着敌人噬人的兽性。一声呼号,隐没在一片昏黄中的枪声更烈。数个在一支PПK一串横扫中,嗥叫着冲来的敌人,不过一个箭步便刹那此地突兀在我百米上下清晰的视野中!

“呀!”就近身在同组,匍在地上架起了56式班用机枪的韦光辉,一声怒喝,同时淋漓乱窜在身边在子弹,“突突……”一串短点将嗥叫着猛冲上前的一撮敌人强压了下去。同时急切的冲身侧不过10米外的马福顺、罗东升高嗥道:“老马!老罗……”

“小辉,快走!你快走!啊……”翻身成功滚进到侧近一处浅浅炮坑中的马福顺强忍着剧痛干后道。同时,一枚一枚将随身的手雷拔了出来。

“啊……老马,要留一块留!老子还想多攥几个!”咬牙同时迅速滚进了炮坑中的罗东升,强忍着剧痛冲马福顺迸出了句。

“不!老马,不!”韦光辉知道这样留下他们是怎样的后果,“突突”迸射着着火力压制着一撮敌人冲近的同时,哭嚎着力争道。

“班长,7点200米,敌袭!”转过头来,临近一组迅速发现了同敌人接上火的李成群,迅速冲负责左翼突进指挥的黄忠虎高呼着。“压住!压住!”迎着零落的子弹,迅速调过头来的兄弟们,顿时用露头迅即一簇簇精确的短点,抵在就近的一浪零散扑到近前的敌人点没,压制下去。使马福顺与罗东升稍稍得以止血包扎。

激烈交火中,李成群急得高呼道:“班长,老马伤了!老罗也伤了!怎么办?”

黄忠虎顿时心头一紧,问:“伤在哪里?”

“手脚!手脚都伤了!”已然意识到事态严峻的李成群,枪火烁烁中,止不住潸然泪下,抽泣道。

黄忠虎沉默了。若是有阵地,有后方或接应,他们是能活。然而孤军奋战深陷敌群的我们根本就不能停!不甘,无奈。一个也不能少的6连又要丢掉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

炮声隆隆,流弹横飞,簇簇的枪火中,回身强拽着霎时几乎崩溃的韦光辉。李成群,只有仓皇之间,热烈奔涌着,哭嚎道:“老马,老罗,留句话吧……”

罗东升定眼扫了扫,一片昏黄隐约中愈发临近的一撮撮幢幢幽影。强作镇定道:“人死不过头点地。滚!啊……”

浑身剧痛踌躇着大汗淋漓的马福顺,沉重喘息着颤声道:“呼……呼……该说的……早说了……告诉连长……我们不会……不会给六连和……和兄弟们丢脸的!”

李成群垂泪无言,只能半蹲着为留下注定淹没的敌群中的战友敬上平生最郑重,同样也是最不正规的军礼。

没有人知道后面他们生命最后一刻,爆发出的刹那永恒光华。当硝烟散尽,负责收拾战场的同志们发现了这一处寻常得不能再寻常浅浅炮坑里的壮烈时,每一位都曾送战友们走完人生最后一程的军工和民兵们都不由得瞪大了泪如泉涌的眼睛。直径宽不过2、3米浅浅的水洼上漂泊着满满当当的手雷拉线、拉环;鲜血、肉糜漂泊着混浊的泥塘里,塞满浊红泥浆包裹的枚枚粗长的M43弹壳;马福顺与罗东升烈士已然不成完整人形的遗骸就这样淌在泥浆里面,紧紧的贴在一起,相互偎依。炮坑周边不少于2、30具被枪毙敌人的完整尸骸,就这般无声散布在抵近淌水的炮坑不足百米上下的距离里;无不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是怎样的力量支撑着马福顺和罗东升,在重伤,被我们无情抛弃在敌群中的垂死绝望之下,依然能顽强奋战到生命的最后一息的?

信念?荣誉?还是单纯的求生欲?没人知道!但每个当事者都知道,数十具四面围攻的敌人完整横尸无声散布就近开阔平坦的现实;都见到两个战友彼此偎依,彼此的血肉真真正正紧紧相融在一小块混浊水洼里,不完整破碎的尸骸再难分彼此的真实。这就是我又两个永远留在了六连序列中的战友……

什么是真正的视死如归?什么是真正的刎颈之交?什么是真正的永不放弃?为了胜利,已然不惜一切代价的我们早已丧心病狂的抛弃了一切作为一名军人最基本的矜持与血性。不拖累,不连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战争毁灭掉的不单单只有每一个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美好生命!

凭着局部以少打多;胜人一筹的小单位战斗力。接火,剿灭,冲击;接火,剿灭,冲击……有着炮火覆盖,有着电磁屏蔽的我们,就像是数十凶神恶煞的豺狼,冲进了近千散布在宽广清水河南岸,惊慌失措的羊群。虽然这群羊是凶性十足的山羊,但遭遇重重压制,无法凝聚起全力反扑的敌人,只能各自为战;聚集起一组组不断付出伤亡,冲过我迫击炮持续压制区,束手束脚的乏力反抗;只能在混乱顽抗中,眼睁睁见着距离被我开膛破肚的悲惨命运越来越近。50米,100米,150米……在迅猛稳步推进直捣黄龙的我们,难以避免的伤亡愈发增加;难以规避的致命威胁也随着迅猛冲击的脚步越来越近。

6连就剩下这一个加强排不到的兄弟,那是人人好汉,个个英雄。凭着生死血战磨练出来从容镇定,过硬枪法与配合默契,撞进松散敌人群里,在一片抵近100米外迫炮成扇形散布压制的天昏地暗中同一撮撮敌人敌人短兵相接;纵然一梭梭无孔不入的子弹在高速轮转推进的我们身边,四面零落汇集。从死人堆里爬来的我们依然可以凭着近乎本能的直觉与娴熟的单兵动作,将被乱射流弹造成伤亡的纪律降到最低。然而被流弹、破片造成伤亡终归是难以避免的。

“突突!”第17个!“突突!”第18个……迅猛扑倒举枪射击,枪托后坐狠狠砸在肩头,一阵目眩的谭彦秋,已不知道这是自己枪毙了第几个,嗷嗷大叫,乱滚带爬,从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中扑来的敌人了。仗打到了这份上,我们几乎人人都带伤,而那时的谭彦秋则是我们中受伤最重的。

六连突破大青山-盘龙江北峡口,越过滑坡面的谭彦秋,不幸被滚滚飞石砸中,险些坠入崖下水声隆隆的盘龙江中;战友们奋力将他拖上来时,被大块飞石正中头顶的谭彦秋已是血流满面,一度晕眩。

迅速包扎好,被战友们摇醒的他,只是淡定的对朱兴庭道:“排长,我能行……”

六连冲进清水河谷平原,一路掩杀,与敌人完全接火,混战在一起。推进数百米,交替掩护,迅速跃进中,一发不知方向射来的流弹顿时穿透了谭彦秋左臂,一声呼疼,飞奔中本能摔了下去的谭彦秋顿时感觉左手就烧了似的,巨痛难当。自己拿出止血带,简单处理后;起身行动依然迅即。

疼得牙齿打颤的谭彦秋,迎上朱兴庭关切的目光,依然如是说道:“排长,我能行……”

“枪榴弹,小心!”正此时,从后游弋掩护着的许光赫一声高呼。“嗵嗵……”应着隐没昏黄深处一条条疯狗的嗷嗷咆哮,“嗖!嗖……”数枚F1顿时划破长动,一头扎下来。“吼!”趁着枪榴弹开路,一撮侥幸残余顿时起身,不待当空枪榴弹坠落爆炸,陡然突兀在我火线不足百米的距离中!

“掩蔽!”朱兴庭一声高呼,已然匍匐射击的立马埋首下满地的短草下,恨不能扎进地缝中。“嘣!嘣……”一枚枚爆炸的F1 N60 55mm破片杀伤枪榴弹顿时在他们3组火线周近一串闷响炸开了蓬蓬四射的弹片飞泥。

“奶奶个熊……”稍稍匍在后不受影响的许光赫,顿时一声暴唾,大发利市,“砰砰砰……”一串隐没在Sionics消声/消焰器下M21招牌似的快枪,顿时一弹一命将,1、2百开外嗥叫着猛冲来的3个突击手,来带就近后继一撮见势不妙仓惶逃命的2个爆破手,一同枪毙。

举枪一簇点射,迅速扒拉起身,准备交替我前锋冲击的战友顿时发现,一发找了狗屎运的枪榴弹轰在了谭彦秋就近,谭彦秋又伤了。“排长,我能行……”已经用掉两个止血带,缠住背弹片在腰臀部划拉鲜血淋漓的谭彦秋对朱兴庭如是道。

“我说兄弟,你这么下去,很有发展成木乃伊的潜力哦。呵呵……”压力稍稍一松,时不时又溜号的许大流氓不忘对着死里逃生的谭彦秋揶揄了句。

“排长都说过:伤疤是男人的军功章。老秋,再多点,跟咱未来的嫂子洞房,那人家还得爱你啊?嘿,瞧瞧多有沧桑感!多有男人味!啧啧,还好不正面啊……嘻嘻……”迅速包扎收尾,侧头瞄上一眼的混蛋也死不正经的话锋一转玩笑道。

剧烈运动,浑身是汗;疼痛连带着失血,脸色已然有些苍白的谭彦秋,被这俩活宝一捉弄,脸上终于显出了点血色:“屁!八字还没一撇呢……”

起身,跃进,匍匐,射击……脸色依然有些发白的谭彦秋,和兄弟们一样,迅速精确。接火,击溃,平均轮番冲击5、60米,六连前后左右便会遭遇一股或数股分散在‘入’字形河湾里少则数人,多则十数人的一片山崩地裂,天昏地暗中的迅猛冲击。300米,400米,500米;纵然与一撮撮敌人越来越多,与嗥叫着敌人遭遇的频率越来越密,难敌六连兵锋的敌人依然在持续半小时,我配属炮兵对清水河村总攻炮火准备被我们以快打慢,以局部集中对局部分散,被我凿穿混乱序列,簇簇伤毙,节节败退下去。我们距离对敌开膛破肚首要的目标,清水河渡桥河滩直线距离已不足1.5公里。

“1点钟,敌袭!”冲击中,13班副陈震彪立马扑了下去,一声高呼。“突突……”凭着单兵夜视仪拓开视野,率先发难的一支56突步顿时一簇点射,隐没在昏黄包裹中,一撮率先冲来的敌人先头射伤栽倒。“杀!”两组临近的兄弟们亦率先匍倒开枪。“吼!”一声咆哮,陡然100米开外,突兀视野中的数条疯狗的清晰身影,霎时抵近同一撮敌人乱作在一起。

“6点钟,后面小心!”落在最后掩护的许光赫亦在同时大呼起来,提醒大家注意。十字线迅速套牢个一片幽暗中猫腰飞奔摄尾追来的傻B,“砰!”的一声,慨然迸发出的Dragonov,顿时将一枚见血封喉的7.62mmWP空尖弹派发出去。“太息!”就在身旁冲击敌人,骇然惊现自己并肩战友,隆隆炮响中,陡然就跟抽光了所有力气似的摔下了缓坡去,再也爬不起来,惊呼报警时;换过枪来,守株待兔的许光赫与邱平顿时,一支PПK打近,一支狙步打远;凭着过人的抢法与夜视仪便利,十数秒之内,生生将一撮十数人从后对发起冲击的敌人,丢下8、9人尸体,硬将敌人击溃下去。

“吼!”“杀!”“突突突……”顿时间,不远负责左翼的黄忠虎冲击中,亦同嗥叫着冲来,抵近百米上下的一撮敌人交上火了。“11点,11点也有敌人!”一声报警,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三面几乎同时围攻上来的三撮敌人,顿时便把我迅猛凿穿,局部形成了数量优势,骤然便将变成了势均力敌惨烈射——

“突突突……”在我碧绿的单眼夜视仪中,架枪持续射击压制盘踞一撮敌人的短坡顶;悍不畏死的敌人3个爆破手,顿时从轰得七零八落的沙包后,将半个身子与火箭筒亮了出来,直指我散兵线!正此时,稍前靠又,相隔不过5、60米的我们,顿时也齐声着传来了一声惊呼报警:“火箭筒,小心!”

“砰!突突!”眼疾手快的陶自强和老甘,顿时一人一个,将露头,射中,垂死还冥顽不灵,悍然扣动了火箭筒的2个敌人枪毙。“突突突……”亦在同时,短促压制射击中,抖转枪口的我和庭锋差些;猝然两梭子扫上,只将剩下的敌人打了个不及瞄准。“轰!轰!轰!”顿时,在我瞪大的眼眸里,三枚破膛而出的火箭弹,就像没头的苍蝇,迅若电掣雷驰,自当面头顶呼啸着向我们扑了过来!长条雪茄形,RPO 92mm便携式火箭筒!眼尖的我立时意识到了那是怎样的致命,但那一刻炮声隆隆,缓坡腰,相隔不过百米开外的我们,作什么反应都已经来不及了!三响骤然窜至背后的RPO-A云爆火箭弹爆炸,丝毫不压于120mm迫榴弹的轰鸣!强劲音爆带着如有实质的冲击波,顿时便将散前后两排左右散开100来米的我们,不分匍、趴、跪,立时全部就跟风刮了似的齐齐撞翻一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