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暴风眼(3)

山鹰2007 收藏 1 2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顿时,挡在我攻击方向正面200米宽,300-500米纵深距离内,暴露在空阔缓坡间的敌人,便尽数被一蓬‘锤子’们一为诱敌,一为杀戮,抢了87团兄弟们骡子拉上山,引箭未发的81式107mm火箭炮一气清空,成了满天飞土肉糜。一浪当空碰撞弥散的气劲,顿若狂风大作,卷起爆射四散的土坯、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顿时,挡在我攻击方向正面200米宽,300-500米纵深距离内,暴露在空阔缓坡间的敌人,便尽数被一蓬‘锤子’们一为诱敌,一为杀戮,抢了87团兄弟们骡子拉上山,引箭未发的81式107mm火箭炮一气清空,成了满天飞土肉糜。一浪当空碰撞弥散的气劲,顿若狂风大作,卷起爆射四散的土坯、腾腾硝烟,抗不过呼号的北风,将笼罩在一片山崩地裂,天昏地暗,炮火映衬的滚滚推到了敌人的纵深去。

“轰!轰……”小青山276高地,线控81式107mm火箭炮阵地一蓬火箭弹覆盖下去,骤然即碰上了一通2A6 152mm,M1936(B-4)203mm榴弹炮,连同C-23 180mm加农炮,恍如撞倒不周山的巨声轰鸣!“嘣!”一声,雷鸣火闪,转眼即把示威一般插上276顶点的“塞北猛虎团”团旗连同突兀山脊近千平米的穹顶一齐给抹平!

“我是魅影。方位E48N106,目标确认:敌混成重炮炮群一部。怯山,3253,3255,3257,3259,3261。密位1400,距离11000-12000;变时引信,3轮急促射!”

“轰!轰……”2:5,顿时敌人重炮一响;不出一分钟,暗窥紧了的我5连新型83式152mm自行榴弹炮群,便在‘魅影’指挥下,隔着数重山岭,直冲压制小青山276、249诸高地‘锤子’们火力的敌重炮覆盖了上去!

“哗!”山体坍塌侧,山腰反斜面,掩护部看着同穹顶一同‘身陨’的87团团旗,一脸狞笑的叶老,拍了拍圆瞪着血红的眼眸子都要迸出火花来的郑营长(87团1营长)道:“耍大牌是不对的……”

“敢动我们旗!?我***的……”29年身作一级战斗英雄,号称“郑剃头”的郑营长气疯了:“宰了他们!”。随之冲天炮火中;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里又一支猩红的大旗顿时在左276高地,被炮轰成歇顶的山梁上再次竖起:“鄢耆山 虎贲营”

“屠老二(87团2连长),亮**(敢死队出击)!同志们,马前点秋辫七寸子,对盘夯门铲(黑话:迅速冲去狠打要害,对上一个不留)!”顶在前面打疯了,已经领着加强排冲上一线的李副营长在步谈机里冲大家高呼。

豪气纵生的郑营长,亦像样板戏中毒了一般,通通战栗山岳的炮火中,疯子似捋开了袖子,拔出配枪来,扯破了嗓子干吼起来:“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总共才十几个人(来)七八条枪……”

(PS:《沙家浜》胡传魁,胡司令著名唱词)

见过横的,绝没见这般不要命的。这回,没被炮震晕,叶老反被一群87团兄弟们的‘英雄气概’给震晕了。

“嗵!嗵……”还未待敌待猝遭重创的敌人反映过来,就贴在山脚边87团兄弟与敌人敢死队一线火力阵地,算上高低差,直线不过一公里的距离外;遍散在光秃秃的满山丘的左276高地2线防御上,一门门陡然亮了出来的105mm无后座力炮,100/120/160mm大口径迫击炮顿时在布于更上山脊两面,连绵不绝的轰鸣声中,登时奏响了一浪强过一浪的闷雷铜音。直向着就近淹没其下葱郁的山林中,数量庞杂,迅速游移着的炮班和冲上凶猛压制射击的一撮撮敌人机枪火力阵地覆盖上去!

“轰!轰……”顿时一通山岳颤栗,草削乱飞,树木崩塌;眨眼就将冲左276高地进攻,敌人的866团右翼持续迸发的凶猛机枪火力生生强压下大半去。

丛林里能打炮,那幽暗中碧野连天的丛丛植被,自然不是很密。

“骑兵,突击!”应着87团2连屠副连长一声高呼;47个隐没在山坳丛林深处87团敢死队兄弟们,顿时一声大喊,腰悬手雷,一手拽79微冲;一侧斜挎着柄65式骑兵刀,在林间左冲右突,健步如飞,顿如虎入羊群;就像狠狠砸向敌人866团攻坚火力支援营中的一计勾拳,自丛林中距离敌侧后外围警戒哨位不足数十米外,就着丛林复杂地形抹黑对着刚刚冲上来,地盘还没捂热乎的敌人各火力支援组发起迅猛突击。

“唰唰……”一泓好似冥河倒悬,不分青红皂白的81式火箭炮覆盖,直冲东西宽5约公里,小青山276、249、221高地脚下茂密的树丛中炸开了一线蓬蓬冲天火起。通通密集迫炮击奏的渺渺雷声之间;在树林中,火海里,愤怒咆哮着扒拉起身的敌人,顿时在两耳轰鸣中,顿时相识者便听到了梦魇一般,若有若无中,由远及近的驼铃声……

肖剑卿:“擎天,擎天,我是红剑06,标号726-736,密位1800,自校正点向南延伸500米。迫射炮,敌装甲步兵攻击。效力射!”

“咻咻……”继叶老一蓬火箭炮清场后,同时迅速校对完毕的肖剑卿顿时呼来了一蓬又蓬,近乎贴着我背脊,迫炮弹尾翼划破空气的细长尖厉;挟失去战友悲愤,顿时密密实实,争先恐后,纷至沓来的向着我攻击正面,疯狂投送着火力的一处处起伏的缓坡顶还有那窝在四围高低起伏的坳坡处,至少相隔10公里上下重重山岭,我122/152mm榴弹炮难伤得其分毫;稀稀落落散开了的一辆辆T-72,BMP,BTR罩上去!

“轰轰……”发发82/100mm迫榴弹的轰鸣,一浪盖过一浪汹涌澎湃的土坯骇浪应声而起,当面冲我状若飞蝗飚射肆虐的丛丛机枪、速射炮火力骤然间随之风烟散尽。

“散开!各组交叉掩护,攻击前进!快!”不用连长招呼,深悉于此的我们;既在炮响的一刻,迅猛扒拉起身;突击中路各组从拉开至少不不少10米,到人人拉开至少不少于5米,完全展开的散兵突击线,挺枪向着一处处横亘在当面不过1、20米连绵起伏的缓坡顶;向着开阔坳坡处短时淹没在密集延射迫炮压制中一辆辆火力凶猛,铁甲重装的T-72、BMP、BTR、MT-ЛБ慨然冲去。纵然有着炮兵的密集强力压制,冲入敌群,四面激战的六连,英雄壮烈依然是难以避免的。

抵近炮声一疏落,在一片天崩地裂,地动山摇的昏黄中,迅猛扑身起立的兄弟们顿时爆发一声恍若穿透滚滚雷鸣,恫遏行云的怒吼声:“杀!”在我起身,猫腰,持枪高速越进之间;一片天昏地暗,冲天土坯骇浪爆绽之间,瞪大了的眼睛只见不过2公里外,其下清水河南岸,爆开地裂山崩的赤灼冲霄的团团火球,就烟火嘉年华,花团簇锦似的绽开了艳得烧眼,璀璨绚烂的死亡花海。愈往前冲,便愈会深陷入敌人逾发疯狂的四围攻。一片开阔,深陷敌群。六连付出的是怎样的勇气与牺牲?

“突突突……”一蓬迫炮密集覆盖后压制中,负隅顽抗,悍不畏死的敌人;在通通致命炮火侵袭中,枪声,反冲锋;虽然持续伤亡,代价高昂,但却丝毫没有没有分毫的畏惧和停息。四面皆敌,迎着一通通不过百米外冲天而起的土坯骇浪,一组组散了开1、20米的我们在四面八方零落乱窜的致命子弹中,一组组交替掩护,迅猛冲击。不论左中右翼,一组组稀疏成两排散兵线;成叠浪之势,前后轮转迅猛攻击前进的我们在稍稍数落,延伸过去持续压制的迫炮轰鸣中。

迅速撞进了盘踞在清水河南岸,深陷通通炮火压制敌群的更深处。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枪声。我们的速度足够快,但穷途末路的敌人,反扑也足够凶。一片枪火簇簇陡然急奏的惨烈焦灼的混沌之间,迎着昏黄黑暗中四面八方涣散乱窜的流弹,谁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是死是活;是扼腕叹息还是心有余悸。在那段每一秒都必然会自己或者敌人生命的孤注一掷中;每一刻,每一秒都是悲怆,暴怒,绝望,希望,桎梏到令人崩溃的六道轮回。

没有工事,没有掩体,不论自己的炮,还是敌人的炮;不论自己的枪;到处都是一撮撮嗥叫着从冲天土坯中连滚带爬冲到或者抵近的敌人;到处是纵逸肆虐的致命威胁,到处是生命不可承受之痛。没有退,只有进,更不能有分毫的迟疑和不自信,我们就像卷进了毁灭一切的血色激流回漩中,最后的生命,最后的鲜血,乃至心灵与信念,都在生与死的高速交替间,悲与愤的碰撞中,吞没殆尽;将人世间最刻骨铭心的愤懑,不甘与痛楚,深深烙印在每个侥幸者灵魂的最深处,终其一生。

混战,乱战,血战……要我怎样去形容那以死相拼的惨烈,绝望,壮丽与自豪呢?我亲爱的兄弟们……生命成就了忠魂,碧血书就胆心。没有人希望把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建筑在他人或者自己生命之上。气节?忠义?呵呵……

如果说盘山路火场激战是肉体的炼狱,那么清水河南北两岸之战就是心灵的炼狱。残酷的战争诞生了一些最值得珍藏的回忆和人世间最真挚的感情,但也同样会毁灭一切。

这不是什么忠贞正义,然而不论哪个人活着,都会有一些比个人生命还重要,值得用自己生命的珍视的东西。于我不外乎‘情’与‘义’,两个字而已:我可以死,但我的战友必须活着!

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刎颈之交更珍重的友情?没有!然而当我面对这最惨烈的杀戮,最残酷的战争;我这才猛然间发现自己值得用生命捍卫的矜持,多么的幼稚,愚蠢,孩子气……

错了?错了!连长早已用他一以贯之近乎冷漠的无情告诉了我们,除了抛不下的战友情还有那无情战场深藏在心底的魂牵梦萦,作为一名军人;乃至于从敌人和自己兄弟尸体里,爬出来的老兵,需要我们担负的东西有多么的沉,多么的重;肩头哪里仅仅只压着属于一名军人职责、荣誉种种之类的凛然大义?我们拼命的价值在哪里?兄弟们牺牲的价值在哪里?因为历史从来是胜利者书就的;所以战场之上,再壮绝勇烈的失败也不会比再诺诺胆怯胜利的分毫有意义。

本该属于我们东西,已容不得分毫瑕疵的玷污。为了早已失去还有注定失去的战友,让一切的牺牲与付出都能变得有意义,我们只能像茹毛饮血的禽兽,哭嚎咆哮着,无情毁灭着敌人的同时也不甘绝望着,灭绝人性的毁灭着自己乃至于同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事实无情,当我们必须亲手自己曾认为可以用生命执守的东西,不甘,悲怆与绝望……人世间最心碎的悲痛欲绝,莫过于此。因为暴怒激愤与痛不欲生,所以挺起胸膛无视即将不期而至的必然死亡。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高尚的觉悟和大无畏的勇气;懦夫,我们只是沉湎于无情战争赋予我们不甘与绝望中的懦夫而已!我们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比个体死亡还可怕的东西,所以我们只能视荣誉如生命,为了胜利不惜一切手段,一切代价!战争就是不分敌我毁灭,就是**裸,毫不做作的杀戮……连长,我懂了,但我不想懂!抛开一切伪善的面具,付诸于血肉横飞的鲜血淋漓;人世间最高尚的觉悟,最凛然的大义,在这悲惨的世界里,都注定是苍白的无力。

我们都很渺小,注定不是那恒久高悬明净夜空,熠熠生辉的繁星;但人活着,总得有意义。什么是有意义?价值,人生的价值就存乎在寻常生活中每一点,每一滴。在那生死交集的战场,其实我们就真正只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的人生价值,远远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光光生生的来,光光生生的去,渺小的我们除了刻骨铭心的记忆,什么也留不下;什么也带不走……但每个人再是渺小,不值一提,终归自己的属性:我们是什么?我们做过什么?我们一切的拼搏,消逝者一切的付出,只是为了自己和已经成为自己不可磨灭的记忆,早已深深烙每个人根子里“军人”两个字证明!

仅此而已,当这每个人都懂了,这就是钢铁硬六连为什么能够获得军委老首长们第二次授予六连荣誉称号的根本原因。和六连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其实同六连一样优秀。而作为你们令人羡慕的“荣誉军团”一员,你们见到我们这些老不死的,只是作为一名已经无愧于共和国军人良心,挑着你们这举步维艰的担子,没有那样幸运填下去的未亡人。连长和兄弟们把这担子,交到了我们手里;在不久的将来,我们也将这沉沉的担子交到你们的手里。没有在那尸山血海,人间炼狱爬了出来的你们;能将这沉沉的担子担得起,抗得住么?我不知道。

因为连长与彼此的陈诺,今天的麻栗坡,依山而建,恍若雄峻的山岳一般一层层,重重压叠着战友们的遗陵。不会存在这样一片墓区。如果有,统一规建,统一编号的墓陵前,会这样几乎雷同的镌刻着这样墓志铭:

一等功臣刘仲火830XX部队 六连战士 南溪 汉族 高中4035.5.21-4054.9.20

一等功臣李成群830XX部队 六连战士 嘉兴 汉族 团员 高中4035.6.2-4054.9.20

一等功臣谭彦秋830XX部队六连战士 富川 壮族 初中 4034.11.17-4054.9.20

一等功臣王洪威 830XX部队 六连战士 略阳 汉族 初中4035.10.6-4054.9.20

一等功臣马福顺 830XX部队六连战士 中卫 回族 党员 初中4034.6.10-4054.9.20

一等功臣罗东升 830XX部队六连战士 宝兴 汉族 团员 初中4035.3.27-4054.9.20

一等功臣黄忠虎 830XX部队六连班长 铜陵 汉族 党员 高中4032.1.14-4054.9.20

………………

几乎同样的人生,几乎同样的履历,几乎同样长眠在20岁风华正茂的人生里!他们不再是在冲天炮火中,埋首在堑壕里,栗栗畏惧,吓尿了裤子的小娘皮;也不是被绚丽炮火蛊惑,英雄义气激发,妄趁着一时血性的孤胆英雄。军人的胸膛,就是敌人不可逾越的屏障,军人的刺刀,就是折不弯的民族脊梁。每一个士兵,站起来都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每一个士兵,倒下去都是永不消逝的丰碑!

刘仲火,还暗恋着那课桌前排那从未表白过的目光清澈女孩;李成群,还想念着那呱呱大叫着在河塘里自由畅泳,怎么也唤家的鸭群;谭彦秋,怎么也忘了离家日死死咬着自己背包不放的狼毫青(土狗);王洪威,不可忘怀的是18岁生日,昏黄的烛光下,母亲手手相传,捧在手里热腾腾的长寿面;马福顺,老念叨着的还是那到处闯荡,总是不学好的自家兄弟……兄弟们,你们不是数字!一行短短不过25字,怎么就能这样概括你们一生不世殊勋?我活着……我能给你们证明!我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