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暴风眼(2)

山鹰2007 收藏 1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倏——”带着山崩地裂的劲道,БBK-14M,ОФ-19翼稳定式破甲弹/榴弹就像锋利无当的冲击波一般,贴着刚射完一簇,近乎本能一个飞扑摔下缓坡,我的背脊两侧,掠了过去!报警?卧倒?作什么都来不及了……“轰隆”一声,真个五雷轰顶。两发正中缓坡脊的ОФ-19 125mm滑膛炮榴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倏——”带着山崩地裂的劲道,БBK-14M,ОФ-19翼稳定式破甲弹/榴弹就像锋利无当的冲击波一般,贴着刚射完一簇,近乎本能一个飞扑摔下缓坡,我的背脊两侧,掠了过去!报警?卧倒?作什么都来不及了……“轰隆”一声,真个五雷轰顶。两发正中缓坡脊的ОФ-19 125mm滑膛炮榴弹,顿时就将微微凸起的缓坡顶削成了平地!散在缓坡上的我们就像撞像撞上了飞驰的重卡,跟炸开的劈头盖脑的蓬蓬土坯一般,无不被爆开狂暴的冲击波震飞,惨叫着骨碌碌摔下了缓坡。

迎着那满眼一片昏黄中,爆绽开3团冲天而起的火光,二等功臣齐隆昌,邝光明,陈道兵,刘琛眨眼就跟纸片似的飞上了天,瞬间成了这世间最绚丽的烟花,湮灭在爆溅开来的纷飞土坯中。就这一通炮仗,千军万马中也杀出来;一个冲锋,就重创击溃敌人4个混成装甲营主力,也能一个不落下的六连,一个照面就丢了4个兄弟。还来不及就近,头晕目眩,口吐鲜血的战友们,哭嚎着扒拉起身,去寻得愕然消逝的战友哪怕一丝存在生命印记,慨然凶猛喷发的2A42 30mm速射炮,KПBT弗拉基米诺夫 14.5mm大口径坦克机枪,HCB/DShkM 12.7mm重机枪和着在冲天土浪中迅猛扫荡开来的PK系列7.62mm通用机枪,汇作了一片恍若飞蝗扑翅一般向着我们扑了过来!开阔的缓坡之上几乎没有任何掩体,面对铺天盖地的流弹横飞,一个被找准就是生死命陨;不仅如此,群敌环伺中,我们还根本就不能驻于一地;只要稍稍停滞,面对猝然而至的T-72、BMP滑膛炮轰击,再是铁打的人也难逃壮烈扼腕的悲惨结局!

疏疏的子弹,摧枯拉朽的小口径炮弹,就在我匐身的周边,绽开了恍若雨滴般,毕毕剥剥乱颤迷眼的土屑。面对骤然而起,铺天盖地的火力,顺扑在我们最前面的连长,也依然是那面不更色,一脸冷峻,即刻冲我们断喝道:“交叉队列,攻击前进!”

亦在当时,三面一撮撮源源不绝,状若疯魔,连扑带滚冲出了应着长哨炸开蓬蓬冲天的敌人步兵,在密集火力的掩护下,陡然突兀在了我们视野里!“吼!”带着声声歇斯底里的兽嗥,咆哮;AK、PПK,喷射着蓬蓬枪焰,划拉出粒粒凌厉的曳光,同一组组飞快滚进满地浅浅炮坑的我们,对射在一起!

“突突突……”应着一片昏黄中,百米开外的刹那骤起的凶猛对射,“斯塔勒!”同我率先接上火的敌人,顿时在隆隆炮声中,不论旁人听不听得见,带着似紧张,似兴奋,扯破嗓子的嗷嗷大叫;“嗖!嗖!哗……”普拉迈照明/信号式手榴弹顿时脱手而出,一枚枚当空射来的PG431便携式照明火箭顿时一头扎向了同其接上火的我们大约位置。急风暴雨般令人窒息的乱窜的流弹,顿时顺着指引,直冲我们骤然凝聚!

“不要慌!守住火线!守住火线!”负责左右两翼,压力陡增的黄忠虎与肖剑卿几乎在接火霎那几乎同时直冲2-3人一组,遍散两翼,就地匍倒结成松散流动防御线,同敌人对射在一起大家高嗥着,下达了同样的命令。

“突突突突……”处于正面的我们亦在同时更快扑到近处敌人扑倒,对射在一起。面对着乱枪齐奏,不知道到底哪个一簇簇点射;瞬息之间,将在一片昏天黑地中,率先突兀在我们视野中的条条嗥叫扑倒对射的疯狗枪毙,顿时枪和我们一样一刻也没消停的连长,迅速冲大家道了句:“标号726,距离校正点西约100-200米。导炮。”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样生死决于一线的激烈对射,连长也能像机械一般不带半分情绪波动,没有分毫停滞的单用目测,便能迅速准确把握住图标上,现实每刻敌我高速移动,激烈对战中的明确位置划定后炮击参数。面对当面百米外,无遮无蔽,嗥叫着奋死扑过来,一撮撮源源不断,抵近射击的敌人,这需要怎样的勇气、冷静与高超的军事素质?义气与匹夫之勇向来便是我那冷峻令人寒心的连长为之不削唾弃的。不单是表率,用脚步丈量着炮击参数,这才是从来在我们背后指指点点,没有好词令的连长,领着我们更顶在了我们最前面的根本原因。直到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不论统御还是个人,连长都是六连最优秀的……

“明白!压住,压住!”也在同时听得清晰的5排长朱兴庭,在旁冲兄弟们高呼,同时一眼扫过了当面一片冲天土浪的昏黄中,看不清嗥叫着一撮撮不断扑了上来的人群,迅速拽起了TRC540。然而即便张口就能唤来纠正参数,密集成群的迫射炮,但刹那之间,我们终究快不过迅速装填,寻着掷在就近照明/信号弹指引,调转了炮口,时现时隐在汹涌土石骇浪中,远在有效视野及便携式火箭筒射程外的T-72与BMP。最终能够救我们的只有我们自己。

从缓坡上被轰下,匍在地上,一抬头,浑身剧痛,血气沸腾,几欲吐血的我立时便我们需要干什么。不是操枪还击,而是要赶在敌人装甲开炮之前,抵着一撮撮嗥叫着冲来的敌人压回100-200米外,土浪冲天而起的一簇簇迫炮轰鸣中。把六连的散兵突击线,能在敌人装甲重炮确认、调整、装弹、开炮的数秒之内,拓得更开些。

“掩护!”不需要更多的言语交流,迎着率先一撮嗥叫着在昏黄中突兀在视野中的敌人,嗥叫着悍不畏死的一簇激烈交火中,率先将照明弹、信号弹砸了来;一声高呼,两手一撑的我,咬牙迎着当面陡然狂风暴雨般,凝聚呼啸而来的速射炮、机枪火力,猫腰连扑带爬的迎着攻击扇面嗥叫着冲到眼前100米外的敌人扑了上去。

“杀!”“操!”紧在身旁同组的老甘和庭锋也不慢,一声暴喝;在当面嗥叫冲出了蓬蓬冲天土坯骇浪的敌人,血红着兴奋乃至于无知戏谑的眼眸里,迎着同时迅猛扑倒,举起的枪口慨然撞了上去!

“奶奶个熊!又装B!又装!装你妈的B……”“嘿嘿嘿嘿……”许光赫愤懑的骂咧,邱平一脸的洒笑;亦在我们抽身暴起的同时响起。“砰砰砰砰……”不出所料,人快枪更快;不用瞄准镜,几乎不逊于极速速转枪点射频率;顿时将一发发几乎见血封喉的7.62mm空尖弹,一弹一命的兴奋当空细索着,一个不落穿透了当面一撮光顾着冲我戏虐,迅猛先后冲近匍倒举枪,迎头同样撞在了我们枪口上的5个傻B。“噗!噗!噗……”随着百米外当面一撮敌人顿时次地,一声闷哼,就爆竹似的蓦地在鲜活的肢体上绽开了一朵朵的昙花般骤然消失的娇艳欲滴;或哽咽、或惨嚎着具是痛苦不甘的颓然,被飚射而出的鲜血淋淋;扑倒浑身肌肉剧烈颤抖着,被抽干了一生的气力;通通迫炮轰鸣中,相隔数十米,又一撮咆哮着,连扑带爬迅猛冲来的一撮敌人,只来得及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

“信号弹,手雷!”简单粗放的杀戮从不是陶自强喜欢干的,不管已经散开了一组组同敌人惨烈对射在一起的六连兄弟们听得,听不见;面对着顿时砸落近前的普拉迈手持型信号/照明弹、PG431便携式照明火箭弹,一声呼号,随手操起了手雷的他,迎着顿时聚拢横扫过来速射炮、机枪火力,就冲刚刚坠在草垫;猎猎燃烧起来的信号/照明弹,将一枚枚RGD砸了过去。从旁一组组反应过来的兄弟也有样学样。“轰!轰……”随着陶自强迅速随机应变的手雷砸在敌人投来信号/照明弹的就近,一声声轰鸣;顿时被炸开,甚至是熄灭了率先冲近一撮撮疯狗付出了大半鲜血乃至于生命的一枚枚信号/照明弹,就疾风掠过了一排排零落蜡烛似的,随着雷鸣火闪,顿时消弥在炮弹掠空压顶,罡风怒吼,土浪冲天的地动山摇中。当面敌人BMP与T-72的后继失去醒目指引,对摔下缓坡淹没在重重土坯骇浪,冲天而起的炮击得以成功压抑、延缓。

但这还是太晚了!“突突突……”刹那循着射在近前的照明/信号弹指引,带着穿石裂云般的劲急,一串2A42凶猛迸射而出的OЗT 30mm曳光燃烧杀伤弹在山摇地动,烈风嘶吼的一片沙尘暴似昏黄中;就像裹着火的炽烈,挟着蓬蓬疾风暴雨般的子弹,向着成散兵突击队形,我右翼4排兄弟们的横扫了过去!

“明顺!”匍在就近一旁草垫,顶着急风暴雨一般簇簇流弹的13班副李兆存只来得及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眼睛;兄弟们急切悲愤的呼号,跟本就无法唤回和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眨眼之间,长空飚血,飞泥、草削乱溅,还来不及一声呼疼的12班战士李明顺和刘嘉辉、方有为一组,便淹没在寻着信号/照明弹指引,火力凝聚在一起,横扫涤荡过来的金属流中。那就近满坡杂草被OЗT 30mm曳光燃烧杀伤弹引燃的渐渐愈烈的星星火色,更成了炸不飞,压不完,敌人醒目的射击标的!

“滚!”凭着超人的足力,后发先至的老甘一声暴喝,迎着一片昏黄中乱飞的淋漓流弹,双手开动,提手就将捏着手里的一枚M75攻防两用手雷,脱销,砸了去!“嘣!”的一声,当面斜刺4、50米外缓坡上,两眼一抹黑,嚎叫着冲出了蓬蓬土坯骇浪的一撮敌人,顿时散开冲在了最前面个的,顿时措不及防,被手雷轰鸣,四射横飞的破片射中,一个趔趄,惨厉哀嚎着,顺坡向更近摔滚过来!“嗖!嗖!”不需用言语沟通,生死磨利出的高度默契;令我跟庭锋在老甘迅速投弹之间,同样迅猛冲锋之间;立时,不暇思索的迅速拔脱火环,打开了身子,猫腰急奔变助跑;卯足了力气,循着老甘掷弹轨迹,将同样攥在了手中的手雷砸进了恍若一片令人窒息浓烟,更深处的黢黑昏黄中。“嘣!嘣!”面对1、2公里外清水河对岸,地裂山崩般的炮轰中,两枚手雷就近数十米外爆炸的‘古井不波’,一声又倒了霉的惨厉顿时突兀在抵近激荡群山,振聋发聩的重重雷霆中。

“吼!”应声,簇簇乱射流弹中被迎头闷棍打了个头破血流,怒吼咆哮着连滚带爬的一撮4个敌人,顿时突兀在掷弹,顺势扑了下去的我们三碧绿的眼眸里!百米上下,在一片黝黑包裹的昏黄中,肉眼借籍乍现红光的清晰辨别距离不超过50米。“杀!”又一声断喝,死神降临。“突突突……”带着两只PBS-3消声/消焰器一串兴奋细碎声音,从后跟徐渊伟手中的AKS-74,陶自强手中的AKP(AKS-74U)跪地,托枪,两簇疾连点,顿时就将面对我散兵线,丛丛火力,斜刺还找不着北的剩余傻B,一齐点名。

“咻咻……”匍在地,一抬眼,还来不及我舒心。当面迫炮弹划破空气,独有的锐利声线,顿时在滚滚雷霆中;几乎贴着我头顶飞了过去!“轰轰……”数声在我背后不过数十米的缓坡上,炸开了一蓬蓬同样冲天而起草削、土坯!

“光伟!”撑过一通的15班长吴良登心头不安,在疯子似的抖落盖了满身土坯,呼喊道。但匍身侧,不过20来米的炸点外没有一丝令老吴欣慰的回音。转首间,临近迫炮弹点数米外,只有一地翻开的焦黑泥土的血肉淋漓。“啊……啊……”密集枪响,滚滚雷鸣之间,老吴分明听得见的是15班战士刘光伟同在一组中,陈勇撕心裂肺哀嚎。“小勇,小勇……”迎着就打在侧近,零零落落的乱飞子弹,顿时泪就下来的老吴还想奋出了浑身气力爬过去;迎来的却是“砰!”的一声,令老吴心都像是被炸没了似的枪声闷响!

匍在地,迅速凑上M40瞄准具扫了眼的陶自强,大呼道:“10点钟,550米坡上敌迫炮组旗语!中段炮火太强,无法狙击!9-3点,敌散兵正向我冲击!数量无法估计!”

“顶住!顶住!大徐,RPO向右!快!”还不待我将背负着集约来的RPO便携式云爆火箭筒举起。一抬眼,早窥见右翼愈发炽烈火色的徐渊伟;立时“唰”的一声,一发RPO-Z 92mm燃烧火箭弹顿时右翼4排兄弟们共进正面的百十外,炸开了一团气焰冲天的熊熊火色,眨眼就将靠在4排兄弟们就近,一串2A42 30mm杀伤燃烧弹击起杂草上愈发炽烈的火色盖去多半;使起若急风暴雨般纵虐恣意,集聚起来的弹雨,顿时为之涣散,成了流弹乱窜的步步惊心。

“去死!”带着一声愤恨的咆哮,又一具向左前缓坡顶骤然轰鸣的RPO,顿时用一枚杀力惊人的云爆弹,将盘踞在缓坡顶一处我隆隆炮火未尽全功的敌督战队临时监控阵地,“轰隆”送上天去。

“斯塔咧!”两响猝然的轰鸣,登时暴露了稍稍突兀出我六连散兵突击线最前数十米外,我们的行迹;一撮撮冲天土浪中连滚带爬的人影顿时向我抵近!“突突突……”一梭梭在天昏地暗中,乱窜横飞的子弹,同样亦顿时向我汇集!

“操!操……”借着微光夜视仪的便利与生死磨砺出的过硬枪法,和着老甘满甘满嘴兴奋骂咧;在大约一处散作开,匍地架枪,一支支AK、PПK顿时欢快响奏在一起。顶在更前,以此为支点,一簇簇精确的点杀;顿时在靠近我敌人的更深处,一撮撮无惧生死,冲破我迫炮压制,嗥叫着扑了上来的敌人,相持住,在我攻击方向的正面进一步硬拓开了4、50米的接火距离。与此同时,在稍稍放缓,依旧保持火力强力压制的同时,持续轰鸣中稍作调整的配属炮兵火力已准备完毕。

叶君实:“收到。刺刀注意,我是刑天,目标717-727,火箭弹,瞬发引信,一轮急促射!”

“唰!唰……”不过我扔下RPO,匍地抬枪,两簇急点,雷动九霄,群山剧震之间,一蓬蓬恍若流星火雨一般,自斜后侧小青山,在沸腾的乌腾墨云中,争先恐后,划拉一条条炽烈的劲急抛物线;登时,刺痛了勿论敌我,骇然抬头观瞧的,俱被被炮火、映红了每个人的眼!天啊,当见到一泓107mm空爆火箭弹,在最近不过200米,无遮无掩的平缓地域,没入一撮撮嗥叫着向我冲来的敌人群众,那是一种触目惊心?“轰”的一声,没得半分遮蔽的我,顿时就脑袋开了花似的蒙了。一重重狂雷交作的火闪霹雳;就像礼花似的眼花缭乱掀起重重压叠,激烈碰撞在一起,无所匹及的罡风;裹着爆绽四溅土坯、飞泥,挟着洪钟大吕般犹如实质的铜音,就像狂飙飓澜一般;向匐着地上,狠不能**地缝中的我们撞了上来!“嚓嚓嚓……”嗥叫着一撮撮,冲在前面措不及防侥幸的,顿时犹如无形刀割的罡风,撕成衣衫褴褛,血肉淋漓;落后面不幸的,直接和光同尘,成就了残肢碎肉遍射大地,滋润荒废田野的丰厚肥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