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之路 最终章 新希望 第二节 韩国的选择

台海争锋 收藏 9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3956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等我和赵元博都上了车之后,司机便动作粗猛地换档启动,吉普车先是在泥泞的道路上颠簸了十多分钟后,重新开上了高速公路,看着车子继续向西行驶,我扭头问身边的张立:“老师,咱们这是去哪儿?上海那边打得怎么样了?我们特战一营剩下的那些兄弟在哪里?”

张立扭头看了看我,笑眯眯地说:“首长,您一下子提这么多问题,让我先回答哪个好呢?”

听了这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时,赵元博在前排叹了口气,有些伤感地说:“特战一营?解放军序列里再也没有特战一营这个编制了,特战一旅也没有了!”

“什么?旅长?您什么意思?”我有些惊讶地问:“咱们旅损失很大是吗?可也不能因为损失撤销了部队的番号啊?不然的话,别说那些活着的兄弟不好受,就是那些已经牺牲了的兄弟,在九泉之下又会怎么想啊!”

“老赵,别这么悲观嘛!”张立打断了我的话,安慰赵元博说:“要是没有你们一个特战旅在上海外围牵制美军两个师,现在的上海保卫战可能会更加困难,你们一旅的表现,上面不会不知道,所以,番号是不会被撤销的,我们只是进行整改编嘛!”

“李拓,咱们一旅被打残了!”赵元博没有接张立的话,而是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你们特战一营,就是把那些可以继续服役的轻伤员们算上,现在也只剩下六十五个兄弟,他们特战二营、特种侦察营、仪器侦察营,再加上我们旅直机关和分队,还剩下两百多个。”

赵元博叹了口气说:“在高原的时候,整整一个多月,干掉那么多敌人,我们牺牲的战士加起来都不到三十个,到了上海,一千五百多号兄弟啊?两天一夜就打光了!也难怪,上边看我们这支被打残的部队,索性下令把我们一旅缩编成一个劳什子中国营。李拓,部队现在已经被拉到洛阳去了,他们在那儿接受整编呢!”

“咱们所有的兄弟都去洛阳了吗?”我问。

“主要是战士和士官,军官没去,军官大部分被抽调、充实到新组建的特战八旅去了!除了你们一营的杨耀文、赵锐、韩天宇和刘亚男!”赵元博苦笑着看了张立一眼说:“老张,你是不是就是偏袒自己的学生,把他们一营的干部都留下了!”

“李拓,你别听你们旅长胡说八道!”张立拍了前排赵元博的后背一下,然后说:“组建东亚联合部队是件大好事,战争委员会要不是考虑到你们特战一旅战斗力强,组建国际旅这么好的事情,还能轮到你们!”

“东亚联合部队?国际旅?什么战争委员会?”听着他们嘴里一连串的新名词,我不禁开始犯起了嘀咕。

张立显然是听到了我自言自语的声音,便给我耐心地解释道:“早在今年三月份中日正式结盟之后,韩国(为了不涉及政治敏感问题,已假设韩朝南北统一,以下统称韩国)方面就一直处于一种两难的选择,对于这个小国的历史来说,他们从来都只能在大国的夹缝之中寻求生存的机会。小国追求稳定、大国追求主导,这是国际政治中颠簸不破的真理,可惜,今天中日联盟对抗美国这样一种局面已经将整个东亚的政治稳定彻底打破,而韩国这样一个关键的位置,无论是中日联盟还是美国,都已不再可能任由其保持中立了。”

“对了,老张,韩国现在的态度怎么样?我也一直听说在争取韩国,结果到底怎么样?”赵元博听到张立提到这个话题,也表现出比较感兴趣的态度。

张立看了他一眼接着说:“今年四月初,美国人出了记昏招,他们国会通过决议,要求在四月底之前,将驻韩国南部的六万美军全部撤出,那些美军一小部分撤到了夏威夷,而剩下的大部分都加入侵华战争。”

“在日本的时候就被人扣了一回,美国人也是风声鹤唳,害怕再被韩国人扣一次。”赵元博笑了笑说。

“可能也是有着方面的考虑吧!”张立有些严肃地说:“不过从长远看,美国人这个举动,彻底把韩国推向了中日联盟。”

“为什么这么说?”赵元博问:“韩国南北统一之后,棒子们本来不就天天闹这要让美国人撤军吗?现在真的撤了,他们还能不满意?”

“撤军要分时候!”张立苦笑着说:“好比以前的老百姓,平时对飞扬跋扈的官军很反感,可真到游牧民族打过来时,谁还能希望他们撤走呢?美国人撤军,就相当于彻底抛弃了韩国人,对那些韩国亲美派的打击,可以说是致命的!”

张立顿了顿,又笑笑说:“我们中日联盟跟印度、美国人大打出手的时候,那些高丽棒子一开始还幸灾乐祸、人模狗样地以调停人、平衡者的身份自居。更加令人可恨的是,以前还有情报显示,咱们攻台失利那段日子,韩国的一些智库成员,还建议联合驻韩美军一同出兵中国东北,夺回‘白头山’地区呢!”

“那现在到底怎么样?”我问。

“美国人撤走之后,韩国受到了三方面的巨大压力!”张立锁紧眉头说。

“三个方面?”我疑惑地问。

“是的,三个方面!”张立点了点头说:“美军撤走之后,朝鲜半岛出现了军事力量的真空,中国、日本和俄罗斯三个国家的军队活动频繁!俄、白两国的联军在欧盟的默许下,以闪击战的形式,仅仅用了不到两周时间,便击溃了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的主力部队后,战争结束后,俄罗斯不仅以铁腕政策扶持起了这两个国家亲俄政权,还强迫他们加入了重新收拢各国主权的独联体。”

“那么俄罗斯的重点应该在欧洲,他们在东北亚地区调动兵力是因为什么原因?”我问。

“这也是令我们感到非常奇怪的事情,欧盟的安全虽然一直以来依托以美国为核心的北约部队,可欧盟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其六十万欧洲快速反应部队也已经成了气候,他们如果配合驻欧洲的美军,那么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也不至于如此快地沦陷。”

张立面色凝重地继续说:“虽然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但从军队的调动和部署看,美国、欧盟和俄罗斯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交易或者默契!在中、俄、韩边境,俄罗斯已经囤积了近六十万大军,另外,以俄罗斯为核心的十五万大军,在五月中旬也已开进外蒙,驻扎在中蒙边境!”

“天哪!”听了这个消息,我不禁惊讶地喊出声来。

“俄罗斯兵临城下,我们现在不仅摸不清他到底是要染指东北、内蒙还是韩国,而且也只能听着他们开条件了!李拓,如果俄罗斯同美国南北夹击我国的话,那么,我们所面临的形势真的要比美国、印度东西夹击还要严峻得多啊!”张立说。

“那我们有什么办法?东北边境没有多少军队了吧?”我无奈地说。

“形势的确很严峻,但也不是那么绝对。毕竟我们西南高原的战争中,不仅完胜印度人,而且各参战的集团军损失轻微,更重要的是,通过战争,我们磨砺和锻炼了部队,特别是那些在战前还是民兵师、预备役师的部队,现在都已经被整编为正规的集团军,把高原所有的部队都算上,差不多有十个满编的集团军,近八十万人呢。现在,除了在西藏、新疆各留下一个集团军外,这些部队现在已经被部署在了华中和华北地区,这些部队经过一个半月的休整和补充之后,毫不夸张地说已经完全成了一只战斗力极强的生力军。”

张立说到这里,不禁感到格外地兴奋,可惜,他脸上那种兴奋之情只是忽闪而过,紧接着,他又用一种近乎沮丧的口吻说:“上面本来打算在战略反攻时使用这些生力军的,这些军队本来是击垮美国最后的希望,可惜,现在他们全都被毛子牵制在华中和华北……”

车内沉默了许久,过了好一会儿,张立才接着说:“不过外部的压力也使得我们东亚内部凝聚力的增强,在前天一天的时间里,韩国政府方面就韩国是否要加入中日联盟这一问题,组织了三次投票。他们参院的赞成率是百分之八十六;众院稍低,百分之七十五;因为全民公投的计票程序比较繁琐,结果今天凌晨才出来!”

“是多少?”我和赵元博异口同声地问。

张立笑了笑,觉得自己卖的关子起到了效果,他顿了顿说:“七十六点二五,韩国正式加入中日联盟,而且从今天开始,我们不能再提中日联盟,而要照顾到高丽棒子们的情绪——东亚联盟!”

听了这个消息,我和赵元博同时大声叫好,而且,在我心底,尽管明白韩国的入盟虽然也是形势逼迫下的无奈之举,但他们的加入,虽然只像是寒夜中点亮的一根火柴棍,但那微弱的火光,至少能够让人们看到光亮、看到希望。这时候,在我的心底,不仅感觉那些盲目自信、憨兮兮、傻乎乎,凡是都要争一口的棒子们,格外地可爱和亲切……

“其实,早在美国从朝鲜半岛撤军之后,中日联盟的代表已经开始同韩国政府接洽,协商结盟的事情,而俄罗斯异常的兵力调动,更是推进了我们谈判的进程。因为以前我们统战部与北韩上层有过多年的密切合作,而日本与南韩的政商精英之间又向来有着彼此认同的好感,所以,关于经济和政治方面的谈判非常顺利。”

张立说到这里,又皱了皱眉说:“只是现在的谈判过程中,关于三国军队联合作战的问题,各方分歧还比较大,不太容易谈拢。”

“可以理解,毕竟谁也不愿意把军队交给其他国家来领导!”我苦笑着说:“况且这个联盟才刚刚成立,彼此间的信任还没能建立。”

“因为现在虽然已经组成了三国联盟,而且各国军队现在主要还是由各国政府自己领导,作战重点还是以各国核心的战略利益为根本依据。比如我们中国方面,现阶段首要的战略目标是遏制美军在中国大陆的攻势,而日本方面,其首要任务是以海军力量牵制太平洋中、北部的美军舰队,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协助中国夺取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制空权,确保江苏以北大陆及沿海绝对的制空权与制海权。”张立说。

“那韩国人呢?”我问。

“韩国方面最担心的是俄国人,而且在韩国国内,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分歧还很大,韩国南部的民众和精英希望先以海、空军力量支援中国战区,韩国四十万陆军留在本土,保持对俄罗斯方面的兵力优势;而韩国的北方人,则强烈要求派出陆军进入中国本土,直接参加对付美帝国主义的战争。”张立笑了笑说。

“这种各自为战的指挥体制有效率吗?”我无奈地问。

“当然没效率!”张立叹了口气说:“我们能看到的问题,他们上面也能看到,而且从数次战斗来看,他们也都已经感觉到了这种联合作战的方式,无论从那个方面来看都不利于彼此间的信任和军队作战的效率,所以,上面已经在筹建一个由国家元首和高级军事将领组成的‘战争委员会’。”

“这个战争委员会来统一指挥各国军队,对吗?”我兴奋地问。

“从理论上,或者从未来的长远来看,可以这么说。可现阶段,‘战争委员会’的主要还是在战略层次上谋划,协调各国军队的作战行动,而它们能直接指挥的,目前只有‘东亚联合部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