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第三部 青山作证 暴风眼(1)

山鹰2007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我是魅影。方位E34N187,目标确认:敌RPU-14(BM-14)火箭炮群。暴雪,5014,5016,5018。密位2400,距离7000-7800;瞬发引信,云爆弹覆盖射击!”

打了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在敌人硕果仅存的自行火箭炮群眨眼之间,便淹没在我配属炮兵以1:3比例投入,只待开弓放箭的雄厚后备火力逆袭中。敌1连RPU-14 140mm火箭炮兵,顿时在骤起之炮海中,便被我1营81式122mm云爆火箭弹化成了废铁与空气。而我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12人不同程度受伤;8门拆分后,以电极遥控的63式火箭炮全部装备。

“嘀……”带着一声声尖厉的电流声,再次开机的我‘魔术’电战支队;顿时便用通频大功率电磁波再次将敌人赖以维系的I-J无线普话频道,语音彻底遮蔽。渗透进敌防御纵深中的我一组组侦查兵,也没闲着。早于此前寻得一根根电话线掐断,更变本加厉的以此为契机,凭着黑暗和丛林的遮蔽,用灵活的麻雀战,伏击战法;把处处受挫,无技可施的敌人缠了个伤亡不断,暴跳如雷。

透过‘猫头鹰’炮测雷达,对准预测目标确认后;一个个早已预算完毕的炮击参数报回诸火力单元去。反击!覆盖!地毯式轰击!一个个如出一辙的命令,成了杀红眼的配属炮兵兄弟们,迅猛行动的主体!其后一通通重炮的惨烈对射,在我雄厚炮兵火力支撑,预判在前的伪装遮蔽、工事抵御下,骤然敌侥幸炮兵群的以死相拼,激战拉锯。顿时成了一边倒的,屠杀!支撑起敌人最后的自信与底气,正在我仗势欺人的冲天炮火中同一条条不幸湮灭其中的一条条鲜活生命一样灰飞烟灭……

敌人妄想保留着最后一丝元气的混成装甲旅残余亦在此间迎着冲天炮火,趁势掩杀的我追击下成就6连功勋。死亡,壮烈的死亡就我们的面前;但依然抓紧了手中的钢枪,踏着重炮耕犁过的土地,满路然软乎乎的草垫,不知是血,还是泥的遍地焦黑狼藉,没有丝毫犹豫跟连长冲进正被炮火覆盖,散布在入字形河湾,清水河北岸,不方圆3公里散布着不下一个营装甲和与之保护周边总计不下一个营的敌人群中……

前进。我们在山崩地裂中前进,我们在炮火耕犁过已不能称之为遍地尸骸的焦黑短坡上中穿行。塞上自制耳塞的两耳,早已失聪;仿佛10级地震的震颤晃动令我们似乎根本就立不起脚,持枪努力压低了身子,猫腰急行之间,就跟发癫痫似,一个扑爬,一个扑爬,向着被炮火重重压制,暴虐蹂躏着遍散在入字形河湾,清水河北岸的敌人,低吼着,连滚带爬的扑了去!脆弱的人体在罡风纵虐的地裂天崩中,渺小得就像鄙薄的蝼蚁。敌我配属炮兵陡然爆发出的全部火力,大凝聚在清水河口战场的通通炮击,就像一个无形的巨型压力锅;把陷在里面,无论敌我的步兵,乃至于在散布在河湾上,通通炮火中风雨飘摇的装甲,一齐闷在了气压愈发陡增,空气愈发滚烫的炽烈中!

火海?土海!在通通冲天的炮火,在我前进道路三面包裹中;电闪霹雳炸开无形钢刀般锋利的罡风,霎时应着声声急奏的轰鸣掀起了高约5、6米,就跟天文大潮一般此起彼伏,汹涌澎湃的土石海潮!带着迸飞石簇、土坯、草根,惊涛拍岸似的在我突击队列先头及两翼不足百十米开外的地方,铺天盖地的遮蔽了视野周砸内,那几乎映红了近乎沸腾的污浊苍穹。骤雨狂风般,密密实实,暴绽四溅,呼啸碰撞,横飞弹片就这般呼啸着,冒过我们努力压低了身子的头顶;交叉队列,连滚带扑的我们就这般在,平均每50米就有就有一枚120mm以上大口径炮弹和数枚散布周匝的82mm以上迫/榴弹的反复犁地的恐怖炮火密度中,咬牙切齿的低吼着,迅速填进了满天飚扬弥天土色;被我轮番炮火蹂躏,早已乱成了一锅粥,就地分散避炮;在清水河北岸,入字形河湾上踟蹰不前的人群中。在三面持续密集炮火压制掩蔽,分割出攻击半径不多于2、300米通通炮火包裹着一片令人窒息,不寒而栗的昏噩重;同侥幸在毁灭性炮火覆盖中,在生的无比渴求下,激发出最嗜血疯狂,散布在河湾开阔平缓短坡上的敌装甲和步兵焦灼混战在一起。

什么是豺的战术?豺没有狮虎一般雄健的体魄,猎豹一般的速度。也没有狼一样严密的战斗组织和社会体系,还有那大群捕食的习性和持之以恒的决心。但他们却是这陆地上最犀利同时也是最凶残的天生杀手。它们有着像狼一般捕食的轮换交替,却绝没有像狼一般的群起而攻。它们总在无论是体型还是数量比自己大上数倍的牛羊群中,歹毒的寻出最弱小的一只发起攻击。用最凶悍的贪婪,追逐着不幸的目标者,冲散结成一团的牛羊群。追摄,包围,交替,用近乎虐杀的一只只交替迅猛的追摄扑杀,寻求着一击致命的战机。一旦不幸者难堪轮番猛扑追摄或者一时大意,一只追摄,另一只斜刺杀出的豺,便会伸出自己锋利的爪牙,将不幸者刹那开膛破肚,顿时成为其腹中美食。而不会像大猫甚或着狼群们,死死咬住不幸者咽喉,费尽了浑身力气强压住猎物奋尽全力的垂死挣扎直至毙命。

每一个亲眼见过豺张口满嘴血淋,享受着猎物的人,都绝不会忘记,顿时开膛破肚的猎物,一时未死,被豺争相恐后的撕咬着,满口狰狞血肉与贪婪唾液混杂在一起,生食活吞,令人毛骨悚然的绝望哀嚎。当是时,在通通仿佛毁天灭地的炮火威势下,我6连东西两队,就像是两只迅猛扑向了无论体格还是数量都远比自己更强壮更庞大野牛群的豺。纵然难免英雄壮绝,但已成为六连猎物的敌人,也难逃被我生吞活剥悲惨结局。

当持续轰鸣的配属炮兵重炮火力大部地毯式轰击,由南至北一线排开推过了清水河,在南岸纵横交错的敌人阵地;以及满目青葱的大青山北麓,持续炮火压制。门门稠密的迫击炮轰鸣,依然紧随着我们的脚步,就如久久不歇的冰雹一般,用通通持续轰鸣压制,掩护着我6连攻击正面的左右两翼。在山摇地动,汹涌澎湃的土浪掀起了冲天炮火映得的天昏地暗中迎着飚风劲舞的混沌浑浊,踏着被震得个满目疮痍,软软的松土,草垫;在万钧雷霆轰鸣大地的天崩地裂中,艰难前进。

逃而不散,乱而不慌。纵然已被炮兵兄弟们轰破了胆,依然平缓河湾处随时处于我持续迫炮压制中的北岸溃逃与阻击之敌,也不愧敌人所谓王牌精锐之名。一公里,不过是径直下到山脚,爬过第一处缓坡;距离假设在河谷平原最清水河河滩不到1/3的距离。就通过这不过1公里左右的缓坡距离,我们便同冲天炮火中有意放过重炮密集覆盖,散布两座两座在天崩地裂的炮火中,风雨飘摇着,先期架设废桥东西的吊桥和桁架桥,清水河北岸,因着对岸密集炮火压制遮蔽,裹足不前的敌人混成装甲旅残余接上火了……

当面一处缓坡顶,顿时从炮火耕犁的烂土堆下,侥幸爬了出了负责压阵的敌人一抬眼,顿时便发现了山崩地裂,天昏地暗里,正在距离不过数十米的缓坡上,不过一排多兵力,成攻击队形散布,向自己哨位爬来的我们。因为都密集炮火掀起土浪飞石,搞成了满身泥灰的衣衫褴褛;见得一色敌人特征鲜明的大帽盔;向西、向北,遍地是小单位,成建制,打散,打溃了的退兵。跟本就没有料到,抵在就近只剩下不到2排兵力的六连,会向当面冲着自己清水河口村雄厚兵力盘踞的老巢趁着凶猫炮火准备冲来,一撮在连天炮火中侥幸,沿路负责压阵与警戒的敌人。并没有在视野不明的情况下,冲近在咫尺的我们即刻发动攻击。两支电筒,顿时亮开向着,一线散开,在两翼通通迫炮轰击中,领着我们大摇大摆走在队列最前面,举手令我们止步,兀自踱步上去的连长扫了去!

一手电筒苍白的亮光照准了喘着粗气,从容不迫的对视着光亮面不更色的连长;另一手机枪已经迅速对准了身处冲天炮火掀起汹涌土色巨浪的一片昏黄中的我们——

“得依姆!喀——(不许动!口(令)——)”

“砰!砰!”顿时之间隐没在散兵线后,一片昏黄更深处,两只狙击步脆响,在惊天动地的隆隆炮声中,几乎寂然无声,飞快寻着陡陷在昏黄中,手电苍白的光亮的迸发出两粒几乎触之即死的7.62mm空尖弹;霎时在两具措不及防的肉体之上绽开了两朵凝聚生命精化的娇艳瑰丽;毫无征兆在从旁压阵敌人难以置信的眼眸里,就似抽光了所有力气似的,没有半分痛苦的惨叫,哽咽着顿时干脆扑倒在地。

“呀——”转眼惊觉,压阵的三敌人这才一声惊叫,这才冲我们扣动了扳机;但亦在同时,带着不屑的冷笑;趁着敌人一愣神,飞快一个侧扑倒在缓坡上的连长,已经把57mm两用榴弹,投向了不过2、30米开外的哨位!“嗵!嗵!”迎顿时一束横扫过来的PKM通用机枪火力,两枚当空奔射投来的F1枪榴弹自缓坡上顿时向着缓坡顶两处满目疮痍的扎了下去。

“嘣!嘣……”枪不过两响,弹不过数发,三响齐奏的榴弹顿时就把斜刺挡在我攻击闪面缓坡上,侥幸在炮火覆盖中,支离破碎的敌人简易哨位轰成了平地。遍散附近,时时处身炮火覆盖中无数侥幸的敌人和装甲也同时惊醒了!

率先反映过来的是我攻击正面,因为吊桥,处身零星迫炮压制中的敌人侥幸。“太息!”就近惊觉者一声叫嚣;夹杂,绝望,暴怒与愤恨,顿时反身回来,向着一线被我当面亲手轰塌了哨位的缓坡发起冲击!“突突,突突突……”开阔地上,其上连长慨然迸发的AKP火力顿时下坡处一撮嗥叫着迅猛冲来的敌人乱作在一起!

“杀!”没有浑水摸鱼,也不需要浑水摸鱼;一声大喝的4排兄弟们在重重迫炮压制下,就像是一计迅猛右勾拳,自西面炮火腾出了一片空阔的天昏地暗中,顿时向着撒开在河湾上,齐齐向着河滩上两处渡桥的敌人外围杀了过来!“突突突……”陡然斜刺暴现在一撮撮涣散疯狂向我冲来敌人侧面的一簇簇56式突步点击,顿时一个照面就把斜侧百米外,只顾着嗥叫向我猛冲的一撮人影,撂倒下去。却引来了更多敌人,悍不畏死的,迅猛反扑!

少数带动了多数,寻着隆隆炮声中,抵近愈发密集的清晰枪响散布河湾中,仿佛意识到了我们的敌人,正从入字形河湾的汇集过来;而为了要将敌人相豺一样被开膛破肚,彻底灭了为我持续密集炮火覆盖截断退路,踟蹰在清水河北岸的一群狗日的;跟着连长,一涌而上的我们,正以玉石俱焚的勇气,向着不过2公里外,敌人已经惊醒,愈发聚拢的渡河处悍然冲击!

寻死也罢,壮烈也罢,正如连长所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枉趁一时血性的自杀攻击!护翼在攻击正面左右, 1、200米外,乱溅蓬蓬汹涌土浪,随我脚步一刻不歇的迫炮压制轰击,划定了敌我的有效接火距离;三面排开,持续的炮火压制;复起的强力电磁干扰,完全割裂了,一撮撮叠加起来,依然占据兵力与火力优势的当面敌人;使其无法凝聚起全力的反扑。使其成了班组对班组的较量;勇气与勇气的碰撞。悍然冲进了敌人群中的六连,就会像是侵入伤痕累累,外强中干的敌人群中肆虐的瘟疫一样,只会传播着无边恐怖与死亡!

拔腿飞快冲上短坡,放眼下望,那应着山摇地动的雷霆交响,汹涌澎湃,此起彼伏,狂飙巨澜般炮火映红了铺天盖地的昏黄里,一辆辆零星散布在缓坡间高地起伏的坳坡处面苟延残喘的铁甲兽,正在炮火掀起,仿佛沙暴一般飞沙走石的天昏地暗中,正努力在急风暴雨,天崩地裂的炮火桎梏中,喷射着凝白的尾烟,奋力扭转着笨拙的车体,积聚着满身仿佛洪荒猛兽般根深蒂固的暴戾蛮力!顿时惊觉我们冲击,遍散在‘入’字形河谷北岸的敌人,就像嗜血蚂蟥一般;纵然怒喝叫嚣依然被激荡群山,撕裂耳膜的滚滚雷音,生生强压了下去。也挡不住一条条血红着双眼,撞破了挡在眼前一丛丛冲天而起,土坯、草削当空爆溅对撞在一起的土幕墙,百十米外,三五成群;随着我一方迅猛冲进愈发密集的敌人散布区,一片山摇地动中,由正面拓展四面八方,凶蛮顽抗的誓突击!

站在了群敌环伺,高低起伏的山坡顶。纵然视野昏噩,亦难免成为三面坳坡处下嗥叫着疯狂扑来的敌人众矢之的。除了炮火与视野的遮蔽,开阔平缓的河谷平原上,敌人没有什么有效掩体;我们也没有。生命与生命,钢铁一般的意志与钢浇铁铸的装甲,就以这样的惨烈方式撞在了一起。

“12点,开路!”连长一声令下,嗥叫着,各战斗小组,几乎一线拉开,一齐冲上的当面缓坡缓坡的我们,顿时寻着一撮撮突兀视野中,冲破攻击扇面重重冲天土色骇浪的人群;暴露在坳坡下,车体。不论命中,不命中,先下手为强的将搜刮在手中,几乎人手一副的榴弹发射器、火箭筒,各寻目标,刹那次第一气轰了过去。

“轰!轰……”随着LON-1,BG-15,RPG立时迸发出十数计震慑人心的劲疾抛物线,眨眼之间,百米外,次第从当面土浪冲天之中,嗥叫着冲了两撮敌人,就在坡下的一辆MT-ЛБ多用途履带式装甲车便华丽报销报销在一团团拳头大小,雷火闪现的劲爆眩目中。

然而亦在同时,攻击扇形面,前后不规则散布包围在就近当面缓坡下的4辆装甲,已然在从屁股后警戒在旁的步兵火力引导员的视野中,同时明确了我们大约存在。T-72、BTR、BMP正在攻击半径不少于500米外飞快转过炮口,对正了不过3、400平米宽,我们散开遍布的短坡顶——

“轰!轰……”亦在我们将火箭弹,枪榴弹倾泻到嗥叫着重重冲天而起的土色巨浪之时,调正炮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慨然迸发的2A28 73mm低压滑膛炮,2A46 125mm滑膛炮,豁然在两眼昏黄,恍若沙尘暴中,陡然三团触目惊心的炮焰顿时三面突兀在我夜视仪碧绿的眼眸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