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之城 魔窟风云 第二百七十九章 虎王的对决(上)

听风吹雨夜无眠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62.html


第二天一大早,施特莱纳就带着齐楚雄,在一大群将军的簇拥下再次来到检阅台上,两队“虎王”坦克此刻静静的呆在演习场上,黑洞洞的炮口直指对方庞大的身躯,虽然那里并没有发出巨大的轰鸣声,但是人们却分明能感觉到一股临战前的紧张气氛正从炮塔中向外蔓延。

霍克与手下的一群军官们就聚在距离坦克不远处的一座帐篷里,他正在对即将开始的坦克实弹对抗进行最后的部署。

“克莱因中校,您作为此次行动的指挥官,一定要在统帅阁下面前打出我们的威风,只要我们能够再次获得胜利,那么普吕格尔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无法翻盘,到时候警卫旗队师的称号一定属于我们!”

“请您放心,普吕格尔手下的那群娃娃兵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用不了一顿饭的工夫我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消灭。”一位个子不高的德军中校颇为自信的拍着胸脯,他是霍克手下最得力的坦克指挥官约瑟夫·克莱因,曾经参加过很多著名战役,其中就包括库尔斯克会战。

“很好,那我就等着您的好消息。”霍克满意的点着头,目送克莱因离开帐篷,领着一群身经百战的老兵们跳上战车。

按照战前的部署,克莱因督促部下们对坦克进行最后一次检查,在确认一切正常,可以参加战斗之后,他戴上耳机准备下达出发命令,可就在这时,对面的一辆坦克突然从炮塔处冒出一个年轻的少尉,他手里拿着一张白纸,不停的对克莱因摇摆着。

“这家伙想干什么?”克莱因好奇的朝那张白纸望去,这一看不当紧,他气得差点没背过气去!

只见白纸上画着一个手持匕首的年轻士兵,他的脚下躺着一群四脚朝天的大海龟,画面的下方写着一行小字——“我们将干掉这群老家伙!”

“混蛋!他竟敢把我们比作动作迟缓的海龟!”克莱因勃然大怒,他扯着嗓子冲对面吼道:“少尉,你难道不懂得该如何尊敬自己的长官吗?”

“这里没有长官,只有我的敌人,”少尉慢条斯理道:“如果您不想变成画面上的海龟,那就拿出点真本事来,省的一会被人耻笑。”

“住口!”克莱因吼道:“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竟敢在我面前胡言乱语,小心我一会踢烂你的屁股。”

“哼!”少尉轻蔑的一笑,“您还是留着点力气吧,省的一会我打烂您的坦克之后,您只能爬着回来。”

“妈的!这小子真是疯了,竟敢对我们挑衅!”克莱因手下的坦克手们个个火冒三丈,他们爬上坦克,声嘶力竭的朝对面发出各式各样的咒骂。

在这如潮水般的咒骂声中,年轻的少尉不但没有被激怒,反而还好整以暇的修理起了指甲,一派若无其事的模样。

克莱因的手下骂了半天,却不见对方有反应,他们认为对方已经被己方的气势完全压住,一个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少尉此刻正好修完了指甲,他抬头瞟了一眼克莱因的手下们,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你们骂完了?”

“你还想发表什么不同意见吗?”克莱因冷笑道。

少尉微微一笑,冲身后一招手,一群同样年轻的坦克手从炮塔里纷纷露出脑袋,他们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张写着字母的白纸,当这些字母被组合在一起之后,克莱因和他的手下们顿时呆住了!

“你们在库尔斯克打了败仗,居然还有脸活着回来!等着瞧吧,这个仇将由我们来报!而你们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乖乖的站到一旁,别挡住我们前进的道路!”

“嗡!”检阅台上顿时响起一阵窃窃私语声,将军们无不愕然注视着那一张张写满字母的白纸,这种公开的挑衅在德军演习历史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大家心里都在想——“普吕格尔疯了吗?为什么要让部下做出这样的举动!”

在众人惊讶的注视下,普吕格尔却显得很平静,他手里夹着一支香烟,惬意的吐着烟圈,宛若一位上了年纪的神父般淡定从容。

霍克的表情与普吕格尔正好相反,他瞪大眼睛看着远方,一双铁拳举在胸前不停的颤抖,似乎是想将那些白纸撕得粉碎。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克莱因死死盯着年轻的少尉,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愤怒转瞬之间就将他的眼神变得令人恐惧,对任何一位军人来说,这种羞辱都是不可接受的。

“理查德·克莱门斯!”少尉高傲仰起头。

“很好,我会记住这个名字!”克莱因狠狠的一甩手,“全体注意,进入战斗岗位!”

随着他的一声怒吼,被羞辱冲昏头脑的坦克手们纷纷跃上自己的战位,一辆辆虎王坦克发出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准备将自己的对手碾成碎片。

看到对面那种情景,年轻的少尉嘴边露出一抹稍纵即逝的笑容,他将手臂用力的向下一挥,六辆虎王几乎同时向演习场深处退去。

“全体注意,立即展开战斗队形,做好射击准备!”随着克莱因发出一连串的号令,六辆炮塔上用白色油漆画着“H”的虎王坦克立刻开始快速运动,远远望去,他们的阵型就像一个巨大的箭头,正准备射穿猎物的胸膛。

在克莱因的炮火射程之外,六辆炮塔上刷着“P”的虎王坦克正紧紧挤在一起,他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一个个慢腾腾的挪动着自己庞大的身躯。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们,我要让你们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勇士!”克莱因从瞭望镜里望着远方那群比蜗牛的速度快不了多少的坦克,眼中闪烁着一道寒光。

克莱因的战术思想很明确,就是在敌军尚未展开战斗队形之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起攻击,一举夺取胜利。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坦克兵,德军闪电战的思想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深深扎根,他几乎闭着眼睛都能把那些战术动作做出来。

原本“雷龙”坦克也要参加这次演习,但是由于布尔琴科事件延误了实验进程,再加上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没有得到最终解决,为了慎重起见,德军总参谋部还是把它排除在演习阵容之外。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这次参加演习的德军坦克都是二流货色。与之相反,此次参加演习的“虎王”坦克是最新改进型,加装了最新式的柴油发动机和重新设计的火控系统,其综合性能已经远远超过老式“虎王”,而这些坦克到了克莱因和他的部下手里,其战术威力更是成倍提升。

此刻随着坦克驾驶员不断加大油门,克莱因与正在退却中的克莱门斯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进入炮火射程之内,克莱因心中暗自窃喜,立刻命令道:“全体注意,准备开火!”

“是!”随着各辆坦克车长发出响亮的回答,装填手们迅速将一发发穿甲弹塞进炮膛,只等着克莱因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将自己的对手彻底消灭。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刚才还慢腾腾的克莱门斯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突然率领部下加快了移动速度,转眼之间,他们就逃出了克莱因的炮火打击范围。

“妈的!快追上他们!”克莱因大声催促部下们加快追击速度。

克莱门斯似乎是猜出了克莱因急于求战的心理,他率领着自己的坦克手们不慌不忙的走着“Z”字型路线,这使得克莱因始终无法瞄准目标。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克莱因始终没有寻觅到开火的机会,他的额头上渐渐分泌出一层厚厚的汗珠,一群身经百战的坦克兵居然会被一群毛头小子牵着鼻子走,这种意想不到的事情是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的。

“加快速度!不能让他们跑掉!”克莱因简直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直接飞到克莱门斯的头顶上,坦克驾驶员受到他这种急躁情绪的影响,不由自主的将油门踩到了底,驱使着虎王近乎疯狂的发起了追逐。

在克莱门斯的战车里,气氛却显得的很平静,炮手和装填手有说有笑,似乎根本不将克莱因放在眼里。

“少尉,那帮家伙看来真是急了,我想他们一定很想立刻干掉我们。”

“这正是我想要的结果。”克莱门斯从坦克观察孔里向远方望去,当一大片散落在平原上的黑色巨石出现在他眼前时,他的嘴边顿时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全体注意,立刻执行预定计划,马上掉头!”

正在走着“Z”字型路线的六辆坦克接到命令后,突然来了个九十度转弯,一窝蜂的朝远处那片黑色巨石地带涌去。

“我就知道他们不敢和我们硬碰硬!”克莱因注意到了对手的行动,“他们是想利用那些石头作为掩护,躲避我们的攻击,快,追上去,不能让他们的图谋得逞!”

克莱因的部下们在接到命令之后,立刻沿着克莱门斯撤退的方向展开了全速追击。

“发射炮弹,延迟他们的行动!”

“嗖!”一发发炮弹带着呼啸的风声砸落在克莱门斯的坦克四周,巨大的冲击波挟着弹片与石子将坦克钢板震得砰砰作响,检阅台上的将军们看的心惊肉跳,一个个情不自禁的站了起来。

霍克这时显得很得意,在他看来,克莱门斯之前的挑衅举动不外乎是在掩饰自己的紧张与胆怯,真到了战场上,他就原形毕露,根本不敢与自己的部下一较高下。

施特莱纳这时的脸色非常不好看,他无法理解克莱门斯的用意,既然已经公开发出了挑战,那就应该拿出军人的血性,与对手面对面的一决高下,像这样与缩头乌龟毫无二异般四处乱跑,实在是让人感到羞耻。

说时迟,那时快,克莱因指挥的坦克分队已经拉近了与克莱门斯之间的距离,冲在最前面的是党卫军上士托马斯驾驶的坦克,他一心想着要抢头功,不知不觉中已经与身后的五辆坦克拉开了距离。

但是托马斯绝对想不到,克莱门斯等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就在他还沉浸在即将率先击毁对手坦克的美梦中时,克莱门斯果断的下达了命令!

“全体注意!目标,敌军坦克,距离一千四百米,一发穿甲弹,放!”

克莱门斯话音刚落,六辆坦克就齐刷刷的刹住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掉转炮口,冲托马斯的坦克一齐开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