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天气很反常,刚回暖没有两天,又来寒流了,夜晚路面很清冷。悲伤的人触景生情,心情一定不会太好。


一个低哑的声音报警,几乎听不清楚,民警已经是最大的耐心了,才隐约听出说“真没有意思啊,我要去了”


“你准备去哪里呢?”警察尽量用平缓得语调,避免刺激她。


“我准备把女儿留给你们,我自己走”声音清晰了些。


“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好好过日子啊,就要过年了”警察在劝导。


“我要掐死我的女儿,我也不准备活了!”女的突然发狂了,即使警察已经很小心了,电话断了。


到底是精神病人的恶搞还是真实的人伦惨剧?谁也没有把握,但是不能轻易放过疑点是确定无疑的工作态度。


警察迅速查阅了档案资料,这个女人曾经多次声称自杀而报警,警察心里已经基本有数了,要赶紧找到她家,挽救小女孩的生命。


派出所能派出的人全出动了,大张旗鼓得寻找她报警的地方,那个区域是城郊结合部,出租户很多。寻找难度大的,夜晚敲门什么的不可避免得有动静,以至于第二天的外网上有人发帖批评警察大规模搜捕扰民。


不管他了,粗人樊哙都知道“大行不顾细谨,大礼不辞小让”(马克思主义哲学叫做抓大放小)。道理十分简单,但是就是有人不愿意理解,随他去吧,佛还只度有缘人呢。


终于找到了她住的地方,她的确狠掐女儿,万幸的是只是掐晕了,没有生命危险,小女孩醒来后,显然受了惊吓,说了一句触目惊心得话“妈妈,别杀我啊!”


虎毒而且不食子,这是为什么呢?


她本来也有个幸福的家庭,但是她好赌,终于离了婚,她只身来到深圳,虽然已经三十多了,仍然风韵犹存,给一个香港商人做二奶,生了这个女儿,生活条件已经比较优越了,然而她恶习不改,还是嗜赌如命,终于,香港人也抛弃了她,她只好带着女儿回到老家。


笼子里的金丝雀被放生了,未必是好事情,饿死的很多,她就是典型,缺乏独立谋生能力,尤其是最近要借钱给女儿交学费,深切得感受到生活得艰难,受了刺激,于是才想到了走绝路,天下无数以海藻为楷模的女人,应该也觉悟了。要自己掐住命运的咽喉。


故事并没有完,她以故意杀人罪被刑事拘留,女儿的生命虽然是你给予的,不等于你可以任意带走,法律不允许,顺带普法下,如果在人群聚居的地方放煤气或许纵火自杀,甚至要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从重处罚。因为会危及周围人的安全,比直接杀一个人的危害性更大。法律的一个原则是“罪刑相适应”,危害性大自然要从重处罚了。


费力得写了那么多,能稍给大家点启示,也就感到很欣慰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