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盛魁商号第三部 正文 11 无人识英雄(2)

花神马甲 收藏 0 7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38.html


走出客厅的时候,古海迎面看见一个人,惊讶的表情在那人的脸上凝固了!他们互相望了一眼就错开了,擦肩而过。走出院门以后,古海登上了预备好的马车,坐在摇晃着的车厢里,脑海突然被记忆之光照亮了,他想起来刚才在吊唁大厅遇见的那个人是史靖仁!就是史财东史耀的儿子史靖仁。

一种难以言明的预感在古海的心里升腾而起。他还未曾正式地踏入大盛魁的门槛呢,而预感告诉他,迎接他的将是纷繁复杂的内外矛盾。

一直等候着的二斗子一个人把身材高大的古海搀扶着走出大盛魁的院子。在大门口的时候,等候在那里的靖安帮着二斗子把古海扶上马车。马车是靖安帮助二斗子雇请的,靖安一直把古海送出了巷子口才返回去。

天黑以后,二斗子把古海带回了贴蔑儿拜兴村。凄凉的情绪一路陪伴着二斗子,一路上两个人总共也没说几句话。

大盛魁为大掌柜举行葬礼的时候,古海出席了,他是被二斗子用马车拉着去的。对于大盛魁城柜没有派车来接古海,二斗子非常不满地抱怨说:“你还为大盛魁立下了汗马功劳呢,咋就这待遇?”

对于二斗子的抱怨,古海是既不解释也不恼怒,他只是沉默地听着。在离大盛魁城柜很远的地方,他吩咐二斗子停住马车:“你就在这儿等着。”

二斗子眼看着古海拄着双拐,一步一步走进得胜街的巷子。

一路走,古海脑海里回响着大掌柜在送他去俄罗斯执行秘密任务时对自己说过的话:“记住,无论面对什么情况,无论面临何得何失,都千万要遇事不惊,临危不乱,沉住气。”

谁能想到大掌柜的这番话竟然成了临终的绝言!古海慢慢咀嚼着大掌柜的这些话,心里是格外的酸楚。

按照规矩,大掌柜的灵柩在客厅里停了整整六天,接受各界人士的吊唁。大召、席力图召、五塔寺召、巧尔齐召总共出动了九十八名喇嘛,由大掌柜的生前好友大喇嘛带领为大掌柜做了一个场面宏大的道场,为王大掌柜超度亡魂。第七天把大掌柜安葬了,依照大掌柜生前的愿望,就把他葬在了董园的公义地。

大掌柜的灵柩起动那天,整个归化城都轰动了。为大掌柜送灵的人上至将军、道台、都统、活佛、大喇嘛、清真寺的阿訇、天主教堂的长老,下至普通商民百姓,送灵的车队长达数里,前面的已经进入了龙王庙的董园,后面的还在大归化城里大南街的大盛魁城柜门前没有起动呢。

大盛魁为建大掌柜的厝房派出了十二辆三套马车拉运砖瓦沙石,云二爷履行了自己的诺言,依照他在大掌柜生前说下的话,用了七天的时间就为大掌柜建好了厝房。云二爷指挥着几十个劲壮后生只用了半天的时间就将地下室的墓坑挖好。地下室的四壁全部都用从大青山上取来的坚硬的大青石垒砌。为了保持尸体的低温,光是咸盐就用去了十几马车。

王大掌柜逝世后,其灵柩设在大盛魁归化城柜的大院内,治丧仪式非常隆重。其间,归化、绥远各官、商、庙宇和许多居民均前往吊唁,绥远将军裕瑞也亲自前往致哀,并到大盛魁大客厅向全体掌柜伙计进行慰问。大掌柜的生前友好及外埠有关商家团体也纷纷送来挽幛、挽联或发来唁函。

大掌柜的丧事由归化通司商会、耆老商会联合操办治理,盛祯、王福林、贾晋阳和耆老商会的翟翰五、胡天全、王天标等人共为治丧主事人。

大掌柜的灵柩停放二十一日,丧事期间雇有鼓乐若干班,喇嘛、和尚、道士近百人,每逢七日鼓乐齐鸣,诵经念佛超亡一次。

安设灵堂的大院中,挽联花圈及众纸匠精心制作的各种纸扎幡幢,犹如花海银山一般,前来吊丧者摩肩接踵,气象宏大,在归化历史上少有。待到出殡日,归化城市民及附近村庄的百姓争相前来观看。从灵堂到董家花园八华里的大路两旁,观看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约有数万人之多。阵容庞大的送葬队伍前后拉了有数里长。大掌柜的厝房系为高大的砖券,厝房前立高大的汉白碑,石狮石桌各一对,已经和正式的墓地没有什么两样了。墓碑上的碑文系麻见华编撰、丹书,著名石工刘从明镌刻。碑文洋洋千余言,字体俊秀,刻工精湛,概括了大掌柜的一生。出殡的当天,归化城中几乎所有上等饭馆均为其宴客所包,吃请者达千余人,连闻讯赶来烧纸的乞丐也设有酒席招待。丧葬空前奢靡,光破孝布竟用白布十数摞每摞十多匹,耗资数万两白银,是年内归化发生的重大新闻之一。

二十一天大限到期,按照大掌柜生前的愿望将大掌柜的棺木移至董家花园,暂厝起来。

董国玺携妻子家人出董园东门八里迎接。

大掌柜的棺木也属暂厝,厝房早在半个月以前就已经修建好。是董国玺夫妇亲自监工完成的。

在为大掌柜送葬的时候,古海遇到了自己的姑父。姚祯义在董家花园的门口,两人面对面地撞在一起。十年没见面,竟然是姚祯义先认出了古海!老头子一把拉住古海的衣袖劈头问道:“是海子?!”

好不惊喜。老头子抱住古海一双眼睛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着观察着。后来就老泪纵横,泣不成声了!

姚祯义是以归化鞋靴社社长的身份参加大掌柜安葬仪式的。古海惊异于这样一个乱糟糟的治丧场面,数以千计的人出出进进,姑父居然能在人群中间一眼认出自己!是在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情况下认出来的,这让古海特别感动。

姚祯义紧紧拉住古海的手,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你怎么来的?这些年你在哪儿?”

古海注意到姚祯义老泪纵横!古海觉着自己的身子一个劲儿地哆嗦!葬礼的程序又把他们分开了。他们匆忙约好去姚祯义那里喝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